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最强仙医 第502章 倒背如流!

小说:都市最强仙医 作者:菜农种菜 更新时间:2018-12-06 00:29:36 源网站:看笔趣阁kbiquge
  “哼,你没文化没素质,而真真可是云大的学生,云大可是全国三十所名校之一,这样的天之骄女,只有同样有文化的人,才有可能和真真有共同语言。”

  白礼服骄傲说道。

  既然白礼服要装逼,秦朗也乐得先满足对方,便顺势说道:“这么说,你是觉得自己的身份,才配得上柳真真,和柳真真才会有共同语言?”

  白礼服挺了挺后背,一脸骄傲地说道:“反正意思也差不多啊,我不是说我强啊,可我怎么也是云海大学医学院的本硕连读生,有学历,而且我从小受到良好的教育,文化素养很高,目前还是医学院的学生会主席,我才和真真有共同语言。”

  秦朗差点听吐。

  白礼服这话,真是有够自吹自擂的。

  秦朗回给对方一个的眼神,开始了破白礼服的装逼行动。

  “你文化素养很高,那你会背《三字经》,读过《论语》,熟知我华夏文化么?”

  秦朗问道。

  白礼服脸色僵硬了一下,但很快就反问道:“你行么?”

  虽然秦朗说的《三字经》和《论语》,确实都代表一个人的文化素养,可他从小学开始,受的一直是应试教育,哪里有时间去读这些完全不能给考试加分的东西?

  就现在,除了个别专业的学生,别的人也肯定没熟读过。

  所以他就不信秦朗会。

  可秦朗恰巧就会。

  在福利院的时候,老院长就经常给他们这些孩子念古文,传授历史,还特意从旧书市场上淘来了很多书给他们以秦朗至今对一些内容,仍然滚瓜烂熟。

  秦朗也不装逼,只是小小地,将《三字经》倒过来念了一遍。

  围观学生中,立即就有汉语言的学生站出来,一边朝秦朗鼓掌,一边说秦朗背诵得一字不差!

  白礼服脸上挂不住了。

  自己认为自己的学历和文化素养比对方高,才专门就这一点嘲讽对方,可对方现在却抓住他以为很擅长的领域,在打击着他。

  如果不能证明自己在文化素养上确实强过对方,那就真的是当着许多人的面被打脸了。

  白礼服于是不屑说道:“《三字经》我也会背,这只是基本而已,古人的医学成果也是华夏文化之一,那你会背《黄帝内经》,读过《本草纲目》么?”

  “你这是专门挑自己擅长的领域啊,医学院的高材生?”秦朗似笑非笑道。

  人群中立即爆发了哄笑声。

  白礼服脸上挂不住,鼻孔中哼了一声,说道:“这也是文化素养之一。”

  说完,白礼服得意地眼秦朗。

  他说的这些内容,他自然能说出来,但秦朗肯定说不上来,到时候他洋洋洒洒说一大堆,绝对能让秦朗颜面丧尽。

  只是,秦朗又要让白礼服失望了。

  白礼服所擅长的医学领域,对于秦朗来说,即便算不是秦朗的菜,可别人懂的,秦朗基本都懂,尤其是涉及了华夏中医文化的方面,而秦朗懂的,别人很多都不懂!

  “《黄帝内经》啊,这个我略懂。”

  秦朗轻松笑道。

  “哼,不懂装懂,有本事你说,随便说出其中一节都行。”

  白礼服不依不饶,认定秦朗是在装逼。

  殊不知,秦朗是在破白礼服的装逼。

  秦朗不慌不忙说了起来:“《皇帝内经》中,我就说其中有关治疗腹泻的那一段吧……”

  秦朗先用了原文,使用文言文诵读了一遍,然后又用自己的语气,通俗易懂的解释了出来。

  等秦朗说完,白礼服的表情,由最初的不屑,变为了深深的错愕。

  不但是他,跟白礼服同一个学院的人,或多或少都读过《黄帝内经》这本大著,自然明白,秦朗刚才诵读的,确实是《皇帝内经》的其中一段原文,文字与原版丝毫不差!

  秦朗什么话都没说,只是白礼服。

  但这比说话,更加让白礼服难堪。

  白礼服恼羞不已,愤愤道:“那李时珍的《本草纲目》呢,你对其中的草药了解多少?”

  秦朗挑衅道:“不如你说出哪一种草药的名字,我负责注解啊。”

  “好!”

  不知道是谁带头鼓掌,围观的学生,都向秦朗抱以热烈的掌声。

  这掌声,既是在叫好,也是在表明他们支持秦朗。

  柳真真双眼亮亮地的秦朗哥,被秦朗的博学深深折服,愈发觉得秦朗哥太厉害了,无所不能。

  反观白礼服,脸色青一阵白一阵。自己的主场,居然都被人这么攻陷,弄得他好没面子!

  如果再不能扳回劣势,自己以后在医学院混,都是问题。

  “那我就说一种简单的吧,海棠花。”

  白礼服想了想后,终于说出了“海棠花”这名字。

  白礼服的嘴角,露出了一抹得意的笑。

  海棠花是一种观赏花,但正因为它是观赏花卉,所以历史上,对于它的描述,从来都是诗文中的盛赞,形容海棠花的高洁美丽大气。

  可很多人不知道,海棠花也能入药。

  而这么一种被世人认为是观赏花卉而不是草药的花,那么世人对其的了解,自然大大偏向于观赏花卉,就是专门研究中医中药的人,也不会多去留意海棠花,而会将精力放在更纯正的草药研究上。

  所以,白礼服认为这一次,秦朗是要吃瘪了。

  就连围观人群中,那些医学院的人,也都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这也太难了吧。”

  “是啊,要说真正的草药,我还了解一些,可海棠花,我连它在《本草纲目》中的名字叫什么都不知道,是我,我就绝对答不上来。”

  “白玉明这小子太缺德了,怎么能这样搞。他擅长的领域拿着去跟别人较量,那我估计如果对方拿打架来较量,白玉明就得跪着唱征服了。”

  “这个真的好难好难,现在不是而是要背诵啊。就算只要背诵其中一小段,可大多人怎么背?”

  听着众人的议论,白礼服得意了起来。

  他在想着,等秦朗吃瘪后,他就将有关海棠花在《本草纲目》中的记载,背诵出来,到时候一定会让全场惊讶,也能找回面子了。

  他本来就是学习中药中医的,还是本硕连读,如今已经是研二了,最近在跟导师做一个论文,正好涉及到了有关海棠花入药的方面,于是他为了显示自己在导师面前对海棠花的了解,昨晚特意花了一个通宵,将《本草纲目》中有关海棠花的记载,一共两百多个字,一字不漏全背诵了下来。

  “怎么样,不会就别愣着了,赶紧承认自己学历低,没有文化素养吧!”

  白礼服嘲讽道,认定秦朗这一次要丢丑了。

  秦朗站着没动,手继续搂着柳真真的细腰,感受着柔软的手感,心中美滋滋的。

  听到白礼服的嘲讽,秦朗只是淡淡说道:“我是怕我说了,你不懂啊。”

  “对,在场大部分人确实都对《本草纲目》中海棠花的描述不了解,如果你胡乱说一通,我说你是在胡说,你会反驳我,企图蒙混过关,那索性这样好了,我就让在场的人当评委好了。”

  白礼服说完,拿出手机按了一番,然后接着说道:“大家都拿出手机吧,在搜索栏上输入这样的几个关键词……”

  说完后,白礼服挑衅地朗,说道:“你可不能作弊偷样你会更加没品。”

  秦朗笑道:“我才懒得去偷,我真真就好。”

  这话,让柳真真俏脸通红。

  而童玉女一般的秦朗和柳真真,围观学生都露出了艳羡的表情。

  至于白礼服,自然嫉妒心更多了,迫切想要朗出丑丢脸。

  约莫四十个学生用手机上网,翻出了《本草纲目》中关于海棠花的记载。

  “大家,是原版内容,现在可以听一听他的描述了,”白礼服说完,有意朝秦朗说道,“你可别乱说一通啊,大家可都有原文进行对照呢。”

  柳真真拉了拉秦朗的衣袖,小声问道:“秦朗哥,别理会这人了,我们走吧。”

  秦朗知道柳真真这是在担心他不会,不想让他被人嘲笑,心中感动,嘴上却压低声音,用只有柳真真才能听见的声音笑道:“我们走去哪儿啊,去宾馆吗?那就太好了。”

  柳真真自然清楚秦朗说的去宾馆是要去干什么,俏脸带羞且嗔,羞得不说话了。

  秦朗这才朝众人说道:“麻烦你们将有关海棠花记载的这段文字,翻到最后一个字。”

  “怎么,你这么故弄玄虚,是想掩饰自己的浅陋学识么?”白礼服紧逼着追问。

  秦朗讽刺道:“拜托你长点脑子好不好,我这样做的目的,不很明显么?”

  白礼服恼羞成怒,说道:“我是在故弄玄虚!”

  “白玉明,这还真是你脑子没转过弯来,这位哥们的意思,自然是要倒着背诵这段文字。”一个围观学生像一样礼服说道。

  人群中又响起了哄笑声。

  白礼服恼怒不已,冲秦朗催促道:“那你就快点倒着背诵吧,我倒要怎么能行!”

  “行不行我说了算,不过我成功了,呵呵,你在我面前,就成了没有文化素养的人了。”秦朗打击对方道。

  白礼服自然知道秦朗说的是对的,人的反应,他们也是这样想的,所以这一次,他不能让秦朗成功。

  “哼,别说倒着背,就是顺着背诵,那将近两百个字的深奥古文,十分拗口,谅他也背不出来。”

  咳咳。秦朗故意咳嗽一声,这才亮起了嗓子,大声倒背起来。

  随着他每说出一个字,那些拿着手机对照的同学,就仔细比对着,可他们讶然发现,秦朗倒背速度十分快,非常的流畅,就是倒背如流!

  不到两分钟,两百个古文文字,秦朗就一字不漏一字不差地,全倒着背了出来!

  “没有出错!”

  “每一个字都是对的。”

  “太神奇了,太博学了!”

  “恐怕就是我们学校的中药学教授,都做不到这一点啊。”

  “可笑白玉明还说这哥们孤陋寡闻,可现实却是,博学多才的人是这哥们,白玉明在这哥们面前,就是一个没文化素养的人。”

  “何止没文化素养,连道德素养也没有,心眼那么小,我就说这种人怎么配得上柳大校花?”

  围观众人齐齐将矛头对准了白礼服,痛斥白礼服的低俗气量狭小没文化。

  白礼服羞愧得无地自容,根本没脸见人,连招呼都不敢打,就低着头匆匆跑了。

  子,白礼服别说还有脸去追柳真真了,就是在校园内碰到柳真真,也会要急急忙忙躲起来,免得丢人现眼……

  人群还没散去,秦朗和柳真真就走远了,至于那一地的玫瑰花,柳真真是瞧不上的,又不是心上人送的。

  柳真真被秦朗拉着小手,心中甜蜜着,不时偷偷秦朗,然后有迅速转过去,秦朗只是傻笑,也不点破。

  就这样,拉着柳真真在夜宵摊前美美吃了一顿,又在学校内散步过后,秦朗才重新将柳真真送到了宿舍楼下。

  临走前,秦朗坏笑道:“真真,下次晚上我再来找你,我们一起去宾馆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