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宏才发现自己忘了向荣宝婷详细介绍秦朗了,不过现在也来得及。

  “宝婷小姐,您不用担心,秦先生的车技,是绝对没问题的。”

  陈宏保证道。

  可荣宝婷不会轻易相信了。面前这家伙,身份是一家公司的老板,驾照还是去年拿的,这样的信息,和一个专业车手,可是八竿子都打不着的,她对秦朗的车技,自然表示深深的怀疑。

  “教练,我只想知道,他是不是车手。”

  荣宝婷径直朝陈宏逼问道。

  甚至都没去直接向秦朗询问,无疑表示她对秦朗的车技,存在很大的疑问。

  “这个……”陈宏不知道该怎么向荣宝婷解释好了。

  “我不是车手,事实上,前天是我第一次去赛车场。”秦朗平静回答道。

  荣宝婷:“……”

  见宝婷小姐板起了俏脸,陈宏赶紧补充道:“其实秦先生真的非常厉害,宝婷小姐,我能保证。”

  荣宝婷的身份非同小可,陈宏也不愿意惹得宝婷小姐不高兴。

  荣宝婷不是那种雄大无脑的女孩,既然陈宏请来了秦朗,那秦朗应该有点真材实料。

  可是,亲耳听到秦朗承认不是车手,还是让荣宝婷接受不能。

  “那你开车厉害不?”

  荣宝婷直接朝秦朗问道。

  “还行吧?”秦朗应道。

  “还行是有多行?”荣宝婷追问。

  这次两个俱乐部之间的较量,对她而言,也十分重要,她不想输。

  而队中的三号车手,多半会先输掉一局,她对上飞驰赛车俱乐部的头号车手霍军,就算赢下,也必须一对的结果。

  所以,秦朗能不能赢过飞驰俱乐部的二号车手霍明,其实起着决定性的作用。

  “就是应该不会比你弱。”秦朗见荣宝婷追问的紧,干脆透了个底。

  荣宝婷再次目瞪口呆。

  秦朗的这句话,在她就是一句装逼的话。

  她虽然不会因为秦朗的装逼,而生气,可仍然有些不高兴。

  “你都不是专业车手,车技会有你说的那么强?”荣宝婷表示深深的怀疑。

  秦朗点点头。

  荣宝婷干脆说道:“那你去开辆赛车,表演给我”

  不知不觉,荣宝婷的话,就带上了身为大小姐的任性。

  秦朗自然不会去和荣宝婷较真,摇了摇头,说道:“这个没有必要了吧,你放心,我上场,不会拖你后腿就是。”

  荣宝婷:“……”拜托,我就是有这个担心,才不放心的好不好?

  荣宝婷将陈宏拉到一旁,说道:“陈教练,现在离比赛还有半个小时,我需要换人。”

  或许陈宏请来的这个秦朗,开车技术很好,可接下来要进行的,是在专业赛道上举行的赛车比赛,一个没经过任何专业车手训练的人,能指望他一上场,就赢下这等级别的比赛么?

  要知道,飞驰赛车俱乐部是比荣乐赛车俱乐部更强一筹的俱乐部,尤其是他们的队内头号和二号车手,就是在全国赛车界,也都名气响当当!

  这头号和二号车手,一个叫霍军,一个叫霍明,是亲兄弟!

  弟弟霍明的车技,其实就比哥哥霍军稍逊一筹。

  因此,要战胜对方俱乐部的二号车手霍明,己方派出的选手,就必须有和自己差不多的实力才行。

  可是,秦朗连车手都不是,怎么可能强过自己?

  与其样一个生手上场之后,没丝毫获胜的几率,那还不如派上队内的四号车手去搏一把。

  听到荣宝婷说要临时换人,陈宏也急了。

  “宝婷小姐,请您相信我,我也不会这场比赛输掉。”

  荣宝婷宏道:“可你找来的是什么人?”

  “这个……”陈宏搓着手,“秦先生不是专业车手,问题也不大……”

  荣宝婷冷笑了一声:“教练,你觉得这问题还不大么?”

  陈宏又急又乱,他知道就算自己说出前天秦朗在车影赛车场惊艳的车技,荣宝婷也不太可能相信,毕竟,就算换成是他,他也不会相信一个生手,能够在专业赛道上赢过专业的车手。

  没接触过赛车的人,并不知道赛车并不是在公路上开车,它隐藏有多项技术,要求车手必须富有足够的经验,才能完成比赛。

  所以,要让荣宝婷相信一个生手,连霍军霍明两兄弟都能战胜,没其他好的办法。

  陈宏向秦朗,投去了求助的眼神。

  眼下,也只有秦朗自己站出来,秀一下车技,才能让荣宝婷相信秦朗的车技水准了。

  毕竟,荣宝婷身份摆在那,他这个总教练,也没有办法强行让荣宝婷听他的。

  秦朗走过来,朝荣宝婷笑笑道:“宝婷小姐,我知道你信不过我,不过没关系,等会儿上场比赛,你就会了解得一清二楚了。”

  荣宝婷不满说道:“拜托,到了那时候都迟了!”

  不是她秦朗,而是这场比赛,事关重大,她要的帮手,是一个可以力挽狂澜的牛逼车手,而不是一个连赛车都只摸过一次的人。

  如果荣宝婷知道前天秦朗第一次去赛车场,摸的还不是赛车,只怕会当场疯掉。

  秦朗两手一摊:“宝婷小姐不信我,那我就没办法了。我要去吃点东西,休息一下,先失陪了。”

  荣宝婷差点直接暴走。

  陈宏请来的哪是能力挽狂澜的牛逼车手啊,简直就是一个逗比。

  “秦先生,是不是陈宏教练邀请你,答应给你酬金?给多少你直接说,我现在就付给你,条件是你马上离开这里,我会再选其他车手。”

  荣宝婷终于忍不住了。

  就算陈宏认为秦朗车技优秀,可眼下秦朗不仅摆谱,而且连车技都不愿提前展现,会给她一种秦朗故弄玄虚的感觉。

  她宁愿给钱打发走秦朗,也不愿留着一个没用的队友,坏了她的大事。

  “没有酬金。不过如果宝婷小姐认为我不合适,我退出就是。”秦朗也有傲气,虽然这个荣宝婷人不坏,可太不相信他了,他也没必要非要在荣宝婷面前证明自己。

  这可急坏了陈宏。

  陈宏赶紧跑到秦朗面前,劝道:“秦先生,千万不要退出啊。”

  他能不能在荣乐赛车俱乐部继续当总教练,可就的了。

  荣宝婷冷哼了一声。

  “教练,让秦先生离开吧,他没有赛车经验,非赶鸭子上架,出了事对他也不好,毕竟赛道上突发状况非常多,没经验的人应对起来,非常容易发生危险。”

  “不是啊,宝婷小姐,”陈宏拍着大腿道,“我保证秦先生比专业车手都要出色!”

  事到如今,陈宏只好拼了老命为秦朗做担保。

  “秦先生,恕我不客气地说一句,这场比赛对我的重要性,你也,所以,如果你同意留下参赛,就必须拿出亮眼的实力来,要不然我输掉比赛,可能会迁怒到你。”

  荣宝婷提前将丑话说在了前头。

  虽然这话不怎么好听,可十分符合荣宝婷野性火辣的性格。

  秦朗倒也没觉得不舒服,淡然笑道:“你就等着”

  说完,秦朗就朝休息区走去。

  陈宏赶紧跟了上去。

  教练像陪着王爷阿哥的公公一样,荣宝婷好眸中,重新闪现出了疑惑。

  “这家伙,难道真的有一手?”

  可十分钟后,朗从休息区出来,竟然穿的还是身上那套衣服,而不是专业赛车服时,荣宝婷心存的侥幸,也无影无踪了。

  这个秦朗,连赛车服都不穿,越像专业车手了,还没上阵,就给人一种必输无疑的感觉,她的心情,自然好不了。

  “完蛋了,这一次请了帮手也没用了。”

  荣宝婷哀叹道。

  裁判都喊着要车手就位了,这时候再换人,也迟了。

  荣宝婷眼淡定自若的秦朗,内心只剩下了一个希望:希望秦朗这个生手,不要在赛道上发生死伤的惨剧。

  至于秦朗能赢过霍明?她是对此不抱任何希望了。

  第一局比赛很快开始,由荣宝婷对阵飞驰赛车俱乐部的王牌车手霍军。

  五圈比赛下来,荣宝婷在最后一圈的最后一个弯道,发狠超车,运气站在了荣宝婷这边,轮胎在急速转弯时没有侧滑,连荣宝婷自己都觉得,能够赢过霍军,运气占了很大的成分。

  荣乐俱乐部先下一城,荣宝婷脸上却不见多少喜色。

  果然,第二局比赛开始后,就印证了荣宝婷的担忧,不是没有道理的。

  荣乐赛车俱乐部的三号车手,对上飞驰俱乐部的三号车手,从起步开始,荣乐的选手就落后对手,全场五圈下来,劣势越来越明显,最后以落后对方整整八秒钟,惨败!

  荣宝婷最后一丝侥幸,也消失了。

  原本她寄希望己方三号车手超水平发挥,可既然这一局输了,即使现在比分来到了一比一,决定性的第三局,她这方也……

  眼连赛车服都不穿的秦朗,荣宝婷摇摇头。

  就算出奇迹都没用。

  对方霍明,车技可是不弱于她的,秦朗怎么努力都没用。

  飞驰俱乐部那边,一个和霍军长的有些像的年轻男子,开着一辆福特改装车,停在了起跑线上。

  霍明见旁边开过来的同样是福特赛车,车上的人竟然是个生面孔,起初还有些惊疑,毕竟对方是个生面孔,却能够在这么重要的场合代表荣乐来进行这决定性的第三局,实力应该很强,搞不好是国外退役回来的赛车手。

  可是,发现秦朗连赛车服都不穿,更是连头盔都没戴,连最起码的安全防护知识都没有,就觉得这个生面孔,是不是装大发了?

  正疑惑的时候,倒数已经进入了“十”的倒计时。

  霍明发动了赛车,引擎轰鸣,排气管烈焰翻腾。

  可是,霍明发现,对方的车,居然静悄悄的!

  扭头霍明竟然那个生面孔,居然背靠在椅背上,双手扶住方向盘,真的是连引擎都没发动!

  这下,霍明相信对方绝对是个生手!

  没有戴头盔这种最基本的防护知识;

  即将开始比赛却不知道发动引擎博取领头位置。

  光这两条,就足以判断一个人,是不是专业的车手!

  甚至于,只要稍稍玩过赛车游戏的人,都会知道这两条。

  而这个生面孔,两条都不达标!

  这时候,输给荣宝婷的霍军,也样来了,傲然笑着朝荣宝婷说道:“宝婷小姐,你从哪儿找了这么一个奇葩啊。”

  荣宝婷此刻也觉得丢人丢大发了,可却用眼睛一瞪霍军,怒道:“你瞎嚷嚷什么啊,要你管啊!”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