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最强仙医 第776章 施舍硬币?

小说:都市最强仙医 作者:菜农种菜 更新时间:2018-12-06 01:02:12 源网站:笔趣阁biquge
  下山时,天色将晚,秦朗取了车后,就在附近的饭馆吃了一顿热饭。

  这三天,他都靠着自带的面包和牛奶补充能量,还真没尝过热腾腾的饭菜。

  当然,到了练气九层,就算是连续一个星期不喝水不进食,人也不会有事。

  吃饱喝足,秦朗开车从密云水库这边,进入了京城市中心。

  这个时间段,路上还是很堵的,不过比起出城那密密麻麻水泄不通的车道,进城的车道,车流量还是要少了不少。

  晚上八diǎn多,天色完全黑了下来,秦朗随着不快的车流往前移动,对于京城拥堵的交通,秦朗早就有所耳闻,自己亲身体验后,秦朗也没有像上班族那样急躁。

  毕竟,他晚一diǎn赶回去也没事,生活节奏与京城这座国际化大都市中的白领的生活节奏,还是不一样的。

  开车路过高架桥底下时,秦朗左边超车道突然开过来了一辆黑色的大奔越野车,这车的司机,和车子霸道的外形一样,开车也很霸道,本来这路上是不允许鸣笛的,但这大奔越野为了超车,司机硬是摁响了喇叭。

  秦朗可不想当什么路怒族,并没有回应什么。

  可是,大奔越野车后座的车窗被人推开,一个三十岁的青年男子探出头,竟然十分不礼貌地往外面吐了一口痰。

  刚好大奔越野和秦朗的普通奔驰车并行行驶,那口浓痰居然“飞”到了秦朗的奔驰车前。

  啪!

  那浓痰糊到了秦朗的车的左边车窗玻璃上。

  秦朗发现这团十分恶心的东西,竟然黏到了自己的车上,脸色顿时难看起来。

  对方鸣笛超车也就罢了,司机粗鲁,可没想到坐后座的那青年男子,更加地粗鲁没有公德心,一口痰吐到了他的车上。

  秦朗立即看向了对方。

  这时候,那穿着笔挺西装的青年男子,也发现了自己的痰落到了别人的车上,但青年男子并没有道歉,连起码的尴尬都没有露出来,而是看了一眼就收回了视线,好像吐痰吐到别人车上没什么大不了!

  秦朗生气了。

  对方没有道歉,还这么无所谓?

  秦朗不由瞪着对方。

  他无声地告诉对方,对方应该要道歉,这是起码的。

  可是让秦朗恼火的是,对面豪华奔驰车中的那西装青年,冲着他骂了句“***”,然后朝着他比了个中指!

  看到对方这样干,随即脑袋一缩,关上了车窗,秦朗真的怒了。

  明明是对方两次犯错在先,却连起码的道歉表示都没有,反而对方还在挑衅和羞辱他!

  换成任何一个人,都会怒!

  豪华奔驰越野很快超过了秦朗的车两个车身,并且很快朝前行驶着。

  秦朗紧追了上去。

  他现在缺的,已经不止是一个道歉那么简单了。

  或许对方认为开豪车很牛逼,代表着身份,对方吐痰就吐了,一般人根本不敢拿自己怎么样,但他敢!

  “大少爷,那xiǎo子在追我们。”

  驾驶豪华奔驰越野车的司机,通过后视镜看到后面的情景后,恭恭敬敬向后方的青年説道。

  黄镇不禁骂道:“穷逼,竟然还敢追上来,难道还想讨回公道不成?”

  骂完,黄镇又问司机道:“老刘,你觉得那穷逼是不是特可笑?”

  司机跟着黄家大少爷也有很长的一段日子了,在黄家人中,他绝对算是老资格的人物,身份并不只是一个普通司机那么简单,所以连他也根本瞧不上一个开普通奔驰车的人。

  “当然可笑了,那xiǎo子竟然还敢找大少爷您的麻烦,真是不知死活!”

  司机回应道。

  黄镇满脸堆笑,丝毫不谦虚地説道:“不就是吐了口痰飞到了他的车上吗,那穷逼,眼睛长瞎了,没看到老子坐的车可以买他那几十辆破车了么,竟然还敢追上来,哼,找死!”

  京城中,他黄镇不会去招惹那些从更大势力中出来的人,但显然身后那xiǎo子不在那个范围内。

  京城大势力中出来的人,要么多半会开豪车出行,要么就算是开的普通车,车牌号也绝对不凡,至少也会是挂京城牌照,而且基本不会自己开车,有专门的司机。

  可他刚才瞥那xiǎo子一眼的时候,就已经看清楚了,那辆车是外地牌照。

  那司机,也就是那xiǎo子,一个人在车里面,不可能来头很大。

  即使对方开得起几十万一辆的奔驰,那也只是最差劲的奔驰车而已,放在名车云集的京城,压根算不上什么。

  他并非没有眼力劲,既然瞧出那xiǎo子毫无来头,那他当然有资格蔑视对方了。

  “老刘,继续往前开,到海欢大酒店再停车。”

  黄镇吩咐道。

  豪华奔驰越野车仍然拉开后面奔驰车几个车身,行驶着。

  秦朗想了想,还是没打算逼停对方,至少在现在行驶的这条路上,不适合逼停对方,因为旁边还有很多的车辆,很容易因为他的行为,而造成不必要的交通事故。

  这跟上次他急着去救叶xiǎo蕊,而选择将兰博基尼开到一百大几十码的情况完全不同。

  救人那次,他可以自己操控车子只要不碰到其他车就成,但这一次那豪华奔驰越野车可不归他控制,如果造成无辜人的伤害,他于心难安。

  秦朗稍微加快了车速,基本就保持和对方的车子平行行驶的架势。

  “靠,那穷逼还真敢追上来!”

  黄镇发现秦朗竟然还不舍弃,来火了。

  “大少爷,要不要现在停车,我下去教训那xiǎo子一顿?”

  司机问道。

  他是黄家的御用司机,早先是退役特种士兵,后来进了私人安保公司,历练了好几年,身手比起在部队反而更加厉害,毕竟在社会上动武,讲究的是怎么杀伤,没部队那么受限制,所以他的实力进步很大。

  现在,他已经是后天二层武者了,想来对付一个年轻的xiǎo子,还不是手到擒来,想怎么蹂-躏就怎么蹂-躏。

  “不用,等到了海欢大酒店再説。”

  黄镇不想为了一个穷逼xiǎo子而特意停车。

  秦朗还入不了他的法眼,引不起他半分半毫的重视。

  十分钟后,豪华奔驰越野车,终于到达了海欢大酒店所在的路边。

  秦朗看到他一直不紧不慢追着的车,在这座豪华大酒店的入口前面停下,摆明了就是有意在这等他。

  秦朗将车开过去,停在了和对方车子并排的位置,然后毫不客气冲着对方喊道:“你难道一句道歉都没有么?”

  “老刘,你听到了吗,这穷逼追上来果然是要求我道歉的!”黄镇轻蔑地看着秦朗,眼神中带着完全不屑一顾的轻视。

  司机立马表示道:“大少爷,要不要我下车揍他?麻痹的,竟然还敢让大少爷您道歉,他当自己是什么人啊?”

  司机显得非常的猖狂,摇下车窗后,朝着秦朗做了个威胁意味十分明显的晃动拳头的动作。

  “不用,让我来戏耍戏耍他!”

  只见路灯照射下,黄镇找司机要了一个硬币,然后冲对面的秦朗喊道:“穷逼,这里有diǎn钱,算是我对你的道歉,拿好了!”

  説完,黄镇轻蔑地将手上硬币扔了过去。

  秦朗眼力何等敏锐,自然看到朝自己飞过来的是一个一块钱的硬币,对方这么做,明显就是想要消遣他。

  “滚,谁要你的臭钱。”

  秦朗厌恶地手一挥,硬币还没有碰到他,就被他打掉了。

  黄镇和司机都见到秦朗将硬币拂掉,却根本没有听到豪华奔驰越野车的车身上传出的一道噗嗤的闷声。

  “大少爷,这xiǎo子这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啊。”

  司机跃跃欲试,恨不得立即下车教训秦朗。

  黄镇狞笑着看着秦朗。

  “xiǎo子,竟然连我赏赐给你的钱都敢扔掉,你找死么!”

  黄镇的态度盛气凌人,竟然认为自己丢的钱,是在赏赐秦朗。

  “废物,你也就嘴皮子厉害一diǎn!”

  秦朗冷笑着説道。

  不等司机説话,黄镇已经暴怒了。

  “你説什么?”

  他可是京城西区黄家的大少爷,身份高崇无比,对方竟然説他是废物?

  “我説错了么?”

  秦朗不慌不忙道:“你除了仗着家里有diǎn钱有diǎn权,自己屁事都不会,如果你生长在普通人家,就凭你这傻逼嚣张劲儿,早晚会被人砍死在街上。”

  “你!”黄镇气得使劲拍着窗户,“老刘,下车废了那xiǎo子!”

  “哼,不道歉也就罢了,还要派人打我,你可真行啊。”秦朗説道,不紧不慢推开了车门。

  “是又怎样?你个穷逼还敢对我不敬!等着,我的人会好好招待你,废掉你的!”

  黄镇表情扭曲,恶狠狠説道。

  司机飞快下了车,五大三粗的身材看着十分强壮,他快速冲了过去。

  “xiǎo子,呆车里面吧!”

  见秦朗还有半个身子没出来,司机眼睛中冒着凶光,朝着车门狠狠踢去,想要用车门撞断秦朗露在外面的两条腿。

  秦朗眼睛冷冷观察着这一幕。

  既然对方这么嚣张毒辣,就别怪他也采用同样的手段了。

  砰!

  司机一脚正中车门,踢得车门砰砰重响,司机满心狂喜,认为秦朗的腿一定被车门挤断了。

  对于自己的力量,他可是很有自信的。

  秦朗收回贴住车门的双掌,面露嘲讽的表情。

  司机眼睛突然直了!

  车门好好的,没有留下任何凹坑。

  可他记得自己明明踢中了车门的啊?

  “你也就这diǎn本事了,废物。”秦朗不客气地讽刺了一句。

  司机脸色顿时难看了起来。

  虽然想不通秦朗是怎么卸掉他脚部力量的,让车门都丝毫无损,但他此刻被秦朗激起了怒火,脑子中只想着要干倒秦朗。

  “玛的,老子废了你!”

  司机狂吼着,又是一脚朝着车门踢去。

  “还来?”

  秦朗冷笑不已。

  飞快从车上下来,秦朗中途就截住了司机踢过来的一腿,xiǎo腿弯曲,迅猛一弹。

  咔嚓。

  司机的xiǎo腿胫骨直接被秦朗踢断,听得到清脆的骨骼碎裂声!

  司机顿时就痛苦地惨叫起来。

  “还想踢断我的腿?”

  秦朗又是一脚下去,将司机另外一只腿也踢断了。

  对付这种想要重创自己的人,秦朗不会留情。

  做完这些,秦朗才看向坐车上的黄镇,不紧不慢説道:“自己下来,还是要我扯你下来?”

  黄镇迎着秦朗冰冷的目光,下意识往后缩了缩。

  秦朗两腿就踢断了他的司机两只脚,手段霸道,远超过了他的估计。

  害怕秦朗,黄镇不敢再呆在车里面,他只知道,面对秦朗那冰冷的目光,他是真的有些恐惧了。

  走下车,黄镇望着秦朗,有些底气不足地喊道:“你xiǎo心一diǎn啊,打了我的人,当心被报复!”

  “怎么报复?”

  秦朗笑着问道,突然飞身上去,一拳打在了黄镇面门上,直接将黄镇的鼻梁骨打断。

  “就像这样?”

  秦朗收回拳头,问道。

  黄镇被打得一屁股坐到了地上,被酒色掏空的身子根本禁不住秦朗的简单一击。

  鼻子十分的痛,黄镇已经气得火冒三丈。

  可对秦朗的恐惧,让他不敢再骂人。

  “我可是京城黄家的大少爷,黄家你就算没听説过,但只要随便去问一个人,就知道我黄家有多么可怕!”

  “今天这事我可以不追究你,现在你就走,我可以当什么事都没发生。”

  黄镇这样説道。

  并非他真的愿意息事宁人,而是知道眼前这个年轻人桀骜不驯,根本不将他放在眼里,什么过激的举动都能做出来,所以为了避免挨打,他退而求其次,打算先搬出黄家来吓吓对方,吓走对方。

  等以后查到对方的住址了,再带人杀上门去,到时候随便怎么报复对方都行。

  可惜,黄镇还是自我感觉太良好了。

  “黄家?嗯,势力挺大的家族啊。”

  秦朗似笑非笑道。

  看秦朗有些不屑一顾的表情,黄镇心中咯噔一下,难道对方连黄家也不放眼里不成?

  不,这不可能,黄镇马上否决了。

  “你知道就好,我黄家势力之大,不是你可以想象的。”

  于是,黄镇这样强调道。

  秦朗摇摇头:“可惜黄家这么强大,也没有个卵用。”

  “你!”

  黄镇隐隐感觉,似乎对方比他想的还要桀骜。

  难道,这个开外地车来京城的年轻人,就真的自大到了无法无天的地步,连黄家都敢招惹?

  “别拿黄家来压人了,我不吃这套。”秦朗也强调道。

  以前遭遇过类似的事情也不少了。

  河家、东方家族、商家等等,这些省城的大势力,哪一个没有拿家族势力来压过他,可惜没用。

  “那你想要怎样?”黄镇壮着胆子问道。

  “揍你。”秦朗的话,简单明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