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最强仙医 第761章 东河家族的行动

小说:都市最强仙医 作者:菜农种菜 更新时间:2018-12-06 01:02:12 源网站:笔趣阁biquge
  交代完那五千万资金该怎么使用后,秦朗就离开了蓝润公司。∑,

  老板当甩手掌柜,连五千万巨额资金的去向都不是特别过问,至少不是全程监督管控这一大笔钱的使用,让不明情况的人准会以为这样的老板是缺心眼,迟早要被手底下的职工给坑。

  但秦朗其实精着呢。

  专业的事情,交给专业的人员去办,这是他开办蓝润公司后,所坚持的几条信条之一。

  对于公司管理,他不如江心忠。

  江心忠曾经就负责打理过一家化妆品生产公司,如果不牵扯人脉啊之类的商场道道,光是工厂管理,江心忠的经验绝对丰富。

  哪怕如今蓝润公司的规模,是他曾经负责的那家工厂的五倍以上,但万变不离其宗,管理工作,江心忠一直做的得心应手。

  所以,公司的日常管理,只要牵涉的不是特别重要的事情,江心忠完全可以做好。

  至于公司财务这一块,秦朗照样不懂,远比不上唐雪。

  唐雪工作雷厉风行不説,还很负责,而且也会精打细算,加上有专门财务出身的其他人的协助,唐雪负责财务这一块,可谓十分合适。

  而秦朗要做的,只不过是任人唯贤而已。

  江心忠和唐雪他都信得过,所以信任之下,他才可以将更多的事情交给这两人,而他,自然也轻松了许多。

  当然,就算公司真发生变故,秦朗也不会措手不及。

  别人只看到他乐意当甩手掌柜,存在被人架空的危险,却不知道,他其实也留了暗手的。

  只是秦朗不喜欢玩勾心斗角的把戏,那样耗脑,而且公司现在运转一切正常,并不需要他担心什么。

  开车回到家中,秦朗继续修炼。

  傍晚的时候,秦朗又服下了一颗培元补气丹,继续冲击练气九层。

  吃过晚饭,秦朗给叶小蕊打了个电话。

  “小蕊,你下班了吧?”

  秦朗问道,脑海中不由自主浮现出娇憨可爱的美人儿样子来。

  “嗯,下班啦。坏人,你是不是想吃请我吃晚饭啊?”叶小蕊在电话中笑呵呵地,颇有依赖着秦朗撒娇的娇憨味道。

  秦朗虽然吃过了晚饭,但真要陪叶小蕊再去吃一顿,那也是乐意之至啊。

  “可以啊,小蕊美女要求,我一定从命。”秦朗马上説道。

  “呵呵,可惜我已经吃过啦!”叶小蕊吃吃的笑道。

  “那夜宵怎么样?”

  秦朗顺着杆子往上爬。

  “不用,夜宵吃多了会长胖。”叶小蕊説道,秦朗能够想到叶小蕊皱着可爱的鼻子説这话的情景。

  “怕什么,有你秦朗哥哥在,保管你吃再多身材也照样苗条。”秦朗牛逼哄哄説道。

  他当然有底气説下这样的话。

  叶小蕊也知道,笑道:“以后可以去吃,今晚没空。”

  “你又不去约会,怎么没空?”秦朗打趣道。

  叶小蕊不太喜欢吃夜宵,这diǎn他是知道的。

  “哼,你怎么知道我不会去约会,我就是要去约会呢。”叶小蕊故意説道。

  可惜秦朗还不了解这妞。

  “得了吧,你啊,也就可以跟纳兰海蓉约会了。”

  叶小蕊和学霸校花纳兰海蓉合租在一块,这两个女生住在一起,以纳兰海蓉的性格,肯定对外出逛街买东西什么的没有兴趣,所以叶小蕊也不会晚上出去。

  “海蓉妹妹不在,我跟别人啊。”叶小蕊笑道。

  秦朗自动忽略了叶小蕊的后半句话,这妞如果跟异性约会,那个异性除了自己,绝对没其他人了,这diǎn自信,他还是有的。

  秦朗对前半句话很感兴趣。

  “小蕊,你説纳兰海蓉不在家,那今晚是不是你一个人住?”秦朗嘿嘿笑道,话中的让人浮想联翩的意思,暴露无遗。

  “想得美你!我会将房门反锁!”

  叶小蕊知道秦朗打的什么主意,立即説道。

  “给我留张门呗。”秦朗软缠硬磨。

  “不行。”叶小蕊拒绝地异常彻底。

  “那我晚上爬窗户进来。”秦朗还真的在脑海中浮现出自己爬窗户闯进叶小蕊香闺的画面了。

  嗯,那画面既刺激,又有激情。

  “坏人,我不跟你説了。”

  叶小蕊受不了秦朗的厚脸皮了。

  秦朗总算説到了正题上。

  “小蕊,还有一个星期,你就要去非洲进行医疗援助了,如果出国前还想办什么事,需要我尽管説。”

  秦朗尽管舍不得叶小蕊去非洲进行医疗援助,可是这毕竟是一件崇高的事业,而且也是叶小蕊非常想完成的一件心愿,他只能尊重叶小蕊的决定。

  “嗯,好的。”叶小蕊答应道。

  放下电话,秦朗打算在这一个星期内,带叶小蕊去一趟省城,玩一次地下迷宫。

  叶小蕊有一次聊天跟他説过,説想去玩玩地下迷宫,只是因为工作原因,没空前去,这一次叶小蕊要出国,而且一去就要一年,秦朗当然要帮着叶小蕊实现这个小小的愿望。

  ……

  京城燕京,精英势力东河家族内。

  东河家族的家主,东河英明,正拿着手机,听着来自云海市的手下的汇报。

  “家主,我们的人已经到了云海市了,请家主指示。”

  手下恭敬问道。

  东河英明脸上露出了一抹得意的笑容。

  纳兰家族这些年为了保护纳兰海蓉,可是煞费心机,连续搬动位置,在不同的地方居住,但东河家族一直没有放弃追查纳兰海蓉和纳兰光启,如今终于到了斩获成果的时候了。

  想到这个好消息的建立过程,东河英明有掩饰不住的骄傲。

  纳兰家族一直是东河家族的心腹大患,他的目标就是击垮纳兰家族,吞并纳兰家族的资源,壮大东河家族,这些年和纳兰家族从普通层次的针锋相对,到斗争升级,如今和纳兰家族已经是死敌了,双方关系不再有任何缓和的可能,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但至少最近一年,还是他东河家族占据了优势。

  纳兰布衣被他们下毒,虽然侥幸捡回了一条命,但元气大伤,没在有更多的精力管理好纳兰家族,他们趁虚而入,压制着纳兰家族。

  而纳兰海蓉是纳兰布衣唯一的后代,他们东河家族在十几年前,就开始留意纳兰海蓉,毕竟拿下纳兰布衣不容易,纳兰布衣通常都呆在纳兰家族内,很少有机会可以偷袭,所以拿下纳兰海蓉,是他们重创纳兰家族的很重要的一步。

  只是纳兰光启,也就是纳兰布衣的父亲,纳兰海蓉的爷爷,这个老不死的,竟然在纳兰海蓉年纪很小的时候,突然离开了纳兰家族,漂流到了外面。

  这些年,东河家族在寻找纳兰海蓉这事上,没少投入人力和财力,只是一直毫无所获,但前几天,他们的人终于发现了一个重要情报:在云海市的云海大学内,见到了纳兰光启。

  一查,纳兰光启在云海大学任教,居然还没有隐姓埋名。

  纳兰海蓉也是一样,也保留着原来的名字。

  他可以理解为这是纳兰家族族人的骄傲。

  当然,纳兰光启放心使用原名,肯定也是有所依仗的,只是纳兰光启和纳兰海蓉运气不好,被他的人发现了行踪而已。

  现在,他的人已经到达云海市,即将要控制纳兰海蓉了。

  “传我的命令,集合你所有的人马,给我去纳兰海蓉的住所,将纳兰海蓉秘密带回京城来!”

  东河英明朝手下发布着命令。

  那名手下疑惑地问道:“家主,那纳兰光启呢?”

  “那个老家伙?”东河英明冷笑不已,“哼,不用管他,他大半截身子都埋进黄土了,对我们的利用价值不大。”

  利用价值大的还是纳兰海蓉。只有纳兰海蓉在他们手上,就不信威逼不到纳兰布衣就范。

  而且纳兰布衣现在还生机流失严重,等同于废人,纳兰海蓉再被他们控制,纳兰家族无疑会面临严重打击。

  “是,家主!”

  手下领命,马上去执行命令了。

  东河英明放下手机,心情大好。

  这一次家族派出了六个人对付纳兰海蓉,其中两个还是先天一层武者,考虑到纳兰光启和纳兰海蓉是刻意隐藏于市井之中,身边不可能有高手保护,所以他这六个人尤其是两个先天武者,足够控制住纳兰海蓉了。

  diǎn燃一支雪茄,东河英明坐在昂贵的沙发上吞云吐雾。

  但很快,手机就响了。

  不太可能是派出去的人这么快就得手,应该是有其他事情,东河英明接通电话后,就听到东河川的声音。

  东河川一直在京城,是监控纳兰家族的情报负责人。

  难道纳兰家族,又有新动静了?

  东河英明对纳兰家族的大部分动向,还是很清楚的。

  纳兰布衣殒命在即,纳兰家族有些失去了分寸,一直以治好纳兰布衣的病为主要任务。

  该不会东河川的电话,就为纳兰布衣的病而来的吧?

  “什么事?”

  东河英明问道。

  “家主,我们发现纳兰布衣从外面返回,刚进入了纳兰家族中。”东河川汇报道。

  “什么?你们竟然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离开纳兰家族的?”

  东河英明脸色顿时难看起来,雪茄也扔到了红玛瑙烟灰缸中。

  纳兰布衣既然从外面返回,那就肯定是先从家里出去过,可他的人竟然漏过了这个重要情报!

  “对不起家主……”东河川显得很诚惶诚恐。

  “算了!这痨病鬼还是有些手段的,你们追踪不到他的行踪,也情有可原。”

  东河英明克制了一下脾气,这样説道。

  纳兰布衣如果真要隐藏行踪,动用一些手段后还是可以办到的。

  “你们能查出纳兰布衣去了哪吗?”东河英明问道。

  “据潜伏在纳兰家族的我们一个密探回报,纳兰布衣应该是去了一趟辽沈省,但具体到了辽沈省哪儿,我们的人在纳兰家族级别不够,没法打探清楚。”

  东河川汇报道。

  “辽沈省?”

  东河英明默念了这个省份的名字一遍,脸色阴晴不定。

  云海市恰好就是辽沈省内的一个市。

  难道,纳兰布衣是去见女儿纳兰海蓉了?

  东河英明想了想,似乎只有这种可能。

  好消息是,他的人如今就在云海市,已经确认过了,今天下午纳兰海蓉还在云海大学读书,纳兰光启也没有任何异常,而那个时候纳兰布衣已经差不多回到京城燕京了。

  所以,纳兰海蓉还在云海市,他的计划就不会受到影响。

  “继续监视。”东河英明冷冷朝东河川命令道。

  再次放下手机,东河英明突然有隐隐不好的感觉。

  蓦地,东河英明想到一件事,脸色马上惊疑起来。

  “云海市?那个秦朗,岂不就是云海市的?”

  “听河家的人説,秦朗擅长医术,莫非……”

  想到纳兰布衣去云海市,也有可能是去找秦朗治病的,东河英明迫切需要确认如今纳兰布衣的身体状况。

  纳兰家族拼命想办法想要治好纳兰布衣的病,这在燕京城并不是秘密,在纳兰布衣找过了那么多的医生和专家,甚至连中南海的御医都找过了,却仍然没有收效的情况下,纳兰布衣遍寻名医,是很让人能理解的事。

  所以,不排除纳兰布衣找到秦朗治病的可能性。

  于是,东河英明拨通了东河川的电话。

  东河川见家主主动打来了电话,诚惶诚恐得很,生怕是自己哪儿又做的不好,惹家族不满了。

  “家……家主。”

  东河川显得有些害怕。

  在东河家族,除了大长老东河昌是所有族人绝对敬重畏惧的人,就数家主东河英明的权力最大了。

  “我问你,发现纳兰布衣返回后,纳兰布衣是个什么情况?”

  东河英明开口就直奔主题。

  他太需要知道纳兰布衣如今的身体状况了。

  “还和以前一样啊,连走路都要拄拐呢。”东河川提到纳兰布衣的状况,忍不住嗤笑道。

  堂堂纳兰家族的家主,却沦落到只能等死的地步,东河川一直认为纳兰布衣是个笑话。

  “你都亲眼看到了?”

  东河英明严厉询问道!

  东河川有些傻眼。

  这不是明摆着的事么,他的人都看到纳兰布衣拄拐从车里走下来的啊。

  这个只能等死的痨病鬼,为什么引得家主这么关注?

  但东河川不敢怠慢,急忙重复了一遍,表示自己很确信,纳兰布衣的情况还和以前一样。

  东河英明苦恼地揉了揉太阳穴。

  他可不敢肯定这是纳兰布衣如今真的状态,还是纳兰布衣这老狐狸假装出来的。

  如果纳兰布衣真找到了秦朗,而且被秦朗治好了病症,那纳兰布衣势必会强势管理纳兰家族,必将会给东河家族击垮纳兰家族的行动带去很大的影响。

  “不行!必须趁早将纳兰海蓉带回燕京来,有纳兰海蓉作要挟,我们东河家族更容易将纳兰家族灭掉!”

  东河英明立即又给云海市的手下下达了一条命令。

  立即将纳兰海蓉控制,并且带回燕京。

  如果碰到外人和纳兰海蓉在一起,一律就地击杀!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