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盛愣了一下,显然没想到秦朗突然就说出了自己的身份。

  也就是说,秦朗以前就知道自己是谁了,可还是没把他当回事,至少对他没有礼遇。

  而其他人碰到自己,哪怕是长辈,都会对他礼遇有加,如果是同龄人,那更是会一口一个唐少爷叫着,只求能够和他结识。

  唐盛心中苦笑了一下。

  今天来云海医院,享受到的落差还真是大啊。

  先是原本以为仗着自己的巨大魅力,要惹得一个普通美女护士对自己倾心,是分外简单的事情,没想到却被叶护士的男朋友炮轰。

  接着,自己脑袋上顶着的显赫光环,在秦朗眼里,完全跟熄灭了一样,毫无光彩,北唐门少门主、省城年轻第一人的身份,到了秦朗这儿,不起作用了。

  “对,我就是。”

  唐盛心中苦笑,可嘴上还是平静承认道。

  尽管他不否认,在秦朗面前连着遭遇了两次“打击”,可他不会就此对秦朗生出恨意。

  毕竟,他对秦朗没有恶感。

  唐盛却不知道,假如他是纨绔恶霸,此刻想拿身份来压秦朗的话,等待他的,绝对就是秦朗的凶猛反击了。

  秦朗眼里,哪怕是天王老子,跟普通人的地位身份也一样,谁敢跟他对着干,他就削谁。

  以前的东方家族的几个牛人,好多个高富帅,可都是在他面前先嚣张,然后被整惨,后悔死了的。

  “是唐盛就好,今天一个叫余浩羲的笨蛋被我揍了,他给你打过电话,请你帮他出气了吧?”

  秦朗扯到了这事。

  唐盛又是一愣。

  这是所谓的冤家路窄么?

  唐盛摇摇头,这还不是,不过事情真的很巧合。

  余浩羲虽然不是他的朋友,但至少也有些身份地位,没想到在老巢云海市就被秦朗给痛揍了一顿。

  敢揍余浩羲的人,还真是有点本事的。

  因此,唐盛不禁变得更郑重对待秦朗了。

  这人虽然比不上他,但也不差劲。

  于是,唐盛说道:“对,他是打电话这样求过我,不过我没答应。”

  “明白,在你眼里,恐怕他余浩羲,就跟阿猫阿狗一样,微不足道。”秦朗说道。

  唐盛笑了笑,转换了一个话题:“你呢?你来头应该也不小吧?”

  这倒不是唐盛在嫉妒,而是着实对秦朗的身份感兴趣。

  一个在知道他来历后仍然对他保持爱理不理的人,痛揍余浩羲、砸了余浩羲价值几百万豪车而丝毫不担心引来麻烦,这样的人,就无法用平民的身份对待了。

  哪知,秦朗并没有在他面前要炫一把的意思,秦朗只是淡然说道:“我就一普通人。”

  正在这时,一个和叶小蕊差不多年龄的护士走了进来,见到秦朗,马上惊喜起来。

  “秦神医,哈哈,总算逮到你了!”

  这女生似乎恨不得跑上去熊扑秦朗才好,弄得秦朗好一阵尴尬。

  这名护士看到叶小蕊也在场,不过她和小蕊关系很不错,打趣道:“小蕊,你不会介意我太激动吧,我就是有心抢走秦神医,秦神医也不会答应的是吧。”

  叶小蕊俏脸通红,嗔道:“死妮子,快点走开。”

  一旁的唐盛满脸狐疑:秦朗刚才还说就一普通人,怎么现在就有人称呼秦朗为神医了?

  并且,这样称呼秦朗的人,可不是其他职业的人,而是医院的护士!

  医院护士比常人对医学更加地了解,所以他们对医术水平的接受程度,要比常人更高,简单点说,如果一个人想在医术这个方面让护士折服,那这个人的医术水平,就必须具有相当的水平才行。

  他确信自己没有听错,这个进来的护士,确实称呼秦朗为秦神医。

  不是名医,而是神医!

  秦朗这家伙,到底在云海市第一人民医院做过什么惊天动地的举动,有过怎么样的辉煌表现,所以才能够让医院普通护士都对其折服?

  唐盛觉得自己必须要和秦朗分出个高低才行。

  等那护士离开后,唐盛立即开门见山道:“秦朗,你医术很强?”

  “对。”秦朗应得十分自然,仿佛他真的就是在医术上这样牛一样。

  唐盛目瞪口呆。

  这家伙似乎比自己还要自信。

  不过,既然在医术上遇到了对手,而且他又对秦朗起了较劲之心,唐盛觉得就不如趁着这次机会,与秦朗竞技一次。

  “秦朗,我想人家称呼你为秦神医,那你的医术确实不会差。”唐盛说道。

  秦朗看着唐盛,明白唐盛说这话的用意,而叶小蕊还是懵懂的,不过刚好有病人需要她换吊瓶了,叶小蕊端起金属盘子,说了句“你们聊着”,就离开了。

  秦朗说道:“唐公子,你想表达什么意思,尽管说出来吧。”

  唐盛微微一笑,他知道秦朗猜出来了。

  对此,唐盛愈发觉得和秦朗竞技,会是一件好玩的事情。

  固然结果重要,结果如果是他胜了,便代表他至少在医术上要强过秦朗,可抛开这个方面,其实他发现秦朗的行事风格,很对自己的胃口,都是那样的自信,但又不让人觉得讨厌。

  “你是秦神医,而我在省城人送外号叫医王。”唐盛乐呵呵道。

  此刻他将秦朗当高手看待,所以并没有了对秦朗的轻视,休息室内两人谈话的气氛,因此也变得轻松起来。

  “医王?”秦朗念了这两个字,语调末尾稍稍拖长。

  唐盛还以为秦朗是被自己的这个名号弄得惊讶了。

  不料秦朗马上就继续说道:“还真是个有趣的称号。”

  唐盛哭笑不得:“怎么,你该不会觉得我是浪得虚名吧?”

  秦朗知道这是唐盛的玩笑话,也打趣道:“说不定呢,你可是北唐门少门主,多的是人巴结,没准这就是人家特意送给你的一顶高帽子。”

  唐盛也笑笑。

  笑过后,唐盛才认真说道:“秦朗,我要与你比较一次。”

  秦朗装糊涂道:“比什么?比那个的长度,你可比不过我。”

  唐盛:“……”他终于发现秦朗确实脸皮厚,怪不得秦朗敢说,同等条件下,秦朗能追到叶小蕊,而他不能。

  “好吧,比拼医术是吧?我也有兴趣,但怎么比?”秦朗终于将话题转到了正题上。

  唐盛也是一愣。

  一会儿后,唐盛才问道:“你的医术,强在什么地方?是西医还是传统中医?”

  如果秦朗擅长的是现代医生所擅长的那些重大疾病,像脑科专家、外科手术专家之类的,那他还真没法找出适合两个人比拼的项目来。

  毕竟,他擅长的是传统中医,擅长解决中医上的疑难杂症。和西医无关。

  “西医还不差,除了不能做手术外。”秦朗迎着唐盛的眼睛,这样说道。

  唐盛一阵无语,别以为他不懂秦朗这话的意思,秦朗意思在说,西医还凑合,至于中医,那肯定要比西医的技术强。

  不过唐盛也懒得去关注秦朗是不是真在西医上有很强的造诣,毕竟这不是他要和秦朗在医术上分出高低的关键。

  但唐盛不知道的是,秦朗是真的在西医上也很擅长。

  像利用高端医学仪器进行疾病诊断、像抽去病人血液、尿液等做检测和化验、包括像做手术,其实都属于西医的范畴。

  秦朗并不会主持一台手术,哪怕是最简单的阑尾炎手术都不行,也不会使用各种高端检测仪器,但这并不妨碍他不通过检测,也能得出和西医医生一样的结论。

  像陈小花得的结肠炎,因为是隐藏在肠-壁里面的,即便是西医上用ct扫描都很难发现,就算是发现了,那也必须做手术才行,可秦朗是怎么做的?

  秦朗用“玄青子”记忆中的岐黄之术,通过真气查探,确定了陈小花结肠炎的炎症部位,这属于西医上的发现炎症点,区别是秦朗不需要借助高科技仪器。

  而之后,秦朗用的是“天医针法”,取得的效果和西医动手术一样。

  除此之外,像叶明城得的胃壁渗血,西医用了多种检测手段,也没法看出胃壁渗血的原因,可秦朗眼力好,同样的一张ct扫描图,那么多名医专家都看不出来,就他看出来了。

  说他的特殊诊断方法,效果不亚于高科技医学仪器,这话一点也不夸张。

  当然,秦朗最擅长的,还是传统中医,毕竟这跟“玄青子”擅长的岐黄之术,有异曲同工之秒。

  “那你除了西医,最厉害的还是中医了?”唐盛提起了精神,这意味着他可以在两人都擅长的领域内,和秦朗比拼了。

  秦朗直接点头,说道:“你认为你医王的称号不是白叫的,我呢,神医的称号是别人发自肺腑赞美我的,虽然医王的称号听着拉风一些,不过你如果真想和我较量,当心会输啊。”

  “不会。”唐盛自信道。

  “你输了,对你打击会很大,你想好了,输了后最好不要哭。”秦朗像是没看到唐盛的自信一样。

  “不会的。”唐盛再次强调。

  只要是比传统医术,他相信自己绝对不可能输给秦朗。

  秦朗又不是年纪很大的杏林国手,而只是与他年龄相仿而已,论技术和经验,秦朗都不会是他的对手。

  当然,比武力,他也自信会稳赢秦朗。

  只是现在两人并没有不对路,就包括要进行的医术比拼,两人更多的,也是想要证明“医王”和“神医”哪一个更加实至名归。

  “想好比拼什么了么?”秦朗像是催促道。

  唐盛不乐意了,说的好像你瞧不起我,任由我选择一样。

  “你不选?就这么自信?”

  唐盛问道。

  如果他真选了他最擅长的传统医学中的一项,那秦朗就更没可能赢过他了。

  普通人尚且在某个方面都有别人没有的长处,所以像传统医学领域,他和秦朗,肯定都有其中最不擅长的,也有最擅长的。

  像他,最不擅长的就是需用用唐门针法长时间治病的方面,因为那样会消耗他非常多的精力,在那种高强度且不能间断的施针条件下,因为太过疲累,只需要稍微一个不注意,下针下错了哪怕一丁点偏离,就有可能导致全面失败。

  而最擅长的方面,他有很多。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