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手机站:m.agxsw]m.fhzww 烽火中文小说网 河镇白听出来说话的人正是秦朗,不由有些头皮发麻。

  高大保安很明显还没有用对讲机通知其他保安,按理来说,正在宾馆内和克里斯蒂娜缠绵的秦朗,不应该察觉并且赶到这里才对。

  秦朗到底是怎么来这儿的,这个问题河镇白也懒得多费神去想,现实的问题是,秦朗站在了他的面前。

  而且,还骂他嘴巴进屎!

  “玛的,秦朗,你连河家都不放眼里,等着啊,当你害怕我河家的时候,你就是负荆请罪都没用!敢瞧不起我河家的人,统统会倒大霉!”

  河镇白再次搬出河家这座大山,来压秦朗,说话很难听。

  但河镇白也不敢在个人层面上对秦朗进行辱骂,毕竟秦朗的可怕手段,他是见识过了,连他那位擅长格斗的专职司机都在秦朗面前露怯,他就更加不是秦朗的对手了。

  秦朗听见河镇白扯虎皮当大旗,不由走上前来,冷笑着看着河镇白,不屑地说道:“你个没胆的货,混河家这么久,难道就只学会了搬出河家来吓人么?还是你河家本身就是个中看不中用的纸老虎?”

  “放肆!”河镇白听见秦朗将河家比喻成纸老虎,肺都要气炸了!

  他敢肯定,如果秦朗的这话,是当着河家的家主说的,那秦朗不但会死,而且会死的很惨,很可能会是被藏獒扯碎分食或者被凌迟处死的下场。

  秦朗扬起头,迎着河镇白怒气冲冲的脸,偏偏笑了起来,一副我就说了你能拿我怎么着的架势。

  河镇白身体不由往后缩了缩,喉结无意识地蠕动,吞下了一口唾沫,一副想骂人却不敢的迟疑模样。

  高大保安在一旁看得傻了。

  他是二愣子不假,可也真没到二到一竿子到底的地步,听说那个穿白色昂贵西服的人是河家嫡系子弟,他心底其实是有些没底的,毕竟一个将河家挂在嘴边流露出嚣张气势的人说的话,多半不会有假,也就是说,河家很可能是真的很强大。

  所以,他那时候已经做好了一番打算:用对讲机通知保安主管,让保安主管出面解决这事,他是不打算再和白西服的河家嫡系子弟一路较劲、二到底了。

  可没想到,突然冒出来了一个年轻人,应该是那辆奔驰车的车主,竟然劈头盖脸对着那白西服男子就是一顿骂,偏偏那白西服还像老鼠见了猫,怂成了一逼。

  高大保安不禁朝秦朗投去了羡慕、佩服的一瞥。

  “这人可比我强多了,那顿骂,听得真娘的爽!”

  高大保安心中说道。

  “靠,你敢骂我家少爷,找死啊你!”

  连河镇白都不敢说话,缩了脖子了,偏偏河镇白那两个傻手下,突然发现眼前出现的这个年轻人,就是镇白少爷的仇人,那还了得,这个仇人这么嚣张,惹怒了镇白少爷,如果自己能够打趴这人,那在镇白少爷面前,可是大大地露脸,会立大功啊!

  两个手下都是这样的想法,先前那个人喊出骂人的话后,后面那人也紧跟着说了一句差不多的话。

  说完,两人就一左一右朝着秦朗冲去。

  “不知天高地厚!”

  秦朗评价了句。

  河镇白都叫不及让两个手下别犯傻,就听见两声咔嚓的声音。

  秦朗出手没有留多少情,轻松扣住两人的手臂后,顺势朝后面一扭,扭断了这两人,每人一条胳膊。

  河镇白的那两个手下此刻才意识到,眼前这人比那个二愣子保安,身手要更加强大,而且手段要激烈、强硬得多,上来就弄断了他们的一条胳膊!

  这下,这两人不敢再口出狂言了,低低看了秦朗一眼,忍着痛飞快跑回来河镇白面前,其中一人认真地朝河镇白少爷说道:“镇白少爷,这人太嚣张了,打了我们倒是事小,但却是在不给镇白少爷面子!”

  “就是!镇白少爷,要不我们通知家族的人,让这人好看!”

  另外一人也是附和道。

  河镇白痛苦地揉了揉额头。

  他心想,尼玛,格斗精英虽然露怯,但脑子还不笨,这两个白痴倒好,到现在还看不出形势,居然还怂恿他打电话回家找人撑场!

  “蠢货!两个都蠢!”

  河镇白恼怒地给了两人每人一巴掌,拍在了两人的后脑勺上。

  “拿来。”

  秦朗笑眯眯地朝河镇白伸出了右手。

  河镇白并不傻,知道秦朗要的是什么,不禁对两个手下更恼怒了。

  尼玛,都是你们出的馊主意,说什么通知家里人,靠!

  眼见走又走不掉,打又打不过,河镇白只好掏出了手机,但心中则暗暗发誓,等今晚回去后,就立即让人对付秦朗,不将秦朗至少打成重度残废,他誓不罢休。

  秦朗拿过了河镇白的爱疯六,却连看都不看一眼,直接扔到了地上,鞋子重重踩了下去。

  任爱疯手机多么牛逼,更何况爱疯一味为了轻薄,本身抗物理摔打能力就不强,在秦朗第一脚下去后,这台河镇白刚从国外买回来不久的原装手机,就应声碎裂,等秦朗几脚踩完后,手机完全成了碎渣,不知道碎裂成几千几万个小块了。

  “我草!”

  河镇白心中直滴血!

  手机没了也就没了,关键是他珍藏的关于他和几个明星在宾馆、野外和汽车内“战斗”的激情视屏,统统没了。

  几个明星中,还有一个是他花了五十万才买了一夜“使用权”的二线明星,最近一部很火的宫斗剧中就有这女人出演,想象电视剧中一个高贵的嫔妃,私底下却被他肆意进攻的感觉,那感觉很**,是以,他可是很珍视这段视频的。

  心滴血的同时,河镇白自然将怒火发到了两个白痴的上面。

  “你老母的!”

  河镇白抓住两人衣领,就是一顿抽打。

  秦朗乐得看戏。

  像河镇白这种只会拿下人来出气的人,不但行为卑劣,做人也十分失败。

  其实,突然提出要拿走河镇白的手机,也不过是他临时起意,现在,该到真正解决今晚的问题的时候了。

  “这儿有汽油桶,还有满是汽油味的布条,嗯,似乎还有打火机,你这是要趁着我不在,烧毁我的车啊?”

  秦朗这话,明显就是冲着河镇白说的。

  证据确凿,何况还有一个二愣子保安在一旁作证,河镇白想否认都没法。

  “哼,秦朗,你别高兴得太早,我们河家有的是人能解决掉你!”

  河镇白知道,河家高手不少,毕竟负责博-彩,没有强大的安保力量可不行,而管理这些安保力量的人,自然只可能是实力更强的高手,不说河家的几个老怪物,更不说是燕京城内本家东河世家卧虎藏龙,光是河家经常在外面露脸的高手,就不下十个人。

  这十个人,都是后天和先天的武者,他听说后天和先天武者都十分厉害,所以任眼前这个秦朗再强大,他家族只需要派出一个后天武者,也能对付得了这个秦朗。

  “我如果是你,我就不会只想着放嘴炮,而是会想怎么处理眼前这事。”秦朗嘲讽河镇白道。

  河镇白下意识地问道:“你想怎样?”

  毕竟秦朗既然故意这么说,只怕今晚秦朗不会轻易迁就他欲纵火烧车的这事。

  “你觉得呢?”秦朗特意朝河镇白的布加迪威龙看了看。

  捕捉到秦朗的眼神,正落在自己价值两千八百多万的豪车上,河镇白几乎是带着嚣张、愤怒的情绪脱口而出:“你敢!”

  别说这里是宾馆的停车坪,有保安看着,监控探头也多,没人敢在这种公共地带闹事,就是他的车,都价值一个天文数字,秦朗如果敢烧毁他的车,和他、和河家的结怨就会更深,他就不信秦朗不怕河家的疯狂报复!

  秦朗没有用言语来回答河镇白说出的“你敢!”,秦朗只是不慌不忙走到了距离他奔驰车七八米远的地方,在河镇白那辆布加迪威龙豪华名车面前停住。

  砰。

  秦朗一脚踢出去,将布加迪威龙一只足以抵得上一辆普通小车的车前灯踢得粉碎。

  既然河镇白说他不敢,他当然会用实际行动来表明一二了。

  河镇白的两个手下,你望望我,我看看你,这一刻都被秦朗的彪悍惊呆了。

  镇白少爷怎么说也是河家家主的唯一侄子,眼前这人竟然这么不客气,向布加迪威龙下手都不提前打声招呼,难不成这人的来头,非常的大,大到可以不将河镇白放眼里的地步了?

  不管怎样,他们也清楚了,眼前这事发展到现在,先不说他们手臂被扭断都无处说理,光是眼前这件事情,就不是他们可以掺和的了。

  河镇白气得几乎要升天!

  秦朗没有用汽油烧他的车,却一脚踢碎了他豪车的一只大灯!

  “秦朗,你不要将事情做得太绝!”

  河镇白威胁道。

  他清楚,想必秦朗也应该知道,将他得罪死了,他会狠狠报复甚至会直接请人杀人解决问题。

  “你是在提醒我,让我悠着点,否则河家会对我赶尽杀绝、以示报复,对不对?”秦朗反问道。

  “哼!”河镇白冷哼了一声。知道了还问,他就不信秦朗真不害怕。

  “可惜,对于惹我的人,我向来就是当场有仇报仇,不等到隔夜最好。”秦朗淡淡说道。

  河镇白要用汽油烧毁他的车,如果不是他在和克里斯蒂娜中途休息跑去窗户口呼吸新鲜口气,无意中发现下面停车坪自己的车被人围着,恐怕他的奔驰车就会被烧成只剩下铁架子了,既然河镇白这么做,那就别怪他当场报复。

  就算停车坪这儿有保安,有监控探头,那都不是他考虑的,他要的,就是强硬地打脸回去!

  砰!又一声响后,布加迪威龙的另外一只大灯也被秦朗踢得粉碎。

  包括高大保安在内,另外还有好几个保安赶了过来,可在秦朗只是将脚往水泥地上一踏,坚硬的地上就出现了一个明显的坑印后,这些保安不敢再阻拦。

  何况,秦朗“办事”也雷厉风行。

  布加迪威龙确实不错,质量过硬,可在秦朗有心之下,就算是航空母舰,都得变成一堆破铜烂铁。

  几分钟后,好好的一辆价值将近三千万的顶级豪车,就生生凹陷进去了十几厘米,除了外观上面目全非,秦朗还一做到底,找来了砖头,暴力地将发动机、电路系统等砸坏。

  总之,这辆原本十分拉风的布加迪威龙,就算是送去维修,也不可能恢复原样了。7笔趣阁 m.7biquge [记住我们:阿甘手机站:m.agxsw]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