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最强仙医 第590章 那表送你了

小说:都市最强仙医 作者:菜农种菜 更新时间:2018-12-06 01:02:12 源网站:笔趣阁biquge
  “哦,我也要赔偿你?”秦朗眯起的眼睛又恢复正常了,外表看去,秦朗像是丝毫不生气一样。

  只有白豹在一旁嘀咕着:“这货还真是敢叫嚣,连让秦老大赔偿的话都説出来了,哎,待会儿可有得我热身、训练手部肌肉的时候了。”

  “那当然!”

  余浩羲从头到尾都没看到秦朗有要反击自己的举动,想当然地认为秦朗在自己的不凡身份地位下屈服了,此刻愈发地猖狂起来。

  “你嘛!赔我五十万,多了我笑纳,但如果少一分钱,哼,这货车上的货物,可就别怪我没提醒,它们会统统被烧掉!”

  白豹突然笑着。余浩羲这货是作死的典范啊,这样狮子大开口的敲诈都敢用在秦老大的身上。

  “五十万吗?你要这么多钱,当心吃不到嘴里啊。”秦朗淡淡説道。

  “那不关你事!你只管掏钱!没那么多钱就赶紧跟老子去借!”余浩羲十分不耐烦地催促着。

  白豹@dǐng@diǎn@ 都等不及要教训这傻鸟了,奈何秦朗还没下达命令,此刻又听到傻鸟居然认为秦老大没钱,他终于看不下去了。

  “我们有钱!”

  白豹高声喊道。

  余浩羲面露喜色,连忙喊道:“有钱就他玛快diǎn交出来,要让我的手下去搜的话,你们得要挨揍了!”

  秦朗还以为白豹打算拿出银行卡来炫耀,然后就是不给钱,气死余浩羲,没想到白豹更绝。

  “我们老板可是有钱人,区区五十万嘛,他根本不放在眼里!”白豹站在秦朗身后,大声説道。

  余浩羲以及那个媚俗女人,还有六个混子,俱都是眼睛一亮。

  连五十万都不放在眼里,那这个化妆品公司的老板,还是挺有钱的嘛。

  “看到了吗,”白豹特意指了指秦朗手腕上的腕表,“百达翡丽的,国际品牌,四百多万!”

  白豹的这话,弄懵了余浩羲。

  他怎么没发现秦朗的一身行头,都特么这样值钱?

  那个媚俗女人,更是伸长了脖子,恨不得两只眼睛装上高倍望远镜才好,好将秦朗手腕上的腕表看个仔细。

  “是真的百达翡丽,还值四百多万?”余浩羲突然发现,自己这次黑的説成白的,以受害人身份勒索卡车司机,貌似还钓到大鱼,而且这大鱼还任由自己宰割了?

  秦朗diǎn了diǎn头,报了这款百达翡丽的型号。

  余浩羲身边那个媚俗女人急忙扯了扯余浩羲。

  “浩羲哥,那是真的,拿过来,现在去卖,随随便便都能卖出四百万!”

  女人眼睛放着光,恨不得自己将百达翡丽手表抢在手上才好。

  余浩羲哈哈大笑起来。这次真是发大财了!

  “xiǎo子,将表拿过来,其他的赔偿我可以一笔勾销!”

  余浩羲想着自己将到手的表卖掉,那样就能立即入账一大笔,想想都觉得牛逼。

  “这傻鸟,不但嚣张狂妄,还是个蠢货。”白豹在秦朗身边説道,“秦老大,还要多久才动手啊,我等不及虐他了!”

  秦朗也觉得通过自己的“实际了解”,基本知道了余浩羲是个什么样的人了。

  伟人説过,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

  他坚决贯彻了这种办事方针。

  经过了解和调查,现在他已经知道余浩羲是个什么东西了,嗯,就到了动手的时候了。

  有评判依据在,待会儿动手,就可以掌握动手的火候,看要到底将这货打成什么样,才能合适了。

  “不好意思,这表我不会给你,不过我可以送你一句话。”秦朗微笑着説道。

  余浩羲一时没反应过来,还没想到这是秦朗反击开始的时候了,顺着秦朗的话就説道:“什么话?”

  秦朗人畜无害的脸上,浮现出的,是和善的笑容。

  他翕动嘴唇,将这句话送给了余浩羲。

  “我去年买了个表。”

  这话,顿时就让余浩羲表情扭曲,恼怒不已了。

  这话的首字母连起来,就是“我去你马勒戈壁”,一句很流行的骂人的话。

  “xiǎo子,你死定了!”

  余浩羲对敢戏耍他的秦朗,恶狠狠放着狠话。

  秦朗一脸的无辜:“你不是要手表吗?我去年买了个表,正好送给你了。”

  余浩羲:“……”玛的,这还不是将这句骂人的话送给了我?

  “xiǎo子,你绝对死定了!”

  余浩羲一挥手,朝六个混子吼道:“上,狠狠揍他们,将手表给老子抢过来!”

  六个混子兴奋地嗷嗷叫,朝着秦朗和白豹扑了过去。

  白豹一diǎn也不着急,还有闲心跟秦朗説话。

  “秦老大,那傻鸟还敢主动动手,这是罪加一等啊。”

  秦朗摸着下巴表示赞同:“嗯,罪加一等,待会儿你动手,记得量刑加重。”

  量刑,自然是量余浩羲的刑。

  “上,揍死他们!”见秦朗和白豹这时候还特么敢跟没事人一样,云淡风轻地聊天,比他这个地下云海四大公子还要拉风,余浩羲疯狂地嘶喊道。

  “交给你了。”

  秦朗都懒得跟这种普通混子动手,担心自己一出手就让这些人送命。

  白豹也是有些不乐意,嘀咕道:“就这几个二货,热身都还不够呢。”

  不过想到最大的热身对象还站在宝马七系旁边,待会儿还有继续热身的机会,白豹这才冲了上去。

  砰!

  砰砰!

  砰砰砰!

  白豹三下五除二,只砸出了六拳,但随着六声闷响,六个混子已经齐齐躺在了地上,昏死了过去!

  余浩羲:“……”这这这!

  那个媚俗女人吓得惊声尖叫,完全被白豹的暴力惊住了。

  白豹打倒那六个混子后,像判官一样,説道:“仅仅让你们昏迷,哼,未免太便宜你们了diǎn。”

  虽然这六个混子没那么讨厌,可白豹也不打算就此放过这六个人渣。

  这六人跟着余浩羲,根本就不是善茬,被教训也是活该。

  咔嚓!

  白豹一脚下去,将第一个混子的右手手肘关节踩断!

  这人从昏迷中被震醒过来,发出了凄厉的惨叫声!

  高速出口此刻并没有多少车辆通行,收费人员不知道有没有看到这边的情景,不过就算看到了,估计也不敢走出收费房间出来劝架。

  随着第一个混子发出的惨叫声,将另外五个人也震醒了。

  白豹见此,毫不留情地冷冷説道:“你们跟着那狗屁余浩羲,想要朝我老板动手,就算没有实施,也光有那大不敬的想法,你们被断手肘,也是活该!”

  不听余下五个混子的求饶,白豹如法炮制,简直就是一气呵成,将这五人的右手肘也踩断了。

  卡车司机大概是没见到过这么暴力的画面,总觉得有些看不下去,可理智又提醒着他,就是这些混子之前叫嚣着要打断他双手双脚,将他变成残废,现在这帮人遭了现世报,也是活该!

  由于白豹是行云流水般教训完了六个混子,等余浩羲发觉自己惹不起秦朗和白豹,想要逃离时,已经晚了。

  “余公子是,急着开车走啊,是急着去吃屎吗?”

  白豹步步朝余浩羲走过去,吓得余浩羲拉住车门把手的右手都颤抖了起来,连拉开车门的力气都没有了。

  媚俗女人更是不堪,畏畏缩缩躲避着白豹,大气都不敢出一下。

  “我……我是北唐门少门主的朋友!你不要过来!”

  余浩羲搬出北唐门少门主唐盛的名头给自己壮胆,但实际上他此刻整个人的身体都在颤抖着,显然是怕到了极diǎn。

  “瞧这怂样,刚才那样叫嚣,还以为你有多么牛逼呢。”

  白豹不屑地拍了拍余浩羲的白脸,言语中全是不屑。

  如果余浩羲够胆跟他较量几下,那这人还算有几分骨气,但这人此刻的表现,连个女人都不如。

  余浩羲任由白豹拍打着自己的脸,求饶道:“大哥,是我的错,有什么损失我来赔,我来赔!”

  余浩羲几乎是哭喊着説出了这句话。

  他不得不屈服、求饶。

  尽管他是混社会的,背靠有字头的地下势力,家境还很不错,可这一切,在见识过白豹的手段后,余浩羲惊骇地发现,自己这个“暗黑云海四大公子”之一,屁都不是一个。

  面前这人一拳一个,就放倒了他的六个手下,这份实力,他压根就打不过。

  关键还是,这人出手太狠了,一脚踩断一个人的手肘,那份狠辣,他丝毫不怀疑这人如果要杀人,眉头都不会皱一下!

  这样的狠人,他招惹不起!

  如果他还敢叫嚣,天知道这样的狠人,会不会将他打成植物人!从这人之前的暴戾来看,这人真敢面不改色地做出来!

  “噢,现在知道怕了?”白豹哂笑道。

  “错了,我知道自己错了。”余浩羲diǎn头如捣蒜。

  秦朗不慌不忙走了上来,不过还没等秦朗开口,余浩羲就朝秦朗作揖,哀求道:“大哥,我真错了,我向你们道歉,求求你放我一马。”

  余浩羲知道,刚才打人的那个,还只是陪衬,眼前这个年轻人,才是真正的主宰。

  他是认识北唐门的少门主,可他也发现了,就算是搬出唐盛这尊大佛也没用,唐盛没到场,人家根本就不吊他。

  所以,他想着现在低头,等逃过一劫后,再去亲自找北唐门的唐盛,将今天丢掉的面子找回来。

  可惜,他想这么干的想法,逃不过秦朗的眼睛。

  秦朗很清楚,像这种习惯叫嚣的王八蛋,最不看重的就是承诺,现在这王八蛋为了脱身,敢赌咒发誓下跪磕头,但一回头后就会狠狠报复你。

  对付这种人,秦朗相当有经验。

  那就是能揍就揍,只要不将人揍死!

  “白豹,根据他之前的嚣张程度,你选择怎么教训他。”秦朗退后了一步,平静地説道。

  “不要啊!”余浩羲心慌不已,哀叹着。

  “帅哥!”媚俗女人扭着腰肢大胆朝秦朗走了过来,嗲嗲地跟秦朗打招呼。

  “不要碧莲的货,滚开!”白豹知道秦朗很反感这种女人,替秦朗吼道。

  女人被吓住了。

  “见到我们老板你这个xiǎo白脸有钱,你就想蹬了这xiǎo白脸,跟我老板好是?拜托,就你这货色,就是白送给我我都不要,何况是我老板!他身边的女人,都比你正diǎn一万倍啊!”

  白豹毫不客气数落着这女人。因为这种拜金女,不但秦老大看不惯,他也看不惯。

  一声“滚”后,白豹直接让这媚俗女人滚蛋了。

  “余浩羲是,我真为你感到悲哀啊!”白豹讽刺着,“你什么品位啊,找了这么一个女人?我们连正眼都不屑看一眼,你还当做宝贝,品位之低,低得让人发指啊!”

  余浩羲知道这是白豹在嘲讽他做人失败,心在狠狠滴血。

  “好了,我老板还有事,没时间和你耗了。”

  白豹説完,正式动手!

  先揍过一遍,将余浩羲揍得不成人形后,白豹喘口气休息一下。打人也要费力气的啊。

  随后,白豹再次动手,这次将余浩羲的宝马七系砸了个面目全非。

  “教训结束了?”秦朗问道。

  白豹咧嘴笑道:“哪能啊,这逼之前那么嚣张,只让他受这么diǎn教训,太便宜他了!”

  余浩羲:“……”我全身多处软组织受伤,车子光维修费用就上三十万了!

  “还有两招要使。”白豹继续説道,让听到这话的余浩羲全身发抖。

  白豹将余浩羲的牙齿打掉了一大半,弄断了这逼的几根肋骨,看到余浩羲像烂泥一样趴在了车旁,白豹这才结束了打揍,命令道:“留条遮羞布,绕着这收费站给我奔跑一圈。”

  秦朗忍不住笑了。

  让余浩羲这种人椤奔?这办法要得!

  几分钟后,收费站的司机和工作人员都看到了奇葩的一幕:一个xiǎo白脸只穿着条红色四角裤,哭丧着脸绕着收费站跑了一圈……

  从身体和心理都狠狠教训完了,白豹征求着秦朗的意见。

  “还不错。”秦朗评价道。

  谁让余浩羲敢那样刁难卡车司机老杨,敢那样敲诈他们,被虐是活该。

  “我知道你想去找北唐门的那个什么少门主,你去就是,我不会拦住,不过我保证下次你会被揍得更惨。”临走前,秦朗扔下了这句话。

  随后,秦朗将卡车司机这次的运货报酬提高了一倍,当做对司机的一diǎn补偿,然后和白豹离开了,而卡车司机也重新驾驶卡车,载着蓝润公司的货物朝目的地驶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