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狂狼”断浪暗中约定了新的联系方式,秦朗就跟病书生一起跟着这一队鬼修往一个方向走,那个区域正是城内鬼修的大本营。

  在积云山,鬼修势力只能排第三,但却不代表鬼修势力不强,事实上听说这个排第三的鬼修势力里面可是有天仙级别的鬼王坐镇的,不过,这也只是听说,事实上那个天仙级别的鬼王谁也没看到过,也没有人见其出过手。

  而那个天仙级别的鬼王好像就是鬼修四公主的父亲,掌握积云山的一小块势力已经不知道多少万年,一直隐藏在幕后,而平时处理事务的就是手下的四大地仙九层巅峰级别鬼将,以及几个儿女,四公主正是排行第四的女儿,也是鬼王最小的一个儿女。

  在鬼修势力范围一座修建得很奢华的宫殿,秦朗见到了这个鬼王最小的女儿,这是一个地仙五层的鬼修,长得妖艳无比,有着葫芦形的魔鬼身材,令人望一眼就有被深深吸引住的魔力。

  而这种魔力可能连地仙级别的修士都无法抗拒,应该也是鬼修“四公主”修炼功法的一种特殊所在,这应该是一种有媚惑加成的功法,可惜的是无法影响到秦朗,也无法影响到病书生秦展先。

  之所以无法影响到秦朗,也是因为秦朗尽管现在只有地仙三层修为,但是精神力和仙元的储量其实并不比地仙五层的修士差,甚至神识还是秦朗拥有的强项,再则,他身上有有一些宝物能够帮他抵抗外来因素对意志的干扰。

  而病书生秦展先比秦朗修为低很多,之所以也能够抗拒这种媚惑功法,却是自身修炼的功法属性有关系。

  并且,修炼这种阴寒功法的修士对四公主这种鬼修来说,是最合适的双修伴侣,所以这也是为什么堂堂一方鬼修势力大佬级别的人物,会对病书生这么一个小小的散修紧抓不放的缘故,四公主是看中了病书生秦展先,想要将之抓来当成双修的炉鼎的。

  但是,上一次派手下抓捕过程中却被秦朗坏了好事,所以听到手下的汇的之后,四公主再一次派出强手,将秦朗和病书生两人都请了过来,她也对帮助病书生秦展先对抗自己的那名修士产生一些兴趣,毕竟“四公主”作为一名地仙五层的鬼修其实也不知道活了多少年,这漫长的生命过程中难得遇到几件有趣的事情,既然遇到了当然会当成一种调剂。

  “病郎……你终于来了,想请你可真不容易啊!”

  看到病书生秦展先终于被自己请到这里,四公主舔了舔肥厚的嘴唇,这名充满了肉感和诱惑的鬼修穿着非常清凉大胆,甚至胸前露出洁白的月芽沟,那高耸简直让人想入菲菲,恐怕就算四公主不用特殊的媚惑能力,光凭身材本钱就可以迷倒一大片成熟男性。

  在地球上,这种女人绝对是荡妇级别,一般的男人绝对是扛不住的。

  而看到病书生秦展先并没有被自己媚惑吸引住,反而小心翼翼对自己充满了防备的样子,她也不介意,而是呵呵一笑,然后转过头仔仔细细打量了秦朗一番,顿时眼前又是一亮:“好一个帅郎君,我绿茵对出色的男人向来是多多益善,这个也要属于我……”

  而看到这名叫绿茵的女鬼修看到自己那种贪婪和渴求的目光,秦朗也是眉头一皱,对于这种男宠万千夜夜做新娘的女鬼修他是非常不感冒的,哼了一声道“你就是四公主么?叫我们来有何事……如果没事,我们就要走了。”

  “呵呵,有个性。”

  四公主绿茵舔了舔肥厚嘴唇,从原本所坐的华丽椅子上起身,顿时一阵波涛汹涌,不得不说这女鬼修还是很有料的,对男性修士绝对有致使吸引力,不过,不知道这是不是榨干了大量男宠之后才变得这么有营养的。“我呢,原本想收下病郎一个……但是现在我改变主意了,绿茵对你们两个都有兴趣,那么,做我的男宠吧!我会对你们好的……”

  “放肆!”秦朗尽管被四公主手下包围,听到这话也是愤怒无比,被一个如此大胆暴露的女鬼修挑逗可能对其它男性修士来说是福气,但对他来说就是挑衅了,顿时还以颜色准备离开这里,反正他手里有底牌就算面对天仙级别对手都不一定害怕。

  而完整的黑熊道兵正是他手头最强大的底牌,现在的黑熊道兵可不是以往那种缺乏能源和残破的状态,完整的黑熊道兵战力是很可观的,别说地仙高阶的修士了,就连天仙初阶的修士都可以凭此挑战,就算打不过,也可以从容退走。

  黑熊道兵绝对是一具可以堪比天仙战力的强大傀儡道兵,这也是秦朗的底气所在,毕竟眼前这个宫殿的所有鬼修实力最强的不过地仙九层,他甚至不用祭炼这一件目前最强力的底牌,光凭其它手段都可以应付得过来。

  毕竟,他手头底牌其实还挺多的,身边有二个地仙八层巅峰的鬼修奴仆,还有血炼祭台控制的二个傀儡,一个地仙八层,一个地仙九层,并且这种傀儡跟祭台是完全绑定的,融入了祭台,相当于祭台的一部分,用来战斗的话虽然战斗动作僵硬了一点点,但是受损之后是可以收回祭台进行蕴养的,相当于可以反复回收使用的工具。

  另外,秦朗手头的宝物和战斗手段不少,这些都是他自信和底气的来源。

  秦朗带着病书生秦展先就要离开,然而周围的那些鬼修这时候收缩阵型,包围得更紧密了,锁定秦朗两人有一触即的可能,只等主子下令了。

  然而,鬼修四公主却是呵呵一笑:“慢!别急着走啊,来跟奴家一起吃点点心吧!你们看奴家也是好意,给个面子呗!”

  随着她的说话,整个宫殿顿时一冷,一种昏暗的气息布满四周,也让秦朗两人心头一凛感受到沉甸甸的压力。

  “不好,这大殿的构造有强力的古阵法,刚才连我都没查觉到!”

  秦朗也是阵法宗师级别的人物,连他刚才都没查觉到的古阵法可见有多高明,不过,这阵法虽然高明,但是他觉得自己花点心思的话还是能够破解的,但一二息功夫绝对是不行的。

  所以,秦朗和病书生两人看似被鬼修四公主胁迫着,要共进一餐吃顿点心。

  点心随后就上来了,而秦朗的神识一直都是分出一部分到大殿的古阵法之中,去研究这个大殿古阵法的脉络和运转机理,想办法破解,这越是研究他的收获也越大,毕竟这种古阵法对任何一个阵法师来说都是一笔宝贵的财富,很多古阵法中的构造都是现如今失传的,再次出现在秦朗这样的行家眼里,被研究透彻之后就可以直接转化为秦朗自身掌握的财富,他的阵道能力又有了些许的提升。

  而这之后,秦朗的心神就沉浸在大殿的古阵法之中,鬼修四公主绿茵押来的点心非常丰盛,一百二十四种都不重样,奢华程度连凡间的帝王都要望之兴叹,而且这一百二十四种点心很多都是灵食,食用后对修士的裨益不少。

  看得,鬼修四公主绿茵也是真心实意想要收服这二个男宠,可惜的是,病书生秦展先放一边,秦朗是绝对不可能答应这种要求的,他也是一个强势的男人,就算他对这女鬼修有感觉都不容忍,更何况没感觉。

  这些食物也不知道有毒没毒,有没有暗中被布置什么手段,不过,秦朗身上也是百毒不侵,而且掌握的医术让他可以无惧这些。但就算这样,他还是准备先让蛊二先尝,毕竟蛊二这个奴仆是毒系修士,很容易分析出来这些食物有没有被暗中布置什么手段。

  “没毒的,奴家怎么舍得伤害你们!放心吃吧,奴家先吃给我们看……”

  四公主绿茵看起来很高兴的样子,驯服男宠也是她一大乐趣之一,她相信再烈性的男宠在她的绕指柔之下也会被融化掉的。

  可惜的是,不但秦展不鸟这一套,病书生秦展先也不鸟这一套,病书生秦展先只是地仙一层的修为,原本是无法对抗这种强大的鬼修势力的,但是有秦朗撑腰的话,他的底气也是足了很多。

  “好了,吃完了!告辞。”

  秦朗已经起身,拱了拱手,他再也不用顾忌太多,毕竟刚才在吃点心的过程中他已经完全暗中分析破解了大殿的这个古阵法,相信可以凭自己的能力轻易闯出去。

  不过,鬼修四公主绿茵并不知道这些,对于秦朗无理的起身告辞也没有愤怒,只是笑嘻嘻道:“好啊!走吧,走吧……等下走不出去,你们可以答应奴家一个小小要求哦……”

  秦朗完全没有理会四公主笑嘻嘻的调侃,带上病书生秦展先,然后按着自己的破阵思路在大殿按特殊的步伐行走起来,在行走的过程中,原本远远望着的四公主绿茵表情也由戏谑,变成了睁大眼睛一脸不可思议:“怎么可能!他怎么知道破解大殿困阵的方法,奴家可没告诉他!”

  毕竟,在她想来,这个大殿的古阵法如果没掌握了具体的破解方法的话连天仙都可能被困住,但是这破解方法只有她知道,而她刚才根本没有告诉过秦朗。

  “有意思!想不到这小郎君还是个阵道高手,奴家失算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