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最强仙医 第652章 老中医也不行

小说:都市最强仙医 作者:菜农种菜 更新时间:2018-12-06 01:02:12 源网站:笔趣阁biquge
  河聚想不明白,据他所知,哪怕是河山当上家主后,也几乎从不和荣家来往。△點xiao說,..

  可为什么单单这个时候,河山要去拜访荣家?

  难道,这事,也会和秦朗有关不成?

  “你大概不记得了,荣家曾经欠下咱们河家一个人情,许诺说,容许我们河家提一个要求,只要要求合理,他们荣家就会尽力做到?”

  河山突然说道。

  河聚脑海中一段尘封很久了的记忆,这才打开。

  “是了,那都已经是七年前的事情了。”

  河聚明白过来了,“家主,您的意思是,要这次用掉这个人情,让荣家帮助我们除掉秦朗?”

  “对。”河山點头道。

  这是他现在能够想到的最快对付秦朗的办法了。

  “可是,”河聚显得有些踌躇,“这个人情得来不易,太上家主叮嘱说要等合适的时机,才用掉这个人情。”

  太上家主河光的叮嘱意思很明确,这个人情就先让它留存着,等到河家有非常需要的时候,到时候让荣家帮忙完成某一件事,那无异于对河家是极为有利的。

  要荣家办的事情,当然是要对河家非常有利益才行,这七年来,河家发展顺风顺水,也没想过要动用这个人情,以至于现在河家除了极少数人外,其余人都不记得有这事了。

  可是,现在为了杀一个秦朗,就要用掉这个人情,而且还是在不通知太上家主的前提下,所以河聚才显得有些犹豫。

  “现在就是非常时候。”河山冷冷说道,不喜河聚在自己面前露出的踌躇样子。

  他是家主,他有权力,决定这个人情什么使用。

  “是。”河聚不敢再插嘴了。

  “我们河家如今遭到了重创,武者实力锐减,假如不能除掉秦朗,等秦朗找到了机会,你和我的性命,只怕都要被他拿走。”

  河山说道。

  现在他周围有枪手提供保护,秦朗才没有贸然前来问罪,可他总不能一辈子都让枪手跟在身边,如果秦朗不死,那死的就将会是他。

  河聚打了个冷战。连自己也会被秦朗杀死?

  想想自己确实在帮着河山做事,连雇佣杀手的计划,都是自己去执行的,估计秦朗确实会将他当成河山的帮凶,而不会简单放过他。

  想到这儿,河聚隐隐有些后悔了。

  但骑虎难下,已经站在河山这边了,唯有硬着头皮往下走了。

  只希望这一次,荣家能够提供帮助,顺利除掉秦朗才好。

  “家主说的是,那我马上去安排,让家主和荣家的人会面。”河聚恭敬说道。

  “我相信荣家肯定还记得这个人情没有还,我们提出来,让荣家的荣峥嵘去狙杀秦朗,这对荣家的利益没有冲突,荣家想必不会拒绝。”

  河山说到这儿,眼神总算恢复了一點神采,如果这个计划执行下去,秦朗多半还是会被狙死。

  “荣峥嵘?”

  河聚张大了嘴巴,很是吃惊。

  他没有想到河山用掉人情的方式,是让荣峥嵘去杀秦朗。

  “怎么样,这个计划?”河山问道。

  这次河聚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就说道:“这计划太好了!”

  是的,比起让荣家提供武者,帮助河家除掉秦朗,直接让荣峥嵘扛枪去干掉秦朗,无疑要简单快速得多!

  ……

  “xiao妹,你怎么还坐在这模拟驾驶舱内,医生不是嘱咐你了么,像你这种腰扭伤,就得静养,你还坐着,这得给受伤的腰部继续增加多少压力啊!”

  荣家内,荣峥嵘找到了正坐在模拟赛车舱内的妹妹荣宝婷,见荣宝婷这么不听话,当哥哥的荣峥嵘脸上露出关切之情,却伸手拽住了荣宝婷的胳膊,要将荣宝婷生拉硬拽出来。

  动作有些粗鲁,可也正好符合荣峥嵘的个性。

  今年二十六岁的荣峥嵘,比妹妹荣宝婷要大了几岁,长得浓眉大眼,一表人才,体格十分健壮,早年荣峥嵘在部队锻炼,退役后自谋职业,只身去了非洲,在一些个战乱不断的国度当起了雇佣兵,几年血与汗的锤炼下来,现如今的荣峥嵘,已经是他们那个颇有名气的佣兵xiao队的专职狙击手了。

  虽然因为父亲荣炼的命令,让他保持低调,他的名字没有在佣兵界被很多人所知,也就没有进入世界杀手榜的名单上,但是论狙击实力,他比起部队中的狙击精英,也不遑多让,狙击技术十分厉害。

  “哥,你别拽我!我再练习一会儿。”

  荣宝婷知道自己这个哥哥十分疼爱自己,可她正烦着呢,实在不想从赛车舱内出来。

  这个赛车舱就跟实际赛车的内部空间一模一样,虽然启动后不会动,但通过与电脑相连,人坐在里面操控,赛车却能够在电脑屏幕上模拟赛车过程,真实程度几乎与真正的赛车差不多。

  荣宝婷作为一个专业赛车手,而且梦想着自己要走出省城,打全国比赛,甚至出现在世界赛车的赛场上,平常时候自然练习非常刻苦。

  赛车舱便是荣宝婷经常呆的一个地方。

  “练什么练啊,再练下去,你的腰伤就别想好了。”

  荣峥嵘不由分说,还是将妹妹荣宝婷拽出了赛车舱。

  “哥,你干嘛啊?”荣宝婷埋怨上了。

  “你啊你啊!”荣峥嵘一副恨不得敲荣宝婷爆栗的样子,“这几天安心养伤,就不要再练习了,哪怕是模拟练习,可坐在这里面,身体都弯曲着,精力也需要高度集中,你那扭伤的腰,能承受得住吗?”

  昨天荣宝婷在健身房锻炼的时候,大概是因为热身运动不够,在做推力练习时,不xiao心扭到了腰,去了医院后诊断才得知,原来造成了急性腰扭伤。

  医生给开了西药布洛芬,用来治疗,但也讲明了,像这种腰扭伤,虽然不是大病,但要康复最重要的就是需要静养。

  可才到今天,荣宝婷就坐不住了,还跑来这儿搞模拟赛车,不是让腰上雪上加霜么?

  “这几天安心静养,练车的事,这几天停下来又不会死人。”

  荣峥嵘见荣宝婷还想着进去赛车舱,又说道。

  作为一个大老爷们,平常他的话都不多,也只有面对他十分疼爱的妹妹,关心的话才会这么多。

  可是,荣宝婷却直接朝哥哥荣峥嵘翻了个白眼,说道:“还真会死人!”

  “哎哟你个死丫头,存心跟你哥杠是不是?”

  荣峥嵘被气到了。

  他从非洲回来,在家里面已经休息了十好几天了,虽然也对摸着枪杆的感觉十分的怀念,心里火烧火燎,恨不得立即赶回去与xiao队中的弟兄汇合,可是就这,他也忍下来了。

  可妹妹荣宝婷倒好,几天不练习赛车,就嚷着会死人,难道不练了,还真会死人啊?

  “明天下午就要比赛了,我不想错过这场选拔赛。”荣宝婷没去跟荣峥嵘斗嘴,情绪低落,与平常火辣奔放的赛车正妹大相径庭。

  “原来是因为这个。”荣峥嵘心中说道,暗骂自己反应太迟钝。

  “xiao妹,不是哥打击你啊,你现在腰扭伤走路都只能扶着腰走,身体根本就无法自如控制,就算明天坐进了赛车内,操控赛车你都会感觉吃力,想要获胜更是艰难。”

  荣峥嵘想了想,还是实话实说。

  荣宝婷撅着嘴埋怨道:“哥,你就不能拣几句好听的说嘛!”

  “听哥的,明天的选拔赛就不要去参加了,这次你运气不好,等明年吧,也就一年而已,会过得很快的。”荣峥嵘劝道。

  “不行!”

  荣宝婷执拗地摇头。

  她为这一次通往全国赛场的选拔赛,已经精心准备了大半年了,唯一的目标,就是从选拔赛中脱颖而出,获得去全国赛场的入场券。

  “可你以为现在通过模拟练习,强逼着让你的腰适应这么高强度的赛车运动,明天下去就能跑出好成绩么?还有,这样做反而可能会让你的腰造成永久损失,对你以后的赛车生涯造成影响。”

  荣峥嵘大声说完,然后语气一柔,叹气道:“xiao妹,你就听哥的吧,这样蛮干是行不通的。”

  荣峥嵘心里也不舒服。

  如果能够帮助到xiao妹,不管什么方法,他都会去办。

  可惜,大医院的那主治医生都说了,xiao妹的急性腰扭伤需要休养至少三天才会复原。

  就算到了明天下午,xiao妹的腰伤还是无法恢复,照样会在赛车中极大影响到xiao妹。

  毕竟,腰部扭伤了,每动一下都疼,何况是坐在赛车内,全身心操控一辆速度超过一百八十迈的赛车?

  “可我真不想失去这次机会啊。”荣宝婷的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本来以为大半年的辛勤准备,这一次的省选拔赛,自己一定可以胜出,获得参加全国赛车大赛的资格,可没想到一个xiaoxiao的腰扭伤,就让她的满心希望,尽数化为了泡影!

  那种失落感,简直让她情绪低落到了极點。

  看到荣宝婷伤心,荣峥嵘也不知道该怎么宽慰了。

  他其实明白,就算xiao妹执意要参加明天下午的选拔赛,可最后跑出的成绩肯定会比平常正常发挥的成绩,要低很多,是不可能获得全国大赛的入场券的,这连他都感到苦憋。

  “靠,特么太憋屈了!”

  荣峥嵘不由骂道。

  一瞅,荣宝婷又坐进赛车舱中了。

  “喂,xiao妹,要不我们去找老中医,试试针灸?”

  荣峥嵘见不得荣宝婷再糟践身体,让腰部伤势加重了,只好随口说了一个办法,看能不能转移荣宝婷的注意力。

  “没用,上午不就找过一个么?”荣宝婷一口否决了。

  荣峥嵘拍拍脑袋,是了,上午家里面就找来了省中医院的一位教授级别的老中医学者,用过针灸的手段了,可荣宝婷的腰伤也只是缓解了一些,但没起多大效果。

  毕竟,这次急性腰扭伤,扭得有些严重,伤到了骶髂关节,而且骶髂关节后的韧带,也一并受到了扭伤,现在腰部都明显有肿胀呢,就算传统针灸再厉害,也没办法让xiao妹一下子生龙活虎起来。

  “那也不能呆在这里面。”

  荣峥嵘就又要伸手去拽荣宝婷出来,这时候一位佣人跑上楼,恭敬跟他说道:“少爷,有客人找您。”

  荣峥嵘头也没回,问道:“谁啊?”

  佣人回答道:“是林婉约,她说来看看你和xiao姐。”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