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最强仙医 第542章 这是处罚费

小说:都市最强仙医 作者:菜农种菜 更新时间:2018-12-06 01:02:12 源网站:笔趣阁biquge
  这样一来,他就可以再卖出一次高价。

  反正他知道秦朗对莲花种子有需求,这一次用完了,下一次很可能还需要,所以他只需要这么做,就能赚秦朗两次钱。

  可对方是怎么一下就准确判断出了这十颗莲花种子的年数的?

  眯眯眼老板完全想不透,猜测秦朗应该是瞎蒙的。

  哪知,秦朗仿佛未卜先知一样,看向眯眯眼老板説道:“你猜我是瞎蒙的对?”

  看到秦朗似笑非笑的表情,眯眯眼老板一时踌躇了,不知道是秦朗真有真才实学,能精准分辨出莲花种子的保存年数时间,还是自己被秦朗给蒙了。

  “老板,你如果要四千块一颗的价格卖莲花种子,那就给我一百年的莲花种子,要不然我就退货,订金你可得还我。”

  秦朗説的订金,并不是定金。

  定金是收了就不退的,而订金则是欲购买某件东西之前,为表诚意或者让卖家放心,先行支付的一部分价格,:dǐng:diǎn: 如果交易达不成,这笔订金是要退还的。

  在眯眯眼老板去仓库取货的时候,眯眯眼老板提出要收一千块订金,秦朗给了一千块给对方。

  现在,如果双方交易不成,那这一千块订金,秦朗自然是要要回来的。

  眯眯眼老板在听了秦朗给的两种选择后,突然笑了起来。

  “这位兄弟,我想你真是弄错了,这十颗莲花种子真是一百年左右年份的,根本就不是六十年年份。”

  眯眯眼老板想清楚了,认为秦朗绝逼不可能有方法能看出莲花种子的准确保存年数,所以,他决定死咬着这十颗莲花种子就是一百年的不放。

  秦朗见眯眯眼老板都这时候了,还企图蒙混过关,声音不禁变冷了起来。

  “老板,我既然能准确説出这十颗莲花种子是六十年年份的,自然有方法确认,你不要以为自己能糊弄过关。”

  秦朗知道,其他人要测定出土文物或者动植物的残骸,包括植物的种子,用的都是测定碳十二的方法,这种方法需要专门的检测仪器,眯眯眼老板肯定是认定自己连仪器设备都没有,不可能测定出莲花种子的存在年数。

  只是要让眯眯眼老板失望的是,他不需要碳十二测定这种方法。

  “玄青子”可是一代岐黄圣手,在“玄青子”的记忆中,就有如何从外观上判断灵药年数的方法。

  这是货真价实的方法,而不是凭眼力劲,所以秦朗只需要生搬硬套,也能判断出一百年范围内的莲花种子的准确保存年数。

  见秦朗説话声音都变冷了,眯眯眼老板一diǎn也不害怕,继续强硬表态道:“我开店子童叟无欺,这十颗莲花种子绝对符合你的需求,就是一百年的莲花种子。”

  秦朗见对方死猪不怕开水烫,冷笑道:“好,就算你将黑的説成了白的,那我不买了,总行了。”

  説完,秦朗朝眯眯眼老板伸出一只手,不客气道:“退订金。”

  “定金?对不起,你交了我就没理由退了。”眯眯眼老板突然説道。

  秦朗有些动火了。

  他都还没因为对方糊弄他,去找对方算账,对方就敢篡改字眼,将“订金”説成“定金”了!

  要知道,他交那一千块钱时,就跟眯眯眼老板説好了的,这一千块是订金,是预付的款项,而不是定金。

  定金的“定”,类似于定海神针的这个“定”,指定金是死的,卖家收了后,可以不退,即使顾客走法律途径,也很难让卖家退还,因此经常就有些无良商家,打着订金的旗号,却行定金之事。

  秦朗没想到自己还碰上这事了。

  这时候,眯眯眼老板又説道:“我卖给你的就是一百年的莲花种子,符合你的要求,现在是你不要货,所以我收的定金,自然没有退还的道理。”

  眯眯眼老板眼见将六十年的莲花种子当一百年的莲花种子卖,是卖不出去了,秦朗不打算在他这儿买莲花种子,索性就翻脸,贪婪地要吞了秦朗给的一千块订金。

  在他看来,只要自己将订金咬定为定金,就可以蒙混过关。

  秦朗被气的不轻,哪能让眯眯眼老板吞了自己的钱?

  虽然一千块对于他来讲,真的不多,可是谁的钱也不是天上掉下来的,哪能看着这钱被别人恶心地吞掉!

  “我懒得和你斗嘴,要么将订金退还,要么就等着我亲自动手。”

  秦朗冷冷説道,神情一片冰冷!

  眯眯眼老板迎着秦朗身上散发出的煞气,愣神了一下,感觉自己掉进了冰窖,直觉让他面对秦朗产生了害怕的感觉,眯眯眼老板心一颤,正打算交出那一千块,但看到快走进店门口的一个人时,眼睛忽然亮了,人也有了底气。

  “我説你这个顾客怎么这样,定金是不能退的,我不退,哦,你就想打我,你这是什么道理啊?”

  眯眯眼老板像是怀着天大的委屈,先倒打一耙了。

  秦朗很快明白了眯眯眼老板的用意了。

  药店的门口,走进来了一个官气十足的中年男子,面相跟眯眯眼老板有几分相像,但眯眯眼老板是精明,而这人却是傲慢,仿佛眼高于dǐng,连走路都迈着外八字。

  “科武,你説他要打你?”

  这人朝眯眯眼老板问了一句,不等眯眯眼老板回答,这人就看向秦朗,叉着腰,用十分居高临下的态度朝秦朗问道:“你刚才説什么?説要打我弟弟?”

  秦朗从对方的穿着和行为举止,就判断这人是个官儿,但秦朗对此人的傲慢,首先就有些不爽。

  此刻听到这人还是那眯眯眼老板的哥哥,这人肯定是要帮亲不帮理了,不由冷哼了一声,不客气问道:“你是谁,这事关你什么事啊?”

  荣科武差diǎn听愣了。

  他都怀疑自己耳朵出了毛病。

  面前这个年轻的xiǎo子,竟然敢这样和他説话,不知道他的身份么?

  “注意你説话的态度!”

  荣科武用平常训斥下属的语气,跟秦朗喊道。

  一旁的荣科文,也是知道哥哥荣科武不方便主动説出身份来,便代替荣科武,朝秦朗説道:

  “你面前这位,就是西区的副区长,荣科武荣区长!”

  説完,荣科文很是得意。

  尽管荣科武在家族内部的多个仕途人员中,官职并不算什么,家族还有更大的官,但至少面前眼前这个年轻人,荣科武省城西区副区长的身份,足以震慑住对方,让对方乖乖知难而退了。

  秦朗心中説道,原来这人的职位是一个副区长啊,怪不得傲慢成那样。

  对于这个荣科武极爱打官腔,秦朗见怪不怪,可对方不问青红皂白,就用那种训斥的语气跟自己説话,可就真白痴了。

  秦朗故意用惊讶的语气,装作没听清楚,问道:“荣可恶?呵呵,这名气倒也挺实际的,某人确实很可恶。”

  “放肆!”

  荣科武差diǎn被气晕了。

  这个年轻人竟敢这样调侃自己的名字,狂妄得脑子都坏掉了么?

  秦朗却冷笑道:“荣副区长是,你如果要管这件事,麻烦你先睁大眼睛説人话,否则就呆一边去,我没空理会你!”

  对方是副区长,又关他什么事?在他眼里,谁要是在他面前胡搅蛮缠,管那人是天王老子还是天皇巨星,他都敢骂!

  为什么不能骂,既然他没错,占着理,有什么不能骂的?难道就因为对方是副区长?那就去他的副区长!

  荣科武感觉今天脑子都有些不够用了,要説这个年轻人是省城的纨绔,敢这样骂他,他还信,可他分明认不出对方是谁,省城有名的年轻纨绔他基本都知道,何况面前这人的模样和打扮,也和纨绔相去甚远。

  荣科武感觉受到了冒犯,由此觉得决不能容忍。

  “你説的什么话!当心我以诽谤罪起诉你!”

  荣科武摆出官架子来了。

  通常普通人在面对他这一招时,不管服与不服,都只能屈服。

  可荣科武不知道的是,秦朗还真没将他这个副区长放在眼里。

  或者説,如果荣科武讲道理,不打官腔,那秦朗肯定不会这么做。

  但偏偏荣科武自己可恶,就怪不得秦朗无理了。

  “哎呀,诽谤罪啊?我好怕啊!”

  秦朗故意夸张地説道。当然,表情是一diǎn都不害怕。

  荣科武再次被气的不轻。

  秦朗懒得再理会荣科武,看向荣科文道:“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赶快交出我的一千块订金,要不然就别怪我出手揍你了。”

  荣科文还真有diǎn怕了这个强硬的年轻人了,可荣科武却像炸了毛的猫,嚷嚷道:“什么?你还敢当着我的面动手打人?”

  秦朗微微一笑,朝荣科武説道:“别在我面前晃,要不然连你一块教训。”

  “放肆!”荣科武气的身体都哆嗦。

  他拿出手机来,打开了相机功能,在秦朗面前晃着手机,説道:“你有本事就试试!我保证告得你去蹲大牢!”

  通常都是百姓拿手机拍摄当证据,荣科武想着自己堂堂副区长,如果也拿出手机拍摄画面当证据,就不信对面这个年轻人不吓破胆。

  “那你就尽管拍。”

  秦朗説完这句话,一拳砸中了荣科文的鼻子。

  砰。

  荣科文径直后仰摔到了后面的药柜上。

  荣科武目瞪口呆,没想到秦朗真敢朝自己的弟弟动手。

  秦朗从荣科文衣服口袋中取出钱夹,抽出三千块钱来,特意在荣科文面前晃了晃:“一千块原本就是我的,余下两千块,是你故意刁难人后,我给的处罚费。”

  荣科文憋屈不已,急忙向哥哥荣科武求助。

  荣科武肺都要气炸了。

  “你没有资格处罚别人!”

  荣科武简直要疯了,这个年轻人竟然敢当着他的面,强行将他弟弟的两千块钱占有,还説那是处罚费。

  “是么,那我都处罚了,你能怎样?”

  秦朗笑眯眯地将钱放进口袋,挑衅一样,看着荣科武道。

  荣科武正要拿势来压人,秦朗却突然表情变化,一双眼睛射出冰冷的寒光,让荣科武瞬间感觉掉进了南极冰原下的雪洞中,全身都发寒。

  蹭蹭蹭,荣科武情不自禁地连退了好几步,差diǎn就一屁股坐到了地上,仪态已经尽失。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