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最强仙医 第750章 清除阑尾炎症

小说:都市最强仙医 作者:菜农种菜 更新时间:2019-02-22 05:34:13 源网站:2K小说fpzw
  “秦先生请提。”

  吴正雄面带着微笑,看向秦朗,态度出奇的友好。

  一些人很快就发现其中的玄奥之处了。

  自始至终,这个敢骂敢打成大威的年轻人,可是连姓名都没有透露过的。

  可吴局长却一口称呼这年轻人为“秦先生”,称呼中的礼遇之意,傻子都能听出来。

  这可就耐人寻味了。

  首先,无疑吴局长是认识这个姓秦的年轻人的。

  其次,这年轻人果然是有来头的人,否则,吴正雄局长也不会对他这么客气。

  只是,当听出这话非比寻常的这些人,看向秦朗时,却感觉眼珠子都要掉在地上了。

  因为这年轻人竟然问道:“吴局长,我们以前见过吗?”

  得,看来这年轻人,还根本就不认识吴正雄局长!

  这其中透露出的信息,可就更加耐人寻味了。

  没想到到头,居然是吴局长认识人家,人家反而不认识吴局长,看着就感觉是连吴局长都只能攀附这年轻人一样。

  那这年轻人的来头,岂不是大的惊人?

  成大威虽然嚣张跋扈,但并不蠢,否则也不可能在工作单位耀武扬威这么些年,违反乱纪的事情做了很多,直到现在才出事了。

  他惊疑不定地看着秦朗,似乎想要将秦朗整个人都看透。

  但看过来看过去,成大威惊讶发现,自己竟然真的对这个年轻人没有任何印象。

  云海市的公子哥他都认识,没有这号人物啊?

  难道是省城来的?

  想到连吴局长都对这人客气有加,自己刚才却恨不得绑了对方,成大威对这年轻人即将要说的那个针对他的建议,不禁感觉有些发虚。

  这年轻人来头这么大,该不会还想狠狠整自己一顿吧?

  成大威可不认为这没有可能。

  虽然他已经就地被免职,以后也会被双-规,只等调查结束,估计马上就会去蹲大牢,可是毕竟不会被判死刑,表现得好,有生之年还能出来,但如果这年轻人利用巨大的能量硬要他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也不是没可能的事。

  想到这儿,成大威只得咬牙将秦朗刚才骂他、打他的事情吞进了肚子里,不敢向吴正雄提出来。

  毕竟吴局长和秦朗认识,他指望能靠说出的话制裁秦朗,摆明了不现实。

  吴正雄在秦朗旁边低声说道:“叶副市长跟我提到过您,而且我远远地有机会见到过您一次。”

  吴正雄很清廉,但也懂得官场上的道道,秦朗明显就是叶明城十分认可的人,现如今叶明城已经升任云海市常务副市长了,等明年换届,叶明城极有可能当市长,这其中听个别大人物说,就有秦朗的帮助,足见秦朗如今的能量之大。

  所以,就连他,也不会平白去得罪秦朗。

  秦朗笑了一下,原来是这么回事。

  既然吴是叶叔这边的人,秦朗相信自己的建议,吴正雄一定会更加同意了。

  “我觉得成大威堂堂一个交警大队的大队长,本来应该比我们百姓更加懂得交通法规才对,可看来事实并不是这么回事。”

  秦朗瞥了一眼成大威,说道。

  成大威不敢再还嘴,心中却很忐忑,不知道秦朗针对他的建议会是什么。

  “所以,我想烦请成大威当一次志愿者,为大家说说交通法规,大伙觉得怎么样?”

  秦朗问道。

  众人马上鼓掌表示支持。

  这惩罚看似一点也不重,也不是为了恶心成大威,但却最能让围观百姓感觉出气。

  毕竟,平常时候这交警大队的大队长,还不是例行公事在路上巡逻一下了事,违反交规的人碰到了他,还得小心翼翼生怕被加重处罚,毫无疑问,以前成大威高高在上,现在轮到这人跌落下来,众人乐意看到。

  何况众人也愿意听听,那些神圣的交通法律,从成大威口中说出来后,会不会让成大威羞愧欲死?

  “嗯,这个建议确实不错。”吴正雄觉得借助这机会,给众人普及一下交规,提高安全出行的意识,很有意义,是一件很能传播正能量的好事,便点头答应了下来。

  吴局长都同意了,成大威也只能照做了。

  于是,可怜的成大威,只好到了人行道上,第一次以这样的身份,跟围观他的人讲起了交规知识。

  越讲,成大威越感觉自己心中堵得难受。

  不是怨恨秦朗而心中发堵,而是想到自己刚参加工作进入交警队伍中时,其实也是在旗帜下面宣过誓的,当时满怀豪情的他,很想做一个正直无私的交警,那时候的他,虽然钱少,可远要比现在过的轻松、知足。

  往事一件件浮现脑海中,成大威感觉脸上火辣辣地疼。

  他终究还是违背了自己的誓言,这些年吃喝卡要,肥了肚肠,却失去了最初的豪情,本心染上了黑色。

  想到自己做的种种坏事、错事,成大威非常的后悔,说着说着就忍不住痛哭了起来。

  吴正雄知道成大威是后悔了,恐怕也知错了,但犯错就是犯错,何况是严重违纪,法律不是人情儿戏,所以成大威必须为自己的过错付出代价,等待法律的严惩。

  而这时候,秦朗只是简单跟吴局长打了声招呼,就朝自己的车走去,打算离开。

  不管成大威是不是真心悔悟,但至少他也是做了一件好事。

  这时候,纳兰老人走到了秦朗的车旁。

  “小伙子,今天太谢谢你了啊!”老人朝秦朗竖起了大拇指。

  “老人家客气了,我就是看不惯那人的嚣张姿态而已。”秦朗笑道。

  说起来,他还是挺佩服这位好心老人的。

  看这老人应该是退休干部,退休后却仍然坚持发光发热,义务护送孩子们上学放学,很难得。

  “那也做得很好,心中有正义,还敢作敢当,比起你制止那人推我,老头子我更中意你打的那人一巴掌。”

  老人笑着说道,让秦朗感觉都有些不好意思,毕竟打人怎么也有些不对。

  老人却不在乎这个,看向秦朗问道:“小伙子,你是不是来过云海大学啊,我怎么记得在学校里面好像见过你一样?”

  “嗯,我不是云大的学生,不过偶尔也会去云海大学。”秦朗说道。

  他对这老人倒是没有任何印象,以他的记忆,他肯定和老人之前没有见过面,并不认识对方。

  “那可能是在校园里面无意中碰到过,对了我叫纳兰光启,小伙子你呢?”

  老人问道。

  秦朗有些惊讶,没想到还真是碰到“熟人”了。

  “学霸校……哦,纳兰海蓉是您的孙女吧?”秦朗没想到这老人,还是云海大学生命科学院的院长。

  他听纳兰海蓉说起过,有一个当院长的爷爷,叫做纳兰光启,如果不是老人自报姓名,他也不知道这位精神矍铄的老人,就是云海大学的王牌教授之一。

  “呵呵,你认识我孙女啊?我记起来了,好像我就是在生命科学大楼那儿见到过你,我说怪不得觉得你有些面熟呢。”老人呵呵笑道,显然心情很不错。

  秦朗汗颜,心说您要知道您孙女办的那些奇葩事儿,例如让我脱光了趴在实验台上给我检查身体,估计会有一脚踢开我的冲动。

  当然秦朗不会透露自己和学霸校花那些听起来都奇葩的事,没准这老头还会以为他想拐走学霸校花呢,虽然学霸校花长得确实不错,可不开窍啊,他估计就算再勾搭学霸校花,学霸校花也不会和人谈恋爱的。

  “纳兰院长,我叫秦朗……”

  秦朗也作了一番自我介绍。

  老头对秦朗怎么和自己孙女认识的事很感兴趣,特意询问了一下,不过看得出来,他也知道自家孙女一门心思都用在了实验研究上,所以说着的时候,自己都有些觉得这孙女爱好太奇特了。

  还好,孙女认识了这么一个很不错的优秀青年。

  “秦朗,有时间就多来云海大学玩玩,不嫌弃我人老爱唠叨的话,叫上我孙女,陪老头子我聊聊天……”

  老人本来高兴地说着,但突然面色一僵,眉头都皱了起来,手捂着右边腹部,表情疼痛。

  “纳兰院长,您是不是阑尾炎症发作了?”

  秦朗询问道。

  纳兰光启此刻虽然忍受着腹内的绞痛,但听到秦朗一口就说出了自己的病症,还是非常惊讶的。

  “秦朗,你是医生?”

  纳兰光启没想到秦朗通过望闻问切中的“望”,一眼就看出来了自己是阑尾炎症发作了。

  他的阑尾炎,前后发作已经三个月了,虽然发现得早,就医过后病情得到了控制,不会发展到穿孔的那一步,但因为年龄毕竟大了,医生并不建议他做阑尾切除手术,改用温和的药物治疗。

  这种疗法也能治好像他这种情况的阑尾炎症,但毕竟不能包止痛,所以每隔上几天,他都要疼一阵,痛过之后没事了,但受痛的时候,腹内那种翻江倒海的绞痛,就好像有人拿着刀子在里面乱捅一样,委实有些受不了。

  如果不是不适合做阑尾切除手术,他都恨不得阑尾立即没了就好,也省得过上几天就要遭难一次。

  一会儿后,纳兰光启感觉腹内的阵痛终于消失了,笑道:“秦朗,不好意思啊,我要先回去洗个澡,下次有时间一定来云大找老头子我聊天啊。”

  刚才的阵痛,几乎让衣服湿透,纳兰光启毕竟年龄大了,出了一身汗如果不及时处理,很容易感冒,尤其是现在冬天的时候。

  秦朗却说道:“纳兰院长,我对医术也有点小心得,要不我帮你根治了这阑尾炎症吧。”

  “秦朗,你还会手术治疗吗?”纳兰光启大感惊讶。

  之前秦朗说过自己不是真的医生,但确实对医术有些了解,他还以为秦朗是祖传的医术,但根治他这种阑尾炎症,除了坚持吃药就是做手术了,他不信秦朗能够开出比大医院医师更专业的药来,所以才会认为秦朗是想通过手术的方式,帮他根治阑尾炎症。

  秦朗摇摇头,笑着说道:“医生都建议您以药物治疗为主,不建议动手术,我当然也不会这么做,何况手术我确实不会做。”

  “那你还有其他的方法?”纳兰光启觉得秦朗越来越不简单了。

  “我用银针可以彻底清除纳兰院长您的阑尾炎症。”秦朗说道。

  纳兰老头人很好,而且也是学霸校花的爷爷,秦朗碰巧发现了纳兰光启的病症,要治好只是随手而已,并不介意出手相助一次。

  纳兰光启知道秦朗不会在这事上吹牛,当即就同意了。

  “那就要麻烦秦朗你了。”

  纳兰光启随后带着秦朗到了他家。

  他家就在云海大学内,住的是家属楼。

  听纳兰光启说,老伴死得早,现在他是一个人住在家属楼里面。

  秦朗没带银针,但纳兰光启一个电话,就让云大医学院的一个中年老师马上送来了一盒银针。

  秦朗施展“天医针法”,配合真气,用的是“杀伐”的方式,将真气用到了阑尾炎症的病灶位置,利用真气的绞杀之力,很快就杀死了炎症细胞。

  这一点要做到,对其他人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但对练气七层的秦朗而言,却是很容易就能办到的小事。

  当然,纳兰光启是结结实实被震撼到了!

  秦朗前后用了不到三分钟,竟然就让原本还有些隐隐作痛的阑尾炎症完全消失,再也没有任何痛感,可谓十分的神奇!

  困扰自己三个月之久的阑尾炎症,却在秦朗轻描淡写一般的几根银针下,完全被清除,如果亲眼所见,亲身所感受到,纳兰光启自己都不相信还有这么年轻、医术却通天的人。

  “秦朗太谢谢你了!”纳兰光启感觉今天简直是自己的幸运日。

  到现在,纳兰光启才意识到,秦朗应该是一名医术国手,深藏不露。

  虽然他自己就来自京城赫赫有名的纳兰家族,见多了能人异士,但拥有这样神奇医术的岐黄高手,却还是第一次见到,老头心中有了好好结交这位年轻人的打算。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