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朗清楚捕捉到唐雪的这种身体反应,坏笑了一下。

  直到秦朗停止按摩的十几秒钟后,处在某种兴奋状态中的唐雪,才清醒过来,意识到了自己的窘态后,整张脸一片酡红。

  “你……你怎么不继续治疗了?”

  唐雪带着颤音问道。

  搁以往,她说话可不会这么断断续续。

  秦朗坏笑道:“啊,美女老板,您终于苏醒过来了。”

  秦朗将“苏醒”二字咬得特别重。

  唐雪更羞,瞪着秦朗道:“别说废话!”

  她也意识到自己在秦朗面前丢丑了。

  刚才身处某种秘境中一样的感觉,实在妙不可言,只怕迷失了自我,不晓得那羞人的叫声有没有再当着秦朗的面发出来?

  “好,我不说废话。”秦朗笑道。

  “那你还不继续?难道治疗结束了?”唐雪愤愤地说道。

  如果治疗已经结束了,她一定会拿起剪刀,让秦朗这家伙吃点苦头!因为既然治疗结束了,这家伙还不赶紧将放在她身上的双手移出来?

  “治疗没结束,之所以暂停一下,是我担心你情难自禁,会达到潮点,所以还是等你清醒一会后,我们再继续吧。”秦朗玩味地看着唐雪酡红的俏脸。

  “你才会……才会达到……达到……”

  后面的两个字,唐雪实在说不出口了。

  这家伙居然敢这样戏弄自己,哼!

  秦朗不说话,仍然玩味地看着唐雪。

  唐雪羞不自胜。心想难道自己刚才真的情难自禁了?那就太羞人了!

  “我没事了,你继续治疗吧!”知道与秦朗不能谈论情难自禁与否的问题,唐雪赶紧将话往其他方面挑了说。

  “你确定?如果继续的话,你把持不住,我会担心你饿虎扑食,玷污我的。”秦朗朝唐雪挤眉弄眼。

  气得唐雪差点又抓起了剪刀。

  “你才会把持不住呢,快点!”唐雪怒道。

  秦朗这才重新施展按摩技巧,帮助排除唐雪体内引发绞痛的毒素。

  五分钟后。

  “唐雪?”秦朗问道。

  “嗯?”唐雪后背靠在椅子上,手支撑着脑袋,都快睡着了。

  因为身体被暖流包围的感觉,实在太舒服了。

  “我按完了,治疗完成。”

  一听到秦朗的这话,唐雪的睡意也没了,十分高兴,下意识地就想站起来,然后马上合上上衣。

  而恰好此刻,秦朗结束了治疗,也从蹲着的状态,站了起来,脑袋不偏不倚地,刚好顶在了唐雪那伟岸的峰峦上。

  峰峦的柔软,几乎是一瞬间的工夫,就将秦朗的整个脑袋都埋进去了。

  秦朗只感觉整张脸都被两团柔软的物事包裹着,鼻子中还能清楚地闻到诱人的体香,似乎还夹杂着类似牛奶的奶香一样……

  “唔。”秦朗禁不住发出了带着炽热之气的鼻息。

  这股鼻息,自然是全喷在了唐雪的一对骄傲上面,即便还隔着衣料,可还是让唐雪身体酥麻酥麻的,跟过了点一样。

  唐雪险些又呻吟出声,见秦朗大半个脑袋都“不见”了,这么明目张胆地吃着自己的豆腐,唐雪气得双手按在秦朗脑袋上,要将秦朗的脑袋,从自己的身体中,给“推”出去。

  可唐雪却没能推开。

  不是秦朗在故意作对。

  而是刚才治疗的时间近十五分钟,他一直半蹲着,脚都发麻了,刚站起来后脑袋又陷入了峰峦的包围中,身体顿时失去了平衡。

  发麻的身体,自然在这一瞬间里,不受秦朗的控制。

  秦朗整个人,朝唐雪这边倾倒,压了过去。

  唐雪一双小手只是按住了秦朗的脑袋,如何阻止得了秦朗的倾倒,下一刻,她就重新跌坐回了椅子中,秦朗几乎整个趴在了她的身上。

  让唐雪无比羞恼的是,秦朗除了脑袋继续埋在她的胸怀中,作恶的右手,也准之又准地抓在了上面!

  “唔。”秦朗终于感觉有些呼吸困难了,抬起脸来,却觉得右手触碰到的地方,柔软异常?

  “咦。”秦朗内心好奇心大起,在眼睛发现自己的右手抓着的是什么东西之前,右手就先将抓着的东西揉了揉。

  嗯,很大。

  接着搓了搓。

  还很软。

  直到眼睛看清楚了之后,秦朗这才收回手,讷讷地不好意思道:“嘿嘿,我真不是故意的!”

  “哼!”

  唐雪冷冷地哼了一声,正要教训秦朗这家伙,却突然发出了尖叫声。

  “浑蛋,你的左手!”

  我的左手?秦朗心想自己的左手怎么了,难道左手不翼而飞了?

  半秒钟后,秦朗又一次不好意思地嘿嘿笑道:“这真不是我故意的。”

  “那你还愣着干嘛,赶紧将手抽出来啊,浑蛋!”

  唐雪看着秦朗那只该死的左手,几乎整个从自己的裤腰那儿滑进去消失了的样子,就火得想杀人才好。

  之前注意力放到秦朗的脑袋以及右手上了,现在才察觉到三角地带被侵,二十六年以来,头一次这么羞人,让唐雪羞愤难当,脸红得跟火烧云似的。

  “哦。”秦朗老老实实应道,顺从地将左手抽了出来。

  “咦,怎么有根白色的细绳?”

  看到随着自己左手一起出来的,还有一根很细的白色绳子,秦朗先是“咦”了一声,紧接着就反应过来了。

  “我说我真不是有意的,你信么?”秦朗望着唐雪,嘿嘿笑道。

  “信个屁啊信!”唐雪气得在秦朗肩膀上捶了一下。

  让这家伙将左手抽出来,这家伙虽然马上照办了,不过却傻乎乎地都不知道手里还攥着什么,随着手出来,她丁字小内内上系成蝴蝶结形状的绑带,也被这家伙一下扯开了,带出来了半截,羞得她啊!

  她不火才怪!

  “那要不然我再帮你把它放回去吧?”秦朗笑呵呵地,伸手朝那根白色细绳抓去。

  “不需要!”唐雪差点要崩溃了。这什么人啊,还帮自己把绑带放回去?

  “唐雪?”秦朗忽然笑着说道。

  “别喊我。”唐雪正在气头上,没好气地说道。

  “那个,其实我想提醒你一下,你上衣的第三粒纽扣被撑得爆开了。”秦朗认真说道。

  不过视线却直直落在那泄露出来的春光上。

  唐雪惊叫了一声,又要捂住胸前,又要捂住小腹,几乎上下失守,只得赶紧站起来,躲到了办公桌后面。

  只是,走的过程中,唐雪猛地感觉贴身小裤的一边滑落了下来……

  不幸中的大幸是,她今天穿的长裤,不是裙子。

  要不然,一定又要被身后那坏家伙取笑不可了。

  ……

  闹剧终于结束了,唐雪也知道秦朗真不是故意的,这么多巧合一起发生了,还是只能归于巧合,可是想到自己又一次被秦朗占了便宜,唐雪就对秦朗恨得牙痒痒。

  秦朗却无所谓,脸皮厚得跟城墙一样,跑去饮水机那儿接了一杯凉水,又跑回来,就隔着一张办公桌坐在唐雪的对面,面带笑意地看着唐雪,而且眼睛还一眨不眨。

  唐雪都没法正常工作了,忍不住又拿起了剪刀。

  “别,有话好好说,好好说嘛。”秦朗连忙摆手道。

  唐雪这才将剪刀放低了一些。

  秦朗嘀咕道:“你跟我关系都这么亲密了,还生气干啥啊。”

  这话被唐雪听到了。

  “浑蛋!”

  唐雪手上的剪刀又高高举了起来。

  秦朗乐呵道:“别闹了,现在跟你说正事。”

  “什么正事?”见秦朗提到要说正事,唐雪也就恢复回了工作状态,下意识就把剪刀放回了原处。

  “你看我们都这么亲密了,是不是也该发生一点其他的事情了?要不今晚我们去宾馆过夜吧?”秦朗说道。

  “你!”唐雪大怒。

  这就是这家伙说的正事?

  “我要杀了你!”唐雪化身为了暴躁的小母狮。

  “好吧,其实真有正事找你……”

  秦朗将蓝润公司扩大生产、同时加快研发新的化妆产品的打算,说给了唐雪听。

  自然,作为资金支持的那五百万,秦朗也是很干脆地将银行卡连同密码,一并交给了唐雪……

  说完正事,已经是半个小时之后了。

  秦朗起身,将一次性塑料杯子丢到了纸篓里,临走前双手撑在办公桌上,身体前倾,离唐雪距离很近,玩味地笑道:“我的美女老板,要不我们今晚真去宾馆怎么样?现在就出发,看看电影吃吃美食,晚上我就能和你将好事办了。”

  嗖!

  唐雪脸上冰霜遍布,将正在写字的钢笔朝秦朗砸了过来。

  这家伙口花花成了这样,临走还不忘调戏,哼!

  “美女,你的笔。”

  秦朗坏笑道,将稳稳接住的钢笔,递给了唐雪。

  出了门口,秦朗又探进半颗脑袋来:“听说大酒店有水床提供呢,美女老板真不动心?”

  “滚!”

  唐雪斥道。

  秦朗嘿嘿笑着,哼着歌儿离开了……

  下午,秦朗回到居住的“三香”小区后,先是修炼赤炎诀,补充回了真气,使自己在体力以及精神力上都达到了最佳状态,然后便为明天探寻莽山石洞中的“死门”做准备。

  要准备的东西秦朗都有数,因此并没有难度。

  而在秦朗想着明天闯过“死门”,期盼得到那株神秘的灵药时,在离秦朗居住地方二十公里远的省城,东方世家的“野狼”组织大本营那儿,东方广也在紧锣密鼓地召开着一场由“野狼”全部人员都出席的重要会议……(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