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最强仙医 第821章 演个戏玩玩不

小说:都市最强仙医 作者:菜农种菜 更新时间:2018-12-06 01:02:12 源网站:笔趣阁biquyun
  谷小璐説的,可都是真话。

  她不会撒谎骗人,也没有夸大其词的必要。

  但孙一阳却马上摇起了头。

  “我儿子的品行我清楚,绝不可能像谷小姐描述的这样。”

  孙一阳説完,还特意朝谢劲看去。

  他当然清楚儿子孙天际是什么德性,但没打算承认。

  如果这办公室中没有谢劲在,那他就算承认也没事,只需要叫保安过来,将秦朗和谷小璐带走,有的是机会教训秦朗,给儿子出气。

  可偏偏谢劲留下来没走,他不敢得罪这人,反而要想办法不让谢劲插手这事。

  否则,一旦谢劲决定插手,他根本就不好説什么。

  毕竟,谢劲这次是来跟台里洽谈合作事宜的,先天就决定了他必须伺候好谢劲。

  “呵呵,是不是你心中清楚。”

  秦朗冷邦邦回了一句。

  当着他和谷小璐的面,孙一阳都敢来一个当面否认,这燕京电视台的大领导,可真是发挥出了领导不要脸的一贯品行。

  “孙台长,看起来令公子跟这两位小友的矛盾,并不像孙台长説的那样啊。”

  谢劲一句话就先表明了自己的立场,然后10,..才説道:“当然了,是非曲直我也没法全部判断清楚,不过相信三个当事人心中最清楚。”

  孙一阳面有苦涩。

  他也是人精了,如何听不出来谢劲对自己的不满,以及对自己儿子孙天际的怀疑?

  “谢导,这件事本身就是小辈之间闹的一diǎn矛盾罢了,谢导説的是,我马上会处理好这事,保管让谷小姐和这位年轻小哥都满意。”

  事到如今,孙一阳只好这样説道。

  这样打太极的手段,他作为台里领导不知道使用过多少次了,一般而言,只要对方不是存心跟自己过不去,都会顺着坡下去。

  但这一次,孙一阳心中却有些没底。

  这个谢劲,可是出了名的软硬不吃、嫉恶如仇,看谢劲的样子,似乎是要管定这事,他担心谢劲不会因为他一句打太极的话,就撒手不管此事。

  果不其然。

  谢劲脸上带着和煦的笑容,却説道:“这事嘛,我虽然了解得不是很多,不过我相信这两位小友的人品,或许真的是令公子这边因为情绪处置不当做了一些让两位小友生气的事,孙台长,老头子我就厚脸皮一回,要不就麻烦您先处理完了这事?”

  谢劲没有当面斥责孙天际,就算给孙一阳留了面子了。

  他是不知道秦朗、谷小璐和孙天际之间的事,但秦朗肯为他这个陌生人治病,就足以显现出秦朗的人品了,何况谷小璐在业界的风评那可真是没话説,善良温柔,这样的女孩子,更加不会説谎。

  孙一阳颇为地尴尬和犯难。

  一旦答应,那可就是当着谢劲的面,让儿子和秦朗既往不咎,那以后势必也没法再拿威胁青青河边草剧组这事,来为难谷小璐和秦朗了。

  孙天际威胁剧组的事,他这个当副台长的当然清楚,否则没他幕后同意,节目制作中心的熊主任,也不敢将访谈节目的原定播放计划给删除。

  可不答应?

  看到谢劲压根没打算走的架势,孙一阳明白了:这老头子是下定决心要帮秦朗和谷小璐解决这次麻烦了。

  孙一阳只好看向了孙天际。

  时间如果拖太久,就是不给谢劲面子,他可不想得罪这位大导演。

  孙天际不笨,知道这会儿説气话是给他老子惹麻烦,孙天际没有説话,但眼神中却露出极不服气极不甘心的表情,示意父亲孙一阳不要按照谢劲説的办。

  这可是他好不容易想出来的一个可以让秦朗吃瘪、从谷小璐身上获得好处的办法,他绝对不甘心就此舍弃。

  他也知道,如果他跟谢劲保证,以后不会拿威胁剧组这事来威胁谷小璐,那他就没法威逼谷小璐了。

  特么最关键的是,他刚刚被秦朗一顿揍,如果就这样算了,那他挨打就算白挨了,他当然不甘心了!

  但孙一阳直接朝他瞪了一眼,却让孙天际马上陷入了憋屈中。

  父亲竟然要听从那个谢劲的,就此放过秦朗和谷小璐!

  这一刻,孙天际心里不知道有多么恼火!

  “天际,还愣着干嘛,跟谷小姐还有这位年轻人道个歉。”

  孙一阳故意严厉地説道。

  当然,道歉还是必须做的,因为谢劲还在场呢。

  孙天际明白事情不可挽回,突然出现的谢劲,打乱了他们父子的计划,迫使他们不得不低头。

  可笑的是,他们之前就是仗着自己的身份,乒剧组的人,威胁谷小璐,现在轮到他们被一个身份更加高的人“乒”,他们却反倒怨恨上了。

  最终,孙天际还是十分憋屈地跟谷小璐和秦朗道了歉,并且保证不再搅和青青河边草剧组。

  谢劲肯定清楚对方当他面做出了这样的保证,至少就不会再借剧组去威胁谷小璐,因而很放心,跟孙一阳説道:“孙台长,您刚才説想带我去参观参观电视台,老头子我就倚老卖老一次,要浪费孙台长一diǎn时间了。”

  “哪里哪里,能够陪谢导参观电视台,我乐意之至。”

  孙一阳脸上堆着笑,心中却是恼火得很。

  这个老人精,到问题解决了之后,才説要参观电视台!

  可他不敢不答应。

  谢劲要离开的时候,秦朗和谷小璐自然没忘跟对方説谢谢。

  这老头心肠很好,不遗余力地帮了他们。

  虽然即使没有谢劲插手,秦朗他也不会怕了孙一阳、孙天际父子,但现在麻烦解决自然最好不过。

  “呵呵,谢什么,要説谢,也是我该向你们説谢谢。”

  谢劲呵呵笑着,走到门口又特意停下,跟谷小璐説道:“谷小姐,我正在筹拍一部电影,里面有个女主角的角色跟谷小姐的形象气质很配,如果可以,我希望谷小姐来出演。”

  一旁的孙一阳,五味杂陈。

  这等于是谢劲直接向谷小璐抛出了橄榄枝,只要谷小璐愿意,甚至不用试镜,谷小璐就能够在谢大导演的电影中出演重要角色!

  看谷小璐的气运亨通,再对比自己儿子受到的憋屈,孙一阳心中更加不平衡起来。

  尼玛,吃瘪也就罢了,关键还要看到对手鸿运当头,差diǎn没将他气晕!

  “谢谢谢导的厚爱。”谷小璐笑道。

  这事她会好好考虑。

  谢劲diǎndiǎn头,又看向了秦朗。

  孙一阳:“……”尼玛,这老头子不会还要提携秦朗吧!

  可怕什么,还真来什么。

  “秦小友,你有没有兴趣演个戏玩玩?”

  谢劲笑着问道。

  孙天际立即嫉妒上了秦朗。

  谢大导演竟然让秦朗演个戏玩玩?这不摆明了是在提携秦朗么?

  秦朗一个连演戏基本技巧都没有的人,却得到了许多专业演员一辈子都得不到的好机会!

  人比人,可真是气死人啊!

  孙天际却不知道,这样的好事落到秦朗的头上,秦朗还不一定要喜滋滋接受呢。

  “谢导,您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我对演戏没有什么兴趣,怕演砸了,给您添乱。”秦朗呵呵笑道。

  孙天际心説,你不要那换我来啊,打入谢的剧组,就可以看到很多当红女明星了,随便泡上一个,哪怕来上一夜情,都是极好的啊。

  秦朗却不想演什么戏,他对这个真不感兴趣。

  见此,谢劲也只好摇摇头,尊重秦朗的意见了。

  不过谢劲还是説道:“等哪一天秦朗你有兴趣了,跟谷小姐説也行,跟这家电视台的台长説也行,反正他们都可以联系到我。”

  这话一出,孙一阳、孙天际父子又是处在了震惊之中。

  看起来,谢劲对秦朗,可不是一般的厚爱啊,天知道秦朗这小子是对谢导做了什么,让谢导如此礼遇。

  很快,谢劲离开了,孙一阳自然也跟着离开,办公室又只剩下了秦朗、谷小璐,以及鼻子还在流血的孙天际。

  之前处在憋屈中,又有孙一阳和谢劲在説事,孙天际没怎么关注自己的伤势,大概连鼻子上的痛都忘记了,但现在人一走,他就感觉鼻子不止在流血,还很疼。

  估计,鼻梁骨都被砸断了!

  “秦朗!”

  想到这,孙天际露出了愤怒张狂的表情,冲秦朗吼叫着。

  “还想挨揍是不?”

  秦朗可不会让这种蹬鼻子上脸的人再嚣张,直接伸出了拳头,在孙天际面前晃了晃。

  孙天际立即慌了,情不自禁朝后退了一步。

  被秦朗打怕后,孙天际早没胆了。

  “如果你还想威胁剧组威胁谷小璐,那大可以试试,只要你舍得你老爸的官位。”

  秦朗走之前,冷冷説道。

  “哼,少吓唬我!”孙天际认为自己父亲孙一阳,好歹也是燕京电视台的副台长,怎么可能因为谢劲的一句话,就被吓得规规矩矩。

  “是不是你大可以试试,当然,劝你最好提前跟你老爸通一下气。”

  説完,秦朗带着谷小璐扬长而去。

  自始至终,孙天际都不敢堵门或者叫保安拦住秦朗。

  半个小时后,孙一阳陪同谢劲参观完了,台长亲自迎接谢劲,洽谈合作事宜去了,他抽了个空,跑来了儿子孙天际的办公室。

  而此时孙天际却跑到医院去了。

  没办法,鼻子疼得厉害,不上医院不行。

  打了电话后,孙一阳马上就听到孙天际在跟他诉苦:“父亲,我鼻梁骨被秦朗那小子打断了!”

  “那小子,我绝对不会放过他!”

  孙一阳咬牙切齿説道,手机都快被捏爆了。

  “还有谷小璐!”孙天际恶狠狠道,“父亲,你不能放过他们!我看就继续威逼青青河边草剧组,让谷小璐犯难。”

  “胡闹!”

  孙一阳却直接训斥起来,“刁难剧组的事你不许再提,更不能去做,听到了吗?”

  “父亲……”孙天际很是委屈,不就是谢劲嘛,对方一个导演,怕个逑啊。

  “我问你听到没有?”孙一阳厉声问道。

  这件事如果不让儿子孙天际知晓其中利害,答应不再拿这事做文章,他都没法心安。

  “是。”孙天际低声説道,语气很是不服。

  “哎,你平常也算精,怎么这时候脑子犯糊涂?”

  孙一阳跟孙天际解释起来。

  他可不敢忤逆了谢劲,如果再去刁难剧组,谷小璐只需要告诉谢劲,那么谢劲这老头子肯定会动用人脉,找他的麻烦。

  不説其他的,台里的台长大人,平常就跟自己有些不对付,他敢説,如果谢劲找上台长,台长肯定不会介意整他一把。

  如果算上广电局那边的人脉,谢劲要教训自己的话,自己这个副台长,还真没法保证屁股底下的位子不被人撬动。

  “那……那就这样算了?”

  孙天际这才明白其中利害,但十分不甘心就此放过秦朗。

  “哼,这条路走不通,我们走其他的路,反正要整惨秦朗,还有谷小璐!”

  孙一阳压低声音,恶狠狠説道。

  孙天际这才松了口气,但表面马上狠戾起来:“哼,一定要让秦朗好看!”

  不过一会儿后,孙天际就又发愁地问道:“父亲,那我们用什么方法教训秦朗啊?”

  他们最大的权力,就在电视台上,人脉也都是和电视电影相关的,如果要刁难谷小璐还行,起码可以利用人脉,去影响谷小璐接戏等。

  只不过,谷小璐平常接戏都很少,想要刁难谷小璐也很不容易。

  因而,想要刁难跟影视行业毫无关系的秦朗,那就更难了。

  这话一问,孙一阳顿时就有些搁不下脸面了。

  “还没想好,总之会有办法的!”

  他就不信绞尽脑汁也没办法。

  见此,孙天际识趣地不再追问了。

  孙一阳放下电话,陷入了沉思中。

  儿子孙天际肯定不能再指望了,孙天际无论是经验还是人脉,都不及他这个当父亲的,孙天际没法去教训秦朗。

  那他该用什么方法呢?

  雇佣打手去打秦朗?

  那样自己就会留下污diǎn了。

  如果是在电视电影行业内留下污diǎn,他倒也不怕,反正可以利用手上的权力压下,但如果雇佣人去打秦朗而事情败露,那性质就不一样了,他手上的权力可没法跟公安叫板。

  想了想,孙一阳还是打电话给了一个私家侦探。

  “我需要你去帮我查一个人,主要是查清楚这个人的职业……”

  孙一阳将秦朗的名字,长相,以及和谷小璐认识等等信息,告诉了对方。

  只要清楚了秦朗是做什么的,那就好办了,哪怕秦朗是供雾猿,他都能想办法让秦朗丢掉饭碗。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