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口!”

  孙大海一声怒吼,怒瞪着孙亮和罗凤英。

  他实在不敢保证,如果自己再不开口阻止的话,这两人还会说出什么难听的话来!

  如果不是顾忌着自己的身份,他恨不得一人一个耳光子!

  罗凤英好一点,毕竟有些阅历,见丈夫这么生气,脸都绿了,只怕那个“酒鬼”不是一般人,所以乖乖闭上了嘴巴。

  孙亮却不干了,孙大海骂他,他觉得很委屈。

  不就是一个喝多了酒的普通人么,左看右看也不会是什么大官,父亲为了这个人,就要骂他?

  “爸,我说错什么了,这种地方,是阿猫阿狗随随便便都能进来的么?”

  罗凤英有心想扯儿子的衣袖,让孙亮安静点,可还是晚了。

  孙大海的脸,已经黑了。

  这混账东西,知不知道自己骂的是谁?

  可现在周满军已经站在门口了,自己得去迎接,教训儿子的事情只能放到后头了。

  “周局长,您怎么有空来这儿了?”

  孙大海赔着笑脸,无比热情地说道。

  周满军哼了一声。显然对孙大海很不满意。

  王力元此刻满脑子都是浆糊,怎么也没想到凌晨一点多,自己这儿居然会迎来这么一尊大佛,要知道这里只是一个街道派出所,平常来检查工作的最高级别领导,也就区一级了,现在来的却是市公安局的副局长!

  不过没时间让他去思考这其中的原因了。

  孙大海都毕恭毕敬跟周局长打招呼了,他这个下下属,难道还能干站着?

  “周局长,欢迎您来我们所里检查工作,欢迎欢迎。”

  王力元显得比中了五百万大奖还要高兴。

  只是,周满军对王力元也没什么好脸色。

  他沉着脸大声道:“你们好大的胆子啊,将国家赋予的权力当什么了,居然随便给人罗织罪名,谁给你们的权力了,啊?”

  孙大海和王力元吓了一跳。其余人也是身体都禁不住地颤抖了一下。

  要知道周满军以威严著称,他一生气起来,气势之大可想而知。

  孙大海脸涨得通红,辩解道:“周局长,您误会了,我们没有……”

  周满军大手一挥,不怒自威:“不用辩解了。”

  孙大海讷讷不已,心想今晚可要倒霉了,徇私枉法被上级逮了个正着,也不知道被拘留的秦朗等六个人中,哪一个的关系这么硬,能够深夜请动周满军这尊大佛。

  王力元自然更加不敢辩解,心“突突突”地直跳。

  这事居然惊动了市公安局的副局长,只怕自己的乌纱帽都要丢了。

  王力元脸色苍白,额头都沁出了冷汗。

  “周……周局长?”

  一旁的高飞此刻终于记起来,这个自己只在电视上见过的大人物,究竟是什么身份!

  他忍不住双腿直打哆嗦!

  罗凤英好歹是孙大海的妻子,陪着孙大海生活也认识政界的一些人,认出周满军后,泼辣劲儿一下全没了,耷拉个脑袋,无精打采。

  之前很嚣张的孙亮,此刻也没了脾气,孬了。

  周满军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又重重哼了一声。

  他这个当局长的,感觉在叶明城面前很丢脸。

  “叶市长,让你见笑了,这事我一定会严肃处理的。”

  周满军侧身对后面的叶明城说道。

  孙大海等人,这时才看见原来周满军后面还站着一个人!

  之前因为门口灯光昏暗,加上周满军身材魁梧,挡住了叶明城,所以没人注意叶明城。

  但现在,叶明城出现,孙大海就震惊得说话都结结巴巴起来。

  “叶……叶市长?”

  不是孙大海胆子小,而是凌晨一点,堂堂云海市的副市长,深夜出现在派出所,代表的含义太大太大!

  孙大海不是猪脑子,用脚趾头想也知道,被拘留的那六个人中,其中一个人,正是叶明城副市长来这儿的原因!

  听到孙大海这样称呼周满军旁边的儒雅中年男子,罗凤英和孙亮傻了。

  一起小小的事情,怎么接连惊动了市公安局的副局长以及堂堂副市长?

  高飞感觉喉咙分外难受,连唾沫都吞不下去了,他知道这一回是摊上大事了。

  至于王力元,惶恐的同时,也在暗自怨恨孙亮和孙大海:你们要整秦朗,他玛怎么我也跟着倒了大霉?

  叶明城自然将孙大海说的那个“对秦朗的处理方法”听得清清楚楚,此刻毫不客气质问道:“孙大海,你说要安排医生故意夸大你儿子的伤势,然后以故意伤害罪诬陷秦朗,好让秦朗坐三五年牢,我问问你,你这样办案符合规定么?”

  孙大海露出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违心解释道:“叶市长,我不是那个意思……”

  “你就是那个意思!”叶明城却丝毫面子都不给孙大海。

  因为孙大海不但徇私枉法,而且要陷害的人,还是自己的“准女婿”秦朗!

  从来德厚街道派出所的路上,他就一直在生气,因为派出所要无故拘留秦朗二十四个小时,可到了派出所后,他才知道原来拘留还只是个开始,这帮人还想用故意伤害罪栽赃嫁祸给秦朗,让秦朗坐牢!

  这帮目无王法的人,绝对不能轻饶!

  “孙大海,先不说秦朗是不是真有罪,你随意给秦朗罗织罪名,就是在知法犯法!”叶明城生气道。

  孙大海苦着脸,以前老爱打官腔,现在面对叶明城,却惶恐得紧。

  叶明城不但向他表示出了不满,直呼他的名字,而且看那样子,是打算亲自处理今晚这事!旁边还有老辣的周满军,他就算想撇清关系都不能。

  “秦朗,还有那五个学生呢?”叶明城直接略过孙大海,朝王力元问道。

  孙大海苦不堪言。果然,叶明城将他晾在了一边。

  王力元冷汗直冒,后背都湿透了,小心翼翼地说道:“在……在拘留室。”

  “带我去看看。”叶明城说道。

  王力元和高飞只好乖乖地在前面带路,心如死灰。

  早知道那个秦朗来头这么大,是副市长的朋友,他们怎么也不敢拘留秦朗啊。

  王力元将孙亮、孙大海父子恨得要死,尤其是那个孙亮,王力元恨不得将这头蠢猪将球踢才好。

  孙大海一家人走在最后面,罗凤英悄悄问着孙大海:“大海,我们儿子不会有事吧?”

  孙大海脸色铁青,恨不得一巴掌抽死孙亮这混账才好。

  他压低声音,十分恼怒地说道:“哼,不会有事?你猪脑子啊!”

  平常泼辣蛮横的母老虎,现在被骂,却不敢还嘴。

  孙大海接着怒道:“连副市长都惊动了,我头顶上这顶帽子只怕都要被摘下,你还有闲心关心这小畜生!”

  “平常让你少惯着这小畜生,你不听,现在好了!”

  骂完,孙大海又哆嗦着手指,嘴唇颤抖,对着孙亮,气道:“还有你!瞧瞧你都干了什么?”

  孙亮被骂了个狗血淋头,心中惴惴不安。连父亲这么大的官都怕了,谁还能保他?他很害怕事情真相揭露后,会受到的法律惩罚。

  叶明城进了拘留室,一眼就看到了里面的秦朗,以及五个学生。

  愤怒,立即表现在叶明城的脸上。

  “希望你们的拘留意见是合理合法的。”

  王力元双腿发软,差点栽倒。他预感自己这个副所长,是做到头了。

  叶明城没有先让人将铁门打开,而是让人取来了当时的笔录资料。

  小干警刘长生从电视上见到过叶明城,递上笔录资料时,心中非常的震撼,暗道秦朗的来头果然非同一般,竟然让叶副市长连夜赶过来了。

  几分钟后,叶明城和周满军一起看完了那几份笔录。

  “简直无法无天!”周满军暴怒。

  笔录漏洞百出,罗列的罪名都是莫须有的,而且并没有“嫌疑人”的手印,完全就是杜撰、刻意在栽赃嫁祸。

  砰!

  叶明城将笔录重重地砸到了桌子上。

  “我需要听到事情的真相!”

  叶明城严肃地说道,那锐利的眼神注视着王力元、孙大海等人,直让这些人连头都不敢抬。

  “叶叔,事情的经过还是我来说吧,这五个学生可以为我作证。”

  秦朗平静地说道。刚刚小干警刘长生已经为他打开了铁门。

  秦朗走到孙亮的面前,接着道:“有一个当官的老爸,你就能无法无天、肆意陷害人了?很抱歉,你要失望了。这事不会轻易就完。”

  孙亮感觉一股强压在笼罩着他,让他喘不过气来,心中无比地惶恐。

  孙大海、王力元、高飞这三个人,则直呼“完了”。秦朗竟然叫叶明城为“叶叔”,可见两人的关系有多么亲近,而他们居然将秦朗往死里得罪了!

  周丽、圆脸女生等五个学生,则充满了震惊地看着秦朗!

  原来他们的“秦哥”这么厉害!

  居然连副市长都认识,而且关系还这么好!

  并且,今晚这里还来了市公安局的副局长!

  看样子,秦朗说“这事不会轻易就完”肯定会是真的,副市长以及市公安局副局长,都会将这事追查到底!

  想到孙亮、王力元他们这帮人,终于要受到惩罚了,而自己也能清白了,五个学生震惊过后,就是狂喜!

  “叶叔,周局长,事情是这样的……”

  秦朗将酒吧内发生的事情,大致说了一遍。

  五个学生一起点头,示意秦朗说的都是真的。

  连孙亮也没敢反驳。

  毫无疑问,真相就是秦朗说的那样。

  是孙亮想要调戏女学生,在遭到秦朗的劝阻后,孙亮用酒瓶砸人,而秦朗只是合理自卫,但赶到的德厚街道派出所副所长王力元,却与孙亮勾结在一块,污蔑秦朗等人。

  “王力元,高飞,你们徇私枉法,又故意陷害无辜者,已经严重违反了纪律,现在我宣布你们暂时停职,等候纪检部门的调查!”

  叶明城处理这事的第一步,便是直接罢免了王力元和高飞的职务。(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