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最强仙医 第645章 杀手联络人

小说:都市最强仙医 作者:菜农种菜 更新时间:2018-12-06 01:02:12 源网站:笔趣阁biquge
  “联系她?”

  河聚很是惊讶。

  花姐只是一个女人的外号,很普通,但这个女人,却一點也不简单。

  没有人知道花姐的真名,也看不出花姐的年龄,但花姐这十几年却似乎一直是少妇的模样,维持在三十一二岁的样子,论容貌和风韵,花姐是男人们都想泡上床的那种女人,听说还很妩媚,而且主动拜倒在其裙下的男人,还不在少数,但是没有人敢去招惹这个女人。

  这个女人的职业,是一个中间联络人。

  联络的不是普遍意义上的那种商业生意,而是联络杀手。

  花姐是个雇佣人和雇佣杀手之间充当联系桥梁的中间人!

  她就只干这一行,虽然因为圈子神秘且极其狭窄的缘故,人前人后都不会风光,大众知名度几乎没有,但真正做这一行的,自然也不希望很多人认识他们。

  河家财大势大,当然有渠道接触到花姐这号人,而且也做过花姐的生意。

  而且那两次生意,都是河聚负责联络花姐,然后花姐帮河家找到了合适的杀手,完成了河家交代的任务。

  河聚正是因为清楚花姐是干什么的,才这么惊讶。

  他没想到家主河山这么急于报仇,现在就要去找杀手联络人花姐,明显是想雇佣合适的杀手,去杀死秦朗!

  “对,你现在就去联系她,我手机里就存储了秦朗的所有信息,现在传给你,你和那个女人打过交道,应该知道怎么利用这些资料,找到能够杀得死秦朗的杀手。”

  河山说完,就打开了自己手机的蓝牙装置,那边河聚也开启了手机的蓝牙功能。

  河山手机上的这份关于秦朗的资料,就是河宏亮做出针对秦朗的那个毒辣计划时,先搞出来的,现在河宏亮死了,但关于秦朗的这些资料,河山还保留着。

  雇佣杀手杀秦朗,杀手自然需要秦朗的详细资料,基本上是越详细越好。

  五分钟后,资料传输完毕。

  河山又交代道:“这些信息中,关于秦朗实力的那一项,你记得着重跟花姐那女人讲清楚,秦朗多半不是先天二层武者,而是先天三层武者。”

  河聚點點头,狠狠记住了这一點。

  秦朗能够杀死河岳,而河岳可是货真价实的先天三层武者,以秦朗先天二层的实力,是基本上不能够将河岳杀死的,所以河山才这么有信心判断出,秦朗的实力已经达到了先天三层。

  河聚认为这没有什么不对。最起码就算将秦朗实力往高处估了一些,也是有好处的,这样神通广大的花姐,找来的杀手实力会更强。

  放下手机,河聚问道:“家主,还有什么吩咐?”

  自然得有。

  像酬金,像雇佣的杀手人数,什么时候必须行动等等,都需要河山提前给他透个底,他才能够在见到花姐后,详细说出河家的打算。

  河山先将酬金的事情说了一遍,给的价格很高,河聚能够想象河山为了必杀秦朗,而不惜多出一大笔钱的心思。

  接着,河山又说这一次雇佣一个杀手就行,一定要是擅长用枪的,最好擅长使用狙击枪,能够远距离狙死秦朗。

  河聚觉得这没有什么不对,毕竟杀手界光论武者实力,要找到一个凭借武力直接杀死秦朗的杀手,太难太难,不可能在极短时间内就能物色到合适的人选。

  而惯于暗杀、习惯用枪的杀手,则要好找多了。

  各行各业,都有隐藏在暗处的人才,杀手和雇佣组织,便是不容忽视的暗处势力,不过雇佣兵组织一般都在国外,像非洲以及其他动荡的地方执行任务,受雇于私人的一般都是杀手和间谍。

  像情报间谍,商业间谍,这些间谍身手通常也很好,多半部分的间谍也会使用枪支和其他各种高端科技仪器,但是,间谍毕竟不是以杀人为主。

  纯正的杀手,只杀人。

  这个才是杀手号称杀手的真正理由。

  河山要找的,自然就是能够杀人的杀手,而不是间谍,不是黑邦分子,不是高级保镖。

  “让花姐那个女人,尽快联系到合适的杀手,明天天黑,不,应该是今天天黑前(现在已经是凌晨一點),如果那个杀手能够执行任务的话,给花姐的提成增加百分之五,如果执行任务成功,给花姐的提成增加百分之十。”

  河山说出了一个他认为花姐那女人不可能拒绝的诱惑条件。

  花姐作为联系杀手的中间人,自然会向雇主收取提成,这份提成金,不是从给杀手的那份酬金中分,而是雇主另外掏钱。

  像花姐这种层次的杀手联络人,在省城堪称n.1,要的提成,一般都是杀手酬金的百分之十。

  例如假如花姐给河山找到了一个十分擅长狙击的杀手,河山需要支付给杀手的酬金是五百万,那么花姐另外要从河山这儿拿走百分之十,也就是五十万。

  而河山在这个基础上,再将提成增加百分之五,甚至是百分之十,只要杀手能够办到,花姐无疑会获得更多,所以河山在这么相信花姐不会拒绝这份诱惑。

  至于杀手那边的酬金,是预支一半,成事后再支付余下一半,而花姐找的杀手肯定会遵守杀手“职业道德”,不完成任务誓不罢休。

  当然,这些方方面面河山并不需要为此操心。

  河聚将河山说的条件记好,就打算离开,去找杀手联络人花姐了。

  “等一下。”河山思考了一下,叫住了河聚。

  “还有什么事,家主?”河聚停住了脚步。

  “只对付秦朗一个人。”河山说道。

  河聚一愣。他懂河山这话的意思。

  河山带着不甘说道:“唐雪和蒋盈盈住一块,靠着蒋盈盈的关系,我们这会儿还是不用动这两人的好,柳真真也不行。”

  原因河山没说清楚,但河聚也十分明白。

  眼下河家武者实力大降,实在是不合适再结强敌了,而蒋家和柳家都不好惹,要动蒋盈盈以及柳真真的话,即便河家杀死了秦朗,自身只怕也要完蛋。

  “等杀死了秦朗,风波过去后,我们河家缓过劲来,我会让秦朗的所有女人都给宏亮陪葬!”

  河山恶狠狠说道。

  他知道,河宏亮就是想将唐雪和蒋盈盈变为可以肆意玩弄的奴隶,但河宏亮却被秦朗杀死了,所以他不但要杀秦朗,以后还要找准机会,杀死秦朗身边的所有女人,让这些人为他儿子河宏亮陪葬。

  河聚默默退了出去。

  半个xiao时后,河聚驱车到了和花姐见面的地方,一家二十四xiao时营业的日本料理店,在一间封闭的私密包厢内,河聚与这个外号花姐的漂亮女人,开始了谈话。

  关于花姐为什么外号叫做花姐,河聚不清楚,不过别以为花姐这个外号普通,就以为叫这个外号的女人是个普通的旅馆老板娘或者麻将馆老板娘。

  据河聚观测,花姐年纪在三十二岁左右,出道已经十三年了,也就是十九岁时,花姐就已经正式跟人进入了杀手联络人这个灰色职业中。

  杀手虽然也有自己的“公会”,像世界杀手公会,不但会吸纳优秀杀手入会,还会制作杀手榜等等,寻常杀手也会从公会这儿接到适合自己难度等级的任务,但一方面并不是所有厉害的杀手,都愿意加入这个公会,另一方面,公会抽取的提成,是从杀手得到的酬金中直接扣的,很多杀手并不愿意接公会的单。

  但要单干,显然也有难度,除非是那种世界级的杀手之王,或许因为名气够大的缘故,可以不用杀手联络人,就能够和雇主直接联系,但实际上就算是杀手王者,多数时候也是需要杀手联络人充当中间人的。

  而花姐,吃的就是联络人这碗饭,而且混得远比男性杀手联络人要好,在省城这地带,花姐是联系渠道最宽广的联络人,而且做事稳当,口碑很好。

  当然,因为杀手联络人的特殊性,花姐本身的实力,也足够让非常非常多的人望而却步,不敢打花姐的主意。

  甚至于这一次河聚代表河家来找花姐,也是带着请求性质的,并不像普通雇主那样能够在雇佣者面前展现傲慢。

  河聚发现花姐比上次见面时,要更加妩媚了,那双秋水一般的眼眸,似乎能够将男人勾引然后让男人融化掉,加上花姐跟他说话时,哪怕是涉及重要问题,都会咯咯咯媚笑,更加让河聚觉得这是个女妖精。

  如果不是知道花姐是干什么的,他都想拥有这个女人一次。

  可惜,从来没有男人敢主动去招惹花姐,除非被花姐看上,据说花姐的裙下之臣很多,但不知真假。

  经过了几十分钟的商谈,河聚终于将事情搞定,花姐知道了河山的全部意图,表示会尽量在今天下午天黑前,安排一名合适的杀手赶到云海市。

  虽然看起来时间很短暂,花姐没那么大能量办成这事,毕竟现在都是凌晨两點多了,距离下午六點,也只有不到十六个xiao时,但河聚知道花姐之所以是杀手联络人中的顶级联络人,就是因为办事迅速也是花姐行事风格的特點之一。

  “花姐,你卡号,麻烦给我,我这就支付一笔定金。”河聚最后说道。

  “呵呵,这就不用了,等我联络上合适的杀手后,会给出杀手索要的准确酬金,然后我的提成,还是老规矩,就按照杀手酬金的百分之十计算。”花姐说笑着,笑容妩媚,但说话毫不含糊。

  “也好,另外河家给出的承诺,在今天下午天黑前会一直有效。”河聚指的是下午天黑前,如果合适的杀手能够展开狙杀行动,那么给花姐的提成还会增加。

  “咯咯咯,先替我谢谢河山家主了。”花姐笑得花枝乱颤,尤其心前不断在涌动。

  不知道花姐的人,绝对不会将这个女人,与能量巨大的杀手联络人,联系到一块。

  河聚随后离开,花姐打了个呵欠,尽管已经凌晨两點,她的精神状态仍然很好,很快也走出了这家日本料理店。

  “怎么样?”

  河聚回到省中医院后,河山问道。

  “都谈好了,花姐说她的名单上刚好有一个没任务的杀手,三个月前从国外回来,擅长狙击,位列世界杀手榜第三十二名,枪械类分类榜的第五名,是世界级的狙击之王,如果能谈好,今天下午就可以赶到云海市。”

  “不过,那个杀手要的酬金,据花姐估计,可能会要达到六百万。”

  河聚认为这价格太高了。

  河山摇摇头,表示这价格不高,可以接受,毕竟要狙杀的人,是一个先天三层的超强武者。

  “花姐那个女人既然这么说,就表示那个杀手会接这个单,擅长用枪的杀手,排名挤得进前五,哼,这一次秦朗必死无疑!”

  河山万分确定只要那个狙击之王出现在秦朗家中周围的建筑内,当瞄准镜中出现秦朗的身影时,哪怕是隔着一百米两百米,秦朗也必定会被一枪爆头。

  “那是当然的,没人能够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躲过这种狙击手的狙杀。就算是秦朗,也不例外。”河聚也點头道。

  “早知道这样,当时就应该不管东河本家的警告,直接雇佣杀手干掉秦朗的。”河山想到河宏亮和河岳的死,还是耿耿于怀,自然又将怨恨集中到了秦朗的头上。

  “对了家主,”河聚有意绕过这事,问道,“您的检查结果出来没有,医生怎么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