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宝屋是他目前最强的法宝,既然损坏了,那就只能想方设法进行修复。

  这一次法宝屋受损很严重,而且秦朗身上的资源貌似已经不够完全修复幽灵船之用,这让他感到有些苦恼。

  自从得到这么一件极品法宝以来,秦朗的战斗力也得到大幅度提升,每一次与强敌战斗都是依靠它屡建奇功,他发觉自己已经越来越离不开这件强大的法宝屋。

  “现在身上的资源材料只够勉强将法宝屋进行简陋修复,但是修复之后,法宝屋幽灵船的禁制等阶却会打落一个档次,从原本的激发四层禁制程度掉落到三层禁制程度,能力大打折扣。”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现在身上的资源只有这么多,唉,以后将就着用吧不过想要用激发三层禁制的法宝屋去对付变种人,无疑也比原本艰难了很多。”

  秦朗叹了一口气,开始将身上仅存的一部分炼器资源用了出来,开始修复法宝屋。

  在从储物戒指中取出这些资源的时候,一个金色的石头不经意间掉落出来,这个金色的石头太小了,而且并不是很起眼,现在也混在这些资源里面。

  秦朗在祭炼的过程中并没有注意到这个小小的金色石头,它也随着大量的资源一起融化。

  法宝屋开始被少量的资源一点点修复,秦朗熟练至极地操纵着整个修复的过程,这个过程中不断添加一起炼器的禁制手法,将原来法宝屋缺损部份的禁制给补充来。

  慢慢地,在这个炼器的过程中,秦朗感觉这一次的资源非常给力,居然修复完三层法宝屋的禁制之后还有大量,不由感到奇怪,但是也没有多想,直接接着修复法宝屋。

  第四层禁制也不知不觉被修复,而融化成液态的那些资源居然依然没有用光,而且还有非常可观的数量,秦朗这时候也感到奇怪了:“今天这是怎么事,原本以为这么一点点资源修复第三层禁制都很勉强了,现在居然将法宝屋的第四层禁制都修复完了,达到了原本的程度之后还有剩余的,看样子这件幽灵船的第五层禁制都可以尝试开启一下了。”

  想到这些,秦朗按捺住心头的疑惑,开始专心继续祭炼法宝屋,真的尝试起了开启第五层禁制。

  而这一次,剩下融化后的液体终于完全被法宝屋整体吸收了,而吸收了所有资源的法宝屋第五层禁制也被激活了,蹭得一下子,闪出一片夺目的光芒。

  虽然没有试用过,但是秦朗也知道现在这件法宝屋变得更强了,这让他到刚才的疑惑之中,这一次炼器修复法宝屋的整个过程实在是太古怪了,到时是什么原因造成的按道理来说,自己刚才那少量的资源根本就不足够将法宝屋禁制提升到第五层的程度啊

  之后,秦朗反复尝试节一下这件新祭炼的法宝屋,确确实实已经提升到了第五层,各方面能力比之前加强了百分之三十不说,还产生了一项法宝屋的新功能,杀招幽冥战场。

  法宝屋是一件鬼道法宝,而趋势开层了第五层禁制之后,这件鬼道法宝才脱离了直接跟敌人硬碰硬的对招方式,有了自己的战场杀招。

  幽冥战场是一记范围性的鬼道杀招,施展之后会形成一个区域内范围内的战场杀招,在这个战场内部法宝屋的各项攻击威能成倍增加,而困在里面的敌人战斗力则大幅度削减,并且时刻受到幽冥鬼气的伤害。

  当然了,维持这个战场杀招的真元力也是惊人的可怕,以现在秦朗元婴中期往上的修为,估计也最多不过支撑三分钟左右,就会耗光身体所有真元力。

  毕竟,战场杀招一般都是化神级别修士才能够使用的,虽然秦朗的幽冥船解禁了五层,能够提前使用这个战场杀招,但是那种真元力的消耗却是实打实的化神期级别,秦朗跨阶施展的话,消耗实在太巨大了。

  所以,秦朗刚才一尝试没两下,就知道这战场杀招暂时是自己玩不转的,可能自己提升到元婴后期之后会好很多。

  不过,就算是这样,秦朗也感到很高兴了,毕竟现在法宝屋已经激活了第五层禁制,也让自己战斗力进一步提升,并且自己还拥有了一个底牌一样的战场杀招,虽然这个战场杀招对于现在的自己有些名不符实。

  仔细检查了一阵之后,从这件法宝屋中,秦朗感觉到一些特异之处,就是原本漆黑无比的幽灵船金属外壳居然带了一些金色的流光,这种金色的流光泛着浓郁的灵气,给他一种很熟悉的感觉。

  这是怎么事为什么激发了第五层禁制的法宝屋会产生这种金色的流光秦朗感到很纳闷,他知道正常的幽灵船提升到第五层之后,金属外壳并不会产生金色流光的,不过想来想去也不知道这是怎么一事。

  这时候突然一道灵感乍现,秦朗好像感觉到了一些什么,开始清点自己身上的物品,主要是储物戒指和袋物袋中的东西。

  在清点过程中,他终于明白过来自己储物戒指中少了什么,曾经储物戒指中收取的一颗小小的金色海眼石不见了。

  说起这颗金色海眼石,就不得不说起秦朗在马六甲海峡的那一次寻宝,那是阿拉伯世界最强大的一个海盗王胡佛的宝藏,在这个宝藏之中秦朗在一个神秘的小空间得到了这颗金色海眼石,但是一直都不知道有什么功能。

  想不到的是,这一次修复法宝屋的过程中,不小心将金色海眼石混搭在了一些炼器资源里面,结果却是出乎人意料,居然将法宝屋完全修复了不说,还把法宝屋的第五层禁制也给激活了。

  哈哈一笑,秦朗感觉能够得到这种意想不到的好处,也是吉人自有天相,他是一个强运之人,大概连老天都在帮助自己吧。

  “金色海眼石,嘿嘿,没想到作用效果这么强”

  “这次算是走了大运了。”

  收了法宝屋之后,秦朗整理了一下,就准备再一次前往贝克森林农场。

  他是一个报仇不隔夜的人,现在法宝屋升级之后实力提升这么多,他觉得可以提之前的窝囊之仇了,看看那一伙变种人还在不在。

  如果还在那里的话,那么就怪它们运气不好了,现在的秦朗已经拥有了将这些变种人一网打尽的能力。

  现在的法宝屋幽灵船已经提升到了第五层禁制,所以秦朗自然就连合体后的爆发状态超凡级别变种人,他也不再害怕,有信心凭实力直接击败对方,甚至干掉对方。

  但是接下来秦朗赶到贝加农场的时候,却发现整个农场已经大变样,那一栋别墅已经变成了废墟,并且所有的变种人都已经撤离了这里。

  对此,秦朗也感到有一些惊讶,不过想到自己离开这里已经四五个小时,这四五个小时足够这里发生很多事情了,也就有些释然了。

  他估计现在那一些残余的变种人都已经归实验室,所以也不准备再去追击,他这一次来到国的主要目的就是将雷诺干掉,然后将雷诺的家族势力也一并清扫干净,现在这一件事情还没有做完呢。

  而欧美的实验室那边,等自己完成了这个任务之后,再去对付实验室那一边也不迟。

  本来秦朗还有一个任务是整垮雷兹曼化妆品集团的,但是现在干掉了雷诺之后,得到了雷诺手中掌握的雷兹曼百分之六十股分的股权证书,他反而不那么急了,决定先想办法将股权证书处理掉再说。

  而接下来一段时间,秦朗则继续呆在国,开始了清理雷诺家族势力的过程。、

  其实前段时间秦朗带人就已经清扫过一次,当时雷诺的家族势力损失惨重,还有一部分逃出了国外,但是在雷诺国后又被再一次召集了国。

  所以秦朗的第二次大清扫来得太及时了,终于将剩下的一部分雷诺的家族成员都一网打尽了,至此雷诺所代表的家族财团算是彻底倒下了。

  而干掉了雷诺的家族势力之后,秦朗开始国,将手中的关于雷兹曼集团的股权证书转交给了五方联盟厉家的家主厉冷锋,让厉冷锋从海外黑市找门路将这一份股权证给处理掉,这一份股权证很烫手,但是相信厉冷锋一定会有办法的。

  雷兹曼集团作为国际一线化妆品集团,世界五百强企业之一,说起来底蕴还是很深厚的,就算最近一段时间公司股市行情大跌,但是百分之六十的股份至少也能交易一百亿美金以上,说起来这个雷兹曼这个国外化妆品集团目前还是比蓝润集团整体值钱很多。

  如果说雷兹曼是国际一线品牌的大集团的话,现在的蓝润集团已经不知不觉达到了准一线的程度,相信再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蓝润集团就会赶上对方,甚至超过对方。

  毕竟,现在的蓝润集团三线发展,化妆品、医药、房地产方面都在发展过程当中,集团的产能与收益也在逐步增长,未来的前景也是一片大好。

  想看本书最新章节的书友们,,或手机访问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