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竟人脑是不可以比得过过级系统的算能力的,当然了,这并不是说人的大脑完全装不下一台级系统的数据量,人类的大脑内部的内部其实也是无限大的,跟一台级系统差不了多少。

  但是被开度却很小,基本上脑域能够被开出百分之十都已经是人一流,拥有种种不可思议的异能。

  而脑域百分之百的开的话,对身体的负担也是相当大的,普通人根本就承受不起,也只有修真界的修士在不断的修炼过程中,不断扩展识海,才能够达到不断开脑域的目的。

  但是,就算是秦朗现在修炼到化神期,脑域的开部也没有达到百分之百,只是在百分之十左右的样子,最后的百分之十左右,那是生命禁区……也是长生之门。

  人类的脑域容积虽然很大,但是有一种比不上级系统就是短时间内的数据流爆级系统有优势,而人类做不到,如果人类修士这么做可能会造成脑死亡,也就是传说中的植物人了。

  所以,人类大脑都有一层很强烈的保护机制,甚至于想问题多了就会触这一层保护机构,地球上那些失忆病人回想一些曾经经历片段时就会头痛昏迷,也是一样的道理。

  拥有级系统的秦朗无疑是非常幸运的,在运算和推理能力上面估计就算是修真界也没有修士比得过他,在反复进行大大量不间断爆性数据流的运算和推理之后,有关于新的功法的数据流正在一条一条的归拢,然后开始慢慢形成一套有效的体系。

  而只有形成一套有效的体系,这一套无中生有创造出来的修炼功法才算是初步完成。

  秦朗这一次创造心剑种子的修炼功法足足用了三天的时间,才有了一套毛胚一样的功法,现在这毛胚一样的功法还不能马上修炼,级系统正在持续不间断地推敲和打磨,对这一套功法的细节进行反复推演和运算,进行更加细致的改良。

  三天半的时间,新的功法终于出炉了,秦朗将这一套功法起了个名字“不败剑意”,这么拉风的名字主要也是想到剑意种子的传承来自邪剑帝。

  秦朗之前查找古籍的时候现,东海域历史典籍中都说过邪剑帝一生未尝一败,最后到底是真正殒落了,还是飞升了都很难说。

  毕竟这是一个化神后期大圆满的大能,比当初三级修真国国师黑奴大帝都还要等出一个小境界,可能现如今这个世界上都已经没有这样的传奇人物了。

  不败剑意……不败剑意……

  秦朗在创新出新的剑意种子修炼方法之后,就开始尝试第一次的修炼,而随着不败剑意功法的运转,体内的剑意种子继续萌芽开花,花朵绽放开来,慢慢成长。

  功法运转了几个周天之后,剑意也跟着流转周身形成一个新的循环,然后带着从周身搬运过来的气血继续培养剑意种子的成长,一下子,剑意种子终于变成了一支三寸来长的小剑,不,应该是一株剑形的植株。

  这一支剑植随后在识海中一震,震落,循着真元力来到了中丹田膻中,在此安了家,周身各处的气血继续被搬运流转到中丹田,也继续滋润着体内这株剑植,但是秦朗虽然感觉剑植在不断吸收气血,成长度却很慢很慢。

  不过,功法第一次运转之后,剑意种就能够萌芽开花形成小株剑植,秦朗就已经很高兴了,要知道之前反复不断利用真元力打磨体内的剑意种子,那剑意种子也没有多少动静啊!

  剑植在体内形成之后,通体银光闪闪,一股锐利之意环绕,端得是高档大气上档次,不愧是邪剑意留传下来的东西。而秦朗这时候也有心一试这心剑的威力,这时候睁开了眼睛,心神一动,那一枚微小剑植已经出现在胸前。

  “去!”

  秦朗轻喝一声,剑光一闪,那剑植消失不见,前方的墙壁已经被穿破了一个小洞可以看到外面的亮光。

  而下一刻,心神转念之间,流失的剑气再一次通过玄之又玄的感觉回到体内,再一次凝成剑形,变回了微小剑植的样子。

  突然之间,秦朗眼睛一黑,剑植形成吸收了大量体内气血,再加上刚才这一记对气血的消耗也颇大,所以纵然他现在晋阶化神也感动气血供应不足。

  于是接下来也来不及查看自己的试验结果,先吞服了一颗天元丹和一颗神元丹,直接盘膝而坐运起功来。

  这一次运功他直接使用了九重玉楼观想法第四层,识海之中观想清风明月,进入虚幻的楼阁之中,然后自身元神纵然进入楼阁五指归心盘膝修炼,一道玄之又玄的符文生成,楼阁之中天窗突然消失了,月光直接洒在元神之上,秦朗神识的修炼度比之前快了一倍有余。

  而伴随着神识与真元力的增长,慢慢的秦朗消耗一空的气血也都重新补足了,当他再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现自己神清气爽,而修为也有略略的增加,看来应该是身体气血被消耗完再补足之后,身体对真元力的容积又有了一些小幅度的增涨。

  而这时候秦朗终于起身了,他想看看那一记心剑离体之后,出的威力了,于是出了院落循着这个方向一直往前,他走过了院前的一棵大树,现这大树被剑气直接透过,出现一个微小的孔洞,然后秦朗又一直往前,现所有的直线上的间障碍都被那一记心剑剑气给穿透,整个天刀岛数十里,这一个方向居然没有障碍物能够挡住这一记剑植形成的无形剑气。

  当然了,这过程中也不是没有麻烦出现,秦朗现有两个宗门弟子被这一记剑气给伤到了,一个割破了耳朵,还有一个肩膀被穿了一下洞。

  对此,秦朗只能对他们表示很遗憾,作了一些补偿,除了价值数百万的丹药灵石之外,还亲自给他们两个疗伤。

  两个只能算轻伤的弟子得到这些赏赐之后,简直像是被天上掉下的馅饼给砸中一样,这完全是飞来之福,他们恨不得自己身上的伤势更重一点,这样的话,或许得到的奖励也更多。

  而对于秦朗到底是用什么法技伤了他们,他们也在秦朗的要求下守口如瓶,这是秦朗的秘密,也是今后的战斗底牌之一,所以秦朗现在不想让这项技能暴露得太早,搞得人尽皆知就不好了。

  对此,收了大量秦朗营养费的两个宗门普通弟子自然是连口答应,于是额外又得了二百万灵石的封口费,他们保证关紧嘴巴,这一次的意外就当什么也没有生过。

  ……

  秦朗回到院落的时候依然在思索,这剑意疑成的剑植的威力他是见识过了,这穿透的能力比地球的激光简直强百倍,不过美中不足的就是穿透力虽然不错,但是杀伤力却不怎么样,如果是战斗力来这么一记,就算击中对方要害穿透对方身体,对方也不能即时死去。

  所以,这一门功法还需要改良一下,才能让心剑挥出更大的威力。

  这种改良是战斗方式和思路的改良,所以不用再经过级系统运算了,秦朗想了想,决定在心剑出之后穿透目标后直接引爆剑气,反正这株剑植形成的心剑无形无质,是由纯粹的剑意组成的,就算爆炸了也可以再次收回。

  这一次试验秦朗谨慎了很多,找了一个在天刀岛偏僻的地方,试验的目标也是一株大树。

  “去……”秦朗一声轻喝,无形剑气离体而去直接击中大树,然后在秦朗有意的控制之下内部崩解,爆了开来。

  波……一声轻响,大树先被弹出一个小洞,然后过了几秒之后,整株大树都断裂了,直接倒了下来。

  秦朗这时候走过去,看了看断口,都是被剑气崩解后炸开的,甚至锐利的剑气分散后,断口处都直接变成了锯末大量落了下来,在地上厚厚积了一层。

  “还不错,再继续调整一下就可以当成杀招来使用了!想一想,如果战斗中对敌人的要害比如说脑门来这么一记,然后再爆,措手不及之下的威力是非常可怕的……恐怕不仅可以直接穿透对方防御,还能够直接灭杀对方的元神吧!”

  “微小的剑植对气血的消耗太大,以我自身的能力目前一次最多只能出一二记,所以也不能过量使用……也只能当成关键时刻扭转战局的底牌来用了。”

  秦朗点了点头,显得很满意:“好了,有了心剑的修行法门,现在剑植的培养只会越来越强大,到时候能够使用的次数也会增加,这剑气比之使用武器出的剑气威力大多了,也难道邪剑帝在数万年来会天下无敌!心剑种子形成的不败剑意,出的应该是不败剑气……嗯,这剑气以后就叫不败剑气了!”

  搞定了不败剑气,秦朗现在也算是完成一桩大事,这一门心剑的修行功法、论威力,确实很大,加上施展时很隐秘,可能一般的化神期修士可能都防不住,被暗算到吧。

  有了不败剑气之后,秦朗现在身上的王牌又多了一种,这也是一件非常值得高兴的事情。

  毕竟提升到化神期之后,秦朗的战斗方式大多靠施展法宝屋,自身的功法法决什么的在对付化神期以上的敌人时,就显得疲软多了,所以如果没有法宝屋的话,他就会显得很无力。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