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最强仙医 第483章 牛经理是个大蠢货!

小说:都市最强仙医 作者:菜农种菜 更新时间:2018-12-06 01:02:12 源网站:笔趣阁biquge
  秦朗和对方交谈了几句,这个叫李顺的人,倒是很奇怪了。

  “秦老板,是牛经理接待的您,那牛经理他人呢?他可有diǎn不像话啊,哪有将客人晾在门外面的?”

  李顺带着不满説道。

  牛力知道老板来了后,不好意思主动打招呼,所以在天花板上,并没有发出声音。

  而李顺又热情地在招呼秦朗,还没往办公室里面瞧呢。

  秦朗于是就指了指办公室里面:“牛经理啊,他正在办公室练仰卧起坐呢。”

  脑袋卡在天花板上的牛力,听到秦朗这样调侃自己,两眼一泛白,真的差diǎn就晕厥了。

  “仰卧起坐?”

  李顺很是疑惑。

  牛力那大肚腩,一个肚子就有五十斤,公司上下谁不知道这人胖得跟什么一样,还能做仰卧起坐?

  往办公室里面一瞧,李顺直接傻眼。

  “牛经理,你这是怎么了?”

  李顺望~dǐng~diǎn~xiǎo~説~着自己的生产经理,以一种滑稽可笑的方式,脑袋捅入了天花板中,只剩下无头身体吊在空中,双脚双手悬空乱蹬乱踢着,不由感到惊愕,同时还有一种莫名的笑感。

  牛力哼哼哧哧了好半天,面红耳赤,最终才结结巴巴不好意思地説道:“老……老板,您来了。”

  “説説,这怎么回事,你一个大胖子,总不能自己跳这么高?”

  李顺是明白人,自然知道这事,多半与秦朗这个来公司洽谈合作项目的客商有关,可对方是来找自己公司谈生意的,总不会无缘无故就对牛力下手。

  这其中,多半还是这个牛力的问题。

  听到老板语气中,有着对自己的不满,牛力急忙辩解,先倒打一耙。

  “老板,这当然不是我自己撞上去的,是……是被这个秦朗……给推上去的!”

  牛力咬咬牙,将不可解释的灵异事件,推到了秦朗的身上。

  李顺扭头看向了秦朗。

  秦朗不慌不忙朝牛力笑道:“牛经理,您是不是得了老人痴呆症了?”

  牛力羞愧难堪,可仍然咬牙污蔑。

  “放屁!就是你害的!”

  “我可一直都在门口站着呢,动都没动过你一下,你这难道是传説中的睁眼説瞎话?”

  秦朗一句话,堵得牛力説不上话来。

  牛力哼哼哧哧,手脚并用,终于将一块天花板抓了下来。

  噗通!

  失去了束缚,牛力的脑袋脱险了,可整个身体却径直落了地,落地声音跟一堆肉摔在地上一样。

  李顺完全看不下去了。

  自己的下属,不但摔得难看,裤裆那儿更是湿迹斑斑,明显之前被吓得尿了裤子,简直就是在客商面前,给自己丢脸。

  “躺地上装死啊,快diǎn起来!”

  李顺不客气道。

  从刚才秦朗和牛力的对话中,他想牛力坐火箭撞天花板这事,虽然一定和秦朗有关,可事情源头,估计还是出在牛力的身上。

  他也知道,这个生产部的经理,平常在公司为人,就是出了名的刁钻刻薄,且看不起人。

  估计就是这差劲的性格,惹到了秦朗。

  只是像自己公司下属丢丑这样的事情,李顺自然也不可能在客商面前揭穿,那样会让客商觉得他整个公司的人,都是牛力这样的德性。

  “牛力,你老实跟我説,是不是你为难人家秦老板了?”

  李顺的质问,让牛力有些怨气。

  老板不问他惨遭撞天花板的事情,却专门问这事,明显是不打算姑息,一定要将事情弄个清楚,给客商一个交代了。

  想到这儿,牛力将怨气,一股脑全撒到了秦朗身上。

  “老板,我怎么可能为难来公司的客商?客商可都是给我们送钱的上帝,我再骄横,也不会愚蠢到这地步啊。”

  牛力很委屈地説道,话中意思很明显,他没有错。

  “那人家秦老板,怎么会离开,中止了和我们公司的洽谈?”李顺接着质问。

  最近花顺公司的业务,其实并不太顺利,隔壁就有一家同类型公司,竞争很大,所以有机会开拓新的客户,绝对是大好事,每一个潜在客商,公司都要争一争的。

  “老板诶,您可错怪我了!”

  牛力从地上爬起来,满身的痛感,让他将矛头对准了秦朗,他指着秦朗就説道:“他可不是什么秦老板,纯粹就是吃饱了撑的,光棍汉跑来我们这里耍猴了。”

  李顺眉头一皱,不悦道:“将我们当猴耍?”

  “就是就是,”牛力接话道,随后想起这话不合适,又改口道:“这人就是来将我当猴耍的,老板,虽然我中招了,可我成功拆穿了这人的面目,如果让这人忽悠着,和这种人合作了,我们公司可就麻烦了。”

  见下属説的这么有板有眼,斩钉截铁,李顺狐疑了。

  难不成,这位秦老板,真的不是什么老板?

  秦朗迎着李顺的狐疑,直接説道:“我是来和你们公司谈合作的,我的公司需要每个月一千斤的纯花瓣精油。”

  “放屁!”

  牛力就觉得秦朗这话,根本是个笑话。就秦朗这人,估计连个皮包公司都没有呢,还敢狮子大开口,一张口就是一千斤花瓣精油?

  “老板,他分明就是来骗钱的,否则,他公司需求的花瓣精油数量这么大,我们怎么从没听説过有蓝润这样的公司?”

  牛力得意説道。

  “我都説了,我的公司是云海市的。”秦朗自知牛力是在针对他,却没有生气。

  因为他早就想好了,该怎么让牛力接着倒霉了。

  先前让牛力受了不少的苦,是在身体层面,给这个狗眼看人低的家伙教训。

  现在,就该轮到这家伙遭受精神层面的教训了。

  “你经营的公司,名叫蓝润?是不是蓝润化妆品公司?”

  李顺突然问道。

  秦朗diǎn了diǎn头。

  “难怪,我听这个名字觉得有些耳熟呢,我是记起来我老婆最近去云海市出差,客户给她送了一套蓝润牌子的化妆品,我老婆使用后一个劲跟我夸赞这牌子的化妆品了不得。”

  李顺脸上,重新出现了热情的笑容。

  因为如果秦朗真的是蓝润化妆品公司的老板的话,那就真的了不得了。

  半个月前,他老婆带着那套护肤的化妆品回家时,其实是跟他抱怨过的,説那位客户太不把他老婆这位省级区域经理当回事了,竟然就送了这么一套毫无名气的化妆品。

  他老婆还抱怨説,那客户送就送了,送的低档不知名的礼物,却还説这套化妆品是高档化妆品,一套就要三千块,他还记得他老婆抱怨的时候,那脸色,难看得很。

  那时候他也觉得那客户不像话。

  哪有一套三千块的化妆品,却毫无名气的?

  像兰蔻、雅诗兰黛,迪奥等,虽然一套两盒装的化妆品,昂贵的要上万,但也有三千块层次的,但无一例外,就算是三千块级别的,那也是全球dǐng级品牌的产品。

  一个“蓝润”品牌的化妆品,听都没听説过,最重要的,他老婆一看产地,居然还是云海本地的,那就更气坏了。

  云海市,压根就没有著名的化妆品品牌!

  可他过了几天,却听到他老婆説,那套蓝润的化妆品,效果好得不得了,比国际名牌都不逊色云云……

  现在,蓝润的老板,可能就在自己面前。

  “原来老板娘使用了我们公司的化妆品啊,呵呵,欢迎她继续使用啊,我们公司的化妆品,效果还是很不错的。”

  秦朗自信道。

  在省城,见到有使用自己公司产品的顾客,秦朗觉得开心,也自豪。

  看来,公司向全省扩张的战略,要实现起来,大有可能。

  最起码,现在在一部分省城消费者中,蓝润品牌已经成为了能够和国际一线品牌相提并论的品牌了。

  牛力听着不对劲,怎么老板和秦朗,大有谈生意的可能?

  牛力急忙説道:“老板,我跟您説,这人绝对就是个骗子。”

  “怎么説?”李顺已经不相信牛力的话了,只是想看看自己这个属下,到底是怎么得罪了客商的。

  牛力还不知道老板对自己的态度,充满了恶感。

  见老板正听着,牛力十分得意地説出了自己的判断。

  “老板,我提出要查看他公司的资质,他不肯,您想,如果不是心虚,那他干嘛不配合?”

  秦朗却冷冰冰説道:“你所谓的资质,是让我在你面前摆出两百万现金,我觉得受到了冒犯,不行么?”

  李顺捏了捏拳头,对牛力恼怒不已。

  这属下,又犯老毛病,正眼瞧不起人了。

  牛力却自作聪明,笃定秦朗就是个骗子,听到秦朗的话后,立即反驳道:“就是不行!哼,你连两百万现金都拿不出来,根本就没有和我们花顺合作的资格!我不将你赶出去,让你滚蛋算是好的了!”

  秦朗摇摇头,叹息道:“李老板,你这属下,脑子真是秀逗了啊。”

  “你説什么?”牛力眼睛一瞪,火冒三丈。

  秦朗懒得废话,用手机登陆了自己的网银账户,将里面的存款数目,给李顺看了一眼。

  虽然只有一千来万,还不到将李顺震惊得目瞪口呆的地步,可离那什么两百万,不知道高出多少了。

  李顺脸色变得难看起来,气冲冲瞪了一眼牛力。

  秦朗又用手机上网,登陆了自己公司的网站,然后找到了公司法人代表兼老板那一栏,指着那一栏右边的照片。

  “李老板,你看看我是不是假冒的?”

  李顺只看了一眼,便知道眼前这人假冒不了,就是货真价实的蓝润公司的老板!

  “你自己看!”

  李顺怒瞪着牛力,“还不给秦老板赔礼道歉!”

  牛力傻眼了。

  他再蠢,也知道老板的眼睛不是瞎子。

  这个秦朗,竟然是一家活力公司的老板?

  “人家秦老板光个人账户上,就有着几千万,会缺那区区两百万?你拿两百万现金作为资质证明,来要求一位至少是千万级别的富翁,牛力,我问你,你脑子是不是进屎了,啊?”

  李顺大声骂道。

  牛力懵了。

  他只得相信,自己确实错了,眼前这位,真的是老板,是来和公司洽谈生意的。

  而自己,却得罪了这位客商!

  “秦朗老板,对不起对不起……”

  牛力顾不上身体的疼痛了,谄媚地笑着,伸出来来,想和秦朗握手赔礼道歉。

  秦朗冷冷打断了牛力。

  “説对不起没有用,本来我对贵公司的印象还不错,但就是因为在这受到了不爽,对你这个人我很恼火,我决定不与你们公司谈合作了。”

  秦朗故意将自己不与花顺合作的原因,归结到了牛力身上,这样一来,牛力回头肯定得被李顺痛骂。

  秦朗説完转身朝外面走去,走到一半又回头説了最后一句话。

  “牛经理,打赌输了,叫我爷爷的事,你就不必叫了,你不嫌丢人,我还会为有你这样的混账孙子丢脸。至于你要吃屎的事,呵呵,我不拦着,祝你吃屎愉快。”

  秦朗施施然离开。

  牛力气得脸色发绿,可在看到双眼喷火的老板狠狠瞪着自己后,表情一下害怕了起来,心中十分忐忑不安。

  “你个蠢货!”

  李顺气得朝牛力坐的椅子踢了一脚,让牛力一屁股摔到了地上,“你知不知道,因为你的愚蠢,公司损失了一位多么大的客户!”

  牛力被训得跟狗一样,根本不敢还嘴。

  李顺朝牛力咆哮怒骂了好一阵,最后更是吼道:“滚,你给我滚!”

  牛力傻眼了。

  李顺却直接喊来了保安。

  “像你这种蠢货,留在公司只会害我损失更多的生意,保安,将他轰出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