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朗还不知道蒋盈盈天马行空般的想法,就要开始付诸实施了,离开松雅苑xiǎo区后,秦朗回家修炼了一会“赤炎诀”,第二天秦朗没有去“康乐”养生会所,而是继续在家修炼。

  服下的那株三叶灵芝草,药效已经显露出来了,秦朗感觉心神强度要强健了不少,脑力充足,除非遇到特殊情况,心神受损只要不是特别严重,应该不会发生元神反噬的危险了。

  这也只有三叶灵芝草这样的珍贵补药,才能一下增强心神这么多的,换成其他补药,哪怕是野生的年份在百年的灵芝、人参,都不会有这种效果的。

  説起来,秦朗觉得某种意义上,还是要感谢李卫兵的“无私”馈赠的。这样好的宝贝,完全有价无市,连他也不可能遇到,李卫兵却免费赠送给了他。

  暂时没有元神反噬之虞,秦朗心情大好,上午便去医院找叶xiǎo蕊,最近医院住院部病人比较多,叶xiǎo蕊很忙,秦朗一直约不到叶xiǎo蕊去吃饭、看电影啥的,今天想去看看。

  =dǐng=diǎn=

  到了之后,秦朗从其他护士那儿,才知道住院部拥挤的情况今天缓和下来了,叶xiǎo蕊得空,刚刚放假了。

  秦朗之前没打电话给叶xiǎo蕊,是不想工作繁忙的叶xiǎo蕊分心,他来医院看一看叶xiǎo蕊就好,现在叶xiǎo蕊刚好放假,电话自然方便打了。

  “xiǎo蕊,你回家了吗?”秦朗在电话中问道。

  “没呢,好不容易得空能休息一下,我正在商场逛着呢。”叶xiǎo蕊説道。

  问清楚商场后,秦朗朝友谊百货商场走去。现在快上午十一diǎn了,秦朗想陪叶xiǎo蕊逛完商场,刚好可以和叶xiǎo蕊一起吃午饭,如果时间允许,还能和叶xiǎo蕊看一场电影。

  友谊百货商场就在附近,步行十分钟就到了,秦朗乘坐载客电梯,到了这家大型商场四楼的女装专区。

  叶xiǎo蕊就在电梯出口等着他。

  “来啦,这么快。”叶xiǎo蕊呵呵笑着,脸颊上两个梨涡若隐若现,可爱又漂亮。

  “xiǎo蕊给了我能陪美女逛商场的机会,我当然要速度快啦,不能让美女久等不是。”秦朗打趣道。

  今天叶xiǎo蕊穿着一件桃色碎花连衣裙,和一双白色凉鞋,衣着打扮虽然普通,但穿在叶xiǎo蕊身上也显得极为合身,叶xiǎo蕊看起来既清纯靓丽又富有活力,像邻家女孩一样。

  “就你嘴巴甜。”叶xiǎo蕊嘟了一下樱唇,甜笑道。

  秦朗没有要买的衣服,所以当叶xiǎo蕊提出去男装区时,秦朗拒绝了,还是陪着叶xiǎo蕊逛一逛女装区的好,虽然男人都不太喜欢逛街,但有叶xiǎo蕊这个美女在身边,逛个把xiǎo时倒也不会觉得闷,逛完之后便可以去吃晚饭了。

  就这样,秦朗和叶xiǎo蕊出入了几家女装店,叶xiǎo蕊没去那种衣服动辄上万的奢侈品牌店,尽管以叶xiǎo蕊的家庭,有一个富豪老妈,买几件昂贵的衣服完全构不成经济上的任何障碍。叶xiǎo蕊偏爱那些穿着舒适而且合身的衣服,选择的店都是商场内一般的女装品牌店。

  不过连逛了几家,叶xiǎo蕊没有淘到自己喜爱的衣服,刚好路过一家名为“依莲娜”的女装专卖店,秦朗提议叶xiǎo蕊进去看看。

  因为透过这家店的橱窗往里面看,秦朗发现里面的布置,比其他几家看过的店,感观要更加舒服一些,而且穿在几个塑料模特身上的裙子,也十分漂亮,秦朗觉得叶xiǎo蕊应该进去看看。

  “好,不买,进去看看也好。”叶xiǎo蕊笑道。这家店的服装明显很高档,她不准备买一条千多块的裙子,但反正逛累了,进去看看也不错。

  没想到在这家店,叶xiǎo蕊很快就被一条白色百褶裙吸引住了。

  百褶裙质地精良,用料考究,最重要的式样很不错,正是叶xiǎo蕊喜欢的款型。

  叶xiǎo蕊将百褶裙在身上比划了一下,发现大xiǎo、长度似乎也很合适,不禁拿着裙子多比划了几下。

  秦朗看在眼里,知道叶xiǎo蕊很喜欢这套裙子,便准备建议叶xiǎo蕊先去试衣间试一试,如果叶xiǎo蕊喜欢的话,他刚好也带了银行卡,到时买下送给佳人就是。

  “咦,这件百褶裙真漂亮啊,”这时旁边走过的一个女人,看到这件衣服,眼睛一亮,然后直接冲这边走来,“给我看看。”

  女人説话显得霸道,并且説完就伸手朝百褶裙抓去,好像完全无视了叶xiǎo蕊一样,实在是没什么礼貌。

  因为就算喜欢上了这件白色百褶裙,也要等叶xiǎo蕊看完再説?

  买东西讲究先来后到,即便这个女人想现在就看看这件百褶裙,那也总得説话客气一些diǎn?一句冷冰冰硬邦邦的“给我看看”,説得好像叶xiǎo蕊欠了这女人的一样,就应该二话不説衣服立马不选了,送给这个女人看?

  秦朗看都没看这女人,説道:“等我们看完再説。”

  “你们只看不买,就算看半天最后也肯定不会掏钱购买,而我可是有购买力的人,看中了立即就能出钱买下,难道你们拿着衣服看半个xiǎo时,我就得在这等半个xiǎo时不成?”女人刻薄而又不讲理地説道。

  秦朗有些不爽地看了看这个女人,这女人年龄倒也不大,二十五六岁的样子,长得还行,穿金戴银的,衣服以及拿着的挎包都是名牌,看样子很有钱,不过脸上粉底超重,正带着明显的鄙夷神情,看着叶xiǎo蕊和自己。

  “你説得好像你很有道理一样?”秦朗冷笑道,“我们如果觉得这衣服不合适,自然会放下离开,难道会故意拿着衣服看半个xiǎo时?”

  “哼,反正看了也是白看,以你们的经济条件,根本不可能消费得起这么贵的衣服。”浓妆女人嘲笑道。

  叶xiǎo蕊看了一眼衣服上的标签,才发现原来这件百褶裙的价格是三千七百元!

  太贵了!

  叶xiǎo蕊就要放下这件衣服。她固然对浓妆女人的粗鲁自大也有些不满,可单就衣服来説,这衣服太贵,她原本就不打算买这么贵的衣服。

  秦朗説道:“xiǎo蕊,你很喜欢这件衣服,我买下来送给你。”

  説完,秦朗拿起了这件百褶裙。

  “不了,这衣服太贵了。”叶xiǎo蕊摇摇头。她喜欢这衣服不假,可不想秦朗破费。

  秦朗笑笑,几千块钱的东西,他还是破费得起的。更何况这是为叶xiǎo蕊买衣服,出个几千块钱他也乐意。

  “走,结账去。”秦朗拿着衣服,让叶xiǎo蕊和自己一起去收银台结账。

  “哎,我説你这么好面子干什么?看你的打扮,应该是普通的工薪阶层,何必为了不丢面子,就将近四千块的衣服买下来?”浓妆女人打击秦朗道。

  秦朗懒得搭理这女人。他喜欢花这笔钱,用得着这女人管?

  浓妆女人却拦在了两人的前面。

  “你们只要考虑到你们的实际情况,就知道绝对不应该花这么多钱,换句话説,这种高档衣服真不是你们能够消费的,而我很喜欢这件衣服,这样,你们要我出多少钱才肯将这件衣服让给我?”浓妆女人説道。

  “谁説要让给你了?”秦朗实在是很烦这自我感觉良好的女人了,冷冷説道。

  “五百块给你,衣服让给我,五百块也足够你为你女朋友买一件不错的衣服了。”浓妆女人掏出了一个钱包,打开后从里面拿出了厚厚的一叠钱,抽出五张在秦朗面前晃了晃。

  那表情,就好像笃定秦朗下一刻肯定就会双眼放光,二话不説凑上来接钱一样。

  秦朗和叶xiǎo蕊什么话都没説,直接将浓妆女人当成了不可理喻的人。

  真要买这衣服,别説秦朗带着一张存款超过六十万的银行卡,就是叶xiǎo蕊自己,花费几千块钱,也不会皱眉。可笑的是,浓妆女人却以为他们衣着普通,天生就不配消费这么贵的衣服一样。

  “一千块,只要你答应,这一千块就是你的。”浓妆女人就不信秦朗不动心。

  两个普通工薪族,月工资加一块估计都不会超过五千块,她出一千块,在她看来,这对两人来説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了,两人没有理由拒绝。

  “我説你不要再在我们耳边制造噪音了好不好?”秦朗忍不住回了浓妆女人一句。

  走到了收银台前,秦朗将银行卡递给了服务员,让对方刷卡结账。

  这时候,浓妆女人也赶了上来,“啪”一下将一沓钱拍在了玻璃柜台上,“你放下这裙子,这两千块就归你了!”

  两千块钱,已经是这条百褶裙价格的一半还多了,浓妆女人就不信用这笔钱,不能让秦朗低下头颅。

  秦朗仿佛没看到这叠钱一样,让服务员刷卡结账之后,秦朗将包装好的百褶裙递到了叶xiǎo蕊的手中。

  “xiǎo蕊,送给你,希望你喜欢。”

  叶xiǎo蕊见秦朗都将衣服买下来了,没有了退货的必要,索性也没矫情,甜笑着将秦朗送给她的第一件礼物,珍重地捧在了怀中。

  浓妆女人见秦朗压根不搭理自己,对那两千块钱熟视无睹,感觉脸面有些挂不住了,正想嘲讽秦朗,不料却听到了“啪”的一声。

  秦朗从钱包中掏出三千块钱,全拍在了浓妆女人面前的玻璃柜台上。

  “你在地上打个滚,这三千块就归你了!”

  学着浓妆女人刚才盛气凌人的语气,秦朗如法炮制,将几乎同样的话,送给了对方。

  “你什么意思?”浓妆女人涨红着脸,感觉被羞辱了。

  “你甩出两千块钱不就是想甩掉我的尊严么?我甩出三千块钱,是不是也能让你丢掉尊严、在地上打个滚给我看看?”秦朗冷笑道。

  “你……”浓妆女人反驳不得,心中像被大石头压着,几乎快背过气去。

  “临走前再送给你一句话,别以为自己有两个xiǎo钱,就可以看不起人,这样只会被别人看扁。”秦朗説完,拿起自己的钱,带着叶xiǎo蕊,昂首挺胸走出了女装专区。

  浓妆女人灰溜溜地将柜台上的两千块钱收起来,感觉脸上火辣辣地疼,像是脸被人打肿了一样……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