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来,秦朗就连接了s级变种人的超级系统,开启了每秒十亿次数以上的运算量来对整个秘地的阵法禁制进行分析,推算出正确的破解之法。w杂志虫w

  而现在变得静寂无声,所有人都在看着秦朗的表情,而马干则一直死死攥着拳头在心里给秦朗加油打气,可惜的是他对阵法完全是门外汉,这当儿也完全看不出什么进展来。

  而秦朗在运转超级系统进行运算的时候,也不由对布置这个秘地阵法禁制的那个宗师级别的人物大为佩服,眼前这个阵法他虽然能够破解,但更多的是利用超级系统辅助取了巧,如果是他以现在的能力想要布置出这么精巧繁杂的阵法禁制出来,那绝对是作梦,就算有超级系统辅助都不行。

  不过,在利用超级系统分析运算的过程中,秦朗的大脑也像是海绵吸水一样,不断吸收着这个阵法之中的一样巧妙精粹,宗师级别的阵法落在阵法学徒眼里可能看不出什么东西,太深奥了根本玩不转。

  但是现在秦朗的阵法知识已经达到了阵法师水平,并且又有超级系统这么一个强大的辅助,所以现在能够勉强接收这个宗师级别阵法里面的一些精粹,慢慢提升自己对阵法知识一些新的理解,提升自己的阵法能力水平。

  可以说,现在的这一个宗师级秘地阵法禁制就是一个非常高明的师父,让秦朗大开了眼界的同时,也掌握了更多的知识,在机关与阵法之道领悟上面得到了更多的提升和更大的进步。

  这时候秦朗的阵法经验开始蹭蹭往上涨,而且涨得飞快,宗师级别的阵法禁制就算阵法大师一辈子想要遇到一二次也很难,秦朗这次的机遇可以说是百年不遇。

  很快的,秦朗的阵法经验就已经蹭到了阵法师的巅峰,只差一步就可以突破成为阵法大师了。

  而这时候秦朗也终于有了动作,不像之前那样一直静静站着,有种静如止水的感觉。

  秦朗一动起来就开始了破阵的过程,而且破阵的手法翻花如飞,繁杂的同时却又行云流水,看上去有一种异常的艺术之美。

  “大师终于动了”

  马干心头一喜,不由叫出声来,却又突然省悟过来,赶紧捂住嘴怕自己出声打挠到秦朗破阵。

  而东方家族的领头人东方白见到秦朗行云流水的手法,这时候也是脸色微微一变,想不到这个貌不惊人的年轻散修确实有些手段,不过,这家伙真的比西漠散修中鼎鼎大名的阵法大师包尔更强么东方白感到还是有些不相信。

  一句话,太年轻了,实在是秦朗太年轻了。

  他不相信这么年轻的秦朗能够超过包尔大师,毕竟人家包尔大师能够成为阵法大师,基本都在阵法一道上耗费了五六十年以上的时光,要知道阵法之道非常繁杂,不光需要天赋,还需要大量的努力和钻研才能取得成功。

  可惜的是,这世界上总是有一些怪胎,可能数万年都未必会出现一个,而秦朗就是这样的怪胎。

  今天,注定此地会跌落跌碎一地的眼镜的。、

  秦朗开始了秘地禁制的破解,这个阵法由二万四千手以上的禁制环环相扣组成,比灵域的组成禁制更加的精妙,但是在秦朗利用超级系统运算之后,对其中的破解之法也就一览无遗了。

  “一手二手三四手七十八十九十”

  秦朗开始从第一法破禁手法开始,就一直没有停下过。这个秘境的禁制阵法因为跟灵域组成的禁制一样环环相扣,所以只要中间操作失误一个小环节,就会前功尽弃,所以秦朗正式开始破禁的时候也很认真。一

  并且,二万四千手以上的禁制完全由自己一个人独立破解,这其中需要消耗的精、气、神也是非常庞大而恐怖的,换成一般的阵法大师都没有一丝一毫的破解希望,而秦朗有信心破解,也是另有它法。

  他在开始破解阵法禁制之前,就往口中倒了一点万年石乳,并有咽下去,而是极力用咽喉封在口中,等自己体力等各方面不支时才咽下去。

  万年石乳是一种很独特的天材地宝,而且药性又比较温和都可以直接用来当成丹药服用,虽然效果比不上单一性质的丹药,但是综合效果却很强,能够全方面补充体力、精气、神识,所以秦朗现在有了万年石乳之后没考虑再使用其它丹药。

  含在口中的万年石乳是秦朗的后备力量,也正是因为这样秦朗才没有后顾之忧,敢一个人挑战这种数名阵法大师合力恐怕都不一定能够破解的宗师级禁制阵法。

  而秦朗现在只用保持大脑的冷静与清醒,保证破禁过程手法不出差错,超级系统强大的运算能力是他的底蕴所在,所以大脑根本就不用多加思索,就能够打出各种不同的相应手法,一切都显得很自然。

  一千手破禁手法,秦朗很自然就完成了,然后是二千,三千,四千五千

  秦朗一直进行着高强度的动作,整个手比翻花蝴蝶还要迅速,让人眼花缭乱。

  这样的娴熟动作以及强大的体力和精力,已经让人叹为观止,在场所有人都可以肯定一个普通的阵法师绝对做不到秦朗现在这样,所以在场之人已经可以肯定秦朗是一个阵法大师无疑。

  不过,在场的所有修士都是外行,所以也只能以外行人的经验来判断秦朗的能力,如果是一个内行的阵法师看到现在秦朗破阵的过程的话,可能会瞪圆眼睛大呼三声不可能,因为就连阵法大师也没秦朗如此变态。

  七千八千九千一万一万五

  这时候整个阵法禁制在秦朗不断的努力之下泛起了波纹,哪怕是不懂阵法的人见了,也知道秘地的禁制已经快要被秦朗给攻克。

  而秦朗这时候也很辛苦,真元力、神识和体力都差不多见底,这时候嘴里一咕嘟那一口万年石乳已经被吞下,而随着这一口灵液入胃,强大的灵力在他体内散开,开始快速而又柔和地滋润空虚的精气神。

  在万年石乳的作用之下,秦朗体内原本空虚见底的精气神开始缓缓复,又上升了三分之一的样子。

  这么一大口的万年石乳作用虽然比不得类似的丹药效果强劲,但是却可以同时补充精气神三个方面,这一点和单一作用的丹药相比却又胜过很多。

  不过,这么一大口的万年石乳如果用来炼制丹药的话,产生的作用也更大,秦朗现在也是财大气粗拥有几十个皮囊的万年石乳这才如此挥霍,如果换成是普通的散修见到一定会感到心疼的。

  毕竟,之前秦朗这么一口万年石乳如果放到市场上去的话,绝对价值二十万灵石,而且关键是市场上并不一定有万年石乳这种极品天材地宝卖啊

  精气神恢复了一些之后,秦朗继续不间断地打着破禁的手法,破解这二万四千手禁制需要一鼓作气不间断,所以也是一个非常浩大的工程,非常消耗自己的体力精力和神识,并且对神识的控制能力要求非常严格,如果不是秦朗在操作,换成其它阵法师就算是没有操作失误也累趴下了。

  一万五千五百一万六千一万七千

  这时候,随着破禁进度越来越上升,秘地禁制灵气波纹的波动也越来越强烈,这对眼巴巴看着事情发展的马干来说可是大好事,现在这家伙脸上的表情显得越来越激动,自己这一次赌斗看来赢定了

  而对面的东方家族所有人这时候脸色却越来越臭了,想不到啊,想不到,眼前这个年轻人还真是比包尔还强大的阵法大师,这一次东方家族情况不妙,赌斗看样子要输啊

  而东方白此刻咬牙切齿的盯着秦朗,如果目光能够杀人的话,恐怕秦朗已经被杀了一万次了,他现在简直恨不得秦朗在破禁过程中力竭而亡,这样的话自己就不用输掉赌斗了。

  毕竟,如果输掉赌斗的话,对东方白的影响一样也是很严重的,这是无双城两个大家族势力在家族层面上的赌斗,不可谓不关系重大。

  可惜的是对面的秦朗浑然不受周围环境的影响,依然在忘我的破解着秘地的禁制阵法,而这时候秘地阵法的破禁已经超过了二万手,整个禁制也变得越来越不稳。

  现在恐怕就连被困在秘地阵法禁制之内的那一帮子修士都知道了外面有人在破阵,而且效果出奇的好,以包尔大师这一帮子阵法师的脑子,用屁股也能够猜出这是秦朗在破禁,毕竟在整个无双遗迹也只有秦朗有这个能力让他们心服。

  二万四千五百二万四千八百二万四千九百

  当现在秘地禁制破解到二万四千九百手的时候,整个秘地禁制轰然一声出现大蓬灵光,禁制终于被秦朗给解开了

  这时候外围的结界自消,而被困在禁制阵法之内的所有修士同一时间都显现出身影,有马干的那些族人,也有阵法大师包尔等一干散修,加起来差不多七百多人的样子。

  “小伙子,果然是你在破阵”

  结界消失瞬间,包尔大师见到秦朗先是一怔,然后嘿嘿一笑,在整个无双遗迹也只有秦朗这个怪胎能够在破阵能力上超越他了,如果是别人来破这个禁制,他肯定不会相信能成功的。

  本书最快更新网站请:,或者直接访问网站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