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最强仙医 第505章 安神符

小说:都市最强仙医 作者:菜农种菜 更新时间:2018-12-06 01:02:12 源网站:笔趣阁biquge
  “锐刀”商社旗下三家产业,在一个半xiǎo时内,被人完全砸毁,这样造成巨大影响的事,自然惊动了商泰。

  管家正在将自己综合了解来的消息,汇报给商泰。

  “家主,商一风、商一寒和商波,都受了重伤。”

  管家説道。

  “具体怎么样了?”

  商泰问道。

  这三个人,可都是名副其实商家的嫡系,两个是他堂弟,一个是他侄子,秦朗竟然敢这样对付他的族人,让他又惊又怒!

  “商一风成了植物人,商波也是,除此之外,商波的那儿也被毁了。”管家隐晦説道,“商一寒脑袋被摁进了电玩机中,诊断説是被电流击中,现在神志不清,医生説恢复清醒的可能性几乎没有。”

  “秦朗,我要将你碎尸万段!”

  商泰大声咆哮着,将面前茶几上的茶叶、水杯都全部扫飞,一张脸气成了紫黑色!

  三个嫡系族人,居然被秦朗肆无忌惮`dǐng`diǎn``地虐打,分明就是在给他的一个下马威!

  而且,秦朗没将人打死,他相信绝对不是秦朗不敢这么干,而是秦朗在向他示威。

  告诉他,倘若他想继续对秦朗出手,那秦朗下次就会施展雷霆手段,让他商家家破人亡!

  “可恶,敢这样和我商家作对,秦朗,我会让你、让你朋友,全部生不如死!”

  商泰扭曲着脸,狠狠説道。

  管家在下面,大气都不敢出。

  过了一会后,商泰才问道:“那三家产业的损失怎么样?”

  “秦朗拿走了锐利酒的两百三十多万现金,至于三家产业的总共损失……”

  管家有些不敢説了。

  “説!”

  商泰脸色铁青。

  这三家产业,可都是很赚钱的,当初投资进去的钱也很多,现在被秦朗砸了,想必损失一定不xiǎo。

  “家主,酒和电玩厅加上写真摄影会所,全部损失估计在九千万左右。”

  管家説完,身体情不自禁后退了一步。

  “浑蛋,怎么会损失这么多!”

  商泰跟疯了一样,一脚将面前的茶几踢飞。

  管家有自知之明,先后退了一步,要不然就被这茶几砸到了。

  “怎么会损失这么多?”

  商泰看着管家,眼睛都成了红色的了。

  直接损失就达到了九千万,如果再算上无形损失的钱,例如损失的顾客等,损失肯定超过了一亿!

  秦朗居然害他商家,一下就损失了一个亿!

  虽然这些钱对于整个商家来説,只是几千分之一,可账不能这么算!

  要知道,随着商家的三家产业出事,消息肯定捂不住,到时候商家其他产业肯定会受到影响,例如客源流量,例如投资者的信任程度等,将这些无形损失再算上,秦朗这一次,至少给商家造成了十个亿的损失!

  这还不算,秦朗这么干,是明显不将他商家放眼里!在狠狠打商家的脸!

  “家主,秦朗将三家产业全部砸了,但凡值钱一diǎn的设备,都碎了,修都没法修。”

  管家觉得秦朗一定是疯了,才敢这样干。

  商泰一拳砸在了太师椅的扶手上,説道:“你先出去!”

  等管家出去后,商泰脸色阴沉,森白的牙齿一合一合的:“秦朗,你想给我一个教训,让我收敛?哼,我商家岂容你撒野?我不但要让你死,还要让你的家人朋友跟着倒霉!”

  “管家!”

  一会儿后,商泰又将管家叫了进来。

  “吩咐下去,将悬赏令往周边省市的地下世界扩散,我商家,出五亿悬赏,买秦朗的人头!如果抓的是活的,再加两亿!”

  商泰沉声説道,面容説不出的狠毒。

  管家吓愣了。

  五个亿悬赏秦朗的人头?

  只怕世界级的杀手,也坐不住了!

  看来家主对秦朗,是抱了赶尽杀绝的想法了。

  要知道,商家虽然是超级商业家族,全部资产加一块过了千亿的级别,但很大部分,都是无形资产折合成的,储存在银行和家族内的现金,大概有五十亿的样子,现在家主拿出了十分之一来悬赏!

  管家只能説,秦朗的面子可真够大的!

  不过在这样巨额酬金的刺激下,无数高手肯定都会出动,秦朗是铁定死定了。

  “是,家主,我立即去安排。”

  管家不敢怠慢,匆忙离开,出去办事去了。

  “哼,我一下悬赏这么多,有钱能使鬼推磨,就不信真正的高手不心动!”

  商泰想着,dǐng多今天傍晚之前,肯定就会有大高手来他这儿,接受委托!

  可商泰想错了。

  当这则重磅消息开始在省城地下世界流传后,与上一次大部分人兴奋不同,这一次大部分人都是抱着不信的态度。

  他们当中一起交流时,説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商家这他玛蒙谁呢?

  他们不相信的原因很简单:悬赏也太他玛高了!

  五亿元悬赏!

  这等级别的悬赏,他们一辈子都没见到过!

  听説就是雇佣国际dǐng级杀手去杀一个人,价格过五千万的,都能请动国际杀手榜前二十的人了,而直接过亿元的大单,除了前十,后面的人想接也不敢去接。

  毕竟,能值得金主出过亿悬赏的人,本人或者背后势力,肯定不会简单。

  所以,当听到商泰出五亿元杀秦朗,他们都相信秦朗肯定有超大的背-景,最起码他们这群人,连杀手都不是,接下任务也只会将命送掉。

  于是,省城的黑市,就出现了这样的奇景。

  一方面大家对五亿元的巨额悬赏眼红不已,一方面大家又齐齐不敢接单,包括那些后天三层武者甚至一位流浪的先天一层武者。

  省城没人接单,周边地方自然也一样。

  于是从商泰发布这条悬赏令开始,虽然传播速度很快,但却没有效果。

  就算效果来了,那也要等到这则消息,被世界级的高手知道了之后。

  ……

  秦朗开着兰博基尼,下午一diǎn多便回到了云海市。

  顺路,秦朗将那两百多万现金,存进了银行自己账号里。

  正当秦朗从银行出来时,却接到了张志远的电话。

  电话中,张志远这位省城大秘,仍然按照“辈分”,称呼秦朗为“叔”。

  “xiǎo叔,我有件事想要麻烦你。”

  “什么事?”秦朗笑着问道。

  张志远和他联系并不很多,但关系却很好。

  有这么一位比叶明城仕途前景更光明的“侄子”,秦朗碰到的几次麻烦事,都是由张志远帮忙解决的。

  现在张志远有了麻烦,秦朗不介意能帮的自己就帮一把。

  “是这样的,我们领导的老父亲,得了一种怪病……”

  在电话中,张志远详细讲述起来。

  张志远的那位领导,是省领导级别的,其老父亲早已经退休,最近身上发生了一件怪病。

  这位老人,参加过打日本鬼子的抗战,最近每到午休和晚上睡觉的时候,总会做梦,然后在梦中就突然坐起来,口中大呼“杀鬼子”,仿佛真的回到了那个时代,拿着刺刀和xiǎo鬼子拼命浴血战斗的日子。

  老人一辈子都十分清廉,即使是将军,生活方面也一直很勤俭,就连每个月的退休工资,也几乎都献给十几位山区贫困学子了,可就是这样的老好人,晚年生活却发生了这样的怪病。

  説是怪病,其实省领导一家也觉得玄乎,毕竟老人家只是经常性的做梦。

  但説不是,这情形连着几天都没解决,军区医院等多家医院都去看过了,还是老样子。

  这急坏了老将军的一家人。

  因为老人家每天两次这样的状况发生,导致老人家是睡眠状况变得十分的差,精神很不好。

  老人家本身就九十多岁了,身子骨不太硬朗,现在精神状况堪忧,这对于上了年纪的老人来説,可真不是好事。

  而且,老人时常从床上笔直坐起来,喊着“杀鬼子”,导致腰椎都出了毛病。

  以前老人家还能不用拐杖,在院子里走几个来回,现在腰椎很痛,只能坐在轮椅里让人推着走,看着都让老人家的家人心疼。

  “秦朗,这位省领导是名副其实的好官,和老将军一样,为人清廉,在群众当中口碑极好,我也希望像老将军这样的好人,能够安度晚年,所以很想你帮帮忙。”

  张志远诚恳説道。

  这下,秦朗自然更加不会拒绝了。

  一位九十多岁的老将军,退休了却仍然将绝大部分的工资,用来资助贫困山区的学子上学,光这份爱心,他就不会拒绝。

  “好,我大概傍晚的时候,赶到你这边来。”

  秦朗説道。

  “那太谢谢xiǎo叔了。”张志远高兴説道。

  张志远知道老将军的家人,为了这事,没少带着老人去医院,没少请人看病,但病情依旧没有缓解,就説明这病是真的很古怪,连军区医院的医生都诊断不出具体病因,只能开一些安神养气的中药。

  于是,张志远想到了秦朗。

  xiǎo叔秦朗,一手针灸本领,可是让身为医学教授的他的父亲,都十分钦佩的,像秦朗这样的“国手”,应该会有办法?

  ……

  秦朗回到了家中后,就开始炼制符纸来。

  从张志远的详细叙述中,秦朗大概能确定老人家的病,没法用具体药物去治疗,否则,那么多的名医也不会束手无策了。

  而像这种精神恍惚之类的“怪病”,用符篆之术,多半能收到奇效。

  从“玄青子”的记忆中,秦朗了解到符篆之术,不但可用于攻击和防御,对一些玄奥古怪的怪病,也有着解决的效果。

  像中了邪、中了降头等等,都能用符篆来驱邪避凶、震慑邪物等。

  花费了两个xiǎo时,秦朗终于炼制出了一张最初级的“安神符”。

  这符的独特效果,可不是那些安神药物能比的,“安神符”安的是神魂,最初级的“安神符”对修真者都有用,对普通者自然更有用。

  秦朗带上了这张“安神符”,驱车到了省城,和张志远一起,来到了军区大院其中一间朴素干净的xiǎo四合院,见过那位和蔼温厚的省领导后,秦朗来到了老人家的卧室。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