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最强仙医 第573章 逃出生天

小说:都市最强仙医 作者:菜农种菜 更新时间:2018-12-06 01:02:12 源网站:笔趣阁biquge
  “哈哈,都这样了啊!”

  孙戾见秦朗中了惹情丹后,果然灵智消失了,完全凭本能行动,这会儿都在轻薄冰凤凰了,孙戾在一旁不禁发出了刺耳的大笑声。

  “再往下拉!拉链要拉到底!”

  孙戾迫不及待地喊道,“快diǎn照我説的做,要不然竹签就会刺进一个孩子的手指甲里,掀开这个孩子的所有指甲!”

  “别,不要……”

  冰凤凰的绝世容颜上火烧火烧的,低声朝秦朗乞求道。

  尽管知道秦朗也是身不由己,可女孩子天生的娇羞,还是让她无法甘心身上皮衣被脱下来。

  秦朗凑近冰凤凰,像是要一亲芳泽一样,鼻子尖离冰凤凰精致的容颜近在咫尺,喷吐出的热气让冰凤凰雪白的肌肤都微红起来。

  冰凤凰内心慌乱不已,尽管秦朗的这个动作在普通人眼里远算不上过火,但她几时与异性这么贴近过,所以在冰凤凰这儿,秦朗的这个贴近动作很出格。

  ?dǐng?diǎn? 正当冰凤凰想用脑袋撞开秦朗时,却听到了秦朗细微的声音。

  “尽可能快地破开笼子。”

  秦朗压低声音,用只有他和冰凤凰才能听得到的声音説道。

  外面,孙戾以为秦朗这个动作,是在吃冰凤凰的豆腐,丝毫没起疑。

  冰凤凰因为身体敏感而凤吟了一声,但意识还是清醒的,一双美目看着秦朗,仿佛要将秦朗这个人看透彻一般。

  冰凤凰到现在都不明白,秦朗是怎么偷梁换柱,将惹情丹换做了解药,喂食给自己的?

  但既然秦朗传递给她的眼神,在告诉她,她嘴中的三颗黄豆大的药丸,就是解焚脉毒的解药,那自然不会有错。

  冰凤凰用眼神告诉秦朗:自己明白了,待会儿等毒性解除,就会破开钛合金笼子。

  秦朗突然快速替冰凤凰将紧身皮衣上的拉链拉上。

  冰凤凰暴露的春光,重新遮掩得严严实实。

  “秦朗,你敢违抗我的命令,找死!”

  孙戾看到这一幕,勃然大怒。

  石四会意,打开了大笼子,抓出了一个xiǎo女孩,就要用竹签残忍地掀开xiǎo女孩所有的手指甲。

  “孙戾,你想知道你儿子怎么样了么?”

  秦朗不慌不忙説道,仿佛笃定了自己説出这句话外,孙戾会不由自主停手一样。

  “停!”

  孙戾手一挥,示意手下石四停止办事。

  “你知道孙鸣的下落?”

  孙戾死死盯着秦朗,掩饰不住焦急。

  就算他再狠毒,可对于孙鸣的关心,还是真实的。

  秦朗也知道虎毒不食子的道理,知道孙戾对孙鸣的感情,但对于自己要利用这事来拖延时间,秦朗不觉得有任何不对。

  孙戾就算再疼爱孙鸣,但孙戾所做的其他事太过毒辣卑鄙,死上一万次都不够。

  “知道。”

  秦朗面无表情地説道。

  “告诉我!”孙戾几乎是吼着説道。

  秦朗视线看向了被石四拉出来的那个xiǎo女孩,此刻反倒像是他占据了主动:“放开xiǎo女孩。”

  “你没有和我讨价还价的资格!”孙戾暴怒了。

  秦朗很淡定地説道:“反正我就是説了,你也不会放过我,那我选择不説,结果还能变更差么?”

  面对秦朗似笑非笑的表情,孙戾气得一拳砸在了空气中。

  最后,孙戾还是无奈让石四将xiǎo女孩送回了笼子里,但冲秦朗説话的语气,明显阴鸷了起来:“秦朗,我一定会让你死的很惨。”

  秦朗不置可否,没有説话。

  余光瞥见冰凤凰仍坐在地上,没有给他毒性解除的信号,秦朗心中远不如外表那么平静。

  他只希望冰凤凰快diǎn解毒成功。

  好在此刻孙戾的注意力全在他的身上,急于从他这儿得知孙鸣的下落,没有去盯着冰凤凰,倒是给冰凤凰解毒提供了便利。

  “我儿子孙鸣,你将他怎么了?”

  孙戾逼问道。

  之前他只是怀疑孙鸣离奇失踪了,毕竟孙鸣也是先天二层武者,就算是对上了秦朗,秦朗也不一定能够杀死孙鸣,但现在轮到秦朗主动提及孙鸣的下落问题,他就很担心了。

  “你儿子是不是开一辆劳斯莱斯幻影?”

  秦朗能做的,也就是不断找话题拖延时间了。

  而且找的话题,不能是题外话,好在只要吊着孙鸣的下落不説,孙戾就会一直逼问下去。

  “对。停在古越别墅门口的那辆车,就是我儿子开的,你跟孙鸣见过了?”

  孙戾咬牙切齿,恨不得撬开秦朗的脑袋,挖出自己想要的答案。

  他以为秦朗故意拖着迟迟不説,是为了打击他,根本没有往这是秦朗在为冰凤凰解毒拖延时间上想。

  “自然是见过了,我杀死了古越后,从古越家中拿走了五十万现金,哦,当然还有你从我身上搜走的那半张地图,我觉得那是藏宝图……”

  秦朗説道,专门挑选符合重diǎn的话来説。

  这些话,和孙鸣的下落并没有直接关系,但又不会让孙戾起疑。

  否则,如果为了拖延时间而选择説一些不着边际的话,以孙戾老狐狸的老辣,肯定会被孙戾识破。

  “説重diǎn!”孙戾尽管不耐烦,但和秦朗估计的一样,还是没有意识到秦朗这是故意在拖延时间。

  “你难道不想听完?”秦朗笑着道,“当我拿着钱准备离开时,孙鸣开着劳斯莱斯幻影停在了铁门外面,他表面是想为古越报仇,但我估计他的目的,是想从我这儿拿走那半张地图。”

  孙戾没觉得秦朗在説谎。

  关于布帛地图的事,他和孙鸣提到过,孙鸣一定是判断秦朗拿了古越的地图,所以想杀了秦朗取回地图,就是不知道孙鸣最后去哪儿了?

  “你和孙鸣打斗过了,最后呢,孙鸣去哪儿了?”孙戾逼问道,脸上不耐烦的表情越来越多了。

  这是孙戾耐性到了极限的表现,而恰好这时候冰凤凰暗中朝秦朗比出了个“ok”的手势,让秦朗一下放心下来。

  “你儿子被我杀死了。”

  秦朗直接説道。

  现在不需要拖延时间了,他非常想用孙鸣的死,狠狠打击孙戾这条老狗。

  “不可能!”孙戾受到了莫大的刺激,瞪圆了眼睛。

  “哦,你想説,你儿子是先天二层武者,还有紫露毒烟护身,不可能死在我手上对不对?”秦朗笑道。

  孙戾吞咽着喉咙,气急败坏。

  秦朗连孙鸣随身携带紫露毒烟的事都知道了,説明孙鸣肯定动用了这件护身符,但最后秦朗没有一diǎn事,就説明紫露毒烟没有对秦朗造成伤害,那孙鸣的下场只怕……

  “我儿子真被你杀死了?”不甘心一般,孙戾朝秦朗吼道。

  秦朗diǎn了diǎn头。

  反正孙鸣也不是什么好人,死有余辜。

  “我要杀了你!”

  孙戾突然狂性大发,朝着秦朗大声吼叫,样子极为的凶恶。

  秦朗两手一摊:“呵呵,你本来就是这么想的!”

  “这次不一样!”孙戾狠毒地説道,“你杀了我儿子,我要用世界上最恶毒的方法折磨死你!”

  看到孙戾像疯癫了一样,一旁的手下石四xiǎo声提醒道:“掌门,少门主并没有见到人。”

  孙戾从暴怒中回过神来,直直瞪着秦朗,重复着石四的话:“我儿子呢?”

  这时候,孙戾又有了希望,毕竟他出动的人,将古越别墅周围翻了个底朝天,并没有发现孙鸣的尸体。

  “那你找到古越尸体了没有?”秦朗反问道。

  此刻冰凤凰已经在蓄势待发了。

  秦朗猜测以冰凤凰全盛的实力水平,破开钛合金笼子的几率,应该有七成以上。

  孙戾一愣。

  他的确也没有发现古越的尸体。

  “还是我告诉你答案,我将他们埋了。”

  秦朗説道,毕竟説用修真之火焚烧了两人尸体太过玄幻,他也不能暴露修真之火的秘密。

  “埋在哪儿?”孙戾露出森白的牙齿,紧紧逼问。

  “你放了这些孩子,我就告诉你。”秦朗像是要讨价还价,但其实是为了激怒孙戾。

  孙戾果然大怒。

  正当秦朗和冰凤凰都以为这是反击的最好时候时,孙戾突然朝秦朗吼叫道:“你还敢威胁我?好,我就先拿你开刀!”

  説完,孙戾转身朝地宫通往外面的台阶走去,边走边阴毒地説道:“我才发明一种可以让人的神经感受最大痛苦的酷刑,正好用在你的身上!”

  看样子,孙戾是要去上面拿刑具了。

  或许刑具放在孙戾的私人地方,所以孙戾连石四都没吩咐,而是自己去拿。

  冰凤凰和秦朗对视了一眼,彼此都明智地没有选择立即动手。

  等孙戾完全走出了地宫,地宫中只剩下石四一个人把守后,冰凤凰没有任何犹豫,娇喝一声,纤细的身体爆发出让秦朗都觉得害怕的恐怖威力,一拳足以崩裂山石,狠狠砸在了钛合金笼子上。

  钛合金纵使坚固无比,但冰凤凰这一拳,光是拳风就像无数利剑,起着切割钛合金的作用。

  更何况,钛合金笼子和用钛合金打造的航天器相比,硬度方面肯定要差了不少。

  以冰凤凰超出先天层次的恐怖实力,连续击打出三拳后,笼子正面终于炸裂,裂开了一个差不多能让两人掏出的口子。

  石四见势不妙,想要跑出去向孙戾通风报信,但首先从笼子中出来的冰凤凰,却眼睛都不眨一下,直接杀死了石四。

  这让秦朗再次见识了冰凤凰的冷酷,秦朗暗道此刻的冰凤凰,和之前哀求不要脱她衣服的冰凤凰,真是判若两人。

  但这个就是冰凤凰的真实一面,要不然也不会得到“冰凤凰”的外号。

  秦朗也出来后,两人顾不上説话,破开了大笼子,先将十个无辜孩子救了出来。

  孩子们紧紧围成一团,靠着冰凤凰和秦朗,这让两人都很欣慰,他们实在不想看到无辜的孩子们受到孙戾的迫害。

  秦朗当先朝出口走去,借此掩护冰凤凰和十个xiǎo孩。

  但突然,冰凤凰发出了惊呼声。

  “该死!”冰凤凰一脚将放毒蜈蚣的透明箱子踩得稀巴烂,发泄着愤怒。

  被暴力破开的笼子上,竟然隐藏着一个警报装置,笼子被破坏后,触发了这个装置,现在这个装置正在闪烁着红灯。

  “快走!”

  秦朗顾不上多説,警报已经触发,孙戾很快就会发觉。

  “跟在我身旁,别走丢了啊。”冰凤凰用尽可能温柔的语气跟孩子们説道,只是或许是她长年累月冷漠的缘故,这句话也有些儿硬邦邦。

  孩子们知道冰凤凰是“好阿姨”,紧紧跟在冰凤凰的后面。

  秦朗引路,一行人很快就走出了地宫,并且跑到了别墅外面。

  “冰凤凰,你带着孩子们从大路下山,孙戾现在最想对付的人是我,我来牵制他。”

  秦朗很清楚大路上即使有五恶派的人,有冰凤凰在,也足以解决这些人,但冰凤凰不能让孙戾缠上,自己和冰凤凰分开,吸引住孙戾及其手下的注意,才是救下孩子们的最好方法。

  “谢谢你。”

  冰凤凰没有推辞,感激地説了一句。

  这既是她对秦朗救她而表示的感谢,也是替孩子们向秦朗表示的谢谢。

  秦朗笑笑,转身朝里面走去。

  望着秦朗宽阔的背影,冰凤凰牢牢记住了这个人,感觉口齿间仍然有着药香,却是发现自己忘了询问秦朗是怎么偷梁换柱,用解药代替惹情丹的了。

  冰凤凰扭转腰身,带着十个孩子迅速离开了。

  秦朗选了一个和冰凤凰离开方向背道而驰的,先扫除了五恶派的一些精致建筑,闹出更大的动静,尽量吸引到更多人的注意。

  秦朗倒不是打着自我牺牲的想法,而是他拥有“疾风步”,可以在夜色中尽情逃遁,就是孙戾要追到他也不是易事。

  半个xiǎo时后,成功甩脱了孙戾以及五恶派四大护法的秦朗,走下了毒云山,在省城一个宾馆暂时住了下来。

  秦朗判断,孙戾今晚的重心,还会是搜查他和冰凤凰的下落,不会派人到云海市对付他的朋友,尽管如此,秦朗也打电话通知了白豹等人,让白豹保护好唐雪、叶xiǎo蕊等人。

  休息到黎明时分,秦朗再次潜回了毒云山,却发现冰凤凰真是狠,在安全护送孩子们离开虎窝后,不仅折返了回来,还跟孙戾以及四大护法斗上了,秦朗从抓到的一个人口中得知,孙戾带着四大护法已经离开了老巢,不知去向,大概是被冰凤凰逼得只能逃窜了。

  秦朗松了口气。

  孙戾现在被冰凤凰追击,自顾不暇,肯定不会有机会去害他身边的人了,秦朗于是叫了一辆车,赶回了云海市。

  他暂时没有杀死孙戾的实力,毕竟孙戾先天三层,能完全压制住他,他打算回云海市保护朋友,同时静等冰凤凰那边的消息。

  如果冰凤凰能够杀死孙戾,那自然最好,但如果杀不死,他就需要另想办法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