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最强仙医 第768章 有问题的酱板鸭

小说:都市最强仙医 作者:菜农种菜 更新时间:2018-12-06 01:02:12 源网站:笔趣阁biquyun
  蓝润公司的发展方向,已经定了下来。

  秦朗亲自制定的蓝润公司四步走发展战略,如今第三步开始了。

  前面两步,分别是闻名云海市,和闻名辽沈省。

  一个星期前,江心忠就带队考察了一下京城燕京的化妆品消费市场,并且在京城四环的一栋商业写字楼,租下了一个面积并不大的地方,充当蓝润公司在京城的办事处。

  可以説,一个星期前,蓝润公司就开始了第三步发展战略。

  大本营全部都在云海市,以后的基地就是云海市了,但产品从生产线上生产出来,怎么摆放到京城燕京以及其他各个城市的消费货架上,显然还是一个挑战。

  秦朗作为老板,交给员工们的目标很简单,那就是蓝润品牌要走向全国,必须要先在京城燕京打开局面。

  这也是办事处设立的原因。

  当然,现在秦朗还不能够去燕京。

  叶小蕊的伤还没有好。

  接下来的三天时间,秦朗基本都陪在叶小蕊身边,除了用天医针法和真气帮助叶小蕊恢复伤势,还会经常搀扶着叶小蕊,到外面晒太阳。

  叶小蕊恢复的很快。

  总共六天的恢复时间,叶小蕊∝☆,..的伤口已经愈合。

  今天,是第七天了。

  “小蕊,脱掉衣服啊,不然我怎么操作?”

  秦朗对坐在客厅沙发上、脸色颇为尴尬的叶小蕊説道。

  叶明城和苏云都回去了,毕竟女儿有秦朗照顾,他们很放心。

  “坏人,你説话怎么不説清楚?又占我便宜!”

  叶小蕊小小的埋怨道。

  哪是要脱衣服啊,就只是坏人要帮她清除伤口上的疤痕而已,这坏人却説的那么猥琐。

  “嘿嘿,小蕊如果你脱掉衣服,我会更好地下针。”

  秦朗脸皮很厚。

  “想得美!”

  叶小蕊才不会自毁长城。真在这家伙这么做了,那还不羞死个人啊。

  只是,就是只掀开一diǎndiǎn的衣服,露出伤口来,叶小蕊都觉得有秦朗在身边,不好意思去做。

  “喂。”

  叶小蕊喊道。

  “怎么了?”

  秦朗没反应过来。

  “你回避一下吧。”

  叶小蕊红着脸説道。

  有秦朗在一旁看着,小小的掀衣动作,她都不敢做出来了。

  “回避什么啊,迟早都要看光的,现在只是看一diǎndiǎn啦!”

  秦朗打趣道。

  叶小蕊闹了个大红脸。

  这坏人,还是这么……坏!

  “你回避不回避?”叶小蕊清脆的声音响起,带着一丝小女人的情态。

  “不回。”秦朗毫不犹豫地説道。

  “回不回?”

  叶小蕊美丽的眼睛中笑意闪现,纤纤玉手揪住了秦朗腰间的软肉。

  “怕了你了。”

  秦朗只好妥协。

  等到秦朗再回来,叶小蕊小声説道:“坏人,可以了。”

  秦朗看到叶小蕊腹部的那道伤口,尽管叶小蕊已经康复了,可他还是很心疼,也没有了继续戏弄叶小蕊的心情了。

  “小蕊,对不起啊。”

  轻轻抚摸着那道伤疤,秦朗眼中带着歉意。

  “坏人,你快别这样,你这样我感觉怪怪的。”叶小蕊刻意掩饰住自己的感动,连忙这样説道,借此不谈这个话题。

  秦朗是真心关心她,这diǎn她当然知道,可正因为如此,她不想这件和秦朗没关系的事,影响到秦朗。

  她受伤,并不是秦朗的责任,秦朗用不着自责。

  “小蕊,以后我保证不会再有人伤害你了。”秦朗看着叶小蕊的眼睛,认真説道。

  “嗯。”叶小蕊diǎn了diǎn头,心中很甜蜜。

  秦朗这才打开了银针盒,开始施展天医针法,清除着伤疤的痕迹。

  最早的时候,秦朗就替叶小蕊清除过左小腿上的疤痕。

  那时候郑丽母女想在舞会上让叶小蕊暴露出疤痕可怖的小腿,好让叶小蕊丢脸,但他清除了叶小蕊腿部上的疤痕,反而让郑丽母女在舞会上丢了大丑。

  因此现在又是清除疤痕,秦朗的经验很丰富了。

  五分钟后,秦朗搞定了。

  “小蕊,明天早上起来,你这儿的疤痕就会完全消失了。”

  秦朗説道。

  “坏人,谢谢你啊。”

  叶小蕊又一次体会到,不管是什么困难事,秦朗都能办到。

  她伤口上的疤痕,如果要自然恢复,少説也要半年,而且一辈子都会留下浅浅的疤痕印记,女孩子嘛,当然不希望腹部留下这样的疤痕,但幸亏有秦朗在,一下子就将她的担心解决了。

  秦朗问了一个他以及叶小蕊父母都很关注的问题。

  “小蕊,后天就是医疗团队去非洲执行医疗援助的日子,要不你还是等下一次吧。”

  秦朗和叶明城、苏云,都不希望叶小蕊去。

  毕竟,叶小蕊刚受伤,还是重伤。

  “坏人,你不是跟我説了,我的伤已经完全恢复了吗?”叶小蕊问道。

  秦朗苦笑了一下,这小妞还真是固执啊。

  “是康复了不假,可大病初愈人还要静养一阵呢,你这刚好,马上就要舟车劳顿,特别到了非洲马上就是要迎接高强度的医疗救助任务,估计连正常的睡眠时间都无法保证,对身体可不好。”

  秦朗尽可能地劝着叶小蕊打消去非洲当医疗志愿者的心思。

  “嘻嘻,坏人,你又吓唬我了!”

  叶小蕊展颜笑道,“你这几天这么帮我康复,我的身体早就没事了,比受伤之前还要好,所以我去非洲身体肯定不会有事的。”

  秦朗一阵无语。

  这妞还真不好糊弄啊。

  确实,他既然要帮叶小蕊恢复伤势,那自然是全心全力去做了,别説医疗队后天才出发,就现在出发,叶小蕊的身体也完全能承受得住。

  “小蕊,我还是希望你不要去。”

  秦朗真诚説道。

  去支援非洲的需要医疗援助的人,固然是一件好事,但从情感上,秦朗当然不希望叶小蕊去那儿受苦受累。

  尽管,叶小蕊的品质,值得称赞,但这种事放在个人身上,总是容易被私人情感影响。

  “坏人,不要再劝我了,后天我就会离开了。”

  叶小蕊的説话声音很轻,但语气很坚定。

  别看她年纪小,外表也不是那种独立自主特别强的女孩子,但真正决定的事情,不会那么容易更改。

  前面秦朗就已经劝过一次了,没想到这一次还是没有奏效。

  好在这也不是不能接受的事情,毕竟只是去非洲医疗援助,不是去打仗,叶小蕊不会有生命危险。

  “那好吧,不过小蕊,答应我,要平安回来。”

  秦朗説道。

  “当然了。”叶小蕊答道。

  “当然什么?当然要回来做我女朋友么?”秦朗打趣道。

  “你又来了!”叶小蕊嗔道。

  “一年后你就二十四了,是时候了。”秦朗一本正经説道。

  像叶小蕊这样漂亮的女孩子,还没有男朋友,或者説,他还没有将叶小蕊拿下,好像是失败了一些呢。

  ……

  第二天,叶小蕊腹部的伤疤,果然消失了,连最细微的疤痕都没有留下,皮肤依然光洁滑腻。

  苏云对秦朗的医术赞不绝口,十分感谢秦朗帮了她女儿。

  又过了一天后,不想来的日子还是如期来到了。

  叶小蕊背着一个大背包,到了医院报到。

  秦朗,还有叶明城和苏云,都来了医院报到diǎn,和叶小蕊道别。

  这一次组织去非洲的医疗援助小组,以云海市的医疗队伍为主,总共有十个人,会先去省城和大部队汇合,然后搭乘去往非洲的飞机。

  “小蕊,在那边一定要好好的。”

  真当分别的时刻来临,秦朗还是有些伤感。

  虽然和叶小蕊分别的时间,只有一年,但想到一年不能够见到这位清纯漂亮的女孩子了,秦朗十分舍不得。

  “好了,坏人,我又不是一去不回来了。”

  叶小蕊看到不少同事都望着她和秦朗,俏脸都红了。

  将叶小蕊送上开往省城的大巴后,秦朗目送着叶小蕊离开。

  一年之后,他将会再次见到叶小蕊。

  回到家中,秦朗继续修炼。

  培元补气丹已经用完,让他顺利达到了练气九层,现在他要用极品灵石,冲击筑基期了。

  冲击筑基期的难度,绝对要比练气七层达到练气九层的过程要难,即使有极品灵石相助,所需的时间,也会比较长。

  秦朗只吸收了一diǎndiǎn的精纯灵气,毕竟极品灵石中蕴含的灵气,十分的精纯,一块极品灵石,价值绝对不是一百块上品灵石能够相比的,所以哪怕只是极品灵石的一diǎn灵气,炼化吸收之后获得的好处,也是惊人的。

  修炼完毕,秦朗感觉自己的修为,又增进了一些。

  这在以前修炼时,是从没出现过的状况。

  毕竟,以前无法像现在这样明显感觉到修为的增加,这是极品灵石在起作用。

  第二天,秦朗开车到达了青山镇。

  他很快就要去京城燕京了,毕竟迟早也要接触那个地方,不説其他,就是他的神秘身世,估计也只有到了京城才有机会解开,所以在离开云海市之前,他要去青山镇,看望一下福利院原来的院长张老院长。

  到了青山镇的敬老院,秦朗见到了老院长。

  敬老院有了秦朗以前的资金注入,再加上当地部门的支持,现在的规模,又比秦朗见到的时候,大了两倍。

  以前本来是东方家族想要霸占的那块土地,想用来当污染严重的炼油厂的,现在也被划拨到了敬老院名下,在那儿建起了更多的养老公寓,和一座老年活动中心。

  秦朗听老院长説,附近四五个镇子的孤寡老人,只要愿意的,都可以来这儿安度晚年。

  看到老院长忙碌但充实,秦朗很高兴,也很钦佩老院长。

  老院长早就到了颐养天年的年龄了,但仍然热心于公益事业,这一diǎn,就是那些动辄捐慈善款几十万上百万的人,都无法相比的。

  “老院长,这是我得到的一颗中药药丸,对增强老年人的体质有不错的帮助,您收下它。”

  秦朗将装有一颗培元补气丹的小瓷瓶,递给了老院长。

  老院长年纪大了,正是需要固本培元的时候,这颗培元补气丹,可以让老院长延年益寿。

  等到以后自己再炼制出了其他合适的丹药,肯定还会赠送给老院长,至少要让老院长长命百岁。

  老院长收下后,两人又聊了起来。

  中午饭的时候,秦朗就在敬老院吃的,午饭并不很丰盛,基本都是农家菜,反正老人们的伙食是什么,老院长的伙食也会是什么,老院长从不搞任何特权。

  “秦朗,这一道酱板鸭,是来看望孤寡老人的好心人送的,味道还不错,你尝尝。”

  饭桌上,负责食堂的一位中年大妈,热情地给秦朗介绍道。

  经常有来看望孤寡老人的好心人,会留下钱或者一些慰问品,秦朗对此并不觉得意外。

  只是尝了一块酱板鸭肉后,秦朗虽然觉得鸭肉的味道还算不错,但口感总有些怪怪的,好像腌制的方法有些不对劲。

  秦朗也没多想,这道菜可能是他不喜欢吃吧。

  可没想到大家吃完午饭后,还没过二十分钟,就有老人喊肚子疼,出现了腹泻、出冷汗、头晕的症状。

  紧接着,又有不少的老人发生了同样的事情。

  很快,今天中午吃饭的老人中,差不多有三分之二的老人,都有这种食物中毒的症状!

  连老院子也是同样如此。

  秦朗是因为自己体质特殊,没有中毒,但他很快就想到了那道口味有些古怪的酱板鸭。

  秦朗到了敬老院的医务室,选了几种中药,用食堂的大锅快速熬了一锅草药,让所有的老人都服下了。

  以他的医术,选取的这副药方,对食物中毒自然有奇效,很快,所有的老人身体都恢复了正常。

  但敬老院内,却平静不下来了。

  发生了集体食物中毒的事,上级部门也来了,敬老院的老人也非常想追查清楚。

  秦朗认为是酱板鸭的缘故,而中毒的老人也都説他们吃过酱板鸭。

  秦朗和老院长找到了还没有拆封的酱板鸭包装袋,从上面看到了酱板鸭的生产地。

  居然就是邻镇平塘镇的一家食品厂生产的!

  有执法部门处理,秦朗没有插手。

  不过下午两diǎn多,老院长那边经过了解后得知,虽然化验结果也证明是酱板鸭的问题,但执法部门去了平塘镇那家名为乐辉的食品厂后,却找不到食品厂违规操作的证据,那儿生产的酱板鸭工序都合格!

  “老院长,您觉得呢?”秦朗不由问道。

  “我不信。”老院长直接説道。

  酱板鸭存在食品安全问题,是已经查清楚的事实,虽然不清楚乐辉食品厂是怎么逃过检查的,但要説这食品厂没有问题,他首先就不信。

  秦朗自然更加不信。

  老院长也中毒了,还有那么多孤寡老人也中毒,如果那酱板鸭继续生产并销售,肯定还会有更多的人遭殃!

  于情于理,既然碰到了这事,秦朗就打算管了。

  “老院长,我晚上的时候再去那食品厂看看吧。”

  秦朗説道。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