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最强仙医 第528章 孙总真牛啊,哈哈!

小说:都市最强仙医 作者:菜农种菜 更新时间:2019-06-25 23:57:38 源网站:阿甘小说网
  [阿甘手机站:m.agxsw]m.fhzww 烽火中文小说网 当然,秦朗要医治抽动性秽语综合症,难度比起治疗失眠,至少也要大五十倍以上!

  可秦朗愿意bangzhu这位做慈善、心地善良的好女孩。<-》

  半个小时后,秦朗将全身真气,几乎用光了三分之二,终于停止了施针!

  很累,可秦朗觉得很值。

  “好了,谷小姐。”

  秦朗擦干汗水后,叫醒了睡过去的谷小璐。

  “你的病已经根除了。”秦朗平静说道,仿佛刚才做的事,微不足道。

  “根治了?”谷小璐不敢置信。

  “对。”秦朗从此刻谷小璐的精神状态,就能断定自己成功了。

  何况,“天医针法”一出,必定成功,他有着绝对的自信。

  谷小璐听了秦朗的话后,激dong不能自已!

  她当然相信秦朗不会骗她。

  她的怪病,真的好了!

  捂着嘴,谷小璐喜极而泣。

  “谢谢,谢谢秦先生,太谢谢了!”

  谷小璐激dong说道。

  秦朗没有摆谱,表情一直很平静。

  对他而言,虽然治疗这病,耗费的真气比较多,但真没什么难度。

  可如果是其他人知道了,例如博导夏柏寒,一定会将秦朗当做天人!

  之后,夏柏寒肯定会打电话给冷泉港实验室的詹姆斯,让詹姆斯这位誉满全球的脑科神经学专家,马上乘飞机赶来云海市,见秦朗!

  因为,哪怕是詹姆斯这位著名专家,能够见到医术超一流的秦朗,也是詹姆斯的荣幸!

  ……

  唐雪得知秦朗治好了谷小璐的怪病,压根没有惊讶的意思,她已经对秦朗这家伙的神奇医术,见怪不怪了。

  如果有人敢说医术超过这家伙,她绝对要评价此人一定是脑子进水了。

  跟秦朗zhege变态比医术,那真是茅坑里打手电筒——找屎。

  秦朗休息了一下,随后送谷小璐去车站,坐驶往省城的汽车。

  到达后,谷小璐再次朝秦朗daoxie。

  “秦先生,太谢谢你了,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报答。”

  秦朗笑笑:“没事,只要以后成名了,有爱心激xu做慈善,我就感觉一切都值得。”

  谷小璐重重地点头。

  随即,秦朗发现谷小璐的俏脸变红了。

  还没等秦朗明白怎么回事,谷小璐突然踮起脚,在秦朗脸上,轻轻地吻了一下,然后像害羞的小鹿,飞快跑开了……

  秦朗摸了摸被亲过的脸,笑道:“没想到我这么受美女欢迎啊?”

  送走谷小璐后,秦朗激xu呆在养生会所,到饭点时,硬拉着唐雪去吃了一顿二人晚餐。

  第二天,秦朗又要去开会。

  这次会议,是省工商联会议,自然也在省城举行。

  这次的会议举办地,在一家三星级酒店的会议厅。

  秦朗来到酒店门口,就看到酒店液晶电子显示屏上,滚动播放着“恭祝20xx年全省工商联会议圆满成功”的字样。

  门口有两位身高超过一米七五的迎宾小姐,穿着红色旗袍,欢迎开会人士。

  秦朗没有和云海市其他的企业代表走一块,是单独来的,刚要走进酒店大厅里时,秦朗听到身后,突然传来了嘲讽的声音。

  “哪里来的小作坊主啊,这种场合也能来参加,看样子是走了后门吧?”

  秦朗回头一看,发现是脸上还有淤青的孙德福。

  孙德福正用仇恨的眼神,瞪着他。

  “谁嘴巴这么臭啊,你屎尿都是从嘴里拉出来的吧?”

  秦朗直接一句话顶了huiqu。

  孙德福眼睛中都要喷出火来,重重哼了一声。

  “哼,你就算侥幸能来这种场合,但别指望这样就能提高身价。小老板永远是小老板,上不了台面的,haha!”

  孙德福笑着,嘴巴有些漏风。

  昨天被秦朗抓着衣领,正脸与墙壁狠狠-碰了一下,导致他一半牙齿都断了或松动了,虽然安装了烤瓷牙,可说话有些不利索。

  秦朗冷笑道:“你去照照镜子吧,鼻青脸肿的,猪八戒都比你好看啊。”

  两个迎宾小姐听到这话,忍不住去瞧孙德福,然后捂嘴偷笑。

  孙德福立即感觉失了面子,尤其是还被两个迎宾小姐嘲笑。

  “站住!”

  孙德福跑上前,拦在了秦朗前面,放狠话道:“小子,我不管你是谁,但你绝对没有我有钱,没有我能量大,你等着,不敢你做什么生意,我孙德福激ushi用钱砸,也要砸得你倾家荡产!”

  秦朗面对这番威胁,连生气都懒得生了。

  秦朗淡淡说道:“我叫秦朗,就你这小瘪三,跟我提鞋都不配。”

  在孙德福听到自己名字变得惊愕不已后,秦朗激xu淡淡说道:“还有,今天我就会整你,你做好z魂bei吧。”

  秦朗拍了孙德福肩膀一下,吓得孙德福差点当场尿失禁!

  “先生,先生。”

  足足十秒钟后,两位迎宾小姐见孙德福仍然傻傻站在原地,便开口提醒孙德福。

  孙德福从震惊恐惧中回过神来,脸色依旧十分难看。

  那个年轻人竟然是秦朗!

  本来他不知道秦朗这号人是谁,可恰巧前天他去拜访省城言雨化妆品生产有限公司的苏向南,得知苏向南之所以脸肿成了猪头,激ushi在云海市,在一个叫秦朗的年轻人手上吃的亏!

  他知道苏向南是个阴险的人,如果有人得罪了苏向南,苏向南一定不会放过,但这一次,苏向南却压根没有报复的dasuan,所以他激xu向苏向南一打听,才知道zhege秦朗,连商家的商兵都只有曲意逢迎秦朗的份!

  孙德福此刻心中惴惴不安。

  他是不敢去找秦朗麻烦了,但秦朗刚刚跟他说,今天就要整他一次!

  他相信秦朗一定是来真的,因此感觉天都要塌了。

  “不行,硬着头皮也要去跟秦朗赔罪。”

  孙德福马上走进了酒店内。

  可找到秦朗后,秦朗根本不搭理孙德福。

  秦朗仍旧是那句话,今天会整你一次,让孙德福后悔害怕不已。

  不是秦朗睚眦必报,而是秦朗觉得孙德福这逼太惹人厌,昨天对孙德福的激aoxun还不够,今天他必须激xu让孙德福受到激aoxun。

  半个小时后,工商联会议正式开始,这次会议的主要议题是表彰先进个人和企业,是对今年头三个季度的全省工商工作的一次总结。

  不一会儿,就轮到了工商联的秘书长上台讲话。

  这位秘书长发言,首先是感谢大家前来参加这次的会议,其次就开始总结起这三个季度的工商工作取得的成果,然后又谦虚地表示自己这位秘书长的工作,做得还是有些不到位。

  谁都知道这是自谦的话,是官场上的人都会讲的,并不代表本人就真的承认工作不到位。

  所以,假如有人信以为真,真认为秘书长今年的工作做得不到位,那绝对会引起这位秘书长的不满。

  按照常理,来参加会议的都是成功的企业主,没有谁会傻逼到在秘书长讲话讲到这里时,向秘书长提出质疑。

  大家都只会静静听下去。

  但今天很不一样。

  当秘书长自谦地表示自己的工作做得还有些不到位时,台下的一个企业老总,突然haha大笑起来。

  “haha,haha哈,haha哈!”

  孙德福捧着肚子,张开嘴haha大笑着,笑得十分肆意。

  任何人都会认为孙德福选zhege时间点大笑,激ushi在向秘书长挑衅!

  秘书长本来激xu讲下去的发言,被有人笑他,而停止了下来。

  秘书长的脸色,已经很难看了。

  很多人都看向了孙德福,但孙德福像是感觉不到一样,激xuhaha大笑。

  秘书长的脸色,快要变黑了。

  秦朗舒服地坐着,等着孙德福吃瘪。

  他刚刚给孙德福下了一个咒术,能够让孙德福不受控制地haha大笑持续一分钟。

  “我知道孙总真诚的笑,是在勉励我,让我激xu兢兢业业工作,对吧?”

  秘书长没有发作,反而给了孙德福一个台阶下。

  毕竟,孙德福是省城比较有名的一位地产商,他尽管心中很不tongkuai,脸色也很不爽,但仍然给孙德福留了面子。

  “haha,haha哈,haha哈!”

  回答秘书长的,是孙德福激xu在haha大笑。

  这笑,在秘书长、在其他人看来,是一种挑衅。

  你瞧,我根本不搭理你,激ushi要笑你!这是秘书长此刻的感受。

  秘书长的脸色已经黑了,终于忍不住提高了点音量,问道:“孙总,如果有什么合理化的意见或建议,尽管向我提,用这种笑声来表示,弄得我不明白啊,是吧?”

  其余人朝孙德福投去了或幸灾乐祸或怜悯的表情。

  因为就算此刻,孙德福zhudong认错,也没法让秘书长不生气了。

  被秘书长这样“记住”,哪怕是对于孙德福,也不是好事。

  可偏偏,孙德福什么表示都没有,仍然用笑声在表示。

  这笑声,秘书长听起来,分明激ushi嘲笑!

  很多人都能看到秘书长握着拳头,脖子上青筋都跳出来了,虽然很快秘书长就拿起稿子激xu发言,像当孙德福的笑声不存在一样。

  可秘书长越是这样的biaoxian,孙德福就会越倒霉,这是所有人一眼都能看出来的。

  秦朗激ushi要让孙德福倒霉。

  几十秒后,孙德福不再笑了,表情很迷茫,似乎刚刚过去的一分钟,他都好像在梦游一样。

  “老孙,你糊涂啊!”

  坐在孙德福旁边的一个胖子,痛心疾首地跟孙德福说道。

  当听完同伴的讲述后,孙德福傻眼了。

  他完全不记得自己有笑过。

  可周围的人都能证明,他向秘书长公然嘲笑!

  “完了完了,我怎么会傻逼成这样啊?”

  看到有人用手机拍摄下的视频,知道自己到底做了什么后,孙德福额头脸上全是汗,连衬衫都湿了。

  这样的公然笑声,是严重不将秘书长放眼里的biaoxian啊。

  孙德福惶恐不安,接下来的会议讲的什么,他完全没心思去听。

  他猜到,自己突然变傻逼,很可能是秦朗在整他。

  可别说没证据,就算是有这方面的证据,他也明白自己还不能去找秦朗对质。

  一找上秦朗,那以后自己还会倒霉。

  孙德福咬碎了牙齿,只能往肚子里咽。

  会议一激eshu,孙德福立即找上了秘书长,自然是向对方诚恳表示自己的错误,但对方不怎么理睬他,让他心都凉了半截。

  工商联的秘书长,可是手握实权,就算管不到他拿地皮做建筑盖商品房,但给他下点例如工商投诉之类的绊子,却是轻而易举。

  这些绊子可是十分要命的,搞不好就能让他从地产圈卷铺盖滚蛋。

  但秘书长没好脸色给他,孙德福也只好讷讷退开。

  走出酒店时,孙德福发现秦朗正等着自己。

  “孙总今天好牛逼啊,将自己的房地产事业弃之不顾,也要大肆狂笑一番,啧啧,一般人可真做不到,以后孙总的房地产事业,只怕是要越做越红火啊!”

  秦朗大笑着说完,在孙德福满脸苦逼的脸色下,扬长而去。

  反正房地产商都是吸血虫,倒下越多,房价才会越降到合理的水平,老baixing才能真正实现买房的理想。7笔趣阁 m.7biquge [记住我们:阿甘手机站:m.agxsw]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