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朗笑了。现在舆论一边倒,不仅在让柳如龙的公司颜面扫地,也顺带在为他的公司做着免费的宣传。

  “你胡说,我们公司从来没有打压过任何人、任何公司!”

  “清韵”公司的那诶副总裁,好不容易逮到了说话的机会,赶紧大声喊了一句。

  “是么,你在睁眼说瞎话么?”秦朗冷笑道,介绍着身边的多位商场负责人,“有本事你来当面对质啊,问问这几位老板,是不是你们清韵公司利用威胁等卑鄙手段,让几位老板不得不下架了我们的产品?”

  “清韵”公司的副总裁无言以对,他可不敢当面对质。

  瘦高个的那位商场负责人却自发地站了出来:“我以我的商场作担保,商场之所以下架了蓝润美白精华液,就是因为受到了某个公司的威胁,这个公司是谁,一目了然!”

  “打倒清韵垃圾公司,让无良公司滚出云海市!”

  唐雪大声喊道,拼命助威,与平日里冷艳的形象大相径庭,让秦朗大感意外。不过秦朗对唐雪的帮助还是很感动的,因为这句话很有用啊!

  “让无良公司滚出云海市!”

  “滚出云海市!”

  响应唐雪的人很多,不乏记者。

  “我们要蓝润美白精华液!”唐雪再次发声。

  这回,响应的人就更多了,毕竟记者中有三分之一是女性,听说蓝润美白精华液的惊人使用效果后,早就决定去尝试购买了,当然想要产品重新上柜销售。

  “清韵”公司的那位副总裁彻底傻眼了,事情竟然一再脱离了他的控制,现在新闻发布会已经一团糟,到了最坏的局面,简直就是让“清韵”公司本来就不怎么好的信誉,掉进了臭水沟,变得更加地臭起来!

  秦朗看着对方搬起石头砸脚,自然不会放过这一次的机会,利用话筒大声说道:“清韵公司才是无耻的那家公司,他们公司的产品质量和服务态度,相信从该公司今天的行为中,就能够管中窥豹,看出一二了。我们蓝润公司不会说假大空的漂亮话,只会以实际行动来回报消费者,因为我们知道,只有消费者认可了产品,公司才能生存发展下去!”

  “所以在此,我特意借各位记者向媒体正式宣布,明天中午十二点,我们蓝润公司的第一款产品蓝润美白精华液,就会重新在各大卖场的化妆品专柜上架销售,需要体验产品的客人,可以去专柜购买,我们保证我们的产品,在所有同款产品中是最好的!”

  “另外,我们除了与大卖场进行合作外,也真诚欢迎中小型的卖场与我们合作,因为我们会以过硬的产品质量和完善的售后服务,向卖场方正明,和我们蓝润公司合作,是双赢的好事!”

  这番话秦朗早就想好了,此刻当做最后的发言说出来,自然有它的道理。

  “清韵”公司的人听到这番话,一个个憋屈地要死,这是在将他们出钱办的新闻发布会,变为秦朗公司的产品推荐会啊!

  更让“清韵”公司的人怒火中烧的是,他们公司不仅是成为陪衬、花冤枉钱的冤大头那么简单,名声也被搞臭了!

  陈世锋望向秦朗的眼神,又一次地充满了恐惧,他很想不通,这出“大逆袭”秦朗究竟是怎么上演的?如今他又该怎样像老板柳如龙交待?

  一想起这回要倒霉了,陈世锋就灰溜溜地从后场离开了。

  秦朗正在享受着胜利的喜悦。

  一番免费广告打下来,成功地让蓝润公司起死回生不说,还大大扩大了知名度,这些媒体记者回去后,可是会通过报纸网络,让更多的人知道他公司的产品呢。

  总而言之,这次和柳如龙的较量,他大获全胜!

  想必还在冰岛度假的柳如龙,听到这个消息后,表情一定十分精彩吧?

  感谢了一干商场负责人后,秦朗丢掉了话筒。当然,秦朗没忘记用暗劲将话筒震坏,然后朝台下走去。

  “你站住!”

  背后,“清韵”公司的那名副总裁气冲冲地说道:“秦朗,我劝你最好现在就道歉,要不然等柳少爷回来,铁定让你好看!你以为撺掇着几个商场的负责人合伙阴我们公司一次,就能入柳少爷法眼了,告诉你,他要弄死你,比弄死一只蚂蚁还简单!”

  副总裁明目张胆地威胁着,仿佛要通过恐吓秦朗来获得一些慰藉。

  可惜,他还是没向陈世锋一样,明白得罪秦朗,绝对不是一件好事情。

  秦朗回过头朝这人只说了一句话:“你个大傻逼,以为自己是谁啊?”

  然后秦朗就转身朝前走。

  副总裁气得火冒三丈,锃亮的皮鞋在地上狠狠一蹬,想要发泄发泄。

  但他的脚像是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拉着,狠狠一扯,顿时“滋啦”一声,锃亮的皮鞋贴着地面划过长长的轨迹,副总裁整个人朝后直接摔到,摔了个屁股墩儿!

  底下哄堂大笑传来。

  副总裁丑态毕露,羞愧地溜走了,一场新闻发布会自然也跟着草草结束。

  秦朗冷笑,不给这人一点教训,让这人丢一点丑,岂不是便宜了这人?

  “秦朗,这件事都是你安排的,对不对?”秦朗下来后,唐雪立即上来,追问道。

  “这儿人多,出去再说吧。”秦朗笑道。

  唐雪只好和几个商场负责人打过招呼,跟着秦朗离开。

  到了地下车库,唐雪再次询问。

  “我说不是,你肯定也不会相信,对不对?”

  “那当然,你当我傻啊,不是你安排好了,那些商场负责人会冒着得罪柳如龙的风险改口?我很好奇,你做了什么,能够让他们不怕柳如龙事后的报复?”唐雪问道,作为经商的美女老板,唐雪深知被人报复的可怕后果。

  “这个得保密。”秦朗淡然笑道。

  “切,又搞得神神秘秘的,我猜你一定是又用暴力手段威胁柳如龙了。”唐雪气鼓鼓道,这家伙老是不肯说,明明身份看着挺简单的,没有多大人脉,可偏偏到了关键时刻,却屡屡能够狠狠打那些高富帅、达官贵人的脸,她真怀疑这家伙是不是来历非常牛逼,这些天一直在扮猪吃老虎?

  “嘿嘿,激将法对我没用,秘密是不能说的,我能告诉你的,就是那些商场负责人不用担心会被柳如龙事后报复,否则他们也不会同意继续和蓝润公司合作了。”秦朗笑道。

  唐雪恢复了清冷:“不说拉倒。”

  说完唐雪就径直取车去了。

  只不过心中,唐雪无论如何都觉得秦朗今天的表现很不简单,或者说,秦朗的能力很不简单。那可是柳如龙,柳家的纨绔少爷啊,秦朗也有办法搞定,让柳如龙的公司颜面大损,光是这份手段,她就自问做不到,可想而知,秦朗还是相当牛的。

  有了这一次的免费宣传,蓝润公司毫无疑问会因祸得福,知名度会大大增加,公司发展会越来越好,超过自己的“康乐”养生会所只是时间的问题,哼,那个家伙应该很得意吧?

  秦朗呵呵笑着跟在唐雪的后面,他没有车,有免费的车可蹭,他干嘛要花钱去打的?

  等唐雪拉开驾驶座的门,秦朗就首先钻了进去,坐到了副驾驶座上。

  唐雪:“……”

  “嘿嘿,主要是怕被你赶下车。”秦朗嘿嘿笑道。

  “你也有怕我的时候啊。”被秦朗一直欺负的唐雪,总算有点小得意了。

  “偶尔地怕,也是正常嘛,这体现了我对女性的尊重。”秦朗面不改色地说道。

  唐雪立即感觉小得意没有了,又被秦朗欺负了。

  车子驶离车库后,唐雪忽然想到了打赌自己输了的事情,想想自己输了后要履行的承诺,唐雪就忐忑不已,偷偷地看了一眼秦朗,还好,秦朗正在眯着眼睛休息。

  唐雪心想,这家伙要忘了打赌这事就好了。

  因此唐雪打定了主意,反正自己打死也不提打赌这事了。

  可片刻工夫后,唐雪却突然察觉到,有两道“色迷迷”的眼神,正盯着自己的脸蛋以及胸部看,而且还是正大光明地在看。

  一侧头,唐雪就发现秦朗正用笑眯眯地表情,玩味地看着自己。

  唐雪心中一凛,暗道这家伙不会是记起来什么了吧?

  按捺住心中忐忑,唐雪故作镇定地说道:“你看什么看,再看我用锥子刺瞎你的眼睛!”

  秦朗听着好笑。唐大美人逗自己玩呢,两只手都还在方向盘上,哪里来的锥子?倒是他的事情,需要向唐雪说一说了。

  “唐雪,你似乎忘记什么事了吧?”秦朗笑呵呵地问道。

  “什么什么事啊,我不懂你说的。”唐雪逃避道,心中很没底,像十五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的,拼命祈祷着秦朗会“一时愚笨”,“脑袋短路”,记不起打赌那事。

  “嘿嘿。”

  秦朗的笑声,让唐雪有种不好的预感。

  “你打赌输了,要履行承诺哦。”秦朗提醒唐雪道。

  望着秦朗那“小人得志”的样子,唐雪暗恨不已,这家伙还真记着这事呢。

  “打赌,我和你打赌了吗?我怎么不记得了?”唐雪只好耍赖。

  “没事,不记得的话,我提醒你。唐雪,你输了后,要答应给我吻一下,还要在办公室穿一次黑丝、低胸裙。”

  “两个承诺都要做到哦,要不然我会很失望,我一失望就会很生气,一生气我就会冲动,冲动的男人,会对你做出些什么来,我也不敢保证哦。”

  秦朗大肆笑道,今天的收获还真是不错,不仅让蓝润公司名声大震,顺便还索取到了一个香吻的承诺,不知道吻唐大美女,**的感觉究竟会有多**?(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