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最强仙医 第772章 戒除酒瘾

小说:都市最强仙医 作者:菜农种菜 更新时间:2018-12-06 00:29:36 源网站:看笔趣阁kbiquge
  秦朗示意女孩跟上自己,自己踩着楼梯走到了十一层这靠近安全通道的房门前。

  一个醉醺醺的高大中年汉子,见秦朗上来,后面还跟着自己女儿,立即怒道:“你谁啊你?”

  “楼下的,邻居。”秦朗说道。

  “哼,滚滚滚,我家的事,轮不到你来管!”

  虽然喝醉,不过这厮的口齿还算利落。

  当然,秦朗来,这厮头脑起码有一半是清醒的,没到完全醉酒的那一步。

  这样也好,也许能够劝服对方,秦朗心想道。

  “先生,你刚才说的话我都听到了,你女儿还小,正是需要上学接受知识的时候,我觉得如果你有能力,还是应该让你女儿继续读书下去。”

  秦朗真诚地劝道,并没有因为对方态度粗鲁,而动火。

  可是,中年汉子却斜朗,喷着酒气,恶言恶语相向:“你管得着吗你!我女儿我想怎么摆弄都行!你给我滚一边去!”

  秦朗见对方态度依旧蛮横。脸色冰冷了一些。

  他生气,并不是因为对方对他无理,而是对方丝毫没有尊重女儿,好像那个女孩,就是这男人的私人财产一样,随意怎么处理都行。

  秦朗女孩低垂着头,情绪非常低落。

  显然,这样的遭遇,女孩不知道经历过多少次了。

  秦朗有些心疼。

  住得起这样的公寓,不工作还酗酒,对女儿不是骂就是打,却连自己做错女儿无辜这个道理,都不知道。

  或许,是不愿意面对。

  想将他妻子的背叛造成对他的伤害,转嫁到女孩的身上。

  “先生,你应该好好对待你女儿。”

  秦朗沉住气,又劝道。

  “滚滚滚!哪凉快呆哪去,别狗拿耗子多管闲事,滚!”

  醉汉不耐烦地挥着手掌,推着秦朗往外走。

  秦朗稍微一用力。

  中年男子突然推不动了,身体反而朝后面趔趄了一下。

  醉汉的醉眼,似乎都有些清明一些,却充满了更大的怒火。

  “滚,我家的家事,用不着你管!”

  但醉汉用上更大的力气,还是推不动秦朗,秦朗继续纹丝不动。

  下一刻,秦朗轻轻一推,将醉汉推回了房间,自己也走了进去。

  “你擅闯私人住宅,我要报警!”

  醉汉果然没有完全喝醉,脑子还是够用,知道推不动秦朗后,就这样说道。

  秦朗才不管这个,让女孩也走了进来。

  “今天你不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我是不会走的。”

  秦朗说道。

  “爱咋咋地!”

  中年男子跑去冰箱那儿,拿出了一瓶啤酒,用牙齿启开瓶盖,咕隆咕隆喝了起来。

  这样子,十分颓废。

  可喝了几口后,中年男子瞪着女孩,骂道:“今晚不准进门,睡门外边去!”

  好像,他要将秦朗擅闯进来的责任,推到女儿的身上。

  秦朗算是明白了,这就是一个孬种,禁不住打击,而且只会逃避责任。

  “懦夫!”

  秦朗终于不再劝说,冷冷骂道。

  中年男子晃着有些摇晃的身子,冲着秦朗骂道:“你骂谁呢!”

  秦朗既然答应女孩,要管这事,那就会管到底,此刻,秦朗径直冲中年男子走去,突然抓住了那还剩大半瓶的啤酒,另一只手捏着中年男子的喉咙,将酒瓶倾斜起来,强行灌酒。

  呜呜呜。

  中年男子只能发出含糊的声音,一口接一口的啤酒被灌进喉咙里面,呛得难受,醉意也醒了大半。

  女孩瞪大了眼睛,嘴吧微微张着,满脸错愕。

  这个比她大几岁的哥哥,不是要帮她么,怎么反而像火上浇油?

  砰。

  秦朗将空啤酒瓶扔到了地上,后一口啤酒被中年男子咽下去,冷冷问道:“你不是懦夫,那为什么痛苦不敢你自己承受,要将所有的负面情绪,都发泄到你女儿的身上?”

  中年男子面对秦朗有些畏惧,这个陌生的年轻男人,好像胆大如天,在他家里也敢对他耍蛮横手段。

  但他不信秦朗还能打他,所以不耐烦喊道:“我怎么管教我女儿,是我的事,轮不到你一个外人来掺和!”

  “懦夫,你这样没有责任感的人,就不配当父亲!我要是你,干脆交出女儿的抚养权,让女儿去福利院,当你这个父亲死了!”

  秦朗怒骂道!

  可怜天下父母心,可这个父亲,当得未免也太失败了一些,他是忍不住怒骂了。

  女孩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来帮她的人,却在怒骂她父亲,但又并不是带侮辱性质的怒骂,她只担心父亲会有什么过激的反应。

  “你给我……”中年男子就要怒骂。

  秦朗却一掌拍在对方的后背。

  哇的一声,男人立即吐了一地。

  而且,酒意全消。

  秦朗手卡住中年男子的脖子,直接将这个高大的中年汉子提了起来,吓得对方眼珠子都凸了出来,双眼中全是震惊。

  秦朗手一甩,中年男子像炮弹一样,砸到了几米外的沙发上。

  坐在沙发上,中年男子感觉胃内翻江倒海,干呕又呕不出来,望向秦朗的表情充满了惊惧。

  这突然闯进来的年轻人,竟然一只手就能轻易将他甩飞!

  “现在能好好谈谈了么?”

  秦朗问道。

  中年男子酒意没了,又知道了秦朗的厉害,终于不敢再放肆,点了点头。

  可秦朗接下来一开口,就是这样的一句话。

  “你是懦夫,你承不承认?”

  中年男子胸膛起伏着,显然认为身为男人的尊严,被冒犯了。

  “哼,你别不服气,”秦朗将从女孩那儿了解到的,说了出来,“你妻子跟你离婚,是,你是从这段失败的婚姻中受到了伤害,可你就是懦夫,因为你没胆从中走出来,反而只知道用酒精麻醉自己!”

  中年男子嘴唇动了又动,终究还是没有反驳。

  不是不想,而是不敢。

  秦朗的表情,也知道光凭这些话,对方是不会悔悟的,对方只是害怕他,所以才不敢反驳。

  秦朗又孩眼睛湿润,红红的,显然他的话,让女孩回忆起了酗酒父亲的恶行。

  “你自己酗酒,将自己毁掉也就罢了,那只是个人的懦夫行为,可你知道我这个外人都严重鄙视你的原因么?”

  秦朗又问道。

  他很少讲什么大道理,一来是不太会,二来也知道讲道理让人烦,但在可以不动武的情况下,还能帮助到人,他也愿意讲一番道理。

  中年男子抬头望着秦朗。

  秦朗冷冷说道:“那就是你将自己的失败,将自己的愤懑和怨恨,都发泄到了你女儿的身上!你认为惩罚你女儿,就是在惩罚你妻子!”

  客厅内,寂静无声。

  女孩怔怔地亲。

  他当真是这样么?

  “父亲,你真的是这样想的?”

  女孩忍不住颤抖着声音,问道。

  “我……”

  中年男子脸色有些挣扎,但很快就被一种破罐子破摔的情绪取代。

  “我是废人,是懦夫!既然这样,我什么都不在乎,能够醉死最好,哈哈哈!”

  “哈你妹。”秦朗忍不住骂了一句,随即上前摁住了中年男子。

  “你喜欢酗酒是吧,以为喝醉了就能逃避事实摆脱责任是吧?”

  秦朗突然出手如电,手指在中年男子身上的特殊穴位上急速点着,就好像手指是那银针一样。

  “酗酒成瘾,不是你的借口。今后你这个借口也没有了!”

  半分钟后,秦朗收手。

  中年男子没感觉自己身上有痛的感觉,禁不住朝秦朗怒问道:“你对我做了什么?”

  “戒除了你的酒瘾而已!”

  秦朗不慌不忙说道。

  秦朗知道,倘若对方沉迷于酗酒,那就旧习难改,今后仍然会酗酒,仍然会动辄打骂女儿。

  他没想过要居委会来帮忙,毕竟社区居委会并非万能,而且很多时候,很多的社区居委会也只是徒装样子,社区内人的困难,他们根本就漠不关心。

  所以,他先让中年男子戒掉了酒瘾,帮助对方从堕落消极的生活中,转变过来。

  “呵呵,酒瘾能戒?”中年男子满脸的自嘲。

  可无意中儿望着自己时的复杂眼神,那眼神中既有怜悯,也有关系,还有……失望。

  男人自嘲的笑容顿时定住了。

  他让自己的亲身女儿失望了?

  难道他做人真的就这么失败?

  一幕幕浮现在他的脑海中,从女儿呱呱坠地开始……

  “哎。”

  一道长长的叹气声响起。

  中年男子的脸上,第一次有了懊恼和愧疚。

  “叹息什么?”秦朗平静地问道。

  就算的穷凶极恶的人,心底深处也会藏着善良,何况中年男子本质并不坏,没到无可救药的地步,终归是能意识到他自己的混账行为的。

  但秦朗要的,不是中年男子的徒劳懊悔。

  而是,实际性的改变。

  为这个女孩,为父女相依为命的这个家!

  秦朗其实很想说,你麻痹的有家有女儿,还不知道珍惜,自甘堕落!却不知道我多么羡慕你!

  他从记事起,就没见过他的父亲母亲,渴望父爱母爱,此刻的女孩也是一样!

  “我……我知道自己这样做不应该,可是……”

  中年男子一脸的畏难,“我控制不住自己,拼命想要喝酒,不喝酒就烦躁,喝醉了不烦躁了但想起那女人,又会忍不住将怒火发泄到女儿身上。”

  “女儿,是爸错了,爸跟你道歉……”中年男子最后低声说道,随即又是一声长长的叹气声。

  “你都知道错在哪了,那就改正啊。改正有这么难么?”秦朗问道。

  “可我控制不住自己,下一次可能还是会去喝酒。”

  中年男子十分没自信地说道。

  秦朗有些同情对方了。

  酗酒成瘾了,不喝就难受,心情烦躁,会打骂女儿,喝醉了也会打骂女儿,正是在这种恶性循环中,中年男子越来越迷失自甘堕落,将好好的一个家,弄得越来越不像样。

  “假如你的酒瘾没了,你还会像现在这样生活么?”秦朗想了想,没有急于告诉对方事实,继续问道。

  中年男子苦笑:“酒瘾哪能那么容易戒掉。”

  “不过还是谢谢你,你打醒了我,也骂醒了我,让我知道以前自己有多么浑蛋。”

  中年男子随后儿,眼睛中全是疼爱和愧疚。

  “玲儿,是爸爸没用,也许像我这样的人,不适合再当你的监护人了。”

  女孩眼泪簌簌往下落。她从没真怨恨过她的父亲,现在也不想失去这个父亲。

  女孩将求助的目光,投向了秦朗。

  秦朗帮她唤醒了她的父亲,她希望秦朗能再帮帮忙,还她一个在初一之前对她关爱宠溺的慈祥父亲。

  “你还算有点良心。”秦朗欣慰道。

  中年男人突然说道:“你说的对。我恶习难改,女儿再跟着我,我怕控制不住,又会打骂她。”

  女孩抱紧了父亲,哭泣道:“爸爸,我哪儿也不去,就想陪着您。”

  母亲不再回来了,她只想父亲和她的家,还是完整的家。

  秦朗鼻子有点酸。中年男人最初让他十分厌恶,现在没有那么强的厌恶感了。

  “好了,希望你认真当一个好父亲。”

  秦朗起身说道,“至于你的酒瘾,已经没有了,不信你现在就可以喝喝啤酒。”

  说完,秦朗朝女孩点点头,离开了这里。

  中年男子呆在了原地,忘记要送秦朗了。

  对方说的是真的么?虽然他心中发誓,以后再打骂女儿他就是畜生,但如果酒瘾真能够除掉,那自然更好,他的生活习惯也会因此改掉,他就有更多的信心,重新恢复过来,阳光对待生活。

  “爸爸,你去试试吧,我觉得那位大哥哥不会说谎。”女孩认真说道。

  中年男子将信将疑,但还是从冰箱中取出了最后一瓶啤酒。

  可当他启开瓶盖,啤酒的特有气味散发出来时,他竟然感觉闻着这气味,很不舒服!

  他,抗拒这啤酒!

  中年男子十分惊讶。

  他干脆一仰脖子,灌了两口啤酒进肚。

  但他脸色马上就难。

  啤酒在胃里面翻涌着,他很讨厌这啤酒!

  “难道是真的,我戒掉酒瘾了?”

  中年男子不敢置信,又灌了两口,可这一次,他居然拼命干呕起来,很是后悔喝了这啤酒!

  “竟然是真的!”

  中年男子心中骇然,对秦朗是既敬畏,又崇拜。

  “女儿,爸爸不会再喝醉打骂你了。”

  中年男子郑重说道。

  ……

  秦朗回到楼下自己租住的公寓,吃了点水果,就开始修炼。

  他帮中年男子除掉了酒瘾,用的手段还是有些过激的,最初阶段,中年男子会对任何酒都十分的排斥,不过以后还是会恢复成正常的样子,当然,至少酒瘾是不会再犯。

  相信到那时候,中年男人也早就改正了生活上的陋习了。

  秦朗帮了对方,也发现今天的修炼比以往要更有效果一些,念头通达之下,似乎帮助别人,也能帮到他自己……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