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最强仙医 第810章 斩杀武尊高手(二)

小说:都市最强仙医 作者:菜农种菜 更新时间:2018-12-06 01:02:12 源网站:笔趣阁biquyun
  东河英明有种听错了的错觉,就好像住宾馆有人往门缝里塞彩色名片,打电话要了一个身高一米七体重九十五斤的在读大学生妹子,结果却跑进来一个身高一米七腰围也一米七的肥妹,瞬间让他目瞪口呆。

  秦朗怎么会是武尊之境强者?

  太上长老没有看错吧?

  至于杨鹫,则除了震惊,还有一种疑问尽数去除的感觉。

  “果然!”

  杨鹫心中説道。

  他説怎么秦朗敢一个人跑来东河家族的老巢,多半不是先天武者这么简单,原来秦朗竟然是武尊强者!

  怪不得秦朗这么自信了。

  想到两个徒弟被秦朗一通扮猪吃老虎轻易虐杀,杨鹫更加想杀死秦朗了。

  如果今天这样的好机会尚且不抓住的话,那以后等他一个人面对秦朗,或许就危险了。

  毕竟,秦朗的成长潜力,要远超于他,假以时日,秦朗势必会完爆他。

  一个二十多岁的武者却是武尊之境的实力,説出去恐怕都会将人吓傻。

  也只有冰火凤凰这对双胞胎姐妹,才有这样的天赋吧。

  不,那两个女孩子的成长潜力,甚至不及现在的秦朗。

  ○↘,..“东河老兄。”

  杨鹫看向东河昌,説道。

  尽管话不完整,但东河昌当然明白,表态道:“放心好了,秦朗我必杀。”

  不説秦朗本来就跟东河家族有仇,光是秦朗那可怕的成长潜力,他都要将这个绝世天才早早地扼杀掉。

  “你想杀就杀,不嫌搞笑么?”

  秦朗笑道,站得很随意,一diǎn也不拘谨。

  “哼,秦朗,别以为你是武尊之境就无敌了,绝世天才如果死了,那就不是天才,我会让你知道,在我面前,杀你,只是很简单的一件事。”

  东河昌从最初的震惊中早就恢复过来了。

  好歹他也是武尊中期的强者,秦朗就算天赋出众又怎么样,比拼的可是实力,不是潜力,更不是天赋。

  “也是,随你怎么説好了,反正嘴巴长你脸上,就像我要东河英明将脖子洗干净一样,因为我要砍掉东河英明的脖子,对了,还有你,和你。”

  秦朗説完,指了指东河昌,以及杨鹫。

  “看来你是真找死了。”

  东河昌冷冷説道,挥手让东河英明等人退开,不要影响了他。

  太上长老发话,东河家族的护卫和武者,都自发往后面退了十米,将大半个广场空了出来。

  广场中央的美丽喷泉,在喷着五种颜色的水柱,然而现在谁都没兴趣去欣赏这个,眼睛全落到了东河昌的身上。

  虽然杀秦朗肯定板上钉钉,但能看到太上长老将一个绝世天才杀死,他们还是很期待的。

  “杨鹫,你要不要先试试手?”

  东河昌看了一眼旁边的杨鹫,随意问道。

  在他眼里,秦朗只是早死和迟死的区别了。

  “我去试试也好。”

  杨鹫説道。

  秦朗是武尊之境,但他也是,他就算战力上假如不如秦朗,但秦朗要将他杀死,也绝非容易的事,所以上去检验检验秦朗的实力,对他而言,并不意味着危险。

  何况,如果能自己杀死秦朗,会更加完美。

  杨鹫朝前踏出了几步,正面对着秦朗,眼睛中满是凶光。

  “秦朗,受死吧!”

  杨鹫面色阴沉,整个人冲天而起,就好像一只秃鹫,那伸开的两只手化成两只利爪,划破着空气,以电光火石的速度,抓向了秦朗的胸膛,想要将秦朗开膛破肚。

  这一招式,自然是鹰爪功!

  鹰爪功,很多武者都在练,虽然鹰爪功统一讲究的是快、狠、锋利,但并非随便一个武者就能将鹰爪功修炼有成的,大多数武者都只是修炼了个外表架子,徒有好看的招式,真正威力却大打折扣。

  像黑煞和白煞的鹰爪功,其实还算很不错的了。

  自然,两人的师父杨鹫,施展出的鹰爪功,火候要更加足,威力确实惊人。

  配合恐怖的罡气,这一抓,足以开山裂石!

  秦朗如果抱着拿杨鹫练手的心思,那秦朗其实也不敢去硬接这一招。

  毕竟,这一招展现出来的实力,比起赵家的赵苍龙的实力,还要强上一筹!

  可以説,在武尊初期强者里面,杨鹫的实力算是非常dǐng尖的了。

  但这一次,秦朗有心拿杨鹫立威,当然不会躲闪。

  “龙象拳!”

  秦朗整个人身体前倾,脊柱往上猛地一冲,发出咔嚓声,全身力气经过脊柱瞬间灌注到了双臂之上。

  随着秦朗双臂猛地击打出去,龙象拳第八层施展出来,强大的肉体力量加上罡气,磅礴喷涌而出,直接扫向了杨鹫!

  既然要立威,他将龙象拳的最大威力展现了出来。

  当然,没有使用真气。

  龙象拳对上鹰爪功,攻势都非常惊人,彼此碰撞,如同火星撞地球。

  就连东河昌,都眼睛带着异色,看着这一激斗的画面。

  砰。

  强大的旋转气劲,直接让广场中央的喷泉中断,水柱被无形的冲击波扫得七零八落。

  杨鹫发现自己的鹰爪功落空了,对方那儿涌过来的巨大力道,阻挡住了鹰爪的攻击。

  虽然他没有受伤,但实际上秦朗硬接下他这一击,代表着秦朗的实力,还要胜过他一筹!

  否则,如果让秦朗先攻击,他来硬接,他肯定自己做不到像秦朗那样。

  “你也接我一拳试试。”

  秦朗有心立威,飞快又是一拳砸出。

  气势依旧惊人!

  “哼!”

  杨鹫不甘示弱,双手化成鹰爪,在胸前连续快速划动,一层又一层鹰爪虚影朝外扩散。

  他就不信,刚才秦朗明明最大威力的一击他都没有受伤,现在秦朗同样的一击,他会挡不住。

  “太上长老,杨鹫的鹰爪功,能破得掉秦朗的龙象拳么?”

  东河英明问道。

  东河昌摇摇头:“这两人攻击的实力差不多,杨鹫或许还要弱上一筹,但论及防御,杨鹫不比秦朗弱,两人谁也奈何不了谁。”

  他看出秦朗只不过武尊初期的实力,和之前的预判一样,秦朗能够以这样的实力和杨鹫平分秋色,也算十分不错了,但在他这儿还不够看。

  他不管杨鹫受伤不受伤,打算再让杨鹫跟秦朗斗上几招,自己就开始接管这场大战,将秦朗杀死。

  “这样啊,那杨鹫也不错了,起码可以不落下风。”东河英明恨恨説道,盼着东河昌早diǎn出马将秦朗杀死。

  除了他们两人,就连杨鹫本人,都认为自己足以挡住秦朗同样的一击。

  很快,秦朗龙象拳击打出来的罡气,就和鹰爪虚影碰撞在了一起。

  秦朗朝杨鹫露出了一抹冷笑。

  真以为他会做无用功,使出和前面一样威力的同样一招么?

  虽然表面看去,还是龙象拳,还是同样大的威力,但是这一拳,他特意加入了一道真气!

  就在杨鹫以为他和秦朗的罡气碰撞,会平分秋色时,杨鹫脸色骤然大变。

  噗嗤!

  他亲身感受到那股让他感觉到死亡气息的神秘攻击力量,竟然直接射穿了由强大罡气组成的鹰爪虚影,直接射向了他的心口,有如利箭。

  杨鹫低头看到自己的胸膛被射出了一个血洞,汩汩鲜血往外冒着,表情难以置信。

  他不相信自己就要死了。

  连护体罡气,都挡不住对方那道神秘的攻击力量?

  思维快速消失,眼睛中看到的景色迅速变得苍白,啪嗒!

  杨鹫朝后摔倒,重重摔在了地上,死不瞑目!

  武尊之境强者杨鹫,死!

  嗒嗒嗒。

  整个广场,只有从杨鹫伤口上流出的鲜血滴落在地上发出的声音,在单调地响着。

  广场之上,死一般的寂静。

  东河英明不可思议望着地上杨鹫的尸体,身体情不自禁往后退着。

  杨鹫,堂堂武尊之境,这是真死在秦朗手上了?

  两招,仅仅只交锋了两招啊!

  东河昌眼皮子一阵抖动。

  好可怕的实力,没想到秦朗竟然还隐藏了实力,蒙骗了他,也将杨鹫蒙骗了过去。

  “武尊中期?”

  直视着秦朗,东河昌冷冷问道。

  虽然到目前为止,秦朗也没有带给他真正的威胁,但是他总觉得有一些隐隐的不对劲。

  就好像之前他低估了秦朗,难保现在,他又不是在低估秦朗?

  杀,一定要在今天杀死秦朗,绝对不能让这样可怕的绝世天才成长下去!

  这是东河昌此刻最执着的想法。

  “你猜。”

  秦朗很无赖地回答了东河昌十分渴望知道答案的问题。

  “哼,少装神弄鬼!”

  东河昌哼了一声。秦朗的罡气雄浑程度,明明是武尊初期的水准,但既然秦朗杀死了杨鹫,那就表示秦朗一定动用了其他的隐秘手段。

  但恐怕就是死掉的杨鹫,也有隐秘手段。只是来不及使出而已。

  更遑论是他了。

  所以,他并不害怕秦朗,只是有一些隐隐的担心而已。

  “我可没装神弄鬼,”秦朗嗤笑道,“杀他,我靠的是真本事。”

  东河昌脸色很是难看。

  秦朗继续説道:“接下来我杀你,也会用我的真本事。”

  东河昌脸色更加难看了。秦朗好像説的能必杀他一样,让他十分不舒服。

  唰!

  东河昌将一直悬于腰间的长剑抽出。

  一把通体黑色的利剑,对准了秦朗。

  “我已经十五年没有抽出此黑火剑了,今天为你破例,你下了黄泉后也足够自豪了。”

  东河昌拿剑在手,整个人的气息骤然锋利了起来,有如和手上利剑合体了一样。

  秦朗总算知道了,为什么东河昌眼睛中神光夺目了,原来这人是一名擅长用剑的武者。

  这很少见。

  武者不管是先天武者还是武尊武者,修炼重diǎn要么在内劲要么在罡气上,因为武学招式的匮乏,在招式上的变化其实很少,至少,是远远少于武侠中的武功种类的。

  最经常的,莫过于连武尊强者都用的是咏春拳法,鹰爪功之类连普通人都能学的普通武功。

  使用刀剑,情况也多是将刀剑当做武器而已。

  但从东河昌身上,秦朗能感受到此人在剑术上的不凡。

  或许,这样的人,给安上一个“剑修”的称呼,也是合适的。

  “怕也没用,剑客的攻击最为恐怖,相信你不会不知道。”

  见秦朗不説话,东河昌还以为秦朗怕了,讥讽道。

  秦朗摇摇头:“我只是好奇,它为什么叫黑火剑。”

  “这个,你很快就明白了,”东河昌似乎一diǎn也不怕秦朗跑了,竟然不慌不忙给秦朗解释着,他拿着长剑在空中挥动了几下,“看吧。”

  就见长剑之上,骤然冒出了一大团包裹剑身的火焰!

  “长剑加上烈火,你觉得你还有机会么?”

  东河昌倨傲地问道。

  “哦,长剑还能喷火,怪不得剑名中有个火字了。”秦朗明白了,只是并没有任何吃惊的表情。

  他才不管那剑身上涂抹了什么物质,可以让长剑发出烈火,但在他这个火系修真者面前“玩火”,只能説东河昌玩大了。

  “去死吧!”

  东河昌狞笑着,手腕猛地用力一扭,长剑挥动产生了恐怖的罡气,附着在剑身上的烈火立即将前面大片空气diǎn燃!

  火红色的烈火不但能让武尊之境都受到威胁,还能遮挡对方的视线,方便长剑本身的攻击。

  这是东河昌自创的用剑招式,为此他十分自豪。

  十五年以来,这样的用剑方法,他掌握得越发娴熟,今天就有机会拿一个年轻绝dǐng天才试剑,他非常兴奋。

  那燃烧了好几米直径范围的烈火,已经遮住了秦朗的视线,下一刻,他就会绕到秦朗身后袭击秦朗。

  “还真是喜欢用火啊。”

  秦朗感叹了一句。

  心念一动,从秦朗手上骤然飞出了一个直径超过一米的大火球!

  简单的一个火球术,对于练气九层的他而言,根本是跟喝水吃饭一样容易的法术。

  同样是火红色的火焰,尽管是球形,但因为被东河昌发出的烈火遮挡,就连东河昌自己都没发现,其余人自然更是如此。

  论威力,东河昌长剑上的烈火,比起火球术,差了不是一diǎn半diǎn,火球术可是修真法术!

  火球与烈火一接触,原本凶猛无比的烈火就像被狂风从反方向吹击一样,刹那间朝着东河昌反扑而回!

  东河昌拼命后退,但也有些来不及。

  一声痛哼过后,东河昌的头发和眉毛都被烧焦,脸上黑一块红一块,非常狼狈。

  东河家族的人还没明白怎么回事,秦朗十指就朝东河昌射出了十道凌厉的真气。

  对付东河昌,靠着罡气攻击,很难占到便宜,秦朗才不会选用。

  东河昌觉得刚才火焰反扑太过诡异,秦朗好像一个巫师一样,但这会儿感受到有凌厉的神秘力量袭击过来,他顾不上其他,长剑飞速挥动,在身前形成了一道厚厚的罡气剑幕。

  “有用么?”

  秦朗冷笑。

  练气九层的真气,具体强到什么程度,秦朗没法给出一个具体的答案,但他自己就是武尊初期武者,知道面对武尊中期的罡气,真气还是能够洞穿的。

  练气九层级别的真气,应该可以无视武尊之境强者的罡气,也可以説,假如他动用真气,那么除非是传説中的武王之境超级强者,否则其他人根本别想抗衡这样的真气。

  东河昌实力的确很强,十道真气被他躲过了其中四道,另外硬挡住了一道,但余下的五道真气,也足够了。

  砰。

  身上被洞穿五个血洞的东河昌倒在了地上,长剑也掉了下去。

  根本没有任何疑问,秦朗只是扫了东河昌一眼,就确认东河昌已经死了。

  心脏被真气洞穿,能活命才怪。

  如果用罡气攻击,和东河昌对战,他还会处在下风,但他动用修真手段,东河昌就和杨鹫一样,对他根本构不成半diǎn威胁。

  杀死东河昌,秦朗自然没放过东河英明。

  至于东河家族其他武者,有一个算一个,全被秦朗废掉了修为。

  堂堂精英势力东河家族,半个小时内就遭遇了大剧变。

  秦朗直接离开。

  东河家族衰败,跟他无关了。

  下山后,秦朗给纳兰布衣打了个电话,平静在电话里告诉纳兰布衣,让纳兰布衣却接管东河家族,然后就挂断了电话。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