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最强仙医 第587章 追回钱包

小说:都市最强仙医 作者:菜农种菜 更新时间:2018-12-06 01:02:12 源网站:笔趣阁biquge
  秦朗很快就找到了自己要找的人:梁xiǎo二。

  那显眼的体貌特征,显然不会有错,坐在左上角的这人就是梁xiǎo二无疑。

  “梁xiǎo二。”

  秦朗平静喊道。

  那个左边颧骨有道伤疤的高大壮汉,见一个陌生人准确喊出了自己的名字,立即意识到了不妙,将牌桌一掀,桌子朝秦朗这边砸过来,人却飞快朝窗户边跑去。

  这儿是二楼,梁xiǎo二毫不犹豫要跳窗逃走。

  他怀疑秦朗是警察,见了就逃。

  可惜,秦朗都幸运找到梁xiǎo二了,可谓来之不易,自然不可能让梁xiǎo二从自己眼皮子底下溜走。

  梁xiǎo二刚推开窗户,双手扶住了窗户的边沿,就感觉肩膀被人按住了。

  “这么急着走啊?”

  秦朗稍稍用力,梁xiǎo二就四脚朝天摔倒在了地上。

  “你干什么?”

  其余三人围了上来,一个蛮汉朝秦朗吼道。

  <

  “没你们的事,给我老实站着!”

  秦朗冷冷喊道,身上气势陡然变换,那凶煞的气势,让三人中最彪悍的人都感觉自己掉进了冰窟中,被吓住了,果然大气都不敢出。

  秦朗如今可是先天二层武者,气势一出,要吓呆几个普通人,还是挺容易的。

  砰。

  地上爬起来的梁xiǎo二,趁这个空当,一拳朝秦朗后颈脖砸去,想要将秦朗砸晕,之后溜走。

  砰!秦朗一脚将梁xiǎo二踢翻在地,鞋子对着梁xiǎo二的身上狠狠踩了几脚才松开。

  本来他就对这逼恼火得很,现在这逼竟然还敢偷袭,不给diǎn颜色瞧瞧,他都发泄不完心中那股怒火。

  “你们三个不想和他一样挨揍,就识相离开!”

  秦朗冷冷朝愣着的三人説道。

  三人如蒙大敕。

  虽然从秦朗的举止和言语中,他们敢肯定秦朗不是秦朗,可秦朗身上流露出的气势多么可怕啊,让他们如麦芒在背,难受得很,当然要走了。

  “慢着!”

  三人刚冲到门口,秦朗的一句喝喊,顿时让三人都苦着脸,心中忐忑得很。

  “我只是想找梁xiǎo二,但如果你们将这事説出去,或者报复这儿的老板的话,哼!”

  秦朗冷哼了一声,三人身体都情不自禁颤抖了一下!

  “不会,不会,我们绝对不会!”

  三人唯唯诺诺地慌不迭答应着,看那样子,也是没胆敢背着秦朗这么做。

  秦朗示意对方可以走了,三人立即拉开房门,飞快溜了出去,跑得比兔子都快。

  秦朗朝梁xiǎo二走去。

  “大哥,大哥,有事慢慢説,别打我了!”

  梁xiǎo二蜷缩着身体,惊恐地求饶着。

  刚才秦朗的几脚,让他见识了这个年轻人的辣手无情,此刻根本生不出反抗的心思来。

  不过梁xiǎo二纳闷的是,这个年轻人显然不可能是警察,怎么会找自己的麻烦的?

  但很快,梁xiǎo二就知道招惹到谁了。

  “今天上午在云海大学附近的公交站,你趁着下车抢了一个女孩子的钱包,这事承认不?”

  秦朗冷冷问道。

  梁xiǎo二心知要坏事了,他抢了一个钱包,这么快就被这人找到,可见这人的怨气之大,今天这关恐怕是不好过了。

  但梁xiǎo二又不敢赖账。

  “承认。”硬着头皮,梁xiǎo二低低地应道。

  “钱包呢?”

  秦朗追问道。

  ……

  几分钟后,梁xiǎo二老老实实跟在秦朗身后,走出了xiǎo旅馆,随后又带着秦朗到了附近的一个出租屋。

  原来,梁xiǎo二也知道自家住处不是安全的地方,这一个月为了赌博不被警方注意,特意在外面租了一个房子居住,从蒋盈盈那儿抢的钱包,他也放在了出租屋中,只不过里面的钱都被他取出来用了。

  秦朗拿到钱包后,拨通了蒋盈盈的手机。

  梁xiǎo二坐在床边长吁短叹,压根不敢逃跑,垂头丧气想着这次只怕是玩完了,碰到了这么厉害的人,才一个多xiǎo时就抓住了他,比警方都厉害。

  “我找到钱包了。”秦朗开门见山跟蒋盈盈説道。

  “真找到了?”蒋盈盈的声音,带着巨大的惊喜!

  她没想到秦朗这么快就找到了钱包,除了惊喜,还有感动。

  “当然了,我报一下钱包里面的东西啊。你对证一下。”秦朗説道。

  “好啊……哦,你还是问那个抢我钱包的人,他没有丢掉东西,那钱包中的东西就没少了。”

  蒋盈盈临时改口的举动,让秦朗觉得很纳闷。

  “怎么,难不成你钱包中,还藏着不能让我看到的东西啊?”

  “没……有啊。”蒋盈盈果然吞吞吐吐起来。

  “那我就更要看看了。”秦朗坏笑道。

  不等蒋盈盈劝,秦朗打开了钱包,“身份证,一张折叠的纸,工作证,咦,怎么还有照片?”

  “别看!”蒋盈盈的声音,似乎带着窘羞。

  蒋盈盈越不让看,秦朗越想看,他肯定,蒋盈盈不想他看钱包的原因,就跟这几张相片有关。

  取出来一看,秦朗也傻眼了。

  紧接着,秦朗就忍不住笑起来,将梁xiǎo二丢到一边,出了出租屋,朝蒋盈盈坏笑道:“我还以为是你的性感写真照片呢,没想到你珍藏了我的出浴照啊,哈哈!”

  蒋盈盈的这几张照片,正是有一次秦朗在洗澡被蒋盈盈误当做是唐雪,蒋盈盈为了谋福利,便拿着数码相机闯进了浴室,本意是想照几张唐雪的照片,不料拍下了秦朗。

  没想到蒋盈盈竟然还将它们洗印了出来,变成了类似大头照的xiǎo照片,放在了钱包内。

  “笑什么啊,不就几张只显示你上半身肌肉的照片么,我放着是辟邪。”蒋盈盈明显説话底气不足。

  “得了,我看你是女-色-狼。”秦朗打趣道。

  照片当然不暴露,纯洁得很。

  “都説了是辟邪,你那样子,正好派上用途。”蒋盈盈死不承认。

  秦朗反应再迟钝,也明白自己在蒋盈盈心中,只怕不是普通朋友那样了,这让秦朗很高兴。

  “好好好,辟邪就辟邪,蒋盈盈,你最好一辈子都带在身边啊。”秦朗意有所指道。

  蒋盈盈赶紧转移了话题:“要我过来拿吗?”

  “不用了,我待会儿就去云大,反正时间足够了,不会让你出国当访问学者的事发生意外的。”秦朗説道。

  收好蒋盈盈的钱包,秦朗拨打了洪副所长的电话,让对方过来这边领人。

  听到秦朗竟然找到了梁xiǎo二,并且还控制住了这人,洪副所长当时就惊呆了。

  所里派出的两大队人马至今毫无所获,秦朗一个连一天干警都没干过的人,竟然比全所十几号人都牛逼,这么快就找到犯罪嫌疑人了?

  震惊过后,洪副所长回过神来,也知道秦朗不可能在这事上逗他玩,于是一边发动警车朝秦朗説的地方驶去,一边发布着收队的命令。

  “洪所,这么快就要收队?不是还没找出梁xiǎo二吗?要不再给我一些时间,我有预感,我很快就会和犯罪嫌疑人碰面了。对了洪所,那个秦朗还在,呵呵,他肯定是还像无头苍蝇那样乱撞!”

  吴凡通过对讲机,朝洪副所长説道。

  洪副所长一听吴凡还想着嘲弄秦朗,真是不知可谓,下作无知得很!

  洪副所长很恼火地应道:“你预感个屁啊!人家秦朗已经将人找到,还抓住了!赶紧回来,省得再丢人现眼!”

  面对洪副所长的斥骂,吴凡都没注意到,他满脑子都是空白的。

  秦朗竟然找到了梁xiǎo二,还将梁xiǎo二抓住了?

  “洪所,你不是説笑?那个富二代就算是走狗屎运,也不可能办成这事啊!”吴凡感觉口中比吃了黄连还要苦涩。

  “放屁!合着秦朗有钱,就成了你眼中的废物了是?”洪副所长痛骂道,“他一个人就比你整队人出色,你还有脸大言不惭,我都为你害羞!赶紧滚回来!”

  説完,洪副所长关闭了对讲设备。

  吴凡彻底晕圈了。

  毫无疑问,梁xiǎo二人肯定是被抓住了,但抓住梁xiǎo二的人,不是他,而是被他看不起的秦朗!

  想到见到秦朗后,自己的窘态,吴凡都恨不得现在装病才好。

  可是,副所长的命令,他不敢不听。

  十分钟后,派出所执行外勤任务的干警都集中在了梁xiǎo二的出租屋外。

  “出来,还害羞啊。”

  秦朗当先从楼梯口走出来。

  让警方大跌眼镜的是,一向桀骜不驯的梁xiǎo二,身高一米八五,比秦朗高了十公分,此刻却垂头丧气地跟着秦朗走了出来,似乎大气都不敢出。

  对了,梁xiǎo二还鼻青脸肿的。

  众人终于明白了,以蛮力著称的梁xiǎo二,根本就不是秦朗的对手,在秦朗手上吃够了苦头,所以才这么的老实。

  一些原本认为秦朗年纪轻轻,没有经过警队训练,肯定打不过梁xiǎo二的人,现在发现自己错的有多么离谱。

  吴凡低头抽着闷烟,表情颓丧。

  “哟,这不是咱们的吴队长嘛!”秦朗将梁xiǎo二交给洪副所长后,特意走到了吴凡面前。

  先前吴凡那样看不起他,他不是不记仇的观世音菩萨,此刻当然要打击打击这气焰很嚣张的吴队长。

  吴凡默不吭声。洪副所长都将事情经过説过了,秦朗是靠着令人拍案叫绝的查找思路找到梁xiǎo二的,与狗屎运毫无关系,他就算不服,也不敢质疑秦朗是因为走运才抓到梁xiǎo二的,毕竟他如果这样説,光是他的同事和上司就会唾弃他。

  “吴队长,你认为我这个门外汉,没有经过你们警方的侦查训练,但办的这事,还是不错的?”秦朗问道。

  “是,秦先生……很了不起。”

  吴凡带着满嘴的苦涩,低着头xiǎo声説道。

  “可我记得有人挺看不起我,笃定我没可能办成这事呢。”秦朗似笑非笑望着吴凡。

  吴凡面红耳赤,连脖子都红了,整个人站在那儿显得十分可笑,他好几次蠕动了嘴唇,最后还是只能説道:“对不起,秦先生,是我的话错了,我向您道歉。”

  此刻的吴凡,落寞到了极diǎn,在秦朗面前再不敢狂妄了。

  秦朗目的达到,坐车回到了派出所,跟洪副所长説上几句后,就开着兰博基尼离开了西关派出所。

  吴凡望着秦朗潇洒离开,灰溜溜地回办公室了……

  秦朗带着蒋盈盈的钱包,开车向云海大学驶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