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最强仙医 第521章 这条大鱼惹不得

小说:都市最强仙医 作者:菜农种菜 更新时间:2019-02-22 05:34:13 源网站:2K小说fpzw
  很快,乒乒乓乓的金属撞击声,持续不断地响起来。

  几分钟后,价值三百多万的这辆宝马越野,就变得面目全非。

  秦朗站到惨叫着的中年男子旁边,朝对方伸出了手:“给钱,赔我们车的损失!”

  中年男子听了这话,差点直接口吐白沫晕倒!

  可架不住秦朗展露出来的恐怖实力,他还是掏出了钱夹子。

  秦朗是真没有耍横,打开对方钱夹子后,认真清点出了二十张,还在中年男子面前晃了晃,说道:“瞧好了啊,我只要两千块,这笔钱差不多够我们的修车费了。”

  也确实够了,奇瑞qq只是车头部分破损了点,不需要多少钱来维修。

  “走吧。”秦朗将钱交给蒋盈盈,跟蒋盈盈说道。

  蒋盈盈早知道会是这样一个结果,这帮人搞碰瓷不说,还敢威胁秦朗逼着她和秦朗交钱,难怪会被秦朗教训。

  “别……走。”

  中年男子在秦朗快要上车的时候,艰难地出声。

  秦朗转头,看向对方,问道:“怎么,还嫌皮痒啊?”

  “我……那车……”中年男子吞吞吐吐,既怕再被秦朗打,又实在不甘心秦朗扬长而去。

  毕竟,那辆租赁来的宝马豪车,可是被秦朗砸了个面目全非了,光维修费用,也是一笔大数目。

  秦朗听懂了对方的意思,故意皱眉道:“怎么,想让我赔偿是不是?”

  “是……”中年男子说完,飞快摇头,“不是……不是。”

  “不是就行,”秦朗笑笑,“要不我得再活动一次筋骨了。”

  对于砸了对方宝马越野车的事,秦朗可不会有半点愧疚在心上。

  他给过对方机会了,是对方得寸进尺,脾气不很好的他,砸了对方的车,那自然是砸了就砸了,砸了对方也只能认栽。

  中年男子看着奇瑞qq潇洒离开,欲哭无泪。

  合伙跟他搞碰瓷的那个4s店员工,瘸着腿走到了他面前,哭丧着脸问道:“秋哥,这事该怎么办啊?”

  中年男子眉头深锁,摇摇头:“还能怎么办,反正维修宝马越野的钱,老大是不会给我们付了。”

  “那难不成还得我们弟兄几个凑钱去修?”

  4s店的那员工很是不想。

  “不修好,怎么跟鹏程租车行的人交代?他们老板可不是吃素的。”

  中年男子认命道。

  那名员工也只有叹气。

  租车行是名副其实的黑,敢将豪车放出来给人租,就不怕有人敢破坏了车不赔。

  他们如果不将车恢复原样,只怕就是老大想保他们,也没办法保。

  “靠,这次碰瓷是碰到铁板上了。”

  中年男子哀叹着。

  那笔维修宝马越野的钱,估计就要大几十万了,他们前面十几次碰瓷得来的钱,都要吐出来赔在这上面。

  “秋哥,维修宝马车的钱,肯定是我们弟兄几个一起出,可砸车的那小子,我们不能放过啊。”

  中年男子拿眼一瞪对方,没好气道:“放狠话没用,看看你样吧,都被那小子打瘸了。”

  4s店那员工顾不上生秋哥的气,说道:“秋哥,我们自然打不过那小子,可我们搞碰瓷,也是老大授意的,现在我们的生意黄了,老大怎么也应该会有所表示,不然我们也不会替他办事了。”

  中年男子这才反应过来,点头道:“也是,老大可以不付钱给维修宝马越野,但应该帮手下,要让打人的那小子受到教训。”

  “就是。等老大教训完那人,没准我们还能从那小子身上,抠出钱来。”

  中年男子听对方说到这儿,顾不上疼了,赶紧给他们老大,绰号“大鱼”的人,打了电话,在电话里说了一大通。

  ……

  “蒋盈盈,送我到这里就行。”

  秦朗坐着蒋盈盈的车,没过多久,便到了一家超豪华的汽车专卖店前。

  比起前面到过的那家-宝马4s店,这儿光是占地,就超过了对方十倍还多!

  而店里面陈列的车,数量却比宝马店少了十倍。

  可没人觉得这有什么不对。

  即便是在寸土寸金的省城商业圈,人们也认为这是应该的。

  因为超级豪车,体现的财富和品味,自然需要更宽广的舞台,展示它的与众不同。

  这家兰博基尼专卖店,全省也只有总共两家!

  蒋盈盈自然知道秦朗来这儿是取车,她虽然开的是三四万块的qq,可真论钱,秦朗知道自己全部身家加一块,也可能比不过人家。

  毕竟蒋盈盈是蒋家的掌上明珠,蒋家所有财产的唯一继承人。

  蒋盈盈开车离开后,秦朗也进了这家专卖店。

  他买车便是在这儿买的,当时还遇到了一个姓顾的经理狗眼看人低,这回进去后,秦朗已经看不到这人,估计是被专卖店给辞退了。

  足足花了一百五十万的四个车轮,让秦朗感叹养车的不易。

  这还是这家专卖店打了折扣的前提下。

  当然,这四个轮子,绝对保证是原装进口,与他这辆兰博基尼本身型号也符合,值这个价。

  反正这一百五十万,秦朗从商泰那儿也拿到手,所以这笔庞大的修车费,实际上不用从他口袋里出,秦朗发动兰博基尼,流线型的车身明鉴照人,奔腾着出了专卖店。

  秦朗上路没多久,就发现车后有车在跟着自己。

  不过秦朗没在意,等着对方露出真面目。

  保时捷卡宴上,绰号“大鱼”的陈宇,面色阴沉,表情嫉妒。

  “我靠,开这么牛逼的超跑!”

  陈宇感觉自己价值五百万的保时捷卡宴,在一千七百万的兰博基尼超跑面前,瞬间逊色了。

  “不过开得起这样的豪车,这人才是真的大鱼!”

  说到这儿,陈宇又兴奋了起来。

  对方越有钱,待会儿他敲诈的时候,意味着能从对方身上拿到的钱就更多。

  “秋大民这人虽然傻逼了点,不过阴差阳错,却给老子介绍了这么一位优质客户,哇嘎嘎!”

  陈宇瞧准秦朗将车开到车流少的地方了,立即踩下油门,保时捷卡宴发出咆哮声,瞬间冲到了兰博基尼前面。

  对于开得起近两千万超级豪车的人,陈宇一直将他们视作可以碰瓷的优质客户,不过这一次陈宇不打算用碰瓷的手段,他要直接敲诈,那样更直接。

  至于只有他一个人面对秦朗的问题,陈宇根本没将他当做问题。

  他的手下不中用,十几个人都打不倒这位优质客户,可那是他手下太弱了。

  这位优质客户碰上他,绝对是小巫碰到了大巫。

  因为他可是后天一层武者!

  保时捷卡宴迅速超过兰博基尼后,一个漂亮的甩尾,车子横移着,拦在了兰博基尼前面。

  秦朗知道这就是跟着自己后面的那家伙,见对方终于行动了,秦朗不慌不忙踩下刹车。

  他可不想自己的车受到刮擦,回头还得送到那家专卖店去维修。

  “小子,下来!”

  陈宇先下车,朝秦朗很不客气地喊道。

  “什么事啊?”

  秦朗站在兰博基尼旁,故作不解。

  秦朗看似人畜无害的样子,愈发让陈宇觉得这条“大鱼”好欺负,可以放心痛宰。

  “我问你,你是不是打了宝马4s店的员工?”

  陈宇大声质问道。

  “对啊。”秦朗点点头。

  陈宇肺都要气炸了。这条“大鱼”绝对是平日里养尊处优的日子过惯了,打了人还这么气定神闲。

  “小子,识相点你就乖乖赔偿我弟兄们的医药费,要不然老子让你出血!”

  秦朗好意劝道:“开口就嚷着打打杀杀,这不好吧?”

  “哼,小子,你别假装不懂!”陈宇就不信对方看不出自己是在敲诈,“医药费一千万,少一分钱老子就让你见血!”

  唰地一下,陈宇从腰间抽出了匕-首,锋利的匕-首尖对准了秦朗。

  秦朗两手一摊:“好吧,我看也没必要劝你了。”

  “快点交医药费!”陈宇催促道。

  对方虽然一直表现很平静,可这里只有他们两个,他就不信对方还能长出翅膀来,带着兰博基尼飞走。

  “我不会交医药费,也不想出血。”秦朗说道。

  “找死!”

  陈宇将匕-首狠狠一划,那凶残的模样,绝对是在恐吓秦朗。

  陈宇认定了这个是富家公子哥,就不信自己表露出凶残来了,这个公子哥还能这样淡定。

  “不过硬要出血的话,我觉得还是你肉多血多,出你的血比较好。”

  秦朗整个人的气势突然变了,之前的从容和懒洋洋,此刻则变为了一把出鞘了的利箭。

  “去你玛的,故弄虚玄!”

  陈宇扬着匕-首,朝秦朗狠狠扎去。

  “砰”的一声响后,秦朗收回了腿,叹气道:“这么弱也敢出来敲诈,这年头蟊贼都不带有智商的么?”

  陈宇内心惊骇莫名!

  自己后天一层武者,刚才居然没看清对方是怎么出腿的,心口就中招,人被踢到了路边,后背与路牙子狠狠撞到一块,感觉背部都像断了一样。

  好可怕的出腿速度,好强大的出腿力道!

  “你……你是……先天武者?”陈宇结结巴巴问道,感觉对方的确是“大鱼”,但绝对不是让他痛宰的大鱼,而是可以痛宰他的“大怪”!

  “你没资格问这个。”

  秦朗拾起对方的匕-首,步步走近了陈宇。

  “我,我……”陈宇看到秦朗像凶神一样走过来,不知怎么地,心脏都不争气快速跳动起来,害怕不已。

  “说过让你出血的。”

  秦朗将陈宇挥匕-首的右手掌,用匕-首洞穿,钉在了路牙子下水道井盖的孔隙中。

  陈宇惨叫了起来。

  手掌被钉穿的痛苦,撕心裂肺,他咬牙都忍不住。

  可很快,陈宇就顾不上惨叫了。

  “你……你要干……什么?”

  见秦朗走到不远处,将一个松动的下水道井盖拔了出来,朝他的保时捷卡宴走过去,陈宇慌了,有了极为不好的预感。

  “刚砸了一辆三百万的宝马越野,你这保时捷卡宴看起来要比宝马越野贵,得要五百万吧,那我试一试砸一辆五百万价位的豪车,是什么样的感觉。”

  秦朗抡起几十斤重的井盖,跟提着一个玩具一样,对着保时捷卡宴的前挡风玻璃就砸了下去。

  井盖可是货真价实的,硬得很,随着秦朗一下一下砸下,保时捷卡宴原本白色拉风的造型,渐渐变得丑陋起来。

  两分钟后。

  “嗯,给你留四个好轮子,不远就有维修店,开着去就行,不用谢我啊。”

  秦朗说完,将下水道井盖放回了原位。

  陈宇看着惨不忍睹的保时捷卡宴,心都滴血了。

  尼玛,这人怎么这么暴力狂,砸的可是他的车!

  秦朗砸嗨了,爽过了,上车之前,扔下了一句话给陈宇。

  “我叫秦朗,不在省城住,不过柳宏兵是我叔,他在省城,想报复的,可以去通知柳宏兵,让柳宏兵联系我。古德白。”

  秦朗开上兰博基尼,扬长而去。

  陈宇面如死灰!

  比起车子被砸,他更震惊的,还是秦朗的身份!

  “原来他就是秦朗,那个可怕的年轻人就是他!”

  抬起完好的左手,陈宇死命拍打着自己的脑袋。

  他也是无意中听人说起,柳家可能为柳真真找到了一位牛逼的姑爷,名字就叫秦朗,没想到今天他不幸遇到了。

  这时候,陈宇的手机响了。

  是秋大民打过来的。

  “老大,那小子肯定有油水可榨,老大你一定不要轻易放过他,最好将他手剁掉!”

  陈宇看看自己被匕-首钉住的右手,顿时就破口大骂起来。

  “我剁你玛逼!”

  陈宇恼怒地挂掉电话。

  “玛的,都是一群不长眼的东西,不知道秦朗惹不得啊!”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