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最强仙医 第823章 咒术再现

小说:都市最强仙医 作者:菜农种菜 更新时间:2019-06-25 23:57:38 源网站:阿甘小说网
  [阿甘手机站:m.agxsw]m.fhzww 烽火中文小说网 孙一阳认为大功告成,心情非常的好。【頂【【【,..

  “父亲,这一次咱们可是让秦朗翻了个大跟头了,恐怕现在他正急得抓耳挠腮吧,哈哈哈!”

  孙天际哈哈笑道。

  “哼,还想在京城打开市场?没有了广告支持,我看你怎么玩!”

  孙一阳显得不可一世,好像自己一只手就能操控秦朗和秦朗公司的命运。

  昨天他得知秦朗的蓝润公司想要在勒是上播放广告,借此来打开京城市场后,昨天他就跟勒是的那位高级主管约定了见面时间,今天下午两去了对方办公室。

  那位高级主管的权限很大,可以决定勒是接受与哪些公司合作,不和哪些公司合作,他找上对方,正好合适。

  他只是向对方讲了一些利害关系。

  例如,每一年他负责的燕京电视台,会授权多部电视剧给勒是,如果他觉得双方合作不那么愉快了,那他可能会改选其他视频网络提供商。

  例如,拒绝蓝润公司的广告,对勒是而言,本身并没有什么损失。

  勒是这么大,完全可以从其他厂家那儿拿到广告。

  现在正值放寒假的时候,也是厂家打广告的火热时期,同一期广告,都有数家厂家想要占有。

  所以,勒是有的是选择。

  这样一之后,再加上他给了对方一些好处,对方果断同意了。

  于是,才有了勒是突然变卦,拒绝与蓝润公司合作的一事。

  “好了,现在整到秦朗了,儿子,你也应该出了口恶气了吧?”

  孙一阳问道。

  孙天际了头。

  他跟孙一阳估计的差不多,都认为此刻秦朗一定会十分沮丧。

  “父亲,事情是我们策划的,我们要不要让秦朗知道?”

  孙天际想着,既然是他们让秦朗吃瘪,阴了秦朗一把,如果不让秦朗知道,那么他们就少了一份整到秦朗的成就感。

  “哼,这个当然要告诉秦朗,要让他知道,得罪了我们,他的公司在京城就寸步难行!”

  孙一阳阴沉着脸道。

  “那如果他去找其他网络视频商呢?”

  孙天际追问了一句,恨不得对秦朗赶尽杀绝才好。

  “嘿嘿,那个没有关系,别忘了,京城大的几家网络视频网站,都和我们燕京电视台有合作关系,我有我的人脉,从中作梗一下,让秦朗的蓝润公司打不上电视和网络广告,还是能做到的。”

  孙一阳对此十分得意。谁让秦朗恰好需要打广告来让公司在京城立足?这不就撞到他枪口上了么?

  “太好了,那样我就放心了!”

  孙天际兴奋道,想到秦朗的公司在京城寸步难行最后甚至很大可能需要滚回云海市的情景,孙天际忍不住露出了阴谋得逞的笑容。

  “现在我就跟秦朗那子打电话,让他更加憋屈。”

  孙一阳掏出了手机,拨打了一个座机号码。

  从勒是那位高层那儿,拿到秦朗公司办事处的联系号码并不难。

  接电话的是办事处的前台,年轻女孩得知有人找自家老板,礼貌地道:“不好意思,我们老板不在公司。”

  “那你告诉我你老板的手机号码,我有事找他。”孙一阳道。

  “请问你是谁?找我们老板有什么事吗?”

  前台并没有贸然将秦朗的手机号码告诉对方。

  虽然对方开口认识自家老板,而且还报出了名字,但秦朗的手机号码是私人号码,她得到过秦朗的交代,让她不要将手机号码随便告诉人。

  所以,她需要确认了对方身份后,才会考虑给不给秦朗的电话号码。

  孙一阳没想到一个公司的前台接待,警惕性还这么高,不过他也没有因为这种事而生气,直接道:“我叫孙一阳,是燕京电视台的副台长,你跟你们老板我的名字,他肯定知道。”

  “那还是这样吧先生,您可以将手机号码留给我,我会负责转告给老板。”

  前台礼貌地道。

  对方身份听起来挺高大上的,但要到对方的联系方式,再转交给秦朗,由秦朗来判断回不回电话,才是最好的处理方式。

  “不用这么麻烦了,你直接给我秦朗的手机号码就行。”孙一阳有些不耐烦了。

  一直以来,当他报出自己的身份时,哪一个人不是对他恭敬有加?

  他可是首都这一方地方的电视台的副台长,也享有和同等级别官员的待遇,身份并不普通!

  可没想到却被一个公司的前台接待给“为难”上了。

  “对不起,这个我没法办到。”

  前台听出了这个叫孙一阳的男人的不满,却丝毫没有妥协的意思。

  这直接让孙一阳感觉吃了瘪。

  最后面,孙一阳还是乖乖告诉了前台接待自己的手机号码,然后听到对方挂断了电话。

  “靠,他公司的一个前台,都这么拽,父亲,待会儿一定要好好刁难刁难秦朗那子!”

  孙天际恨恨地道。

  不一会儿,一个陌生号码打到了孙一阳的手机上。

  “孙一阳,勒是是你在搞鬼?”

  秦朗一开口,就冷冷问道。

  “嘿嘿,你果然猜到了,”孙一阳特意打开了免提,“是我啊,你能拿我怎么样?哈哈哈!”

  孙天际也是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在一旁喊道:“秦朗,有本事你去找谢劲帮忙啊!”

  他们父子俩一直认为,如果不是谢劲从中插手,他们一定在昨天在办公室就让秦朗受到教训了。

  “拿你怎样?拿棍子捅你菊花么?呵呵,那样我还是不拿你怎么样好了,我怕你飙屎。”

  秦朗平静地道。

  “你!”孙一阳没想到秦朗会出这么粗俗的话来,可偏偏这话他听了后,又非常的难受,“秦朗,你少给我这样,哼,你现在一定很愤怒很憋屈!”

  “让你失望了,我很好。”秦朗笑道。

  “少来!”孙天际在一旁大声喊道。

  “听到了吗,我儿子跟我一样,都知道你公司刚才发生了什么,你你不憋屈恼火,哼,谁信啊?”

  孙一阳认为秦朗之前的平静表现,都是装出来的。

  “我为什么要让你信?你是谁啊?”秦朗冷冰冰回应道。

  “随你怎么好了,反正我还要告诉你一件事,你去找其他视频商也是白搭,我孙一阳今天将话放在这儿,我会将你公司的广告封杀,你公司的广告休想出现在电视和网络视频上!”

  孙一阳十分霸气地着,坐在柔软的椅子上翘着二郎腿,样子嚣张张狂。

  “你自问能够做到这?”秦朗仍然十分平静,像是这件事跟他没有关系一样。

  “你觉得呢?”

  孙一阳换了个姿势,继续翘着二郎腿,高高在上威胁道:“哼,就凭你还想通过广告打开京城市场?别做梦了,有我在,我要让你的公司永远打不开京城市场!你就等着吧,用不了多久,你的公司就会乖乖滚出京城了!”

  “完了吗?”孙一阳以为秦朗会暴怒,会情绪失控,然后听到的,却是秦朗冷冷的打断声音。

  “完……哼,你少装平静,我就不信你不生气!”

  孙一阳感觉像吃鱼时被鱼刺卡住了一样难受,不甘心地继续刺激着秦朗。

  “我生气干什么?照你的话,最坏的后果,不就是我的公司打不开京城市场吗?”

  秦朗拿着手机,在自己公寓客厅中慢步走着,表情平静,但嘴角却始终挂着一抹冰冷的弧度!

  整件事果然都是孙一阳、孙天际父子弄出来的,他不生气是假的,但没有必要让这两人知道他生气,那样会让这两个卑鄙之人如了愿。

  孙一阳还想出刺激秦朗的话,但马上就被秦朗打断了。

  “孙一阳,你跟我听好了,你已经成功惹到了我,接下来你就等着迎接我的报复吧。”

  啪。

  秦朗挂掉了电话,将手机扔到了沙发上,嘴角那抹冰冷的弧度更加明显,一股冰寒的煞气从他身上散发了出来!

  手机都没带,秦朗拿上外套,将自己以前买的一部用来拍摄风景的柯达数码相机带上,就出了门。

  “师傅,麻烦去燕京电视台。”

  现在才四多钟,他租住的公寓离燕京电视台的距离不算远,现在又不是下班高峰期,所以在孙一阳下班前赶到,时间绰绰有余。

  五十分钟后,秦朗到了燕京电视台的楼,径直敲响了副台长孙一阳办公室的门。

  数码相机被秦朗放在了外边大衣的口袋里,外表看去,秦朗什么东西都没带。

  “进来。”

  孙一阳带着威严气势的声音响起。

  这大概是每一个当官的都喜欢的话方式,总是要带上威严,好像别人不知道他是副台长一样。

  这样方便了秦朗。

  秦朗直接推开了房门,走了进去。

  孙一阳本来正靠在椅子上,跟台里一个结了婚的吟荡少妇煲电话粥,想着晚上去发一炮,抬头猛地看到进来的人竟然是秦朗,立即便挂掉了电话,想要拨打内线电话,通知保安进来。

  秦朗身形一动,人就到了办公桌前,顺手拿起了一个烟灰缸,砸在了孙一阳拿住电话听筒的手。

  啪。

  电话听筒掉在了桌子上,孙一阳捂着手痛哼了一声。

  “你想干什么?”

  孙一阳用左手猛拍桌子,瞪着秦朗,气势霸道。

  秦朗进来的时候,就将办公室的房门反锁了,他看了看这装潢豪华的办公室,道:“嗯,这儿的隔音条件应该很不错。”

  孙一阳意识到有些不妙,色厉内荏道:“我劝你不要胡来,要不然你不会好过!”

  可话音刚落,他整个人就像一根线系在身上另一头被人控制一样,机械地坐了下来,表情变呆板了一些。

  秦朗拉过旁边的椅子坐下来,将数码相机的录像功能开启,镜头对准了孙一阳。

  进门时,他就催动了一个催眠类的咒术,这个咒术可以让孙一阳实话。

  以前秦朗也用过同样的咒术,但基本很少用。

  不过这源于修真者特有的手段,一旦使用,效果却也十分特殊,能够达到奇效。

  例如现在。

  秦朗先等了一下,让孙一阳手上夹了一根烟,使孙一阳惬意抽着烟,然后冲孙一阳发了命令。

  “你把我当做孙天际,告诉我你在担任副台长期间是怎么以权谋私的。”

  秦朗道。

  镜头只对准了孙一阳,并不会拍摄到他,所以让陷入催眠的孙一阳将他当做孙天际,可以轻松做到。

  反正孙一阳这种人,以权谋私绝对不会少。

  等拿到证据,他只需要跟人,这是孙一阳在跟孙天际传授担任领导的心得,也就不怕人怀疑了。

  秦朗的话音刚落,孙一阳就像正常时候在跟孙天际谈话一样,打开了话匣子。

  “天际啊,你是我唯一的儿子,在燕京电视台你迟早是要走上领导岗位的,我跟你,当领导要懂得审时度势,多结交人脉,那些有求于你的人,既要留心,也要注意笼络,该从他们身上拿好处的时候就拿,你不拿,别人不放心,人脉就固定不下来……”

  孙一阳高谈阔论起来,还将自己好几次以权谋私的事情当做例子,对“孙天际”了起来,那几件事情不仅精确到了某年某月,还牵扯出了对方的具体名字。

  而这一切,都被秦朗的数码相机原原本本录了下来。7笔趣阁 m.7biquge [记住我们:阿甘手机站:m.agxsw]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