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最强仙医 第698章 这个广告没你的份

小说:都市最强仙医 作者:菜农种菜 更新时间:2018-12-06 01:02:12 源网站:笔趣阁biquyun
  见到自己搬出身份最厉害的干爹后,那个年轻人身边的两个男人被吓得变了脸色,杨蜜儿终于觉得可以扬眉吐气了。⊙四⊙五⊙中⊙文【,

  “怕了吧?”

  杨蜜儿露出胜利者的微笑,在椅子上坐下,重新翘起了二郎腿,一副胜券在握、不怕秦朗等人不屈服的姿态。

  “老板,好汉不吃眼前亏。”

  策划部部长深知省城地下世界教皇一般的沈重,有多么可怕,劝着秦朗立即离开这儿,不要再跟杨蜜儿这个女人斗法了。

  “没事,吃亏的怎么可能是我。”秦朗却淡淡地笑道,让策划部部长吃惊不已。

  老板也太盲目自信了吧,对方的干爹可是沈重啊,就算是省城大要员,也忌惮沈重啊。

  而秦朗之前的话,并没有刻意压低声音,因此现场还有其他人也听到了,他们也是露出了惊讶的表情,暗道秦朗是不是太自信了,难道还能不惧可怕的沈重?

  “哼,乡下蠢汉,少説大话,再不乖乖跟本xiǎo姐赔礼道歉,乞求本xiǎo姐原谅的话,你就要倒大霉了!”

  杨蜜儿才不信秦朗有和她干爹对抗的资本。

  像秦朗这样身手的人,干爹沈重认识的没有一百,也有八十,但那又怎样,那些能打的人,都得乖乖听从她干爹的。

  这年头,谁有权有钱,谁的拳头就硬,早就不是以前那个靠武力解决问题的简单社会了,秦朗这个乡下蠢汉,也就能打打她的两个保镖而已。

  秦朗面露冷笑,嘲讽道:“到现在你还叫我乡下蠢汉,足见没有长脑子的人是你,怪不得説你胸大无脑,哦不,你连胸都是假的。”

  只要杨蜜儿稍微聪明diǎn,就应该能看出来,他之所以面对杨蜜儿搬出的任何身份和靠山都不惧怕,就足以表明他也是有所依仗的,否则,谁会傻乎乎地无所畏惧。

  当然,杨蜜儿并非智商有问题,而是这个女人平常自我优越感太足了,就只有这个女人欺压辱骂别人的份,别人一旦看不惯她的恶劣作为而指责她,这个女人马上就会想着报复,早就失去了判断。

  杨蜜儿脸色十分难看,因为秦朗説中了她的短处。毕竟硅胶填充就是假的,瞒不了人。

  但也因为这样,她对秦朗更加地怨恨了。

  不但怨恨秦朗,要让秦朗为得罪她而付出惨痛的代价,就连跟秦朗好的谷xiǎo璐,她也要狠狠地报复。

  “xiǎo子,还有你,谷xiǎo璐,现在本xiǎo姐给你们机会,马上斟茶跪下来乞求我原谅,要不然,有你们好看!”

  杨蜜儿怒声説道,掏出了手机。

  “你有干爹很了不起么?”秦朗冷声説道。

  众人愕然。虽然杨蜜儿有干爹还不止一个,是挺伤风化的,可杨蜜儿有一diǎn没有説错,沈重能量太大了,难道秦朗就真不怕沈重的雷霆报复?

  “杨蜜儿,我不妨也告诉你,你今天不但要跟谷xiǎo璐道歉,而且你接的这个广告,也没你的份了。”秦朗语出惊人,又説了一句引发众人心中惊涛骇浪的话出来。

  现场哗然了。

  不可否认,大家都对秦朗训斥杨蜜儿感觉很佩服,也认为杨蜜儿这种女人,就应该受到这样的教训,可是,大家同时也为秦朗担心。

  秦朗似乎完全不知道沈重的可怕,以至于现在好像吹牛都吹过了一样,竟然自信地表示杨蜜儿不再是洗发水广告的代言人了。

  一阵冷笑声传出来,杨蜜儿坐在椅子上,笑得前俯后仰,还用很夸张的姿势借此来嘲笑秦朗的可笑。

  “哈哈,真是笑死我了,这是我听到过的最好笑,也是最无知的笑话了!”

  “你知道吗,嘿,乡下蠢汉,你就是个笑话!”

  杨蜜儿如此来评价秦朗的无知。

  众所周知,她已经和绿蒂洗发水生产有限公司签署了广告代言的合同,就算是绿蒂公司不想让她当代言人了,那么按照合同,绿蒂公司也要先因为毁约而承担一笔将近百万的违约金给她,何况绿蒂公司也不会选择辞退她。

  因为绿蒂公司根本不会那么傻。

  至于秦朗説这个广告没有她的份了,那真是莫大的笑话!

  秦朗以为他是谁啊,他根本就没有资格左右绿蒂公司老总的决定。

  “我説过,这个广告没有你的份,我会让谷xiǎo璐当代言人。”秦朗依然很平静,但説出的话,却当然再次让众人吃惊。

  杨蜜儿冷笑不已:“就凭你?你以为你是绿蒂公司王总的老爸?”

  在杨蜜儿看来,辞退自己的决定权,在绿蒂公司老总那儿,而显然,那个老总是个生意人,不会犯主动违约这样愚蠢的错误。

  秦朗摇摇头:“我不认识什么绿蒂公司的王总。”

  听到这话,杨蜜儿笑得更欢了。

  “还不是?你连绿蒂公司的老总都不认识,又哪来的底气辞退我?”

  见秦朗连绿蒂公司的王总都不认识,杨蜜儿更加放心了,秦朗説的话,注定就是大话,根本威胁不到她。

  就连工作人员,包括秦朗的两个员工,也都用不解的目光看着秦朗,心想秦朗既然连绿蒂公司的老总都不认识,又怎么可能让那个陌生的老总心甘情愿支付不菲违约金而将杨蜜儿辞退。

  毕竟,那个老总是生意人,是绝对不可能因为秦朗的空话而吃亏的,这是生意人逐利的本性所决定的。

  “不认识他没关系,他会听我的的。”秦朗又是语出惊人,而且浑然没有底气不足,像是説的一件家常事一般简单。

  这下,众人就算是再不相信秦朗的能量,可也看出diǎn问题了。

  秦朗这么阳刚硬朗,压根就不是什么没有脑子的年轻人,也不可能为了在杨蜜儿面前逞威风而故意説出让自己下不了台的大话来。

  所以,难不成秦朗真的能够让绿蒂公司的老总,将杨蜜儿这样的一线大明星给辞退?

  杨蜜儿尽管也有些隐隐的感觉不对劲,但她今天就是要整垮秦朗和谷xiǎo璐,此刻自然更加没可能收手。

  “好啊,那我就看你怎么死的!”

  杨蜜儿打开手机,找出了她其中一个干爹沈重的私人电话号码,就要拨打过去。

  她当然也是背着其他干爹在和沈重交往,否则,她也怕沈重杀了她,不过现在打电话给沈重没关系,不会让沈重发现她的私生活问题。

  尽管沈重人还在国外,但可以遥控省城的人,叫几个人来摆平了秦朗。

  杨蜜儿在拨打电话前,还故意将手机对着秦朗和谷xiǎo璐晃了晃,説道:“等这个电话打出去,你们可就要遭殃了!”

  谷xiǎo璐面露担忧的神情,朝秦朗摇摇头道:“秦朗,今天的事太谢谢你了,不过你不能再在这里呆下去了,你先离开吧,不用管我,我不会有事的。”

  她非常感激秦朗替她出头,这种感觉,她在演艺圈根本就见不到。在演艺圈都是尔虞我诈,没有人会这样无偿地帮助别人,所以尽管现在事态严重,可她心中却一直很温暖,还有些甜蜜。

  秦朗摇摇头。他如果现在走了,那就太不是男人了。

  “放心好了,她要叫人,让她叫就是。”

  何况秦朗也不怕什么沈重。

  杨蜜儿发誓要让秦朗好看,终于毫不犹豫按下了拨打键,不一会儿,电话就接通了。

  杨蜜儿走到了一个偏僻的角落,用发嗲的声音讨好着沈重,然后説出了请沈重帮忙教训一个人的事。

  沈重根本就没问杨蜜儿那人的名字,对他而言,只要是在省城,任何人都要卖给他面子,但杨蜜儿説的那人,却丝毫面子都不给他,如果那人真有能耐,那就绝对不会这么干,因为任何人都会忌惮他,所以只能説那人压根就是不知道他的厉害。

  既然如此,那就让那个无知的人,知道知道他的厉害好了。

  而且,他还根本用不着亲自出马,这样的事,随便交给一个帮派去办就成。

  杨蜜儿花费了五分钟,和在国外度假的沈重通完话,再次出现在众人视野中时,走路都高昂着头,骄傲不已。

  “你,还有村姑你,都死定了!”

  沈重已经让省城一个叫天煞帮的帮派出面,来狠狠帮她出气了,天煞帮的人很快就会赶到这儿。

  以沈重的手段,既然安排天煞帮来办这件事,那天煞帮自然实力强大,办事可靠,所以杨蜜儿压根就不信秦朗还能翻出什么浪花出来。

  “我很期待呢。”秦朗微笑道。

  这自然让杨蜜儿恼怒不已,心想等天煞帮的人到了,秦朗就牛逼不起来了,到时候她要秦朗哭着跪在她脚下。

  天煞帮的人还没来到,正在这时候,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人,却在一个女秘书的陪同下,进入了扬帆文化公司的一楼大厅,并且直奔临时片场这儿而来。

  “王总。”

  “王总好。”

  无论是广告公司的员工,还是留在这儿的绿蒂公司的员工,见到了这个中年人,都主动打起了招呼。

  来的人,正是绿蒂洗发水生产有限公司的老总王海涛。

  “王总!”杨蜜儿扭着水蛇腰走向了王海涛,发嗲地打着招呼。

  王海涛仅仅是公式化跟杨蜜儿打了声招呼,就去和谷xiǎo璐等人打招呼了,对他而言,如果不是看中了杨蜜儿的知名度,对他公司的产品有帮助,他不会和杨蜜儿联络,因为从朋友处,他知道杨蜜儿的为人很不怎么样。

  杨蜜儿见王海涛对谷xiǎo璐的态度比对自己时,热情多了,不由更加有火,马上就冲王海涛説道:“王总,您来评评理吧,这儿有狂徒竟然説要辞退我,不让我当你们公司广告的代言人了。”

  秦朗任由杨蜜儿説着,反正他是要説到做到,要让杨蜜儿滚蛋的。

  杨蜜儿见自己説的过程中,王海涛和秦朗连声招呼都没打,显然王海涛是真的不认识秦朗,根本不可能理睬秦朗的要求,她就更加放心了。

  “这位先生,你要辞退杨蜜儿xiǎo姐?”王海通听秦朗説完后,尽管觉得秦朗的要求莫名其妙,但仍然保持着良好的风度,很有礼貌地向秦朗问道。

  杨蜜儿在一旁插话道:“他是要让王总你辞退我,王总,你説他是不是无知可笑?”

  王海涛再次看了一眼秦朗,秦朗给的感觉,是年轻,不卑不亢,身上释放着十足的自信,不像是一个説大话的家伙。

  于是,王海涛并没有盲目指责秦朗,而是问道:“先生,杨xiǎo姐説的意思,就是你的意思吗?”

  秦朗diǎn了diǎn头,説道:“王总,我需要你将杨蜜儿这女人辞退,代言人换成谷xiǎo璐。”

  王海涛皱了皱眉头。这事让他有些脑袋糊涂了。

  事情要么是这个年轻人不知天高地厚,只为博取噱头,要么就是这个年轻人十分有来头,自信异常。

  所以,王海涛还是谨慎地问了一句:“请问先生尊姓大名?”

  “秦朗。”

  秦朗平静地説道。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