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最强仙医 第626章 疾风步加风遁符

小说:都市最强仙医 作者:菜农种菜 更新时间:2019-06-25 23:57:38 源网站:阿甘小说网
  [阿甘手机站:m.agxsw]m.fhxsw 烽火中文小说网 秦朗知道河家那个先天三层高手,肯定在养生会所的外面等着自己,不过他没打算当缩头乌龟。

  等新店的事情都处理完了后,秦朗就走出了店门。

  此刻,距离之前和对方起冲突,也不过才二十分钟而已。

  养生会所外面,之前河广运等四人停车的地方,现在停靠着河岳的车子。

  河岳离开养生会所时,心情很是郁闷,但他相信秦朗不可能一直呆在养生会所内,自己只需要守在这儿,总能等到秦朗出来。

  至于河广运等四人,被他赶跑了,原本他还训斥这四人没一点用,不过他去了一趟养生会所照样无功而返,所以在这四人面前相当于落了面子,只是河广运等四人不敢明说而已。

  “秦朗,你打伤河广运等人,打伤我儿子,砸了我儿子的车,光这几条,你就该死!”

  坐在车内,河岳脸上浮现出了残忍的神情。

  轰隆隆!

  这时候,天色突然暗了下来,而且还在继续变暗,同时响起了打雷声。

  天空的乌云压得很低,很快可能就要落下倾盆大雨了。

  这个时候街上行人本来就不多,沿街的店面见大雨将至,没什么生意,也开始收拾收拾商品,打算落下卷闸门,结束一天的生意。

  “玛的,这鬼天气!”

  河岳骂了一句,突然发现养生会所的门口,秦朗出来了,上了一辆奔驰车。

  “哼,这么早出来,是急着去投胎么?”河岳冷笑道,不肯承认秦朗有胆魄,却将秦朗的胆魄看做是秦朗急着出来送死。

  河岳认定了秦朗在自己的手上,必死无疑,不过能够越早折磨秦朗然后杀死秦朗,取回血色凤凰令,就越能够消解他心头之火,所以河岳也没打算跟踪秦朗到秦朗居住的海云公寓。

  河岳想在这儿就动手。

  反正现在刮风外加打雷打闪,能见度也不足十五米,街上行人都没几个了,为他杀秦朗创造了得天独厚的条件。

  河岳开动了汽车,汽车顶着大风,朝着秦朗的奔驰车冲去。

  秦朗刚好上车,就看到一辆小车横在了自己奔驰车的前面,虽然现在天色黯淡,但秦朗还是能够看到对面车中坐着的人是谁。

  “河镇白还没死吧?”

  秦朗重新关上车门,站在车外,像是无头无脑问了这样一句话。

  河岳却肺都要气炸了!

  “小子,你敢打伤我儿子,你死定了,我会让你遭到生不如死的折磨,狠狠折磨死你!”

  秦朗皱了皱眉头,没人会喜欢被威胁的感觉,他自然也不例外。

  “呵呵,我有些后悔,昨晚应该再多揍你那傻逼儿子一顿的,让他成为残废多好。”秦朗脸上带着笑意,故意这样激怒着河岳。

  河岳放话威胁他,他就放话激怒河岳,总之在没动手之前,也不能让这人好过。

  “秦朗,你现在就是跪下来求饶都没用,我不但要杀掉你,还要将你碎尸,将你的骨头用车子压碎!”

  河岳十分残忍地说道。

  “你,我必杀!”

  秦朗只是冰冷着脸,说出了这几个简短的字。

  眼前这人心肠太歹毒了,杀性又这么重,秦朗敢肯定,自己假如落入这人之手,肯定会很惨,可以说,这人他十分讨厌,如果有机会,他必定要杀死这人,既是为了铲除威胁,也是为了报复这人。

  “杀我?”河岳哈哈大笑起来,有如听到了一个大笑话,“你连我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还敢大言不惭说要杀我?”

  河岳看着秦朗,嚣张说道:“记住了,我是河岳,河镇白的父亲,河家家主河山的弟弟,等你到了阴曹地府,也不至于当个糊涂鬼。”

  “哼,你跟河镇白是一副德性,都不是什么好鸟。”秦朗评价道。

  他见过嚣张的人,也见过暴虐的人,但河岳这种残暴的嚣张之徒,还是很少见到的,就凭着刚才这人喊着要用那样残忍的方法对付他,这人就不值得再留在世界上了。

  尽管今天他没可能杀得死河岳,但河岳的狗命,他要定了!

  “嘿嘿,死到临头还想激怒我,那根本没用。”河岳说完,话锋一转,“血色凤凰令呢?”

  秦朗倒是有些莫名其妙,看起来河岳专程来找自己,似乎不止是为了替儿子河镇白报复自己而来,还与什么血色凤凰令扯上关系了。

  “你猜啊。”秦朗才不会透露血色凤凰令的下落。

  “哼,你就是不说,等制住了你,我也有的是办法让你乖乖开口。”河岳阴冷地说道。

  秦朗看河岳的表情,对方应该是认定血色凤凰令在他手上,可惜,他如果去询问对方,血色凤凰令有什么用,对方同样不会告诉他。

  秦朗不禁对血色凤凰令的用途,感觉好奇起来。

  据他所知,他从东方傲天那儿得到的凤凰令,的确是鲜血一样的颜色,称之为血色凤凰令十分恰当,似乎这凤凰令是冰凤凰师门的一样信物,说是谁得到了凤凰令,谁就可以将它交还给冰凤凰师门的同时,让冰凤凰的师门替其做一件事。

  估计河家想要得到凤凰令,也是想让冰凤凰的师门办一件事。

  关于河家的真正目的,秦朗自然是无从得知。

  事实上,现在秦朗连地球上存在昆仑山秘境都不知道呢。

  “那就各凭本事吧。”

  对方要报复他,杀死他取得血色凤凰令,他也要取了对方的性命,两人不可能停手,那些互喷的话还是没必要多说,说了也是浪费口水。

  “哼,那你只会死在我的手上!”

  河岳运转起内劲,一开始就使出了先天三层的实力,意在一举重创了秦朗,然后再折磨秦朗,威逼秦朗交出血色凤凰令。

  秦朗很是愤怒。

  眼前这架势,就是没有发生昨晚河镇白被他暴揍的事情,发生下午河家四人想要谋夺康乐养生会所股份权却被自己打跑这事,光是河岳想拿走血色凤凰令,河岳就会杀死自己。

  要抢他的东西,还要杀他,换谁,谁都会愤怒,想要反击!

  更何况,血色凤凰令早就被冰凤凰收回了。

  既然对方都逼迫到这份上了,秦朗知道其他一切都没用,他唯一要做的,就是铲除了河岳这个狗东西。

  秦朗直接用上了“疾风步”,先避开了河岳势大力沉的一拳。

  毕竟,对方先天三层的实力,内劲力道十分的大,速度也快,他如果仅仅凭借自己先天二层的肉身实力硬抗,会一定程度的吃亏。

  “让你躲!”

  见自己又一次无功而返,河岳大怒,狰狞着表情的同时,比之前速度更快力道更大的一拳,又朝着秦朗轰了过去。

  秦朗继续使用“疾风步”,但这次用上了“疾风步”的第二层“白驹过隙”,他整个人就像一道微风,轻巧地贴着河岳的拳头错身而过。

  毫无疑问,这一次的躲避身法,要比第一次来的高明很多。

  河岳不禁意识到,似乎秦朗面对他冲天气势时仍能保持足够的淡定,是有这个底气的。

  但就算秦朗也是先天武者,也肯定不是他的对手,而且秦朗身法再好也没用。

  “小子,你以为仗着步法好就能躲掉么?嘿嘿,让你知道我的厉害!”

  河岳肆意狂笑着,脚步一分开,前后脚在地面上摩擦出了一个诡异的角度,身影像射出的箭一样,飞快弹向了秦朗,速度之快,竟然不比秦朗使用疾风步第二层时的慢。

  这便是河岳在见识过秦朗擅长步法后仍然猖狂的原因,他的功夫走的是刚猛路线,但多年前遇到了一位以轻身身法见长的前辈,得以学到了那人的一门移动步法。

  先天三层的强横实力,外加移动迅速的一套强悍步法,使得河岳根本没将秦朗放眼里。

  他甚至在朝秦朗冲去的时候,脑子中还想着自己凭借这套移动步法,肯定能够一招制住秦朗,接下来就是趁着路上行人少的机会,狠狠折磨虐待秦朗了。

  “速度是很快。”秦朗注意到河岳身上发生的变化后,说了一句,不过秦朗的步法没有见到任何慌乱的迹象。

  一边用疾风步第二层继续移动,秦朗一边从怀中掏出了一张皱巴巴的黄表纸来。

  这可不是普普通通的黄表纸,它的上面被秦朗刻上了复杂的纹路,那些纹路包含的是一个法术,法术的力量就依附在这张符篆上,只等到符纸使用,这个特定的法术就会立即显现出威力,无需催动。

  而黄表纸上依附的这个法术,是个风遁法术。

  这张符纸,正是风遁符!

  自从上一次用掉了两张风遁符后,秦朗又制作了几张备着,反正这样的符纸跟普通纸张外形差不多,没什么重量,又能够随意折叠,十分方便携带,效果还特好。

  激发了风遁符后,秦朗掏出的“黄表纸”就消失了,不过因为秦朗一直在飞快移动,河岳根本就没发现这个小小的变化。

  “看你往哪儿跑!”

  河岳发现自己距离秦朗只剩下两米,秦朗离自己几乎近在咫尺后,不由高声叫嚣道,认定秦朗这一次非被自己一拳放倒不可。

  “追上来再说吧,白痴。”

  秦朗毫不客气嘲笑了一句,风遁符附加到他身上的效果很快显现:他立即感觉身体重量都似乎轻了一半,速度陡然之间就蹿升了上去。

  河岳本来还洋洋自得,不到半秒钟的工夫,却突然发现秦朗和自己的距离一下拉大到了七八米!

  河岳:“……”这什么步法!

  步法自然还是疾风步,但秦朗加上了风遁符,速度要比之前快了将近一倍!

  任凭河岳如何使劲,他的移动步法根本没法让他追近秦朗。

  反而。

  秦朗利用风遁符正发挥作用的这段时间,借助速度上的大优势,时不时正大光明地反击,不到半分钟,河岳身上、头上就挨了秦朗好几拳、好几脚!7笔趣阁 m.7biquge [记住我们:阿甘手机站:m.agxsw]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