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竟,神魂的强大与否跟修士自身和修为虽然有一定关系,但并不是最主要的,甘长老虽然是一名宗师级别的仙炼师,但是论神魂方面的修炼原本地仙六层的他却是不如那两名地仙五层的修士的。

  原本在祭台的核心位置五团神魂争斗不休,都在争抢这个祭台的控制权,他们这五个家伙得到了祭台粹炼之后,其实都是知道祭台无以强大的血脉提升能力的,所以都想争夺这祭台的控制权。

  而且,他们就算知道祭台的控制权争斗会充满凶险,也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因为祭台的控制权如果竞争失败,他们的神魂也有很大的机率可能回不到肉体之上了,而是被祭台或者另外四团神魂直接吞噬掉。

  当然了,这些都是他们进入祭台核心部位后,得到的提示,所以现在一个个都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只能拼尽全力来争斗以夺取那一绕生机。

  而就在这五团神魂争斗的同时,祭台核心部位这时候再有一丝神魂加入,其它五团神魂顿时感应到了,顿时有了哔了狗的感觉,本来它们五个争夺就已经很辛苦了,这时候又有外来者插入,这不是让原本的机率变得更小了么?

  所以,这五团神魂对这一丝新来的神魂格外的敌视,当感觉到这一丝外来的神魂并不是很强大的时候,他们顿时明显松了一口气。

  还好,这一丝外来的神魂不是很强大,他们能够对付得了,现在是不是该商量一下一起先解决掉这个新的敌人,然后五团神魂再继续之前的争斗呢……

  随后,这五团神魂相互之间用神念沟通,似乎达成了一致,顿时五个家伙一起向秦朗的这一丝外来神魂出手了。

  “找死!”秦朗心底冷哼一声,他的这一丝神魂只是本体的极微小的神识,连本体的十分之一都不到,虽然比不上五人联手,但是如果他将自己的全部神魂都投入到祭台的核心的话,那就算这五人齐上又怎么样。

  所以,这五团神魂都被这一丝外来神魂表面的弱小给蒙敝了,只要秦朗加大神魂力度的输出,他们就算有五个肯定也是打不过秦朗一个的,毕竟秦朗的神魂是完完全全没有受到过祭台影响的完整神魂,神魂的强度比之已经被祭台削弱到极点的他们五个强太大了,除非他们五个的神魂能够休养一段时日,恢复到全巅峰的状态,这才有可能压制住秦朗的神魂。

  不过,眼前根本就没这个时间,也没这个机会。

  而秦朗在冷哼孤同时,就准备将自身的神魂投入大量到这祭台核心,利用自身的神魂优势去碾压这五团神魂,虽然自己是一个人,但是他的神魂力量完整且凝实,要干掉这五个家伙虽然不是很容易但想来也不是很难,他有对付神魂方面的经验,所以也不担心自己会失败。

  而就在他要投入全部的精力对付这五团神魂的时候,突然敏锐的感应到了其中最强大的那一团神魂有些不对劲,有些出工不出力的感觉,虽然表面功夫做得很到位,但是随时有可能撤离战斗的样子。

  “这家伙都是很谨慎的,应该是个明白人……”秦朗不仅高看了一眼,看样子这团神魂应该是那名万蛊门最强大的蛊修的,毕竟只有这家伙的神魂气息秦朗是第一次看到,而大剑道的魏执事和丹火派的甘长老都是跟自己战斗过的,对于这两人的神魂气息秦朗也是有些熟悉。

  想着这些的时候,秦朗的出手却没有停止,直接注入了大量的精神力进入这祭台核心处准备跟这五团神魂一较高下。

  但是,就在他注入精神的的时候,祭台核心与祭台外界连接处出现一处波动,就好像打开一道缺口一样,原本属于蛊无常的那一团神魂居然脱离了祭台核心,直接通过这一道缺口回归了祭台表面的肉身,看样子这家伙也是准备已久了,根本就没心思在这祭台核心继续争夺下去。

  这样放弃祭台的争夺权,这家伙也不知道是不是蠢,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一个原本地仙七层现在已经地仙九层巅峰的修士,绝对不会是个蠢才,蠢才也不可能修炼到这种地步。

  而蛊无常放弃祭台核心控制权的争夺,一方面是因为秦朗这团外来神魂的强大,另一方面也可能是他感觉到了什么不妥,又或者有什么后手之类的,他想坐山观虎斗也是有可能的。

  不过,秦朗也无所畏惧,毕竟他投入祭台的神魂并不是自身全部神魂,以他现在地仙三层的修为再对抗地仙九层巅峰的修士,就算打不过应该也是能够坚持好一阵的,毕竟他现在跟地仙一层的时候不同了,不仅仅自身肉身强悍,而且身上宝物众多,借着这些宝物跟一名地仙九层修士周旋应该没什么问题。

  所以,接下来,秦朗一心二用,外界少部分留在肉身的神魂就盯着已经神魂回归的万蛊门修士蛊无常,而进入祭台核心处的大部分神魂,就准备跟这四名地仙高阶修士的神魂开战,争夺祭台的控制权。

  在祭台核心部位,这样的争夺战也是血淋淋的,丝毫不比之前令人疯的祭台血战差多少。

  四名原本彼此敌对的神魂因为秦朗这一团外来强大神魂的加入,终于彼此联合起来,一起对付秦朗这个看上去异常强大的外来者。

  事实上他们也是不得不联合,实在是秦朗的神魂相对于他们来说太强大了点,恐怕就算他们四个联合起来,也是希望渺茫,不过他们却是不得不拼命,毕竟这是一场你死我活之间的战斗,胜利者可以风风光光得到祭台的控制权,而失败者则不但失去祭台的控制权,甚至连神魂也会被灭掉,没有一丝存活的可能。

  当然了,也不排除秦朗心软,最后放过他们一把的可能,但是……这真的可能么?修士之间的争斗向来是残酷的,更何况秦朗跟这四团神魂之中至少二团是敌对关系的,他更加没有留下对方活下来的想法。

  不过,秦朗准备战斗的同时也没有放松对外界蛊无常的盯梢,这家伙算是一个异数了,居然借助了秦朗刚才利用精神力破开祭台核心通道的那一丝机会逃了出去,现在神魂回归本体之后,一名地仙九层巅峰的修士对秦朗本体的威胁性还是很大的。

  好在,蛊无常的神魂虽然回归本体,但是之前的消耗实在太大了,这家伙想要完全恢复自身的神魂估计要不少的时间才行,所以就算战斗也不可能挥出一名地仙九层修士的全部战斗力,暂时对秦朗的威胁不是很大。

  以秦朗现在这样的状态,本体想要打败一名神魂虚弱状态的地仙九层那是绝无可能,但是抗衡一样时间还是没什么难度的,所以现在他也敢将自己大部分精力都用在祭台核心之处的控制权争夺战,这里才是他的主战场。

  外界,神魂回归的蛊无常感受了一下自身神魂……也就是仙魂的虚弱状态之后,也是叹了一口气,望了不远处紧紧盯梢自己的秦朗的本体,叹了一口气,然后又是微微一知,随即身体突然消失在祭台,这家伙居然遁走了,没有了继续跟秦朗本体继续争斗下去的想法。

  而蛊无常的选择也让秦朗的本体大松一口气,现在终于可以将全部的精力投入祭台核心的争夺战了,原本八成的把握现在更是提升到了十成,他没有任何意外自己可以取得祭以台最终的控制权。

  毕竟,祭台之内四团神魂就算全部加在一起,估计也没有他的神魂十分之一强大,这也是他的底气所在,毕竟对面这四团神魂实在太虚弱了点,如果是恢复到全部时期的话秦朗可能要考虑退避,毕竟全盛时期的话就算遇到一团他都觉得够呛的,但是现在他只要稍稍用心,就可以灭掉这里所有的神魂。

  随后,秦朗的神魂开始毫不客气的跟这四团神魂交锋,他几乎以泰山压顶之势压得这四团神魂喘不过气来,他太强势了,四团虚弱到极点的神魂随后现他们四个就算联合起来,也没有一丝一毫反抗的可能。

  于是,这四团明显不是傻子的神魂立马立场转变,开始向秦朗讨饶,甚至愿意跟秦朗签约奴仆契约成为奴仆,不过,秦朗跟大剑道丹火派之间根本就没有调和的可能,就算丹火派的甘长老是个宗师级别仙炼师是个很好的炼丹帮手,秦朗也没有留下的意思,直接灭了这两人。

  倒是另外二名地仙五层现在已经升上地仙八层的蛊仙修士,秦朗放过了他们神魂,真的签约了奴仆契约,让这两人成为了自己的仆从打手,从此这二人神魂受制于自己,只要自己一个意念之间,随时可以通过契约将这两人神魂俱灭。

  而处理了这四团神魂之后,秦朗终于得到了祭台核心部位的祭炼权,事实上现在也没有人有能力跟他争夺祭炼权了,他终于可以安心一个人祭炼这个祭台。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