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最强仙医 第543章 连治安队也来了?

小说:都市最强仙医 作者:菜农种菜 更新时间:2018-12-06 01:02:12 源网站:笔趣阁biquge
  秦朗转身,潇洒地朝店门外面走去。

  直到这时候,荣科武才反应过来,自己被秦朗吓尿了。

  想起自己是堂堂副区长,怎么可以被秦朗吓唬成这副样子,立即就跑到了秦朗面前,伸出了手阻拦。

  “你不能走!”

  荣科武大声喊道。

  但秦朗仅仅只是用眼神看着荣科武,荣科武立即就感觉全身都不对劲,极不自然地回避着秦朗的眼神。

  不用秦朗动手,荣科武的气势,就弱了许多下来,在秦朗面前根本凶悍不起来。

  “省省,当官还是为民造福的好,少拿官架子来打官腔耍官威。”

  秦朗对荣科武进行着指diǎn。

  荣科武感觉极度的没有面子,自己可是西区的一位副区长,平常别人面对他,都是客客气气的,现在却吃了这么大的瘪。

  “你知道我是谁吗?”

  荣科武继续拦在秦朗面前,却不敢再瞪秦朗了。

  <

  秦朗耸耸肩。

  这人还真是奇怪,不就一个副区长么,弄得好像他必须要记住一样。

  荣科武不甘心道:“我是西区的副区长,而这儿就是西区!”

  “哦。”秦朗应了声,暗道原来这个荣科武,还是想拿权势来压人呀。

  “我知道你或许也有些身份,才敢这么对我和我弟弟无理,不过你应该清楚,县官不如现管,我就是分管西区治安的,光凭着你从我弟弟口袋里强抢三千块钱,我就可以依法处罚你了,不管你到哪儿去説理,都一样!”

  荣科武更改了策略,开始向秦朗陈述利害关系。

  他相信纵使秦朗的身份有些来头,可好汉不吃眼前亏,至少秦朗会乖乖退还那两千块钱。

  之后,他会安排人去调查这个开车奔驰车来药店的年轻人,反正奔驰车上挂着车牌,一查一个准,然后他会动用关系,事后去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敢对他无理的人。

  这样的如意算盘,是他深思熟虑后,认为最保险的方法。

  秦朗听了后,样子很真实一diǎn也不虚伪,説道:“我没有什么身份,就一商人。”

  “真的?”

  话脱口而出,荣科武才发现自己暴露得太多了。

  但他也不在乎了。

  这个年轻人,竟然透露説自己没有半diǎn身份背-景,就一生意人,那真是正中他下怀。

  “呵呵,当然是真的。”秦朗配合对方説道,暗想这货知道自己毫无身份后,只怕会更加拿权势来压他了。

  果不其然。

  荣科武鼻中重重哼了一声,内心则大喜。

  “我就説嘛,看他那样子,也不像是哪个员外家的纨绔。”

  既然对方身份并不特别,那面对他这个西区副区长,自然就更得乖乖的了。

  于是,荣科武变本加厉。

  “厉害关系你都知道了,我主管法治,现在就可以叫治安大队的人来抓你,你唯有自觉配合,或许我看在你认错态度诚恳的份上,可以对你既往不咎。”

  荣科武的优越感又上来了。

  比暴力,他不是秦朗的对手,也不想秦朗用粗暴的态度解决这事,所以,他要让秦朗知道他这个副区长,可以死死管着秦朗。

  “配合是?”

  秦朗忽然想起来了某事,看向从地上爬起来正在拍灰尘的荣科文,“老板,你大哥説我们最好彼此合作,讲配合,不讲暴力,你觉得怎么样?”

  荣科文想着还能怎样,这个年轻人肯配合自然最好,便diǎn了diǎn头:“你能知道自己惹不起我大哥就好。”

  “不,我想你弄错了,”秦朗纠正道,“我指的配合,不是我单方面配合你大哥,而是你和我配合,继续完成莲花种子的交易这件事。”

  “什么?”荣科武顿觉十分意外。

  这人不是透露出了要向他低声下气求他原谅的意图了么,怎么态度还是和最初一样强硬?

  “你到底什么意思?不老实将钱退还再赔礼道歉的话,我就叫治安大队了!”

  荣科武觉得自己没理由这么跟秦朗耐性説话,当场就拿出了手机。

  秦朗像是没看到一样,继续跟荣科文説道:“你这十颗都是六十年的莲花种子,有没有年数更久一diǎn的?”

  荣科文见自己的大哥都掏出手机,要叫人来抓秦朗了,此刻自然也不会示弱,在秦朗面前很强势地説道:“先退我的钱,你才有资格继续跟我谈生意。”

  “是么,怎么个退法?”

  秦朗冷笑道,一脚将荣科文踢翻,脚尖勾起椅子然后一放,椅子砸在荣科文身上,秦朗用脚踩住,似笑非笑地问道。

  “你,你,你!”

  荣科文没想到秦朗还敢打自己,这可是在荣科武表露了身份、即将叫治安大队的情况下啊。

  秦朗看出了荣科文怎么想的,笑道:“你是不是想説我哪根筋搭错了,竟然敢这么不给你副区长的哥哥面子?”

  荣科武这时候才翻到治安大队负责人的手机号码,却被秦朗这边闹出的动静,弄得不得不暂时停止拨打电话。

  “你太没将我放眼里了,我一定要抓你去坐牢!”

  荣科武耍着官威,霸道无比,扬言要治安大队的人抓着秦朗进牢房。

  “两个傻逼。”

  秦朗淡淡评价了一句。

  他都明摆着是戏弄这两位了,可笑的是,这两位还顺杆子往上爬,真以为他对一个主管治安的副区长惧怕,在副区长的权势下被吓得只能屈服?

  他随随便便一试试,就发现荣科武是真的让人讨厌,自以为一个副区长的身份,就能够将他吓得屁滚尿流,而荣科文则是真的贪婪,到现在都想着要吞他的钱。

  既然这两人这么不配合,秦朗决定还不走了,要和这两人完成生意。

  踩着荣科文不放,秦朗説道:“给句痛快话,还有没有一百年的莲花种子?”

  荣科文也真是贪婪,到现在仍然説道:“一百年的莲花种子很贵,起码也要五千块一颗。”

  “五千块你妹啊。”秦朗骂道,“你是掉钱眼了,这么贪婪,当心撑死。”

  最初荣科文宣称的十颗百年莲花种子,卖价就是四千块一颗,现在倒好,这龟孙子还想着吞他的钱,竟然提价到了五千块一颗。

  脚下加力后,荣科文被踩得哭爹喊娘起来,连声慌不迭地説道:“四千,就四千!”

  “陈木,过来!”

  忽然,荣科武朝着外面大声喊道。

  本来正在中星药材大市场内进行日常巡逻的陈木,听到有人准确喊出他的名字,而且是用命令的语气喊的,顿时就不爽起来。

  他是这片街区,准确説是这个药材大市场的常驻治安巡逻员,是有正式编制的,在分局治安大队担任副队长,大xiǎo也是个官,平常在这一片巡逻,都是他的下属去办,今天心情好,亲自出来走一走,就碰到这么不开眼敢直呼他名字的人了?

  “放……”

  陈木本来是想説“放肆”的,可放字説完,转头看见这家店的里面,对自己喊话的人,竟然是西区的副区长时,陈木连忙将放肆的后面那个字缩进了喉咙中。

  陈木脸上堆出了灿烂的笑容,讨好一样,快步跑进了店里,恭恭敬敬看向荣科武,説道:“荣区长好。”

  荣科武是西区的副区长,更是西区的治安长官,他只是一个分局的治安队的副队长,官职比起荣科武来,差了很多,所以荣科武直呼他的名字,命令他过来,他丝毫不在意。

  因为太过刻意去讨好荣科武这位上上级,陈木连荣科文被秦朗踩在地上都没看到。

  荣科武见到穿着治安制服的陈木,看到陈木腰上还挂着手-铐,手上提着警棍,不禁diǎn了diǎn头,用上级对待下级常用的命令语气説道:“你怎么搞工作的,辖区内出现了像他这样的恶徒,你都不知道采取措施的吗?啊,你干什么吃的!”

  上司发火,后果很严重。

  陈木顺着荣科武的手指的方向,才看到一个年轻人,将荣科文踩在地上。

  陈木很快反应过来,他记起来了,这家店的店主,好像就是荣科武的弟弟开的?

  那岂不是説,这个年轻人,竟然当着荣区长的面,在踩荣区长的弟弟?

  “快diǎn松脚!给我站到墙边,脸贴墙,双手放在墙上!”

  陈木举起警棍,严厉地朝秦朗吼道。

  尽管不知道这个年轻人是吃了雄心豹子胆,还是怎么地,竟然敢当着荣科武的面踩荣科文,但陈木认为自己是治安队的,拥有直接执法权,别人怎么着也要畏惧他,所以立即就对秦朗喝喊上了。

  有一个在上司面前表现的机会摆在眼前,陈木毫不犹豫地选择抓住。

  只是,陈木原本想象的这个年轻人听到自己的话后,会乖乖照他的要求办的画面,并没有出现。

  秦朗不仅没照做,反而很惬意地提起脚,重新在荣科文身上踩了一脚,然后才斜着眼淡淡地朝陈木问道:“长官,你在跟我説话吗?”

  “废话!”陈木肺都要炸掉,“听不懂我的话吗?赶紧照做!要不然……”

  陈木色厉内荏,为了营造能唬住人的气势,大力抽着手上的警棍,警棍发出呼呼的风声。

  可陈木“要不然”后面的话还没説出来,就感觉手上一轻,定睛一看后,陈木讶然发现,手上警棍竟然不翼而飞了。

  秦朗夺过这警棍,很是干脆地扔到了地上,冷笑道:“好一个治安队的啊,不分青红皂白,就为了拍上司马屁,就可以随随便便朝老百姓出手啊。”

  陈木听得憋屈不已。

  荣科武则差diǎn要疯掉。心説你还是老百姓,有这么欺负都不能欺负的老百姓么?

  陈木见上司荣科武脸色更加难看,退后一步后,迅速掏出肩膀上的对讲机,命令附近巡逻的治安队员快速赶来蓝星药材店。

  秦朗不急于动手,像看xiǎo丑一样,等着陈木将事情办完。

  半分钟后,五个如狼似虎的肥壮治安队员,一窝蜂冲进店里来。

  荣科武见状,终于觉得自己这个副区长,可以发威了。

  “我是西区主管治安工作的荣科武,这个人恣意闹事,无故殴打治安工作人员陈木,现在我命令你们,拷上这人,带回局里接受讯问!”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