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云海市后,秦朗跟没事人一样,该干什么干什么。○

  第二天,柳宏兵告诉他,整个河家已经翻了天了。

  河山突发脑溢血死掉,河聚被人杀死,河家稍微头脑清醒的人,都知道了这两件事肯定和秦朗有关。

  但是,柳宏兵告诉秦朗,河家此刻根本没有一致对外,也就是对付秦朗的心思。

  大家都忙于争权夺利了。

  毕竟,真正能够掌控河家的人,还不说完全掌控,只说部分掌控的人,现在河家都不超过五个人,他们一个个都是老奸巨猾之辈,知道秦朗惹不起后,自然不会去招惹。

  大的尚且不敢找秦朗的麻烦,小的就更不敢了。

  对此,秦朗并不觉得意外。

  河家跟他直接有仇的人都死了,河家活着的人只要不傻,在没有对付他的能力的条件下,当然不敢报复他。

  至于河光,听柳宏兵说,河光目前还呆在京城东河本家内,但估计不用多久,河光就会赶回来处理内乱的河家的事务,到时候只怕以河光的性格,还会和秦朗有冲突。

  秦朗没放在心上。

  河光不太可能突破到武尊之境,他光是用武者的手段,就能够跟河光正面对抗了,更何况他还是修真者。

  修真手段一出,河光再强,也不是他的对手。

  “该练习神凰锻体术了。”

  上午休息了一下后,秦朗开始练习这门很不错的锻体术。

  已经习练神凰锻体术半个月了,秦朗感觉身体强度强大了不少,之前从先天二层进入先天三层,很大功劳就是归功于神凰锻体术的。

  这门锻体术因为品级高,不但在先天之境能够满足锻体者的需要,锻体者就是达到武尊之境后,也同样还能靠它修炼。

  所以秦朗也打算继续习练,靠它,一路晋升到武尊之境。

  ……

  帝都燕京,是华夏的首府,这里云集着各行各业的顶级势力,除了政界商界娱乐界等等之外,这儿还是强大武者的聚集地。

  虽然没人做过准确的统计,但至少叫得上号的先天武者,差不多一半都在燕京,至于武尊之境的超级强者,因为极少露面,但大家也认为燕京绝对是武尊之境强者最多的地方。

  燕京的武者势力组织按照从中心城区往外辐射的方式,等级由高到低,一共分为四大势力范围。

  分别是核心势力范围精英势力范围新星势力范围以及普通势力范围。

  核心层次的,只有寥寥几家,无一不都是底蕴深厚的家族或者门派,他们霸占着最好的地理条件,也享受最好的资源,拥有莫大的威慑力,是其余势力仰望的对象。

  好在这几家核心势力互相牵制,不会随便朝其余势力动手,其余势力才能够在京城立足。

  而核心势力之下,就是精英势力了。

  精英势力,也有至少五十年以上的底蕴,实力虽然不如核心势力,但也绝对是新星势力和普通势力仰望的对象。

  精英势力一般拥有核心势力五分之一的实力,也非常的可怕。

  至于新星势力,是从普通势力中晋升上来的,虽然实力也很强,但毕竟是新成立的,底蕴不够,与精英势力的距离还是比较大的。

  当然,新星势力比上不足,但还是凌驾绝大部分人之上,倘若新星势力搬出燕京,去往其他任何一个城市,那也绝对是那个城市巨头势力的存在!

  而普通势力,也只是相对于核心精英新星势力而言的,他们在四者中实力最弱,但对普通人而言,普通势力仍然十分可怕。

  至于普通势力之下,当然还有一些有钱或者有权的家族,以及小门派,但在四大势力眼里,它们都不入流。

  可以说,四大势力范围中最弱的普通势力,放在燕京,也大致能够相当于秦朗所在地方的东方世家!

  而省城最厉害的荣家北唐门河家,如果是在燕京,能够挤入新星势力的范围,就算很不错了。

  东河家族,省城河家的本家,等级是精英势力!

  作为京城十五家精英武者势力之一,东河家族也占据着极好的地理环境,除开外围建筑,核心建筑基本都是四合院,而且是连起来的四合院,颇有古代大宅的意蕴,在燕京赫赫有名。

  占地范围超过一千亩的东河家族,其北边区域,为家族一般族人居住的地方,而这区域最中心的,是一座院落前长着一棵大榆树的四合院,院落清幽安静。

  河光负手而立,站在榆树下,望着东边区域,那儿是整个东河家族的核心区域,像东河家族的家主等重要成员,居住地都集中在那儿,河光望向那儿的眼神,隐隐带着一点蔑视。

  “义父,我们什么时候离开这里?哼,东河本家的人太目中无人了,竟然给我们安排这样的地方居住,等回到河家,以后他东河家族的人来河家,我们也要照样给他下马威!”

  从院落里出来了一个约莫二十七八岁的青年,青年在秋天的早晨都只穿着亚麻色的简单短袖,一身肌肉鼓胀而出,整个人锋芒外射,眼睛就好像凶猛的野兽流露出的凶光,是煞人。

  这人名叫河狼,人如其名,性格嚣张狂妄。

  这座院落并不是不好,也有人负责打扫,可谓衣食住行都有东河本家的佣人负责,河狼说的东河本家不重视他们,是指东河本家只选了这样一个地方给他和义父河光居住。

  “狼儿,不要乱说。”

  河光气息内敛阴鸷,如果说河狼是一匹狂妄的野狼,没有草原狼那样的奸诈,空有毒辣和跋扈的话,那河光就是狼王,奸诈多疑,十分阴险。

  “义父,怕他们干什么,他们也就比我们河家强了一点而已!以义父的实力,我们应该居住在东边区域才对!”

  河狼不满道。

  别是北边区域最中心的位置了,代表着这座他们居住的院落,是整个北边区域最好的,自然也表示他们在北边区域很多户家庭中,是最有威势的,可是这儿毕竟是北边区域,不是东河家族核心的东边区域。

  河狼相信,自己义父河光,肯定也对东河本家只将他们安排在北边区域居住,而很不满。

  “算了,狼儿。”

  河光说道。

  虽然嘴上说算了,但河光脸上还是有不爽的神情露出。

  作为一个先天三层巅峰的强者,半年前他来到东河本家,希望借助东河本家的底蕴,在这儿修炼,冲击武尊之境,那时候他意气风发,因为就是在东河本家,先天三层的武者都不到十个,达到先天三层巅峰的武者,河光估计能够有三个就算不错了。

  原以为东河本家为郑重对待来自分支家族河家的他,可是河光却被人安排在了北边区域修炼,远离了东边核心区域,东河本家的人摆明了就是轻视他分支家族族人的身份,没有重视他。

  自己这个义子河狼,虽然是收留的,但感情很好,他视为己出,虽然河狼性格草率狂妄了一些,但其实说的并没有错。

  “狼儿,义父还会在东河家族这儿呆一段时间,你先回河家,帮河山处理家族事务。”

  河光很快不再提被东河本家瞧不起的事,转而说道。

  这会儿,河山等人死掉的消息,甚至包括最初和秦朗结怨而死掉的河岳河宏亮等人,河家所遭受的打击,还没有传到东河本家这儿。

  毕竟,河山活着的时候,就下令族人封锁了这些消息,不让河光知道。

  因为河光正处在闭关的时期,那时候河山担心河光会受到影响,所以没敢告诉。

  而后,东河本家又警告河家,不得在东河本家博彩业扩大的关键时刻搞事,河山自然更加不会将事情告诉河光。

  反正,河山认为自己有枪手保护,可以逃过秦朗的追杀,只要再多等几天,等到东河本家的警告解除,他就可以正式通知河光,甚至可以让东河本家的高手出动,一起除掉秦朗。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

  河山还没等到那一天,就已经死翘翘了。

  而负责处理河山河聚等人死亡的河家族人,还没来得及通知河光。

  当然,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河家肯定会很快通知到河光,这个毋庸置疑。

  “义父,为什么要我回河家,我呆这儿挺好的啊。”

  河狼撇撇嘴,“虽然东河家族瞧不起人,但这儿的修炼条件倒是不错。”

  “你不能乐不思蜀。”河光突然转过头,眼睛灼灼地望着河狼,一字一顿说道:“东河本家提供资源给你,让你修炼进步很快,你以为他们没有别的心思?”

  河狼反应过来了,可是还是很不服气地说道:“我也没用他们多少修炼资源啊,能够突破到先天三层,完全靠的是我的天赋,还有义父的教导!”

  河光摇摇头,暗道义子河狼还是太年轻气盛了,不知道人心玲珑,猜不透。

  “我们河家就是东河本家的分支,在东河本家河家的高手就应该是属于东河本家的,现在正值东河本家往澳门那边扩大博彩业,正是需要高手威慑其他势力的时候,你晋升为先天三层了,东河本家只怕已经在打你的主意了。”

  “到时候,不管你是被笼络进去的,还是被威逼进去的,入了东河本家,你还想轻轻松松脱离出来么?”

  河光分析道。

  义子河狼天赋比河岳比他还要恐怖,修炼泰山锻体术,不但体格跟山一样强壮,攻击也如同山岳一般厚重,气力巨大,借助东河本家提供的一些修炼资源,以力养力之后,河狼的进步神速,前天顺利突破,达到了先天三层。

  在二十八岁这个年龄,达到了先天三层,也很不简单了,就是在东河本家,也称得上绝对的天才。

  所以,尽管河狼突破的消息他死死封锁着,可难保东河本家没发现,一旦东河本家发现,“邀请”河狼加入东河本家是必然的。

  到时候,河狼就别想再回归河家了。

  “原来是这样!”

  河狼的森白牙齿露了出来,显得十分桀骜:“哼,我们刚来的时候,他们瞧不起人,现在等我突破了,又想利用我,哪有这么好的事!义父,我听您的,现在就回云海市!”

  河光微笑点头。

  河狼也露出了笑容,很是得意:“等我回到河家,在省城那片地方,我敢跟我叫板!唐盛都不够格了!”

  河光笑了笑。河狼不但好战,而且嚣张跋扈,等河狼回到省城,省城像荣家北唐门柳家等大势力的年轻高手,肯定会被河狼折磨得疯掉。

  “哼,我的义子就应该比别人霸道跋扈!因为他够强,谁敢不服,就打到他服!”河光心中狠狠说道。

  很快,河狼就自己开车离开了东河本家,没有惊动任何人。

  等他走远了之后,河光才打算去告知东河本家一声,到那时候,东河本家就算不满,也不能到河家那儿抢人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