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最强仙医 第232章 一级棒

小说:都市最强仙医 作者:菜农种菜 更新时间:2018-12-27 16:54:46 源网站:北斗星小说网beidouxin
  秦朗与东条一郎交过手,比任何人都明白这倭人的实力。

  虽然痛恨倭人,可秦朗不得不承认,自己目前的实力,还不足以杀死东条一郎。

  如果现在回去,自然可以联合柳家的力量,去对付东条一郎,可是,这并不代表一定能够杀死这人。

  要回去,他完全可以再探完石洞后回去,与现在就回去,意义上差不多。

  可如果选择暂时不回去,反而更明智。

  因为,留下来,代表他可能能够获得一个杀死东条一郎的契机。

  这个契机,直接与他实力息息相关。

  只要探秘“死门”成功,得到了那里面的灵药,那他完成突破,达到练气三层将是马上就能做到的事情!

  一旦实力达到了练气三层,再对上东条一郎,秦朗就能压制对手了。

  “秦朗哥,你要继续探秘,我支持你,不过石洞那儿布置有机关,进去的时候请带上我,我对机关很好奇,很有兴趣进去看看。”柳真真这样说道。

  秦朗笑着点点头。

  秦朗也没有点破。其实他知道柳真真是不愿看着他一个人孤身进入“死门”,愿意冒着生命危险而与他并肩作战。

  柳真真这样美好的情感,秦朗暗暗记在了心中,内心很感动。

  找到遗落的背包等东西后,秦朗和柳真真继续前行,终于来到了石洞前。

  沿着甬道深入,两人再次站在了那一百多平方米的空旷空间中。

  空间共有八个一模一样的圆洞,象征着奇门遁甲中常见的“八门”,其中“死门”赫然在列!

  秦朗用神识观察了一下,在发现“死门”中灵药的灵气以及药香仍然存在后,不由放下心来。

  最起码,灵药还在。

  “死门”还有探秘的价值。

  “真真,我们进洞吧,破阵的事情,我还要请你帮忙呢。”秦朗笑道,言谈之间没有什么紧张之色。

  “好。”柳真真也没有多大的惧意。

  尽管号称“死门”,可这座奇门遁甲到底危险程度怎样,还是个未知数,何况阵法又不知道存在多少年了,兴许是个很简陋、很容易破解的“死门”呢。

  不去管天命如何,先沉着应对、努力破阵就行,所以用不着畏首畏尾。

  秦朗看在眼里,暗暗点头。

  光柳真真不惧不危的表现,就隐隐有一代阵法机关大师的风范了。

  没有犹豫,秦朗当先跨进了“死门”中。

  随后柳真真也进来了。

  两人都戴着那种矿工使用的矿工帽,前面有探灯,能够照亮不小面积的地方。

  映入眼帘的是,只是一条曲折的、黑暗的通道,不知道有多长,也不知道会通往哪儿。

  秦朗和柳真真站在原地看了一会,两人都没察觉通道附近布置有机关,秦朗干脆从背包中掏出了好几块大小不一的石头,往通道内丢了过去。

  平静如常,没有异常情况发生。

  对视了一眼,秦朗听柳真真说道:“我也觉得这通道是安全的。”

  秦朗于是掏出了一根折叠金属细棍,伸开后在通道各处点来点去,用来探路。

  形成出人意料的安全。

  一直行走了将近五十米,两人到了一块大概有五十平方米的空地上。

  隔着空地,对面明显有一扇打开的石门。

  除此之外,再见不到其他入口。

  可见,要继续往前走,石门就是唯一的通道。

  灵药的灵气波动,正通过石门,从里面散发出来,这让秦朗也知道,自己和柳真真必须进入石门。

  可在石门和他们两人的中间,此刻却活动着一座机关。

  一尊尊约莫三米高、需要三个成年人才能合抱过来的粗大石柱,正在空地上快速穿行着,秦朗看了一下就惊讶地发现,这些石柱彼此行进不但速度奇快,而且轨迹根本毫无章法,却偏偏能够配合默契,将通往石门的路封死!

  往往是前面刚露出一个空当,后面马上就有一尊石柱冲上来,这种情况下,除非人跑动的速度极快极快,且要非常灵活地变向,才能通过这些石柱的封锁。

  其难度,就跟一道影子在穿梭一样,甚至都不能有丝毫的停顿。

  否则,肯定会被这多达六十多根的石柱,活活碰死或者活活挤压成肉酱!

  “这阵法太精妙了。”柳真真忍不住说道。

  她对阵法机关有浓烈的兴趣,骤然看到后,都将凶险以及如何通过的苦恼,忘掉了。

  等到反应过来,柳真真才不好意思地跟秦朗说道:“秦朗哥,你看出门道了么?”

  秦朗摇摇头:“看不出来,真真你仔细看看,多花点时间也无所谓,看看是否能够看出端倪来。”

  秦朗已经断了硬闯的心思。

  因为就连他自己,都没有把握安全通过这些石柱。

  至于用暴力毁坏这些石柱?

  秦朗觉得这是个傻办法。

  一方面,洞府的主人肯定做过防止有人破坏石柱的准备,只怕石柱被破坏,就会立即引发其他的机关,到时候,他们的局面只会更加凶险。

  现在虽然通不过石柱,但至少石柱不会攻击他们,他们的生命还是安全的。

  另一方面,秦朗也尝试过了,那石柱的材质是上好的花岗岩,坚硬异常,何况又有三米高五六米粗,光毁掉一根石柱估计就得累趴下。

  硬闯不行,暴力破解更不行,秦朗便开始调动“玄青子”的记忆,看看“玄青子”生前是不是对这种未知阵法有过研究。

  另外,秦朗也在等着柳真真。

  也许柳真真能够带来惊喜。

  轰隆隆,轰隆隆。

  巨大石柱飞快地移动,发出了沉闷的声响,也不知道这么大的工程,阵法主人是如何设计出来的。

  不过秦朗也没兴趣去关注这个。

  每一个成形的机关,好似都与能量三大定律中的“永动机不存在”定律相违背,最直白的感受便是这些机关,似乎不用人力,不用风力水力,更没用电力,就能几年、十几年甚至数以百年地维持正常地运转。

  当然,事情真相肯定与“永动机不存在”是一致的,机关正常运转肯定有某种形式的能量在支撑,不过真要弄懂这其中的奥秘,必须是对机关阵法钻研深刻的人才能办到。

  秦朗只是被动地接受了“玄青子”记忆中关于机关阵法的部分,本身对这方面又没有兴趣,所以也就懒得去追寻所以然。

  此刻,他正调动着记忆,找寻着与眼前机关有关联的知识。

  只是,十几分钟后,秦朗自动放弃了。

  “玄青子”记忆中关于机关阵法的知识虽然不少,但没有记载过眼前的这种阵法,自然也没有破解之法。

  回过头,秦朗发现柳真真正专心致志地盯着移动的石柱,知道柳真真进入了思考的状态,也就没敢打扰。

  “希望都寄托在真真的身上了。”秦朗心中暗自说道。

  靠他是没用了。

  如果柳真真也想不出办法的话,那就只剩下打道回府这条路了。

  秦朗肯定不甘心毫无所得就退出。

  “死门”中的灵药,可是关系着他能否杀死小鬼子东条一郎的关键,甚至关系着他的生命安全。

  这边秦朗在默默祈祷柳真真能够找到破阵方法,另外一边柳真真则仍然沉浸在研究中。

  一分钟,两分钟……

  随着时间越来越长,秦朗也越来越着急了。

  又是二十分钟后,见柳真真那边仍然在比划着、计算着,秦朗有些坐不住了。

  直到四十分钟过去了,秦朗准备喊柳真真停下来,决定先退出石洞再说。

  毕竟,花再多时间也可能意味着做无用功,也许退出石洞后,回去研究能够研究出解决办法。

  秦朗并非对柳真真不满意,事实上柳真真将近一个小时都在努力,他都看在了眼里。

  而是眼前这个机关太刁了,柳真真毕竟才研究机关阵法不久,对这个机关的破解之法研究不出来,也十分正常。

  “真真……”秦朗开口说道,打算退出石洞了。

  心中,秦朗还是很失落的。

  能够近在咫尺地感受到灵药的灵气波动,诱惑力十足,却只能灰头土脸地回去,不失落那是假的。

  “秦朗哥,我知道了!”

  柳真真一句很兴奋的话,打断了秦朗的话。

  秦朗将余下要说的咽了回去,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真真,你知道破阵方法了?”

  “应该是的。”柳真真的俏脸红红的,显得十分激动。

  秦朗一下感觉失落的心情,重新充满了希望!

  “那你快破阵,需要我提供什么帮助,你尽管说!”秦朗高兴地笑道,恨不得狂亲柳真真才好。

  这妞太棒了,真的想出了办法!

  柳真真望了一下移动的石柱群,指着她左侧约莫三十五度、五米距离远的那根移动的石柱,跟秦朗说道:“秦朗哥,要麻烦你往那根石柱的正中、最上端和最末端这三个位置,用石头同时击中,这样整座机关就能停止运行了。”

  “这么简单?”

  秦朗觉得很不可思议。

  只需要对六十多根石柱中的其中一根动动手脚,而且还不需要毁坏这根石柱,只是扔几块石头,这就是破解之法?

  怎么听着都觉得有些玄乎?

  “嗯,就是这样,应该不会错。”柳真真很有信心地说道。

  接着,柳真真解释了一下。

  “秦朗哥,我也是通过一些对比,才看出眼前这阵法,是大型阵法‘浮光掠影’的改装版,遵循的原理很复杂,幸好我以前看过一本古籍,上面记载了一门名为洞当阵法的阵法,这阵法就是用了‘浮光掠影’的皮,加上洞当阵法的骨,糅合而成。”

  “那本古籍上关于洞当阵法,大概是这样描述的。”

  “洞当阵法,方阵者,乃黄帝五行之金阵也。于卦属兑宫,于五音属商,为白兽。则孙子之方阵,吴起之车箱,武侯之洞当阵。以其行伍洞彻而相当也。其扬、奇、备、伏,兵后八阵,皆效常山之法。法曰:举白旗,闻鼓音,左部居左,右部居右,前部居前,后部居后,中部居中。部皆各置校尉,左、右、中央司马。凡设方者,所以弛张也。高平利洞当阵,洞当利变也。”

  看到秦朗迷糊的样子,柳真真莞尔,没有继续说那些专业的阵法知识:“总之眼前这阵法,规模和威力都比真正的洞当阵法弱了不少,只要找到并且控制住了阵眼,就能破阵了。”

  秦朗其他的没听懂,但最后一句还是懂了:“真真,你指给我看的那根石柱,就是这阵法的阵眼吧?”

  “嗯,是的。”柳真真点点头。

  “那好,我现在就按照你说的控制办法,破坏掉阵眼。”秦朗兴奋道。

  要同时用三颗石头分别击中石柱的上中下三个位置,这要求对于其他人来讲,肯定非常困难,恐怕这也是破解阵法的一个难点,但对秦朗来说,还是很容易的。

  嗖嗖嗖!

  秦朗手腕一抖,三颗拳头大的石头,如流星一样,准确地击中了目标石柱,击中位置分毫不差!

  咔嚓,咔嚓。

  之前还在高速行进的六十多根石柱,像是被人施展了“定身法”,一下子就停了下来。整座阵法真的停止运转了!

  “秦朗哥,你真棒,随便就破掉了阵眼。”柳真真对秦朗的精彩出手大感佩服,很崇拜地说道。

  秦朗笑道:“真真你才更棒呢!”

  “哪有啊。”柳真真有些脸红地说道。

  “我可不是故意夸你,真真你不仅仅身材一级棒,连阵法破解也是一级棒!”秦朗笑呵呵道。

  “秦朗哥……”柳真真羞涩地低下了头,暗道秦朗哥怎么说着说着,就……就说到自己的身材上呢。

  “真真,感谢的话我就不说了,这一次多亏有了你!有你这样有天赋又有技艺的阵法大师陪伴我闯死门,我倍感幸运和荣幸!”秦朗看着柳真真,饱含感情地说道。

  秦朗很清楚,柳真真帮了他大忙!

  柳真真听到秦朗这样夸奖自己,更加羞了,心中却十分地甜蜜温馨……(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