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最强仙医 第747章 可恶的司机

小说:都市最强仙医 作者:菜农种菜 更新时间:2019-02-22 05:34:13 源网站:2K小说fpzw
  接下来看到的宝物,确实多种多样,每一样都称得上是世所罕见。

  秦朗看完了一圈,最终选择了一块极品灵石!

  灵石分为下品灵石,中品灵石以及上品灵石。

  别说是在地球上了,就算是在玄青子所在的清河大陆,那个修真世界中,上品灵石都十分稀少,需要开采上品灵石矿脉才能有机会挖到。

  而上品灵石矿脉非常非常的少,估计可能要一百万年以上,才有可能诞生出上品灵石矿脉,所以上品灵石也就越用越少,在清河世界都是贵重之物。

  玄青子好歹也是筑基后期修士了,而且靠着不凡的炼丹之术,在天医门中地位堪比普通的结丹修士,但玄青子一辈子都只使用过数块上品灵石。

  由此可见上品灵石的稀少。

  而极品灵石,其实本来不应该存在!

  至少,根据玄青子的记忆,在清河大陆内,任何一座灵石矿脉,都不可能挖出极品灵石。

  也只有在一些上古遗迹、秘境、大能者制造的独立空间中,才会出现极品灵石。

  根据清河大陆上的修士们估计,这或许与上古年代巨大的修真格局动荡有关,但不管原因是什么,总之清河大陆上现有的灵石矿脉,还挖不出来极品灵石。

  往往极品灵石只有结丹后期修士和元婴期老怪才能有办法得到。

  所以,当秦朗发现北唐门的藏宝楼第三层中,也有这么一块极品灵石时,立即毫不犹豫选择拿下了它。

  “神秘之石?”

  看着对于这极品灵石的介绍,秦朗不由笑了。

  也难怪,北唐门的人肯定是不知道极品灵石的,毕竟现在地球上修真早已经没落,没有其他修真者了,灵石恐怕对地球上的人而言,就好比是特殊矿石的存在。

  北唐门的人之所以认为这块拳头大小的极品灵石,是神秘之石,根据上面的介绍,秦朗弄懂了原因。

  原来,发现这块晶莹剔透不带一丝一毫杂质的石头后,北唐门的人就试验过了,只需要靠近这石头,人的精神就会变得更好,哪怕是身体十分疲累,似乎只要在这石头旁边呆上十来分钟,精神立即就能恢复完全!

  除了非同一般的助恢复能力,这块石头还能让人变得更冷静,有着精心的奇效。

  另外,北唐门的人也专门试验过,证明这石头的成分居然很多都是未知成分!

  一块含有和地球上矿物元素不同的石头,自然被北唐门的人当成了宝贝。

  只有对门派有大功的人,才可以使用这石头。

  从两年前得到这石头开始,前前后后也不过只有五个人,有幸体验过这石头带来的好处。

  看着这大段的介绍,秦朗直肉疼。

  北唐门的人竟然将一块极品灵石裸着放置了整整两年之久!

  这得凭空丧失多少珍贵的灵气啊!

  好在这是极品灵石,其中蕴含的灵气十分的精纯,散失速度也比上品灵石要慢上数倍,使得这极品灵石的效果还是非常大的。

  秦朗估计,在北唐门的人得到它之前,它应该一直处在某种类似被封印的状态中,这才历经没有修真时代的这么多年而不腐朽。

  极品灵石中蕴含的精纯灵气,是上品灵石的十倍,但这仅仅只是数量的变化。

  事实上,因为极品灵石中的灵气极度精纯,所以那些修为还不够的修士,根本承受不了这么精纯的灵气入体!

  就连现在,秦朗达到了练气七层,可也只能承受一点点的极品灵石的灵气。

  这也是为什么宗门对于练气修士,一般都只发放下品灵石,哪怕这练气修士出身特别好,顶多就是以中品灵石修炼为主的原因。

  不过秦朗估计自己达到练气九层后,反而可以借助极品灵石中的精纯灵气,一天吸收一丁点,从而冲击筑基期!

  毕竟,修士日常修炼最重要的灵石了,而极品灵石供应的灵气,毫无疑问是最顶级的,只要吸收时不冒险贪婪,小心为上,极品灵石就绝对能帮上大忙,足够秦朗很长一段时间的修炼了。

  决定要下这块极品灵石,当修为达到练气九层后使用,秦朗离开了藏宝楼第三层。

  虽然其余的十四样宝物中,还有几样符合他的需要,像那块神秘的令牌就不错,可是并非他必需之物,秦朗考虑还是先将选取另外一样宝物的选择权,先放在北唐门。

  没准以后到了帝都燕京,在那儿发展的话,或许需要藏宝楼第三层上的某件宝物呢?

  “秦朗,你这么快就选好了?”

  唐倚天一直呆在藏宝楼外面,等着秦朗出来。

  “已经过了不短的时间了,有劳唐门主等候这么久,不好意思啊。”秦朗笑道。

  “收获怎么样?”唐倚天自然不会在乎等候一个多小时,伺候好秦朗才是他北唐门最应该做的。

  “我选中了一样。”

  秦朗将极品灵石展示了出来。

  唐倚天的视线落到这块神秘之石上,点头道:“这石头很神奇,能够助人恢复精神,不过我总觉得还有更大的秘密没有参透,不过放在我北唐门,也是没人能够参透,既然秦朗你相中了它,那自然可以拿走。”

  唐倚天当然奇怪秦朗为什么单单拿走了这块石头,心知这石头的古怪,秦朗肯定知道的更多,但他又岂是那种说话反悔的人。

  就算这石头价值连城,他说了秦朗可以任选宝物,那这石头现在就是秦朗的。

  “那我就不客气了。”

  秦朗说完,重新将石头放进了袋子中。

  “没发现其他中意的东西吗?”

  唐倚天好奇地问道。

  他倒不是怀疑秦朗。

  事实上,秦朗既然说只选了一件宝物,那他完全相信秦朗不会说谎,之所以还询问了一下,纯粹真是好奇。

  毕竟,他对藏宝楼第三层的宝物,还是十分引以为傲的,秦朗居然没看中其他的,让他颇感意外。

  “有几样确实很不错,不过我现在还不需要,唐门主,我将选择机会留着下次使用,而且保证从那十四件宝物中选,可以吧?”秦朗笑着问道。

  他最中意的,恐怕还是那块雕刻有狮头雕身的神秘令牌了。

  只是在藏宝楼第三层花了不少时间都没能参透出那令牌的用途,估计拿了回去再研究也不会有什么效果,索性秦朗干脆先留着。

  “可以,当然可以!”

  唐倚天连忙说道。

  他心说,下一次秦朗还会来挑选宝物,这就相当于他北唐门多了一次和秦朗亲近的机会,这是好事!

  “那好,多谢唐门主了。”秦朗朝前面走去。

  唐倚天一边陪同,一边说想要秦朗赏脸大家一起吃个午饭。

  秦朗知道,这是唐倚天在刻意结交自己。

  考虑北唐门和柳家并没有任何冲突,不存在利害关系,加上有他在,他和柳家的关系,唐倚天不可能不清楚,所以北唐门就算以后想要在省城扩大发展,也不敢跟柳家结下矛盾,因而他卖一个好给唐倚天,未尝不可以。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秦朗没有推辞。

  在北唐门吃过了午饭后,秦朗可谓来北唐门的目的都达到了,而唐倚天也是喜笑颜开,双方高兴地道别,秦朗开车离开了北唐门。

  下午两点钟,秦朗就回到了云海市,在康乐养生会所,秦朗进了唐雪办公室,对着美女老板调笑了几句,随后没想到魔女蒋盈盈也过来看闺蜜唐雪,自然又被蒋盈盈狠狠打击了一番,说他都泡唐大美人这么久了,也没见将唐大美人泡上床,最后还是唐雪暴怒,将这个不靠谱的闺蜜赶了出去。

  秦朗一直在养生会所晃悠到下午四点才开车离开。

  随后秦朗将车开到了云海大学门口,进去摘了一些新鲜的银杏叶,用来和其他中药材熬煮药水,帮助继续强健体质。

  柳真真因为下午还要上课,没法出来,秦朗只好作罢。

  重新开车,秦朗路过了云海大学附属小学旁。

  这所小学在云海市很有名气,规模也比较大,就隔云海大学不远,坐落在大马路边上。

  此刻正值小学生放学,大部分学生都有家长接走,但也要小部分学生,因为就住附近或者是需要自己搭乘公交车回家,所以在老师带领下,先是聚集在校门口。

  有部分学生是要去马路对面搭公交车的,这些学生由老师领着,走人行道过去了,秦朗注意到,一个精神矍铄的老年人,正自愿当着交通协管员,特意帮助这些孩子过马路。

  像这样的热心老人,秦朗在其他地方也能遇到一些,只能说,这些老人人很好,愿意发光发热,且将余力用到有意义的事情上。

  秦朗对这些老人,还是很钦佩的。

  在等红绿灯的时候,秦朗发现其中还有好几个孩子,特缠着这位老人,应该是这老人在这儿当志愿者很久了,和这些孩子很熟了。

  老人带着七八个孩子,走到了斑马线上,一路将孩子们送到了对面,才返回来。

  秦朗看得出来,老人对红绿灯的变换时间把握得很准,当老人走回到斑马线的中间时,时间还有七八秒钟,足够老人走完斑马线了。

  时间再过去了三秒钟,老人差不多到了最右边的车道,只差几步,就可以离开车道。

  而这时候,时间还够,按照交通规则,这时候的机动车辆,还是必须停在斑马线后面的。

  可是,就在这时候,一辆灰白色的别克君威,却直接从车道上起步了,大概是见到前面没人,起步的幅度还很大,让人猝不及防。

  别克君威几乎是擦着老人,从旁边通过,老人当然也被这不遵守交通规则的司机吓了一下。

  还留在小学门口的师生,见到义务帮助学生的纳兰爷爷,竟然差点被这个可恶的司机撞到,而且这司机确实没有道德,不遵守交通规则,还突然冲出来,这如果是撞到了纳兰爷爷怎么办?

  现在就算是没撞到,可他们仍然很讨厌这种司机。

  这种司机宁愿去祸害无辜行人的生命,也不愿意自己反省,多在绿灯下停留一秒钟,委实可恶。

  但他们包括老人自己都没有想到的是,别克君威的司机右手扶着方向盘,左手却伸出车窗外,随手便将刚刚抽完的烟蒂扔了出去。

  随着这司机的不文明做法,烟蒂不偏不倚地,刚好“飞”到了老人的手臂上,滚烫的烟头结结实实烫了老人一下。

  “这司机怎么开的车啊,还随手丢烟头,真是可恶!”

  路边一个年轻的女老师看不下去了,指责道。

  哪知这别克君威的司机似乎耳朵挺尖,听到了这话,竟然直接将车停在了斑马线上,自己摔开车门怒气十足地冲了出来。

  “可恶什么啊,三八,劝你少多嘴啊!”

  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粗短的手指指着那名年轻女老师,气势汹汹地骂道,唾沫横飞,态度十分嚣张。

  年轻女老师气得脸色都白了,她就没见过这种倒打一耙的恶心无赖!

  “你自己开车不遵守交通法则,还随手丢烟头,错的人是你,小陈老师说你一句,你怎么还不接受了?”

  老人看不下去,说道。

  尽管这肥胖中年男子举手投足一副官老爷的嚣张姿态,但老人腰杆笔直,说的话义正词严。

  当然,老人确实有权利这么说。任何一个敢跟不良行为说“不”的人,其实都有资格跟这无良司机说这话。

  可是,这名老子却暴怒了,他那粗短的手指几乎戳到了老人的脸上,语气十分恶劣地朝着老人吼道:“老东西,你瞎掺和个什么劲啊,滚回家躺床上等死去!”

  也不知道这司机是不是碰到了不顺的事,还是脾气本来这样,但总之,所有听到和见到这司机恶劣举止行为的人,都露出了怒色!

  这司机太嚣张霸道了,随手扔烟头烫伤了老人,非但不道歉,还这么歹毒地骂一个义务送孩子放学回家的可敬老人!

  “你这是什么态度?”老人皱眉道,原本慈眉善目的老人,因为生气此刻竟然有种威严之感,似乎这老人也并非普通身份。

  可那缺德的司机听了老人这话,反而更加霸道嚣张了。

  “老子就这态度怎么了?滚开!”

  司机狠狠骂着,手朝老人推去,竟是要将老人直接推开。

  一只手中途出现,死死捏住了这司机的手。

  秦朗盯着这大腹便便摆出官态的中年男人,语气冰冷,毫无商量余地。

  “跟这位老人道歉!”

  秦朗的车,原本就在这辆别克君威的旁边,所以秦朗也清楚看到了刚才发生的事情。

  看到这司机这么嚣张,素质又这么恶劣低下,竟然连好心老人都骂,秦朗心中就憋着一股火。

  或许是因为以前碰到过老院长也是被这样的恶人刁难,再次见到有人这么对待老人,秦朗真的很生气。

  而现在,这司机竟然还要粗鲁地推开老人,完全不管老人可能会被推倒在地摔伤的后果,着实让他气愤了。

  他倒要看看,这耍着官架子的中年男人,到底什么来头,又是谁给了这逼这么大的脾气,当街违章、辱骂他人!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