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最强仙医 第789章 奇葩员工

小说:都市最强仙医 作者:菜农种菜 更新时间:2018-12-06 01:02:12 源网站:笔趣阁biquge
  秦朗知道赵家正准备对付他,不过秦朗没太在意。

  这天他坐出租车,到了公司在京城的办事处。

  “老板好。”

  办事处负责接听电话兼当前台的小姑娘,见到秦朗来了,甜甜笑道,并没有像其他公司职工见到老板时那样拘谨。

  当初从云海市被抽调来到陌生的京城,小姑娘就十分感激秦朗给了她锻炼的机会。

  所以现在尽管办事处人员构成简单,甚至只是一个简单办事处,而非公司,她工作也十分有干劲。

  秦朗朝对方diǎn头微笑,走进了房间里面。

  办事处有一大一小两个房间,以及一个卫生间。

  小房间用来给员工午睡啊吃零食什么的。

  大房间自然是办公区域。

  见到秦朗到来,策划部部长等人,都跟秦朗打起了招呼。

  “你们忙,我就是过来了解一下。”

  説完,秦朗让策划部部长跟他进了小房间,打算听取最近几天办事处的工作效果。

  大概只过去了十分钟,负责接听电话的那个小姑娘,看到有三个染发的混混青年,旁若无人走了进来。

  “喂,这儿不准进的!”

  ≌←,..小姑娘喊道。

  这三个人先不説不像好人,他们根本就没预约,凭什么硬闯进来,好像这儿是这三个人的家一样?

  “怎么,我进来了,你能怎么办?”

  一个染着黄毛的家伙,嚣张地冲着小姑娘笑道。

  “行了,办正事。”

  为首的混混当先走进大房间,咳嗽了一声,朝正在埋头工作的人喊道:“你们谁是头,给我站出来!”

  离三个混混最近的一名员工马上站了起来。

  “是你?你是这儿的头?”

  为首混混鄙夷地看着这员工。

  这员工只有二十几岁,青涩,看着就大学刚毕业,还架着一副厚厚的眼镜,会是这儿的头头,当他是瞎子呢。

  “不是。”

  这名年龄最小的员工平静地説道。

  三个混子被对方眼睛中的淡然,弄得很是恼火。

  他们三个自认为打扮就很能表明他们的身份了,再加上他们凶神恶煞的样子,还有手上拿着棍棒,傻子都会猜出他们是地痞,就是走进大公司,那些保安也都会变色,这个人是读书读多变傻变迟钝了吧,还无动于衷?

  “那你答应个屁,找死啊!”

  为首混子劈头盖脸骂道,伸手朝这年轻员工脑袋上拍,想要教训一下这不知天高地厚的二货。

  年轻员工不慌不忙后退了几步,躲了过去。

  “玛的,你还躲?”

  为首混混肺都要气炸!

  他们可是上门来收保护费的,早几天就盯着这家公司了,发现这儿的员工很少,也没有保安,想必是一家新开的小型公司,这样的公司最怕有人闹事,他们以前也敲诈过类似的,那些小公司个个都是陪着笑脸交钱送人。

  但今儿是怎么着了,还有人敢调戏他们?

  “躲躲躲,你他玛如果再敢躲一下,信不信我敲断你的手?”

  为首混混黑着脸,铁棍一下一下敲打着电脑桌,吓唬着年轻员工。

  他们是希望拿上钱就走人,其实也并不敢将事情闹得太大,要不然没法收场。

  但吓唬吓唬一个刚参加工作的员工,那还是手到擒来。

  可是,年轻员工再次让这三个混混恼火了。

  “我劝你们最好快diǎn离开,要不然你们就该倒霉了。”

  戴着厚厚眼镜的年轻员工,説出的话看似很厚道,只不过话中的意思嘛,却自然让三个混子勃然大怒。

  “还敢威胁我?”

  为首混子认为自己碰到奇葩了,铁棍在对方的电脑桌上狠狠敲了一下,环顾四周,对其他员工喊道:“给你们三秒钟时间,头不在就给他打电话,麻溜diǎn,快!”

  “你们还是快diǎn走吧,再不走你们就走不了了。”

  “敲诈敲到我们这儿,你们连当混混的职业技能都学得不够多啊。”

  出乎三个混子的意料,其余的员工竟然也和之前那名年轻员工一样,説出了威胁他们的话来。

  这公司到底怎么了,怎么尽是一些奇葩?

  为首混子狞笑道:“少给老子故弄玄虚!就你们几个,也不瞧瞧你们那小身板,再不照做,就别怪我将你们统统揍到地上了!”

  真是的,以为他们混混没有眼力劲是不?这几个员工,能够将他们威胁到?门都没有!

  “好吧,给过你们机会,你们自己不走的。”

  小姑娘也不再去指责三个混子了,而是叹息了一声,似乎对三个混子于心不忍一样。

  我靠!

  三个混子差diǎn以为自己今天梦游了!

  不是吧,竟然被一个小姑娘给鄙视了?

  “哼,老子倒是要坐下来,看看你们打算演出什么戏了!”

  为首混子绝不相信这家小公司的员工还能将他们三个地痞怎么样。

  从来就没见到过小公司的员工,胆敢跟他们作对的,他今天就是要好好看看。

  随着为首混子在一张沙发上走下,其余两个混子也是坐了下来,翘着二郎腿,将棍棒放在脚下,一脸促狭地看着这些员工们。

  但他们并没有从这些员工的脸上,看到任何惊慌失措的表情。

  “老板,有人来闹事了。”

  小姑娘跑到小房间门口,敲着门,声音欢快。

  三个混子:“……”真是哗了狗了!

  怎么这小姑娘反而一副兴奋的表情。

  这……这还像是他们上门来收保护费吗?怎么看怎么不像啊!

  难道,那小房间里面,这家公司的头头,是个厉害的人物?

  为首混子朝左右两个同伙使了个眼色。

  三人迅速站起身,也将棍棒拿在了手上,以防万一。

  小房间的门被人从里面打开,先出来的是策划部的部长。

  “我靠,这就是你们公司的头?”

  为首混子这一刻深深感觉到了自己被冒犯了。

  这货虽然三十多岁,文质彬彬,看着也像一家公司的头头,可身材臃肿四体不勤,不是他小瞧这种人,而是这种人根本就没有力气,更不知道怎么打架,又怎么能威胁到他们?

  两个同伙也禁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这样的人能威胁到他们三个,那真是笑话了。

  “我不是头啊。”策划部部长平静地説道,然后跟其他员工一样,怜悯地看了三人一眼,説道:“你们要倒霉了。”

  三个混子感觉自己来到了一家神经病公司。

  怎么这儿的员工,一个个都自信心爆棚?

  难道这家公司日常对员工进行激励训练,训练成果已经达到了这种地步,遇到任何事情都是自信心爆棚了。

  直到小房间里面又走出来一个人,三个混子感觉自己脑袋不够用了。

  “别告诉我,你才是头啊?”

  为首混子愈发感觉这是一家奇葩公司了。

  不过,该收的保护费肯定要收,而且这家奇葩公司的人空有自信,没有实力,威胁不了他们,他们还要多收一些保护费!

  “是啊,我就是。”

  秦朗淡淡笑道。

  收保护费都收到这儿来了,他都不知道该説这三个混子是业务经营范围宽广呢,还是该説他们蠢到家了。

  “笑话!”

  为首混子不高兴了,换谁被这家奇葩公司的人接二连三地糊弄,谁都会不高兴。

  “老大,你听到没有,他説他是这家公司的头,哈哈,笑死我了!”

  同伴则哈哈大笑起来。

  因为秦朗看着比谁都年轻,而是又没有老板的那种样子,他们才不信。

  “你们似乎不是来辨认谁是头的吧?”

  秦朗继续淡淡説道,笑容看着人畜无害。

  “当然不是,”为首混子看向这家公司的员工,“我是来收diǎn见面礼的,嗯,你们认为它的保护费也没错。”

  “我能説你们来错地方了吗?”策划部部长不紧不慢来了一句。

  为首混子像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説道:“差diǎn忘了,你们不是説我们该倒霉了吗,怎么,就你们这些人,难道认为能打得过我们?”

  “不是他们,是我一个人就够了。”

  秦朗走到为首混子两米的地方站定,平静説道。

  三个混子差diǎn以为自己听错了。

  “就你?”

  不是为首混子看轻秦朗,而是秦朗从出现到现在,一直和颜悦色,一diǎn也不凶神恶煞。

  “不跟你墨迹了,我赶时间,交两万块保护费,我保证以后不会再来烦你们。”

  为首混子也不管秦朗是真装逼,还是真和其他人一样自信心爆棚,直接説道。

  説完,为首混子甚至掏出了一张名片,煞有介事递了过去:“呶,这是我的名片,以后你的公司碰到了什么麻烦事,想找人帮忙的话,打我电话,我可以优惠。”

  秦朗没去接这张名片,因为他根本就用不上。

  不过对方这样的举动,他都忍不住笑。

  “为了赚钱,你们也是蛮拼的呢。”

  秦朗笑着説道。

  “那你到底交还是不交?”眼看着来这公司收保护费就要变成一场闹剧,主要是这儿的气氛明显不对,为首混子催促道。

  以前上门去的公司,那些员工都是惊惧地望着他们,不想惹麻烦,很快就乖乖掏钱,哪像这一次,和对话説话似乎也説的太多了,却连钱影子都还没看到。

  “你态度可不好。”秦朗第一次皱眉説道。

  “笑话!我来收保护费的,难道还要跟你勾肩搭背求你送保护费给我啊!”

  为首混子猛地扬起了手上的棒球棍,其余两个混子有样学样,都不怀好意盯着秦朗。

  “最后给你们一次机会,现在还可以安然离开。”

  秦朗説道。

  他是实在没欲望朝这几个人动手,但如果对方执迷不悟,那他也就没那么好脾气了。

  “同样的话,你的员工説过,现在你又来説,我説,你们公司的人,是不是都病了?”

  为首混子似乎觉得不搞懂这diǎn,自己就算拿到了保护费,也没法喜滋滋离开一样。

  “我们没病。”秦朗淡然説道,“他们説的都没错,你们不离开,我完全有能力打到你们求饶要离开。”

  “就你这身板?”

  为首混子冷笑道,“不是我小瞧了你啊,实在是你不是高手,要不你露一手试试?”

  这完全就是为首混子打趣秦朗的话。

  他心想着,秦朗能够有什么实力在他面前露一手。

  他拿上棍棒上街砸人的时候,恐怕秦朗还呆在高中的教室里苦读呢。

  “老大,我赌他一定不敢在你面前露一手,要不还是大哥你给他们露一手吧,省得他们光吹牛,不知道咱们弟兄三个的厉害。”

  同伴给出了一个主意道。

  为首混子觉得这主意不错,朝秦朗等人喝喊道:“看好了!”

  他猛地将手上的棒球棍狠狠抽打,棒球棍击破空气,发出了沉闷却又尖利的呼啸声。

  “你们大可以想一想,如果这样一根棍子砸到你们的身上,你们还能不能站着跟我説话!”

  收好棒球棍,为首混子得意洋洋説道。

  “给我。”

  秦朗突然朝为首混子伸出了手。

  “给什么?”

  为首混子疑惑道。

  他倒也没有不耐烦,反正煮熟了的鸭子不会飞了,保护费最后也能拿到。

  他倒要看看,对方为什么口口声声劝他离开,还説这是为他好,对方究竟拿什么作为説出这番话的依仗?

  “你不是让我露一手么?”

  秦朗笑着朝为首混子説道。

  这三个混子,还没有到凶残的地步,估计是平常欺软怕硬惯了,也干不出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来,所以秦朗对于这三个敢上门来收他保护费的家伙,也没有多大的恨意,反而更多的是觉得好笑。

  “你还真打算露一手啊!”

  为首混子将棒球棍扔给了秦朗,“行,那我就好好看一看。”

  説完,他跟另外两个同伴一道,坐在了沙发上,翘着二郎腿,似笑非笑地看着秦朗。

  就算秦朗敢拿着棒球棍袭击他,他也毫不担心。他就是要看看,对方打算露怎么样的一手。

  秦朗接过棒球棍,也没有多余动作,只是两只手握住棒球棍两端,轻轻发力。

  然后,那根坚硬的棒球棍,从中断成了两截。

  三个混子直接傻眼。

  为首混子甚至特意揉了揉眼睛,还以为自己眼花了。

  尼玛,这也行?

  那根棒球棍虽然是树木制作的,但质地坚硬,最粗的地方有着成人手腕粗细,假如刚才秦朗是将棒球棍抵在了膝盖上,然后咬牙切齿用力从两端往中间掰,费劲九牛二虎之力终于将棒球棍掰断,他倒也不会很吃惊,dǐng多只会感叹秦朗人不可貌相,不够强壮但力气很大。

  可现在问题是,对方一没憋红着脸用力掰,二没借用膝盖,而只是像掰方便面饼一样,非常轻松地将一根坚硬的棒球棍给掰断成了两截。

  “老大,这人有diǎn玄乎。”

  一个同伴嘟囔道。

  “还用你説!”为首混子恼羞成怒道。

  “好小子,原来还有一身力气啊,怪不得説话敢这么狂了。”

  看向秦朗,为首混子倒也不敢太轻视了秦朗。

  不过,保护费还是要收的。

  “如果你认为刚才露的这一手,可以吓唬住我们哥仨的话,那就大错特错了。”

  説完,为首汉子从腰间摸出一把有刀鞘的匕首来。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