都市最强仙医 第1372章 五毒

小说:都市最强仙医 作者:菜农种菜 更新时间:2018-12-27 16:54:46 源网站:北斗星小说网beidouxin
  木子青拉着秦朗走进了其中一个矮屋子,明显不是他老寨主丈人家的房子,秦朗不禁产生奇想:“难道事隔几日不见,这家伙就抛弃了自己的旧爱,又开始另结新欢,在这山寨之中包起了二奶了”

  这个想法一出,秦朗就不禁一哆嗦,在这苗疆地区可不比华夏汉人地区,苗女虽然开放,各山寨却也秉承一夫一妻传统,如果让纤若知道木子青老小子搞这套,恐怕没他好果子吃。

  要知道,苗疆各种稀奇的蛊术防不盛防,就算木子青同样出自苗疆,恐怕也有吃不住这个修为实力相当的婆娘的时候吧

  不过秦朗明显想岔了,心下忐忑之间,从里屋出来的居然是个大男人,跟木子青年纪差不多,也是四十多岁,长得五大三粗像个屠夫。

  “老郭”

  一见面木子青就叫一声,道:“来炒几个好莱,今天哥俩个来你这喝点小酒。”

  一边说,他还一边跟秦朗解释:“老郭别看人粗模粗样,可是寨子里有名的大厨,手艺很有一套的。”

  “你就不怕我毒死你”

  屠夫模样的汉子恶巴巴地盯了木子青一眼,说话毫不客气,只怕真是当屠户的。

  凶巴巴喊完这句话,这人这才向秦朗拱手一礼:“鄙人郭兴霍,秦朗小哥儿来我这,也让我这蓬荜生辉。”

  秦朗:“”有些乱啊。这人转换场景的能力也太强了一点吧。

  木子青:“”我靠怎么我跟秦朗的待遇完全不一样啊。

  几句不文不白的话一出,也让秦朗对这屠夫长相的郭兴霍另看一眼,这家伙虽然长得像个粗人,但是居然还有一点汉人中的文青气质。

  “客气了,叨劳了。”

  秦朗也拱手道。

  “好既然二位贵客来到我这寒舍,那我就好好展两手厨艺,两位屋里随便坐坐。”

  依然操着半文不白的话,郭兴霍撸起袖子兴冲冲进了厨房忙碌去了。

  “来到老郭这就用不着客气。”

  木子青显然跟这屠夫一样的郭兴霍混得很熟了,直接用到了大屋里面的茶壶,给秦朗和自己都倒了一杯茶水。

  然后两人坐下,木子青道:“秦朗老弟,你看我们来山寨没多久,我就跟这老郭这么熟很奇怪吧嘿嘿,说起来,我跟他原本可是情敌来着。”

  “情敌”

  秦朗随即更加纳闷了:“你是说,这老郭原来喜欢的人,也就是你那个纤若”

  “没错老郭这个死憨,原本喜欢纤若却一直不敢开口,结果咱俩来山寨之后就被我嘿嘿,拔了头筹。”

  木子青得意一笑,用词明显不合适,不过秦朗也不在意这个,他话没断:“之后他找上我,你猜他怎么说”

  “他没跟你干起来么”

  秦朗很八卦问道,情敌之间第一次见面肯定应该是剑拔弩张,很多电视上都是这样的。

  “哪有”

  木子青端起茶杯,这老小子没几天居然学会了摆谱,喝了一口之后,才慢悠悠道:“老郭事后找上我,只是很不甘心对我说你呀将我一直喜欢的女人抢去,以后可一定要对她好,不然我可不客气”

  “就说了两句狠话”

  秦朗无法想象一个屠夫般的大汉,性格居然这么软。

  “是啊,就这两句”

  木子青煞有其事点点头,然后说:“之后,我们就多聊了几天,随便就成了朋友。”

  “你们这个朋友,结得还真够简单。”秦朗哭笑不得。他想,大概也许也就苗疆能够发生这样的奇葩事吧

  有一手厨艺的老郭其实还真不简单,这个屠夫一般叫做郭兴霍的大汉其实也是山寨头领之一,秦朗前面在山寨例会上也见过他。

  而在木子青的口若悬河之中,秦朗也了解得更深,原来这老郭原本是个汉人,入赘到了山寨之中,但是婆娘没几年就病死了。

  老郭没有孩子,很奇怪他为什么在婆娘病死之后既没有离开山寨,也没有另外娶亲,可能也是因为暗中喜欢纤若却不敢表白的原因吧,弄得个上不上下不下。

  听完木子青的一段话,秦朗在心中感叹:“遇到爱情、遇到好姑娘就得果断下手啊,哪怕女人最后不答应也没关系,至少自己努力过,男人在这方面胆小可就真吃亏了”

  对于单身撸男的感受秦朗体会不深,他一直以来都是个很有女人缘的家伙,从唐雪、叶小蕊再到柳青青以及曾经另外一个修真界,身边一直都是美女簇拥不断。

  而木子青这个原本四十多岁的纯情单身汉,被关押中东地牢多年,估计也是深有这方面体会,所以来到华夏苗疆衣呙山寨,被苗女头领轻轻一勾搭两人立即就干柴烈火上了。

  说起来木子青身世虽然不幸,但是爱情道路却是无比幸运的,至少比眼前这个屠夫一般的情敌老郭幸运多了。

  能不幸运么在为了同一个女人的道路上,结果却一个站在地上与那个女人白头偕老,另一个只能躺在地上默默数月亮。

  想到这些的时候,秦朗很怀疑接下来这个老郭在厨房里,会不会真的加了点料儿什么的,毕竟之前人家可是说过下毒来着,不知道是开玩笑还是来真的。

  不过对于毒秦朗倒不怎么怕,毕竟目前世俗中还真没什么毒能够难住他,至于蛊么,还真难说了。

  不过,秦朗也是个聪明人,很快就知道自己是想多了,看木子青刚才跟这郭兴霍的默契程度,两人这段时间肯定是打过多次交道了,说不定早来这屋子尝过不止一次老郭手艺,所以才会如此熟悉这里一切。

  随后不久老郭的拿手菜就上来了,爆炒五毒。五毒,蛇,蜈蚣,蟾蜍,蜘蛛,蜥蜴。另外还有两个小菜,很简单。

  而随后木子青却告诉秦朗,这爆炒五毒很不简单,苗疆之中能够将这五毒做成美味的还真没几个,老郭就凭这一手招牌菜已经是衣呙山寨当之无愧的第一厨师。

  “哦。”

  秦朗认真地望了望桌面,随着招牌菜上桌现在整个屋子都充满了奇异的香味儿,而桌上几大盘乍一看都是很菜式精致,色彩分明,甚至看不出原材料的本质,但是仔细一想这是五毒为焦做出来的食物,还是让人不免心中一揪。

  这样的食物秦朗这辈子还真没怎么吃过,虽然屋内饭菜异香扑鼻,很勾人食欲。

  这五毒之中也就蛇秦朗最熟悉,当然也是华夏人最熟悉的,经常摆上各大饭店餐桌,虽然明面是被禁止的保护物种。

  其次就是蜈蚣了,一代大侠兼美食家洪七公曾经于雪峰之巅烤吃蜈蚣,与欧阳锋快意恩仇相拥而亡,这样的场景其实秦朗也很向往。

  眼前的这盆爆炒蜈蚣做得金灿灿的很夺目,大盘里面十几支蜈蚣拇指粗细,长短不一,长的近二尺半,短的也有一尺多,这样的有年份的蜈蚣在华夏各大城市八九十年代的药店可能还有机会偶尔看到,如今已经是可遇不可求的稀罕物。

  这时候郭兴霍已经弄完了一切,饮菜都上桌,并且还弄来了一大坛子自制的米酒,给秦朗和木子青每人面前都放了一个大碗。

  看到秦朗盯着面前的爆炒蜈蚣出神,郭兴霍也有些得意自己的手艺,介绍道:“这爆炒蜈蚣有好几道工序,一是选材,这些都是三十年以上的老蜈蚣了,从野地抓来平时养在缸子里,是可以当成炼蛊材料的。”

  “二是加工,蜈蚣有毒,三十年以上的老蜈蚣如果叮一口,恐怕老母猪都得立即倒下。所以在入锅爆炒之前,得先放入清水之内排毒二次,让蜈蚣吐净体内毒素才行。”

  “三是手艺了哈哈,不是我王婆卖瓜,自卖自夸,秦朗小哥儿你亲自尝一下就知道了。”

  对于自己的厨艺,郭兴霍明显很自负,招呼起秦朗尝一尝味道。

  眼前的爆炒蜈蚣根根油汪汪,透亮亮,像一只只大个油辣椒,而各式苗疆特有的佐料点缀其间,让这菜肴更是充满诱人的味道。

  对于这爆炒蜈蚣秦朗还真是蛮期待的,特别是这样上了年份的老蜈蚣,已经是传说中洪七公老爷子追求的极品美食,他真的很想尝一尝。

  于是他用竹筷挟起一根,轻轻一咬,外壳很脆跟响皮一样,奇异的香气之中又带有一股绵软的味道,说不出的心旷神怡。

  不知不觉,秦朗就已经将一只蜈蚣吃掉,感叹一声:“真是妙啊”这样的特殊的食物,加上老郭精湛的手艺,让这一份爆炒蜈蚣成为这世间难得的无上美味,秦朗感觉这一辈子都难以忘怀。

  凭这一手爆炒蜈蚣,郭兴霍作为衣呙寨第一厨已经名不虚传,而秦朗对爆炒五毒的其它几种也产生更大兴趣。

  而这时候木子青举碗:“来哥仨喝一碗,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子青我有传宗接代的啦”

  “啊”

  秦朗和郭兴霍的注意马上转移过来,同时问道:“纤若有喜了这么快”

  “废话我的火力你们还不知道么”

  木子青哈哈大笑,这个单纯的汉子得意至极。

  “切”秦朗和郭兴霍白眼了一下。

  秦朗顿时明白了过来,为什么木子青会拉自己过来这里喝酒,只是对自己显摆倒无所谓,当着情敌老郭的面显摆这合适么

  果然,随后老郭也气冲冲举碗:“果然是喜事,今天咱们喝个够,谁先喝趴下就是乌龟”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