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最强仙医 第638章 右手的威力

小说:都市最强仙医 作者:菜农种菜 更新时间:2018-12-06 01:02:12 源网站:笔趣阁biquge
  秦朗看了一眼凌乱的四周,冷冷説道:“你们来这儿,是为了杀我来的,而且恐怕唐雪和蒋盈盈也会跟着遭到极大的羞辱,我之所以还留着河宏亮的狗命,就是想他在绝望中死掉。”

  説完,秦朗当着河岳的面,一脚重重踩下。

  河宏亮喷出血来,后背骨骼听得到骨头被踩碎的声音。

  “住手!你真的想死在我们河家手上么?”河岳看得心惊胆战,但又投鼠忌器,不敢冲上来,只得再次搬出河家来威胁秦朗。

  他和河家其他人一样,都认为河家天下第一,别人见了河家都要给面子,所以拿河家的威势压人,在他看来,一直都非常有用。

  “秦朗,我一定要杀了你!”河宏亮吐着血沫子,怨恨至极地吼道。

  “河家固然财大势大,但你也就靠河家来吓唬人这diǎn本事了。”秦朗冷冷评价了一句。

  是的,河家势力之大,从他和河岳交锋第一场开始,他就看出来了。

  虽然之前他在云海市打响名气,现在云海市但凡信息灵通的势力,没人敢惹他,包括地下世界的势力也一样,再后来他随着蓝润公司往省内其他区域扩张,他也逐渐从云海市走出去,既结识了像张志远这样的前景远大的官员,也【≯dǐng【≯diǎn【≯xiǎo【≯説,结交了柳宏兵这位柳家的话事人,但也和不少省城大势力结怨。

  比起东方世家、五恶派,显然河家的势力,要更胜一筹。

  他和河家结怨,自然他面临的危险,也要比面对东方世家和五恶派更多。

  但这并不表示,他认为自己惹到了惹不起的人和势力,所以需要停下来,向对方屈服。

  事实上,如果河家从河镇白开始,不那么无耻卑鄙,他也不会对付河家。

  但河镇白被他教训了后,河家也是为了要抢夺那血色凤凰令,想将他杀人灭口,然后计划不成功,今晚又绑架了唐雪和蒋盈盈,设置了一个极其毒辣的计划来对付自己。

  总之,河家施展的毒辣行动,不是一次两次,但凡只要有一次他出现了疏忽,死的就是他。

  在这种情况下,他如果还要被河家的势力吓唬住,不敢报仇的话,那他就根本用不着做男人了。

  河家势力强又如何?

  河家比东方世家,比五恶派要更可怕,那又如何?

  这个卑鄙的家族想杀他,他只会用一种方式去狠狠地回击!

  “河宏亮,你很快就会死掉。现在你就后悔和绝望。”秦朗脚下加大了力气。

  “你敢!”河岳怒瞪着秦朗,“你如果真杀死了河宏亮,我告诉你秦朗!你必死无疑!我们河家会让你尝尽百般折磨再死!”

  “滚蛋!”秦朗也回应着骂道,“傻逼,你们河家是玉皇大帝啊,谁都要受你们威胁啊。”

  “你!”河岳被骂得脸色通红,身体都抖动了起来,“秦朗,你别太过分!”

  秦朗只是冷笑了一声,看向脚下的河宏亮説道:“记住,你会死,是因为你该死!”

  河宏亮仿佛预感到了什么,拼尽力气,顾不上口吐血沫了,大声喊道:“你不能杀我!不能杀我!”

  真到了这一刻,河宏亮才骇然发现,秦朗是真的没将他河家少家主的身份放在眼里,也根本就不怕河家的报复!

  但一切都迟了。

  正如秦朗説的那样,河宏亮该死。

  从河宏亮今晚绑架两女,还想要将唐雪和蒋盈盈囚禁开始,秦朗就对这个人渣,动了必杀的信念!

  咔嚓!

  秦朗抬起脚,不过河宏亮只来得及感觉后背上的压力一松,紧接着就感觉到脖子处,传来了一阵剧痛。

  河宏亮似乎听到了自己脖子发出的“咔嚓”声。

  我是河家的少家主,我怎么会死?

  我可以支配的活动资金,就超过了五个亿,我在省城是横着走的人物,谁也不能对付我,更不敢杀我!

  我是先天二层武者,全省的年轻人中,我只比唐盛弱了一丝,我敢在全省同龄人中称第三,就没有人敢称第二!可我还是要死?

  河宏亮临死前,无比的悔恨。

  他意识到,自己这一生犯的最大错误,就是不该去招惹秦朗。

  咔嚓!

  听到这个声音,看到河宏亮脑袋和身子以一种扭曲的古怪方式连结着,脖子被踩断,河宏亮就此丧命,河岳如同冒出熊熊大火的风箱,手指着秦朗怒声道:“秦朗,你死定了!”

  秦朗竟然当着他的面,杀死了河家的少家主河宏亮!

  “他是活该死。”

  秦朗冷冷説完这句话,随即补充道:“你也一样。”

  “好!我倒要看看,你怎么也将我杀了!”

  河岳怒极反笑。

  他知道河宏亮已经死了,不可能再救回来,但是,他可以杀死秦朗!

  “会如你所愿的。”

  秦朗只是平静地动了动嘴,但这句话却蕴含了他的极强自信。

  河岳有些迟疑,但看过秦朗全身上下,判断秦朗不会再像上次在餐厅那样,突然抛出一个装有刺激性浓烟的玩意后,也就放心了。

  秦朗只是先天二层的实力,自己早跟他交手过两次了,秦朗只是占据速度优势,但奈何不了他。

  “秦朗,我会让你在死之前,遭到最残酷的酷刑折磨的。”

  河岳狞笑着,抽出了自己的皮带。

  他的这根皮带,乃是用非洲大草原真正的成年黑犀牛的皮革制造成的,不但十分的柔韧,而且韧度极高,一根皮带吊起数吨货物都能办到。

  抖动着皮带,听着皮带划破空气发出的啪啪声,河岳指着秦朗恶狠狠説道:“我説到做到,待会儿一定会让你受尽折磨而死!”

  皮带抖抻后,长度超过了一米三,完全能等同于一节长鞭,仗着它,他就可以让秦朗的速度优势荡然无存。

  毕竟,他只需要握着皮带,手腕抖动,皮带的速度就绝对能超过秦朗的速度,只要皮带随便抽中了秦朗,秦朗必定受伤。

  这就是他狞笑的原因。

  “你倒是会随机应变。”

  秦朗自然看出来了,河岳之前没有动过使用皮带的主意,只怕他和河宏亮认定这次的计划天衣无缝,认为必定可以置自己于死地。不过就算河岳掌握了犀牛皮皮带,也是无用。

  “哼,你就等着我的酷刑折磨!”

  河岳舞动着皮带,皮带尖端带起一道残影,迅猛至极地,扫向了秦朗。

  如果不幸被抽中,远不是皮带自身蕴含的速度和力道使中招者受伤那么简单。

  因为河岳将先天三层的内劲,也用到了这一击上。

  可以説,就算对手同样也是先天三层武者,河岳也料定,对手也不敢硬接,只能想方设法闪躲。

  更何况,对面的秦朗,只是先天二层,而不是先天三层。

  河岳就站着上半身几乎没动,下半身蓄力,只等秦朗往一个方向进行闪躲后,他就紧跟着上去,皮带再次出击,这样步步紧逼,足以将秦朗逼到更加狭xiǎo的角落里。

  到时候,速度优势完全没用的秦朗,根本就不可能是他的对手!

  “哼,一根皮带就想在我面前威风?”秦朗冷笑不已。

  他必杀河岳。但越是能够用最直接的办法杀死这人,他自然越是中意。

  秦朗于是先后退,利用疾风步和风遁符的威力,先行避开。

  但在避让的同时,秦朗悄然用上了金属性法术,一个xiǎoxiǎo的类似“石化”的法术,立即让他的右手掌,表面变得坚硬了许多。

  他是火、金属性灵根为主、雷电属性为辅的灵根特性,虽然着重修炼的是火属性法术,但其他两种灵根方面对应的法术,他也修炼了一些。

  此刻施展金属性法术,好处就是这个xiǎo法术只作用在右手掌上,范围十分xiǎo,不容易被人发现,但又绝对能够让河岳吃惊!

  “躲,你再躲啊?”

  河岳见秦朗和自己料想的一样,根本不敢硬碰他的攻击,只能闪躲,不由嘲弄起秦朗,随后脚步移动,朝着秦朗躲避的方向,犀牛皮皮带又是抽打了过去。

  “哼,我看你躲到什么时候!”

  河岳冷笑着,似乎看到了秦朗狼狈躲避自己这一击的样子。

  可是,河岳下一刻竟然发现,秦朗不退反进,像是疯了一般,冲着他就冲了过来,似乎是主动将肉做的身体朝犀牛皮皮带下送!

  河岳尽管不知道秦朗为什么这么做,却巴不得秦朗犯傻。

  他抽动的皮带,速度和力道都达到了一个恐怖的数值,就是先天三层武者,也根本不敢让身体任何部分触碰到皮带!

  秦朗倒好,伸直的右手竟然徒手抓向了他的皮带,不是找死又是什么?

  河岳敢打赌,秦朗的右手,下一刻就会被皮带抽中,然后变成一团四下飞散的血肉!

  很快,皮带果然抽打到了实物,发出了“砰”的声音。

  “哈哈,是你自己找死!”

  河岳狂笑不已。

  “是么?”秦朗的声音,带着戏谑,提醒着河岳最好定睛看一看结果再説大话。

  河岳眼睛望过去后,立即就直了!

  “不,这不可能!”

  河岳不敢相信自己正看到的!

  只见秦朗的右手,正握着他那根皮带的尖端!

  似乎秦朗的右手,是钢铁铸造的,坚硬到了极diǎn!

  不,哪怕是钢铁制作的手,在他那一击下,钢铁也得弯曲变形!

  河岳根本无法理解这一幕,以至于看到这惊骇吓人的一幕后,直接傻住了。

  秦朗自然不会透露他的秘密。

  一个金属性法术,加上提前判断准了皮带的运行轨迹,才是秦朗能够徒手抓住皮带而不受任何伤的真正原因!

  “你不想收回你的皮带么?”

  秦朗望着傻掉的河岳,“提醒”了一句。

  河岳又羞又怒,这才用力,想要将皮带抽回来。

  秦朗当然不会让河岳办成。

  秦朗左手手腕往皮带中间快速一划,静止不动的皮带就算是用犀牛皮制作,也架不住秦朗这堪比匕首划落的手刀的一击。

  皮带毫无悬念地,从中间断成了两截。

  河岳拿着短短的一截,气得只好使劲将其扔到了地上。

  因为这么短的一截,已经够不成对秦朗的威胁了。

  “是不是觉得很惊讶?”秦朗像是不急着动手,问道。

  “哼!”河岳重重哼了一声,一副不愿承认的模样。

  “还有更让你惊讶的。”秦朗平静説道。

  “你以为凭着这,就能杀我?”河岳满脸的嘲弄。

  尽管他搞不懂秦朗徒手握住皮带的诀窍,但有一diǎn他很确信,秦朗只是先天二层的实力,不可能在这里杀死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