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最强仙医 第680章 有钱没命花

小说:都市最强仙医 作者:菜农种菜 更新时间:2018-12-06 01:02:12 源网站:笔趣阁biquge
  一个xiǎo时后。¤,

  河山房间中的灯光仍然亮着,却听不到里面的动静,河山也没有露面,这下,连为首的保镖都觉得不对劲了。

  “xiǎo五,你贴门口听听。”

  为首之人,朝一个耳力在众人之中是最好的人説道。

  虽然他们与河山就隔着一扇门,可里面的情况却看不到,为首之人也没想过要打电话给河山确认情况,万一河山没事了,他们岂不是打扰了雇主的休息?

  外号xiǎo五的人,在门口听了几秒钟,就皱起了眉头。

  “老大,房间里面只有浴室传出来的水声,喷头还开着。”

  “不可能!他洗澡不会用这么久时间!”为首之人也是紧紧皱起了眉头。

  情况很明显,房间里面有意外发生。

  “xiǎo五,你去通知河聚,我们进去!”

  为首之人当机立断。

  哪怕没有征得河山、河聚同意,此刻也要进去看看了,毕竟情况很不平常。

  一分钟后,保镖们以及赶过来的河聚,望着倒在浴室地板上、身体已经冰凉的河山,面面相觑。

  河山死了。

  保镖们只觉得震惊和不可思议。

  十diǎn多的时候,河山还高高兴兴吃着鱼翅面,精神很好,怎么就猝死了呢?

  他们当然不会将河山的暴毙,与他们的失职联系起来。

  毕竟,他们从头到尾都履行好了保镖的职责。

  这diǎn,连河聚也没话説。

  河聚除了震惊,还感觉到了全身发寒,浑身毛孔都张开了!

  一股极大的寒意,遍布他全身,笼罩着他!

  “秦朗,一定是秦朗!”

  河聚失声惊恐道,引得保镖们瞠目结舌。

  河山不是猝死的么,怎么河聚像是认为河山是被谋杀的?

  “你们将河先生的遗体包好,速速离开这儿,跟我回河家!”

  河聚惊恐过后,急急忙忙命令道,一秒钟都不想多耽搁。

  河山已经死了,这事非同xiǎo可,必须让河家其他人知道,而他河聚,因为不是家主,根本不可能调动得了河家的力量,所以再留在医院等秦朗来报复,无异于等死,还不如先回河家再作打算。

  “家主啊家主,你怎么还是死了啊!”河聚不是悲伤河山死了,而是感慨河山死的不是时候!

  他作为河山的跟班,河山要对付秦朗,那他自然也要坚定态度,跟着对付秦朗,但现在节骨眼上河山死了,他已经没有了要报复秦朗的心思,可是,他没有了报复的心思,秦朗肯定还有!

  这就意味着,河山死后,他需要独立面对秦朗的报复。

  这种情形,河聚想想都觉得惊惧不安。

  几分钟后,河聚带着保镖,还有一卷“毯子”,火速离开了医院。

  医院只有少数几个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院长得知河山死翘翘了,却是长松了口气。

  河山仗着权势住在医院的高干病房,整天将医生护士跟奴才似的使唤,他早就恨不得这尊瘟神赶紧滚蛋,现在好了,河山挂了,医院也总算清静了。

  如果河山知道自己死后,还有人恨不得放鞭炮,不知道会不会重新被气死。

  车上面,河聚跟为首的保镖説道:“河山雇佣你们的这些天所需的酬金,回到河家后,我会如数支付给你们,不过我还有一个请求。”

  因为这些枪手保镖并不是河家的,是河山从外面雇佣来的,所以河聚也没法直接命令他们做事,即使有钱愿意雇佣他们,也得让他们先同意接单才行。

  “我先跟弟兄们説一下。”

  为首之人见河家答应的酬金会如数支付,不必和河家产生摩擦,乐得如此,説话就还算客气,算是给河聚面子。

  等为首之人跟其余人説了后,河聚才説出了自己的请求。

  “我再以河家的名义,想雇佣你们,给我们河家的几个重diǎn人物提供保护,保护内容跟之前一样,酬金方面也一样,怎么样?”

  河山死了,河家的武者又只剩下寥寥几个先天一层武者,河聚不想死,想继续雇佣这帮人。

  为首之人想都没想,直接摇摇头:“我们就这diǎn人,要保护的目标太多,我们照应不过来。”

  因为按照约定,如果雇主出事了,酬金会减掉许多,为首之人当然不希望拿和以前同样的酬金,却要保护更多的雇主,担上更多的风险。

  河聚脸色变了变,没想到这个五大三粗的人这么精明。

  他的本意,当然是想用河家的钱来为他个人提供保护,但这条路显然走不通了。

  要知道,要动用河家的钱,那他给的理由,就不可能是只保护他一个人,也要将河家其他人算上,而这个请求,保镖队已经拒绝了。

  咬咬牙,河聚干脆説道:“我以个人的名义雇佣你们,只负责保护我一个人,酬金还和以前一样,这总行吧?”

  为首之人想了想,脸上并没有出现河聚料想的那种动心的表情,为首之人只是平静地説道:“这个,我要跟弟兄们商量一下。”

  河聚无奈,只有diǎn头同意。

  一会儿后,为首之人放下了车载电话。

  他与同伴分别乘坐两辆车,所以需要车载电话才能够和另外一辆车上的同伴商量。

  商量的结果很快,显示他们很快就达成了一致。

  “怎么样?”

  河聚满怀期待地询问着,“保护我,比保护河山还要容易一些,我会一直呆在河家。”

  河聚可不敢像河山那样,在医院直接包下一间高干病房,毕竟他不是河家家主,没有那么大面子。

  但如果他只呆在河家不出去,论安全程度,其实也未必要输给河山呆在医院内。

  毕竟,河家还是大家族,秦朗就算再猖狂,也不太可能闯入河家制造杀戮。

  “不好意思,河聚先生。”

  为首之人摇摇头,表示河聚提出的提议,他们拒绝了。

  “为什么?”河聚急了。

  这么好的条件,按理来讲,这些本来就是以为雇主提供保护任务为生的保镖们,应该会十分心动才对啊。

  “首先,河聚先生的提议,我们弟兄几个都很有兴趣,但保护的任务有些重,其次,形势很不明朗,我们不觉得保护您比保护河山先生要容易,再有,我们这行有个规则,不要做有钱没命花的人。”

  为首之人平静地説道。

  河聚劝説了几次,仍然没有劝服对方。

  保镖们通过河山神秘暴毙一事,就知道河家得罪了一个十分厉害的人,要不然,河山也不会神秘死掉,所以,他们不打算蹚这趟浑水。

  如果惹得河家的那个仇人对他们也敌视,他们的下场,可真是拿了钱却没命花了。

  河聚重新感觉到了惶恐,感受到了生命完全被秦朗的阴影笼罩,心情变得很不好,正在他想着该怎么躲避秦朗的时候,他突然看到另外一条车道上,与他的车对面驶过来的一辆白色福克斯,福克斯车中一个气功大师的模型立在方向盘的旁边,十分显眼。

  “是吴新宇的车!”

  一瞬间,河聚面色狰狞起来,“前面调头,追上对面那辆白色福克斯!”

  河聚几乎是咆哮着吼道。

  保镖和司机都见过吴新宇,还知道这个吴新宇号称气功大师,替河山清除了体内的致命隐患,但清除后不到十二个xiǎo时,河山就在浴室暴毙,显然,河山的死,与吴新宇的治疗不力,有着直接的关系。

  眼下,他们还受雇于河家,自然要听从河聚的命令。

  两辆车子很快在前面路口变道成功,花了一diǎn时间后,与白色福克斯不到十米的距离。

  福克斯车中,吴新宇并没有发现有车子在追,他正愤愤不平地嘟囔着:“河山也太卑鄙了,自己想毒害柳真真和蒋盈盈,竟然利用我打头阵,害我被柳真真的男朋友揍得半死,哼,现在就赶回医院,找河山讨个説法!”

  前面就是十字路口,碰到了红灯,吴新宇停下车,发现边上上来了一辆车,河聚从里面探出头来。

  “吴大师,我有事要跟你説,上你的车没问题吧?”

  河聚将杀意隐藏好,不动声色朝吴新宇説道。

  吴新宇不疑有他,这儿可是十字路口,对方绝对不会将他怎么样,何况他也刚好要去找河山,便答应了。

  很快,河聚带着一个保镖上了吴新宇的车,然后河聚询问道:“吴大师,你难道没去云海市?”

  河山利用吴新宇去毒害柳真真和蒋盈盈的事,河聚也知道,河聚想在动手之前,问清楚吴新宇有没有得手,虽然看起来吴新宇这个扑街应该是没有得手。

  吴新宇气愤地摇头:“你看我这副样子,像是在云海市逍遥过么?”

  “哦,这样啊,那你还真是个废物!”河聚朝保镖使了个眼色。

  一把冰凉的枪,dǐng在了吴新宇的脑门上。

  一段时间后,吴新宇被迫开车来到了一个偏僻的地方。

  “河聚,你难道还想杀我?哼,你河家利用我去对付蒋盈盈和柳真真,恩将仇报,你们太卑鄙了!”

  吴新宇吼道。

  虽然也有些害怕,但吴新宇没觉得河聚敢杀他。

  毕竟,他好歹也帮河山清除了体内的致命隐患,以后对河山的作用还很大,河山只要不是傻子,就不会让河聚杀他。

  砰。

  河聚一脚将吴新宇踢翻在了地上。

  “你是不是以为自己功劳大,就可以在我面前摆谱了?告诉你,河山刚刚突然死掉了,被医院诊断为突发脑溢血,而你的无能,是导致河山死亡的罪魁祸首!”

  河聚这么急着要杀死吴新宇,就是要为河山的死,在河家人面前有个交代。

  毕竟,如果他只是带着河山冰凉的尸体回河家,难免会引起河家其他人的猜忌。

  吴新宇只要死了,他就可以説,间接导致河山死掉的凶手已经被杀,那他在河家的日子会好过很多。

  吴新宇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不可能!我亲自用银针解的穴,他怎么还会因为穴位被封,而突发脑溢血?”

  “哼,那就只有问你自己了!”

  河聚冷冷説道。

  吴新宇喃喃自语:“难道……”

  唯一的可能,就是那个秦朗施加的银针封穴手段,另有古怪!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