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最强仙医 第465章 粪喷高富帅(一)

小说:都市最强仙医 作者:菜农种菜 更新时间:2018-12-06 01:02:12 源网站:笔趣阁biquyun
  秦朗看着这高富帅,进了培训大楼。

  另外,这高富帅的左手上,还捧着一束玫瑰花束。

  那玫瑰花娇艳欲滴,火红的花瓣颜色,似乎和高富帅那“优雅得体”的笑容融为一体,秦朗心想,不知道是医院的哪个护士mm,会在这名高富帅的伪装下沦陷。

  秦朗无聊地想着这一些,不过很快就将心思,放在了即将出来的叶xiǎo蕊身上。

  秦朗看了看时间,这当口也快下午三diǎn了,估计再有十几分钟,叶xiǎo蕊就该顺利结业,从培训大楼中出来了。

  但仅仅几分钟后,秦朗却看到刚才捧着鲜花进去的那名高富帅,有些灰头土脸有些气急败坏地,从里面走了出来。

  鲜花还是那一束鲜花,没什么变化,不过既然这束玫瑰花仍然在主人手里,那就説明没有被送出去,也难怪那高富帅的脸色,会那样难看了。

  秦朗只是随便关注了一下。

  那高富帅悻悻将车遥控器掏出来,打开@dǐng@diǎn@ 了车门上的车锁控制开关,然后走到车门前,气恼地一把拉开车门,直接将手上的那束玫瑰花,扔进了车里面。

  “靠,那老太婆説要下午五diǎn才结束培训,硬是拦着不让我进里面去看叶美女,什么玩意!”

  厉天河,坐进了车中,嘴上骂骂咧咧着。

  刚刚厉天河手捧着鲜花,顺利进入了培训大楼,不料要去多功能媒体大厅的时候,却在门前,被一个带着老花眼镜的老女人拦住了。

  任凭厉天河如何软硬兼施,甚至爆出了家门来历,那老女人就是不同意他进多媒体大厅,也不让他看中的那叶美女出来。

  “草,脸黑得跟锅底一样,真想痛揍那老女人!”

  “那老货,绝逼是月经没了,心理变态!”

  厉天河坐在驾驶座前,继续怒骂着,显得心情十分不好。

  但他骂一位尽职负责的老老师为“变态”,却丝毫没考虑自己的言行举止,才是变态得厉害。

  厉天河将凯迪拉克发动,打算先开车出医科大学附属医院,等接近五diǎn的时候,再来这儿,在这之前,他要去高档商场买些女孩子喜欢的东西,好让他上次看中的那位叶护士喜欢。

  厉天河自认为女孩子尤其是美女,就没有不喜欢被人夸赞的,没人会拒绝高档化妆品或者首饰。

  恨恨地看了培训大楼的二楼方向一眼,厉天河想着以后一定要找次机会,让那个敢拦他、不让他见叶美女的老女人吃次教训。

  厉天河却不知道,那位戴老花眼镜的老老师,是一眼就看出捧着玫瑰花的厉天河品行不端,才断然拦住了厉天河。

  为了宣泄不满,也为了让这医院的人知道自己的厉害身家,厉天河发动凯迪拉克后,故意将油门加大,让发动机的轰鸣声,顿时就在整栋培训大楼前震荡。

  不得不説,他开的这辆凯迪拉克,的确是豪车,发动机的轰鸣声,充满了狂野的味道。

  单单这车,看到的人看到后,即便不认识车的类型,也肯定能判断这车绝对是豪车。

  门口值守的那名保安,肯定是很负责的,否则之前也不会按照医院规定,不容许秦朗和厉天河进入培训大楼了,这会见厉天河故意制造极大的噪音,肯定会影响培训楼里面的正常教学活动,这保安不能坐视不管了。

  他走到厉天河车子旁边后,xiǎo心翼翼朝车窗里面的厉天河招手,请求厉少不要再制造噪音了。

  只不过,之前就被厉天河拿家世羞辱了一通,这保安此刻是不敢对厉天河加以颜色的,只能赔着笑脸请求。

  厉天河仍然我行我素。

  发动机的轰鸣声,继续着震耳欲聋。

  秦朗摇摇头。

  这高富帅,品行可不是一般的差啊。

  不过事情和他没什么关系,他也不会强行去出头。

  那保安终于説尽了好话,总算让车里面的厉天河,松开了油门。

  其实,是厉天河觉得自己的示威,已经差不多了。

  厉天河摇下车窗,冲外面的保安大声喊道:“看门的,告诉二楼那个老女人,老子等会就会回来,到时一定让她好看!”

  保安愣了愣,厉天河却不解释,发动凯迪拉克,朝前驶去。

  只是,也不知道是厉天河运气太差,还是车启动的位置实在敏感,左边第一个车轮子往前压的时候,竟然将车轮下的一个下水道井盖,给直接掀翻,井盖口因此露出半边,一下就将左前轮陷了进去。

  那保安见此情景,暗骂厉天河活该。

  因为这培训大楼前,是严禁停车的,就连院领导的车,都不会停在这儿,胡乱停车一来会影响培训大楼内的正常教学活动,二来也因为这培训大楼是栋老建筑,包括周边的排水设施,其实都倾向于老化了,前阵子下雨,还将那个下水井盖冲开过,虽然后来又安上了,但终归不稳固。

  刚才凯迪拉克庞大沉重的车身,车轮胎与下水道井盖接触,大概是恰好掀起了井盖,才让车轮子直接掉进了坑中。

  厉天河看到一个车轮已经陷进去了,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他对自己的进口豪车,很有信心。

  加大油门,凯迪拉克重新咆哮起来,可是因为那井口露出的部分,本身就比车轮子大,车轮子陷进去后,轮胎因为没有接触四周都是悬空的,借不到力,所以一个劲在井坑里面打转转,一直打滑,就是冲不上来。

  “真他娘的晦气!”

  厉天河知道自己光坐在车里,是不能够将左前轮拔出井口的了,不禁熄火下车。

  “喂,你你你,过来!”

  厉天河招手叫唤那保安,就跟叫唤一条狗一样。

  那样子,好像厉天河能够喊那保安来为他办diǎn事,还是那保安的莫大-荣幸一样。

  那保安心里暗骂厉天河狗仗人势,可他又有些畏惧厉天河的身份,加上不将厉天河这瘟神早diǎn弄走,被院领导看到培训大楼前有人违规停车,他工作都可能会失去,迫于种种无奈,这名中年保安,只好心不甘情愿的走了过来。

  “给我在后面推车,记得使劲!”

  厉天河跟命令下人一样,丝毫没意识到保安可是在无偿帮他。

  保安忍气吞声,双手撑在了凯迪拉克的后面车身上。

  厉天河在驾驶座上控制着车子,后面保安在用力推,但那左前轮就好像一个调皮的顽童,明明都快出来了,但就是打滑,最后还是出不来。

  一个人推车的力气,还是xiǎo了diǎn。

  厉天河瞅了瞅,很快就发现了旁边大树长椅上坐着的秦朗。

  厉天河脸上不由露出了不爽的表情。

  在他看来,自己的车陷进去了,明明需要有人帮忙,那树下那年轻人,就应该起身来帮自己一把才对。

  至于别人没这权利和义务帮他?厉天河没想过。

  从xiǎo就习惯了跋扈的他,根本就不会考虑这个。

  否则,也不会霸道、嚣张地,将一个保安,当做牲口一样使唤了。

  厉天河朝秦朗招招手,样子有些不耐烦,口中喊道:“喂,哥们,来帮个忙啊!”

  那説话的语气,大大咧咧,就跟东北汉子説话一样直接。

  但是,却少了豪爽。

  明眼人都能从他的话中听出来,他这话,是有使唤秦朗的意思,大概就是等秦朗帮完忙后,他绝逼不会道声谢谢,甚至连根烟,都不会递给秦朗。

  在厉天河眼里,秦朗尽管打扮得还算不错,不是什么民工或者苦逼大学生的打扮,可他自xiǎo不懂得尊重人,自然不会拿秦朗当回事。

  因此,他开口喊着让秦朗来帮忙,态度可并不诚恳。

  秦朗却起身,表情自然地,走了上去,到了厉天河身边。

  秦朗一diǎn也没有因为厉天河粗鲁态度而生气,走到厉天河身边后,只是朝厉天河伸出了一个手指头。

  “什么个意思?”

  厉天河茫然了。

  “让我帮忙,可不是白帮。”

  秦朗淡淡説道。

  其实面对厉天河的粗鲁,尤其是之前冷眼旁观之下,知道厉天河这个高富帅品行很差劲,秦朗本打算是对厉天河的帮忙要求置之不理的。

  但转念一想,秦朗还是转变了主意。

  他看不惯这高富帅,可这人也和他没什么纠葛,他三观还算正,肯定不可能因为看不惯这高富帅就将其暴打一打。

  现在这高富帅让他推车,那正好,他要diǎn“劳务费”,让这高富帅出diǎn血,这不过分?

  反正秦朗觉得这一diǎn也不过分。

  厉天河见秦朗“厚着脸皮”,居然説推车还要自己给报酬,帮忙不能白帮,心中立即不痛快了。

  “要多少?十块是?”

  厉天河打算从钱包中找出一张十块的零钞,甩到这人的脸上。

  麻痹的,要钱要到老子这里,真是欠揍!

  厉天河心中恶狠狠説道,如果不是急着将车开出来,他都想亮明自己的身份,吓死这敢开口向他要钱的人。

  秦朗却不高兴了,语气变冷了一些:“十块钱就想让我帮你推车,那你还是找别人。”

  秦朗转身就要走。

  厉天河瞅着附近左右,除了那老实巴交的保安外,就只剩下秦朗这个“刺头”了,要将凯迪拉克挪出井口,还得靠这人,便不耐烦喊道:“给你一百,就当xiǎo爷我发回善心,当打发叫花子了。”

  一百块钱对他而言只是xiǎo数目,可厉天河仍然要开口嘲讽挖苦秦朗,否则,他觉得心中会不舒服。

  秦朗却斜眼看了看厉天河,一副“你真搞笑”的表情,不急不缓説道:“是一千块啊。”

  厉天河脸上,确实挂满了不可置信的神情,似乎在説秦朗很搞笑。

  “xiǎo子,你这是敲诈,懂不?”

  厉天河回过神,立即怒瞪着秦朗,俊朗的外表扭曲着,显示着这位高富帅此刻对秦朗的极度不满。

  秦朗两手一摊,笑道:“敲诈?呵呵,你可别吓我。不想出钱你完全可以不出啊,没人强逼着你。”

  早就知道这高富帅差劲的品行,因此秦朗很乐意让厉天河出diǎn血,就是要一千块,才肯推车。

  听到秦朗的话中意思,仍然是妄想从自己这儿拿走一千块,厉天河伸出手指,在秦朗身前虚划着。

  “xiǎo子,做人不是你这样做的,你敲诈敢敲到我头上,哼,这对你可不是什么好事儿。”

  厉天河厉声説道!

  那手指在秦朗衣服前划动的动作,以及凶煞的语气,都充满了威胁的意味。

  秦朗仍然保持着笑容:“我这儿就这个价。”

  “敬酒不吃吃罚酒,我让你嘴硬!”

  厉天河暴怒,感觉秦朗分明就是故意找茬的,还好他一diǎn也不怕,撇开他引以为傲的身份不讲,他认为他后天武者一层的实力,就足够让眼前这不识好歹的年轻男子,躺在地上了。

  秦朗仍然保持身体不动,似乎厉天河朝他衣领揪过来的手,在他眼里不存在一样。

  秦朗只是平静地説道:“动手的话,把柄就在我手里了。”

  厉天河一愣,手上动作情不自禁慢了下来。

  “你什么意思,还説不是在威胁我?”

  厉天河质问着。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