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红目瞪口呆。

  这就是能够让蛇松口的方法?

  “别不信啊,这蛇刚成熟,是条母的,处在发情期,你抚摸它,会让它身体松软下来,会自动松口的。”

  杜红听了,只好照做。触碰着蛇冰凉的身躯,免不了又是一阵胆战心惊,生怕这条蛇会随着自己的抚摸而兴奋,一口吞下传家之宝。

  但神奇的是,触碰完后,这条蛇竟然真的松开了嘴。

  杜红赶紧远离了这条蛇,检查了一下,发现只是肿了,血液循环还是好的,功能方面应该还保留着,不禁松了口气。

  望向秦朗的眼神,也终于变了。

  “小哥,您能不能……将这些蛇弄走?”杜红小心翼翼地询问道。

  现在他已经不敢再在秦朗面前放肆了。

  毕竟一大堆蛇都还没走,万一惹怒了这个懂蛇语的年轻人,自己身上再多几个窟窿,或者命根子再被咬住,那就真不敢想象了。

  秦朗又使用了一次“驱蛇咒”,让蛇都爬进了一个纸箱中。

  “附近有个动物保护组织,你将这些蛇送到那儿去,没意见吧?”秦朗问道。

  这些蛇估计是杜红收购来的,原本很可能会被端上餐桌,秦朗考虑这些毕竟是生灵,交给专门的保护组织比较合适。

  “好,好的。”杜红应道。

  秦朗走到了一张铁制的凳子旁,说道:“也许你还有点不服气,还想着以后找机会去对付康乐养生会所,不过你如果认为自己的骨头,不会比这铁凳更硬的话,我劝你最好还是老实点。”

  说完,秦朗的左手,像是随随便便往铁凳上拍了一下。

  但让杜红魂飞魄散的事情发生了!

  完全铁做的凳子,居然在秦朗的一拍之下,一下子变为了一团废铁,跟团黑色的锅巴似的!

  杜红想到如果秦朗照着自己的脑袋来这么一下,那自己铁定会变为一团肉酱,立即全身发凉,身体都有些颤抖!

  “走了。”秦朗丢下两个字,翩翩然离开。

  “您慢走,您慢走。”杜红连忙赔着笑脸,躬身相送。

  他知道,就刚才的那一下,秦朗都没有用什么太大的力,也就是说,真要用力的话,铁人也会被秦朗捏碎,他自问一百个自己加一块,也不是秦朗的对手。

  很自然地,想要对付康乐养生会所的想法,也就完全从杜红心中消失了。

  看着秦朗离开了自己的医馆,杜红情不自禁地拍着胸口:“妈呀,这是煞星啊,康乐养生会所什么时候来了这么牛逼的人物了,幸亏没有彻底激怒他……”

  秦朗出现在养生会所大厅的时候,徐秘书马上迎了上来:“怎么样了,怎么样了?”

  “嘿嘿,我一出马,那当然是手到擒来,事情搞定了!”秦朗大咧咧道,看了看唐雪。

  唐雪抱着双臂,在外人面前保持着清冷,打击秦朗道:“瞧你高兴成啥样了,不能淡定一些么?”

  “是是是,”秦朗自然不会在员工面前折了唐雪的面子,“我口渴了,去里面喝口茶。”

  秦朗走后,唐雪又装模作样地在大厅转了转,检查了一下,然后找了个借口,飞快跑自己的办公室去了。

  跟着唐雪的徐秘书知道唐雪是去找秦朗了,不禁掩嘴轻笑起来:“老板也就在我们面前冷艳,估计到了秦顾问那儿,就变成温柔的小猫咪了。”

  唐雪回到自己的办公室,不出意外,果然看见秦朗跑她办公室了,而且这家伙还大大咧咧地坐在她的椅子上,悠闲地喝着茶。

  “浑蛋,你将这儿当你家了是不?”唐雪没好气道。

  这家伙进老板办公室,真跟进自家一样,不知道的人看到现在这一幕,准以为这家伙是老板哩!

  “是啊,将这儿当家,将这儿工作的人当家中的婆娘。”秦朗一本正经道。

  唐雪大骂:“当你个头!”

  在这儿工作的人,自然指的是她。她无疑又被秦朗调戏一次了。

  秦朗乐呵乐呵地,嘴巴朝门口的方向一努,笑道:“门还开着呢,让人听见了,准以为我们是小夫妻打情骂俏呢。”

  唐雪这才发现自己忘关门了,的确是担心被外人看到,唐雪赶紧跑过去将房门关上了。

  没想到秦朗又开口了:“唐雪,你偷偷地把门关上,将我强行留在这儿,是不是想对我做什么坏事啊?那你来吧,**于你,我也愿意。”

  唐雪差点没被气爆炸:“愿意你妹啊!”

  秦朗放下茶杯,说道:“好了,不开玩笑了,该谈正事了。”

  “什么正事?”唐雪疑惑道。最近康乐养生会所以及蓝润公司的经营状况都挺好的,唯一的麻烦事,刚才秦朗也帮忙处理好了啊。

  “到你兑现诺言的时候了。”秦朗敲打着桌面,笑容很玩味。

  唐雪隐隐觉得秦朗这家伙说的“诺言”很不对劲,不禁寒着脸道:“你可别胡乱搞出一些莫名其妙的诺言来。”

  “放心,这个诺言是你亲自向我保证的。”秦朗笑眯眯道。

  唐雪心中一颤,猜到了什么。

  “几个星期前,你输了和我的赌约,答应给我亲吻一下,还要在办公室穿一次低胸裙给我欣赏,有没有这个赌约?你是不是答应了会兑现这个赌约?”秦朗笑着问道。

  “没……”唐雪下意识地想要否定,可这事偏偏存在,她只好硬着头皮道:“是……是又怎样?”

  “很简单啊,就是兑现啊!”秦朗说道。

  “不行,我还没做好准备。”唐雪拿这个当借口了。

  秦朗依然笑容满面,显得很有信心。

  他当然知道唐雪这妞找了个借口,想要一拖再拖,最后能够拖到他忘记了这件事最好,可是,眼下他找到了一样东西。

  “美女老板,请问你办公室里出现了这个,是不是算做好了准备了?”

  秦朗将隐藏于桌子下的左手亮了出来。

  左手上,拿着一件淡紫色的长裙,裙子开的领口很低,显然是一件低胸长裙。

  “浑蛋,你乱翻我的东西!”唐雪见到长裙,立即恨得牙痒痒。

  裙子她特意放在了办公桌最下面的抽屉里,还用一个袋子装着,是昨天逛街后买的,买了后因为回到了养生会所,便暂时放在了办公室,昨天下班后忘记拿走,正准备今天带回家的,没想到被秦朗这家伙翻出来了。

  “嘿嘿,我找茶叶,没想到刚好找到了它。”秦朗显然毫无愧色。

  唐雪拿着秦朗没办法,她了解秦朗,知道秦朗不会真去乱翻她的东西,要怪,只能怪她没及时将长裙拿回家了。

  “美女老板,低胸裙可是有了,刚好办公室没其他人,你穿上给我欣赏欣赏,就算兑现了其中一个诺言了。”秦朗晃了晃手上柔软又性感的长裙。

  “这下,你不会拿没有裙子当借口了吧?”秦朗又“逼迫”道。

  “你!”唐雪气得胸前峰峦都在颤动,那波涛汹涌的美景,自然又让秦朗大抱了眼福。

  “美女老板,你常常在员工会议上告诫我们,说人要讲道德,守信誉……”秦朗谆谆教导。

  唐雪有些不好意思了。

  这些话,可都是她说出来的,眼下不履行和这家伙之前的承诺,似乎是真不守信用了。

  可想到这家伙憋着坏,唐雪又不乐意了。

  秦朗下猛药道:“美女老板,我觉得身为员工的我,在美女老板这儿受到了不公正的遭遇,我想是不是可以在其他员工那儿讲述一下我的遭遇,好争取他们的支持……”

  “打住!”唐雪没好气道。

  这家伙现在知道以员工身份自居了,真是狡猾!

  “我……我答应你就是。”唐雪屈服道。谁让她打赌输给了秦朗,必须要信守承诺呢。

  秦朗差点没从椅子上跳起来!

  没想到这一次软硬兼施,还真让美女老板就范了。

  扬了扬手上的长裙,秦朗喜笑颜开,而且迫不及待:“那你快点换上这套裙子吧。”

  想到唐雪那33e级别的伟岸,哪怕只是通过裙子展示出三分之一的形状来,那也足够让他血脉喷张了。

  “哎呀,这下真是要发了,待会儿一定要睁大眼睛,仔细看个清楚。”秦朗心想道,很不争气地咽了咽口水。

  发现秦朗灼热的目光在自己的身上流连,唐雪哪会不知道这家伙打的什么色注意,不禁也有些窘羞起来,带着脸上的些许红晕,唐雪瞪眼道:“看什么看啊!”

  秦朗呵呵笑道:“是了是了,我在这儿你换衣服不方便,我这就出去,你换好了后我再进来啊。”

  说完,秦朗起身朝门外走去。

  “回来!”唐雪喊道。

  秦朗立即以二百迈的速度跑了回来,兴奋地跟唐雪说道:“想不到美女老板这么开放,连换衣服都可以让我留下来,太好了!”

  秦朗十分感谢唐雪提供的这个免费艳福机会。

  “找抽吧你!”唐雪真想一巴掌将这家伙拍晕!

  “我说要履行承诺,指的是穿裙子之外的另外一种。”唐雪接着道:“我先选择一项来履行完,这总没问题吧。”

  秦朗心中拔凉拔凉的,原来兴奋过头,忘了唐雪还有选择机会了。

  不过随后秦朗又高兴起来。

  毕竟,让自己亲一口的好事,也是打着灯笼难找了。

  于是,秦朗点头道:“这个确实没问题,不过你说兑现另外一种承诺,指的具体是哪种?你说出来,我才知道嘛。”

  唐雪暗恼,肯定这是秦朗故意的,只好红着脸道:“就是……就是让你亲一下!”

  “呵呵,那我就来了。”秦朗搂住了唐雪的香肩,低头,嘴巴朝唐雪的红唇吻了下去……(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