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最强仙医 第075章 这个杀手玩完了

小说:都市最强仙医 作者:菜农种菜 更新时间:2018-12-06 01:02:12 源网站:笔趣阁biquge
  “师傅,去吉张市吗?”秦朗对出租车司机説道。

  “去,上车。”司机答应得挺痛快。

  秦朗也知道现在时间还早,出租车去了吉张市后,完全可以在那儿等到一个回云海市的客人,天黑之前就能赶回来。

  于是秦朗坐上了出租车,直奔吉张市。

  既然从电视新闻上看到了那个投毒者,秦朗肯定要去找那人。

  一方面是因为要从那人口中,知道到底是谁要杀自己,如果真是郑茶花,证实过后,以后开展复仇行动,也不会牵扯到无辜的人。

  但更重要的一方面,是秦朗要去干掉这个王八蛋!

  虽然这人出了车祸受了伤,可那跟自己无关,秦朗不是圣人君子,昨天他或者是叶xiǎo蕊,就差diǎn死在这人的手上,面对一个要杀死自己的人,秦朗自然不会放过。

  车子进入吉张市内后,秦朗下了车,然后搭乘公交车到了第八医院。

  不知道那个投毒者的姓\dǐng\diǎn\ 名,看起来找不到那人住的病房,可这难不倒秦朗。秦朗悄悄进入了一间没医生值班的办公室,在衣服外面套上了医生的白大褂和口罩,然后平静地走了出来。

  秦朗知道医院走廊也有监控探头,但只要他自己不慌张,就不会露出什么马脚,监控探头在也没有用。

  大模大样地走到了急诊科的特护病房,秦朗装作探视病人的样子,隔着门窗一间间瞅着,很快就发现了他要找的人。

  尽管那人全身包裹着白色纱布,像粽子一样了,可从体型还有左手上带着的蓝色电子表,秦朗还是一眼确认了这人就是自己要找的。

  刚好这间重症监护病房内,没其他医生在,秦朗径直推门而入。

  投毒者显然还在昏迷中,从旁边的监测仪器显示的数值来看,这家伙应该还没脱离生命危险,只怕随时都会可能死亡,这让秦朗很满意。他要做掉这人也就不用担心什么了,反正这人死了,只会被人认为是伤势过重。

  走到床前,秦朗冷冷盯着这人,然后运转体内真气,手指diǎn了这人的胳膊一下,将一丝真气灌入进了这人的某个特殊穴位中。

  受到刺激,这人还是醒了过来。

  如果换成其他医生,不可能这么轻松就让重度昏迷的伤者醒过来,可秦朗刚才用真气击打了特殊穴位,实际上是短时间在透支着这人的生命潜能,这人会加速死亡,但会有三分多钟的清醒时间,足够秦朗问出幕后指使者了。

  至于将这种方法用在一个重伤者的身上是否合适,在秦朗看来肯定是很合适的。谁让这王八蛋想要杀死他,他铁定要铲除这个威胁!

  “你醒了,嘿嘿。”

  见这人睁开了眼睛,秦朗笑道,笑容十分冰冷。

  绰号“六八”的这人,神智还算清晰,自然一眼就认出了秦朗,他的眼皮明显抽搐了一下,眼睛睁大了许多,像是碰到了惊惧的事情。

  六八实在没想到,自己发生了车祸,秦朗还能够找上门来。在他看来,就算因为车祸他的行踪被人发现了,那来找他的人也应该是警方才对。

  不过六八也知道思考这个问题丝毫作用都没有。因为秦朗来找他,扮作医生,肯定不是为了探视他。

  六八喉结一阵蠕动,想要説什么。

  秦朗提前説道:“我知道你就是在餐厅投毒的人,我只问你一句,给你酬劳让你杀我的人,是不是郑茶花?”

  六八的表情变化起来,像是准备嘲讽秦朗一样,蠕动的喉结下一刻似乎就要吐出一句话“我不会説的”。

  秦朗冷笑一声,没时间和这人浪费,手掌按在了这人的腹部,真气进入这人的体内,像无数把尖锐的xiǎo刀,在这人的经脉内疯狂切割着。

  六八感觉一股从来没有这么痛苦过的痛意产生,简直让他的灵魂都战栗起来,他忍不住痛想要大叫,可秦朗迅速在他喉咙某处diǎn了一下,他立即成了哑巴,发不出声音,只是痛苦地扭曲着身体,全身冷汗直冒。

  “你现在尝过我的手段了,不想更惨的话,我説什么你最好答什么。”秦朗冷冷説道,解开了这人的哑穴。

  六八忍着痛,低沉地吼道:“没门!”

  “你以为你真是硬骨头?”秦朗嘲弄道,脸上厉色一闪,再次diǎn了六八的哑穴后,催动真气更加剧烈地搅动着六八的经脉。

  六八感觉奇痛无比,简直生不如死,尤其是在秦朗的掌控下,想晕死过去都做不到,这一次终于怕了。

  “问什么答什么,耍花招只会让你更遭罪。”秦朗心中冷笑,是铁人他也能撬开这人的嘴。

  六八恐惧地diǎndiǎn头。刚才见识了秦朗的手段,他对生存已经不抱希望,但更加害怕在临死的时候,还得遭受更多更痛苦的折磨。

  六八受不了这个了,决定屈服,少受diǎn罪。

  “指使者是不是郑茶花?”秦朗问道。

  “我不知道,我们只有电话联系,她没有透露姓名。”六八老实説道。

  秦朗眉头一皱。没想到事情还有些棘手,好在时间还有,可以问出来。

  “听声音的话,那人应该是女的,年龄是不是大概在五十岁上下?”秦朗再次询问道。

  “是女的,不过声音很年轻,不会超过三十岁。”六八答道。

  不是郑茶花?秦朗有些意外,他看得出来,面前这人没敢説谎,郑茶花五十岁的中年声音,是不可能伪装的。

  既然指使者不是郑茶花,那肯定另有其人,而指使者又是女的,秦朗很快锁定了唯一的符合要求的人。

  秦朗继续问道:“那人説话语气是不是很猖狂,时不时还会笑几声?而且她的声音听着有些尖锐,频率很高?”

  六八diǎndiǎn头,知道秦朗已经查出雇佣他的人是谁了。

  当然,这对他来説,已经无关紧要了。

  秦朗看着六八diǎn头,眼睛中射出寒光来,“哼,没想到会是你。”

  然后秦朗看向六八,冷冷説道:“你可以死了。”

  真气摧毁了六八的两个命门之穴,六八连声音都没发出来,就死翘翘了。监测仪器上的心跳曲线越来越平缓,在秦朗离开病房的时候,数值变为了“0”。

  秦朗闪身进了一间厕所,脱掉了身上的白大褂以及头上的帽子,然后从裤兜中掏出早就准备好的一个黑色塑料袋子,将衣物装进去后,平静地走出来。

  在他到达医院一楼的大厅时,正有好几个医生和护士在朝着六八住的重症监护病房跑……

  秦朗离开了医院,一直等坐出租车回到了云海市后,才将装有白大褂的黑色袋子,扔进了垃圾箱中。

  这样做是为了保险diǎn,秦朗不想弄出不必要的麻烦。

  至于投毒的那个家伙,就算医生进行尸检,也发现不了那家伙是被人杀死的,只会判定是因为车祸伤势过重而正常死亡。

  因此以后就算警方通过“明缘”餐厅的监控录像,锁定了那家伙为投毒的犯罪嫌疑人,人已经死了,也查不到他的头上。相反,随着那家伙的完蛋,警方的破案线索已经断了,他反而可以能更安心地用他自己的方式,去对付郑丽了。

  秦朗已经确认了,指使者是郑丽。

  这个不用再调查了,也不需要郑丽亲口承认。至于为什么郑茶花没参与进来,秦朗也懒得追查,冤有头债有主,他只会对付郑丽。

  当然,郑茶花那边如果敢搞鬼,他照样会对付。

  回到云海市后,秦朗先去云海大学附属医院看了叶xiǎo蕊。叶xiǎo蕊情况好了很多,脸上有了血色,精神看上去还不错,医生説等明天就能出院了。

  苏云回家休息了,叶明城请了假在照顾叶xiǎo蕊,将秦朗拉到一边后,叶明城説道:“我已经报警了,警方开始在调查投毒的案子了。”

  “嗯,希望能够查出凶手。不过叶叔,我就不能帮上忙了,只能害得xiǎo蕊白白受苦,那杯有毒的饮料本来是我会误服的,xiǎo蕊无辜遭殃了。”秦朗説道。

  “你已经帮了很大的忙了。再説投毒这事,是对方太歹毒了,你事先也不知道啊。”叶明城拍了拍秦朗的肩膀。

  秦朗diǎndiǎn头。心中説道,其实投毒的人我已经干掉了,也算为叶xiǎo蕊受到的伤害,取回了一diǎn利息。

  当然,关于这事,他是绝口不会提的。

  “对了秦朗,警方那边,也需要你去做一份笔录。还有,对方投毒的行为很凶残,你以后要多注意一diǎn,同时尽量不要给自己招敌人。”叶明城説道。

  “其实我也百思不得其解,我没有得罪什么人啊,大概是对方的报复心理太重了。”秦朗假装不知道地説道。

  叶明城其实也知道以秦朗的性格,不可能主动惹下敌人,所以并没有怪秦朗的意思。

  秦朗随后去了一趟警局,做了一份笔录。秦朗的説辞还是一样,説自己不清楚仇家是谁。

  警方并没有限制秦朗的行动,毕竟秦朗可不是嫌疑人。

  晚上九diǎn多,秦朗到了郑丽居住的别墅山庄,绕到了山庄的后面,在一栋围墙附近的黑暗阴影处,隐身了起来。

  秦朗套上黑色的衣服和裤子,戴上了黑布蒙面,从黑暗中走出,一个助跑后,整个人纵身一跃,就像一只大鹏一样,灵巧地翻过了两米多高的围墙,稳稳地落在了别墅山庄的里面。

  有着练气一层的修为,加上身体十分灵活,秦朗在夜色中专门沿着障碍物多的地方潜行,很快就到了其中一栋别墅的后面。

  他来之前做了准备,查到了郑茶花、郑丽住的地方,就在这儿。

  郑家别墅的后面,是一片草地,其中位于一间浴室的窗户恰好是开着的,秦朗轻松沿着窗户进入,然后到了客厅的外面。

  客厅内只有郑丽在看电视,不见郑茶花,郑茶花应该是还没回来。秦朗站在客厅外面,准备推开门,去找这个虽然年轻但心肠毒辣的女人算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