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最强仙医 第820章 谢导

小说:都市最强仙医 作者:菜农种菜 更新时间:2019-06-25 23:57:38 源网站:阿甘小说网
  [阿甘手机站:m.agxsw]m.fhxsw 烽火中文小说网 “你认为我们是来找你屈服的?”

  秦朗还真没想到孙天际会自我感觉良好到这份上。

  哪知孙天际继续晃着搁在办公桌上的双脚,身体一欠,将办公桌上一包香烟拿到手,抽出一支烟来慢慢悠悠燃,喷了一口烟雾。

  然后,孙天际才不慌不忙道:“那你们可以不啊,呵呵呵。”

  “那还真没屈服的必要。”

  秦朗冷冷道。

  “璐,这也是你的决定么?”

  孙天际询问谷璐道。

  谷璐直接头。

  对于这种人,没有什么好的。

  “呵呵,你们俩还真是气节高啊,不过我很想知道,你们倒是拒绝痛快了,璐你那个剧组的底层办事的人,该怎么办?”

  孙天际仗着有所依仗,仍然得意洋洋。

  “不跟你废话了,马上恢复剧组访谈节目的正常播放,另外不要再仗着什么老爸是副台长的关系,去威胁谷璐,我脾气没你想的那么好。”

  秦朗道。

  一旁谷璐不由朝秦朗这边近了近,生怕秦朗真会出手打人。

  那样的话,事情可能就麻烦了。

  孙天际哈哈大笑起来,将香烟狠狠在烟灰缸中揉灭,露出一丝阴笑道:“我不同意,你难道还想打我不成?”

  “你大可以试试。”

  秦朗补充道:“我耐心有限,你自己办的龌龊事,已经触怒到我了,如果你不乖乖收敛,那我肯定会不客气。”

  要不是答应谷璐不随便动手,他都懒得跟孙天际这么多。

  事实上,他也没指望孙天际会洗心革面认识到自己的卑鄙龌龊行为,只是要让谷璐看到孙天际死不悔改后,自己再出手,就心安理得多了。

  孙天际并不知道秦朗没有动手,不是忌惮他,而完全是因为谷璐,他现在正是自我感觉良好的时候,压根就不信秦朗敢在他的地盘打他。

  “呵呵,姓秦的,我不妨明明白白告诉你,如果你今天不跟我赔礼道歉,并且让我满意的话,很简单,我和我老爸要让燕京电视台封杀一个剧组还是很容易的。”

  “到时候,谷璐虽然不会受到太大影响,但得罪了剧组的导演以及整个剧组,传出去名声可不怎么好,还有,那些底层卖力混口饭吃的人,也会因为你们失去饭碗,你们大可以铁着心跟我作对,让那些无辜的人遭殃。”

  孙天际阴阴着,就是看准了谷璐很善良,不会让那些底层人员被波及到,才有恃无恐地跳出来威胁谷璐。

  “孙天际,你这么做太卑鄙了!”

  谷璐平常温柔的脸上,现出了怒容。

  孙天际的无耻程度,还要超过了她的了解!

  “嘎嘎,我可不是卑鄙,这是我的特权,你们爱怎么着怎么着,我只给你们一分钟时间考虑!”

  孙天际强势道。

  谷璐眼圈都有些红了,是被孙天际的无耻给气的。

  秦朗倒是一也不发愁。

  “璐,你也看到了,孙天际这人油盐不进,我给过他机会了。”

  秦朗道。

  “不要,秦朗。”谷璐连忙喊道。

  孙天际可是副台长孙一阳的儿子,在台里打孙天际,事情肯定会闹大,到时候根本收不了场。

  “哇,有人要打我,我真的好怕啊!”

  孙天际夸张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很是欠抽地道。

  “没事,我不会打死人的。”

  秦朗对孙天际十分讨厌,这种人,就应该被揍一顿。

  “来啊,姓秦的,有本事就朝这儿打!”

  孙天际根本不信秦朗敢在这儿动手,指着自己的脸朝秦朗嚣张道。

  “不打,你就不是男人!”

  孙天际甚至故意刺激着秦朗。

  可惜,根本就不用孙天际刺激。

  “打这儿是吧?”

  秦朗轻松跃过了办公桌,站到了离孙天际不足三十公分距离的地方,笑着道。

  迎着秦朗有些妖异的笑容,不知道为什么,孙天际突然后悔了,心中有了一股惊惧的感觉。

  可惜没等他再话,秦朗就道:“是你要我打的啊,那我恭敬不如从命了。”

  砰。

  秦朗一个直拳甩过去,正中孙天际的鼻子。

  即使不动用任何武者的力量,这普通的一拳,也是一拳就将孙天际放倒在了地上。

  孙天际扳倒了自己的椅子,朝后直接摔倒,脑袋重重和墙壁碰了一下。

  孙天际惨叫了一声,捂着流血的鼻子艰难地爬了起来,表情都扭曲到了一起。

  “你敢打我?”

  孙天际没想到秦朗动手就动手,大怒,指着秦朗吼道:“你死定了,死定了!”

  那样子,完全是跳脚骂人,跟泼妇差不多,空有蛮横的样子,却压根没有气势。

  秦朗冷笑道:“好怪啊,明明就是你让我打你的啊,是不是璐?”

  谷璐都不知道什么好了,不过看到孙天际受到教训,谷璐心中也有些畅快。

  本来嘛,孙天际这么卑鄙无耻,被打也是应该。

  只是,孙天际在台里被人打了,电视台的保安很快就会来了吧,谷璐连忙去伸手拉秦朗,想要让秦朗赶紧离开这儿。

  “没事,这局面我能应付。”秦朗婉拒了谷璐的好意。

  不让孙天际屈服,他才不会就此停手。

  “姓秦的,你敢打我,你等着,我一定要让你后悔!”

  孙天际捂着鼻子疯狂喊道。

  秦朗突然凑近上去,到了离孙天际不足十公分的面前,顿时吓得孙天际又退到了墙角。

  “呵呵,这怂样。”秦朗不屑地嘲讽道。

  “你!”

  孙天际怒火万丈。

  “你什么你?”秦朗冷冷道,“问你正事,你搞出来的阴险动作,打算不打算放弃?”

  “别想!”

  孙天际立即拒绝,可看到秦朗发冷的表情,孙天际感觉身体有些发凉,改口道:“不……不放弃又怎么样?”

  下一刻,孙天际突然感觉自己双脚离地,被秦朗揪住了衣领整个人直接提了起来。

  “你呢?”

  看着孙天际的眼睛,秦朗一字一顿道。

  孙天际拼命扭动身体,双脚乱蹬着,脸色被憋得通红。

  秦朗松手,孙天际猝不及防,摔在了地上。

  从地上爬起来,孙天际脸色十分难看,怨恨地盯着秦朗。

  “姓秦的,你敢再打我,保安立即就进来,到时候有你后悔的时候!”

  他很后悔,为什么不让保安到他办公室外面候着。

  现在按照惯例,保安应该才巡逻到八楼,还要几分钟才会巡逻到这第十楼。

  “看来你还是没打算痛改前非。”

  秦朗平静完,突然一拳打在了孙天际的肚子上。

  孙天际直接惨叫起来,苦胆水都吐了出来。

  直不起腰,孙天际痛苦地嚎叫着,心中充满了怨恨和恐惧。

  他没想到秦朗这么大胆,在这儿都敢打他。

  “最后问你一次,你打算放弃那些阴险的背后动作吗?”秦朗问道。

  同样的问题他不想多问,倘若孙天际再不配合,那他不介意继续出手打对方,直到对方配合为止。

  孙天际害怕了,正在这时候,办公室的门被人推开,一个穿着西装的中年男子闯了进来。

  “天际,你怎么了?”

  这个身上有着官威的男人看到孙天际在嚎叫,暴跳如雷,随即就冲着秦朗怒吼道:“你敢打我儿子,你好大的胆子!”

  见孙一阳来了,孙天际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的落水者,立即喊道:“父亲,快叫保安上来,姓秦的无缘无故就殴打我,哎哟,好痛啊!”

  孙一阳看起来也是人模人样的,但此刻却根本不问青红皂白,连自己儿子是什么尿性都不去想,直接指着秦朗吼叫道:“子,你等着,你等着!”

  完,孙一阳怒气冲冲地拿起手机开始要拨打电话,让电视台的保安过来抓人。

  在他儿子的办公室,居然还有人敢打他的儿子,简直无法无天,他恶狠狠瞪着秦朗,恨不得保安立即出现将秦朗五花大绑,然后自己和儿子一起狠狠教训一顿秦朗才好。

  但是,电话却拨打不出去了。

  秦朗将孙一阳的手机拿到手上,随手扔到了后面沙发上。

  “好一个当父亲的,你儿子干了什么无耻的事,难道你就不问问么?”

  秦朗冷冷道。

  “哼,你打了我儿子,我只看到了这一!”

  孙一阳怒道。

  虽然秦朗是跟着谷璐来的,他知道谷璐很有些名气,但他不相信秦朗的关系网,还能硬得过自己。

  “少来,”秦朗厌恶道,“别把父爱当借口!”

  孙一阳绝对不是因为父爱才冲他发怒,如果是的,那孙一阳冲进来后,第一时间就会找自己拼命,而不是跑上来威胁他。

  到底,孙一阳还是想要利用身份,叫保安上来对付自己,为儿子出恶气。他敢保证,如果他真被保安制住,受到的殴打绝对会很重。

  “哼,反正你今天别想轻松离开!”

  孙一阳冷冰冰大声着,朝沙发走去。

  他的话声,恰好让门外的一个人听到了,因为办公室的房门在孙一阳进来时并没有关上,外面路过的那人不但清晰听到了声音,还看到了两个熟悉的人。

  谢劲认出了秦朗和谷璐,正是半个多时前,在一楼大厅帮助过他的那两个人。

  “孙台长,你们这是?”

  谢劲走进来,插话道。

  秦朗扭头看去,发现这人正是之前因为犯病突然昏厥的那个老人。

  没想到这个穿着普通的老人,还和谢劲认识。

  不过秦朗之前就觉得这老人谈吐不凡,不像普通人。

  就是不知道这老人突然进来,是什么个意思。

  “谢……谢导!”

  孙一阳望着这个老人,却连口齿都不清晰起来,像是极度意外。

  孙天际也是一脸的目瞪口呆,不明白堂堂名导谢劲谢导,会来他这间办公室。

  孙一阳先反应过来,惊讶过后,脸上浮现出讨好的笑容,笑道:“谢导,您怎么来这儿了?”

  对眼前这老人,孙一阳也不敢怠慢,更不敢得罪。

  谢劲的身份,除了是知名导演,还和他所在的电视台的台长私交很深,另外与广电的领导走得很近,人脉远不是他这个燕京电视台的副台长可以相比的。

  很快,孙一阳就发现了异样,他发现老人在跟秦朗和谷璐打招呼,心中暗道不妙,孙一阳还是脸上堆笑,问道:“谢导,您跟他们认识?”

  谢劲头,问道:“我见你们起了冲突,就进来看看了,孙台长不会怪老头子我多管闲事吧。”

  “不怪不怪。”

  尽管心中肯定在怪,但孙一阳可不敢表露出来。

  这老头子可不是好好先生,年轻时候就嫉恶如仇,性格很直,他可不想对方为秦朗出头。

  于是孙一阳作势要陪同谢劲去其他房间,好将谢劲带离这儿,但一旁的秦朗自然看出了孙一阳的用意。

  虽然不知道这老人的身份,但连孙一阳都要敬畏,想必这老人身份应该不凡,这样的人,应该也看出了孙一阳的用意。

  果然,谢劲没马上走,像很有兴趣地问道:“我的这两位友,是不是得罪令公子了?”

  “一误会而已,呵呵。”孙一阳赶紧道。

  实情他自然不敢,而如果要当面诬陷秦朗,他又怕被秦朗拆穿,所以便想一笔带过。

  只是,秦朗岂会让这种人如愿。

  “误会就不是了,我是打了孙天际,不过也是孙天际该打。”

  秦朗冷笑道。

  “姓秦的,你放……”

  孙天际正要骂脏话,被孙一阳拿眼睛狠狠一瞪,立即闭嘴。

  “谢导,他们年轻人闹了矛盾而已,让他们去吧,很快就没事了,谢导,要不我们去其他地方参观参观?”

  孙一阳继续打马虎眼。

  他听谢劲是来电视台洽谈合作的,因此更加不敢得罪这位大人物,否则,只怕台长第一个就要针对他。

  “孙台长这么急着让谢导走么?”秦朗冷笑道,“不如我们将事情明白吧。”

  这时候,一直没话的谷璐站了出来,将孙天际怎么威胁剧组、怎么威胁她的事,原原本本了出来。7笔趣阁 m.7biquge [记住我们:阿甘手机站:m.agxsw]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