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最强仙医 第824章 我有答应你么

小说:都市最强仙医 作者:菜农种菜 更新时间:2019-02-22 05:34:13 源网站:2K小说fpzw
  秦朗施展的这个催眠类咒术,持续时间最长可以达到十分钟。

  毕竟,比起刚学会咒术那会,现在秦朗的实力已经是练气九层了,咒术施展的威力自然跟着实力增加而水涨船高。

  这么多时间,足够让孙一阳说出很多跟以权谋私相关的事了。

  而且每一桩,都有迹可循,这些视频和语音证据足够让办案人员顺藤摸瓜,锁定孙一阳的罪行。

  秦朗轻轻松松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收好数码相机,中断了咒术。

  “我……我怎么……”

  孙一阳感觉自己刚才像睡着了一样,但看到秦朗就坐在他对面,孙一阳屁股底下像安装了弹簧一样,嗖一下跳了起来。

  “秦朗,你怎么还在这儿,出去,给我立即出去!”

  秦朗坐着没动,似笑非笑看着孙一阳。

  孙一阳隐隐有种不好的感觉,可想了一下后,他觉得自己应该没什么把柄落在秦朗手上,便恢复了镇定。

  “你这样子是什么个意思?”

  孙一阳沉声质问道,“别以为你赖着不走,我就拿你没办法了,哼,告诉你,有我在,还是那句话,你的蓝润公司休想在京城立足!”

  “你似乎挺喜欢威胁人。”

  秦朗揉着双手,冷冷朝孙一阳说道。

  “那又怎样?哼,别以为我会害怕你!你想要我改变决定,门都没有!”

  孙一阳霸道地说道。

  秦朗摇摇头:“我来这里,不是要逼你改变主意的。”

  “算你识相,知道威胁我没用。”孙一阳得意地说了一句,但很快就有些感觉不对劲,问道:“那你来干什么?”

  “打你啊。”

  秦朗坐着没动,平静说道。

  “你敢!”

  孙一阳大怒。

  他可是堂堂燕京电视台的副台长,竟然有人到他办公室来说要打他!

  简直没有王法!

  “反了你了!”

  孙一阳就要叫保安。

  “反了你又怎样?”

  秦朗站起身,一记直拳甩了过去。

  砰。

  孙一阳鼻子中招,哀嚎一声,整个人重新摔进了椅子中,捂着鼻子的手,有血流出来,顺势滴落到了椅子上,地板上。

  “哦,不好意思,打你出血了,这样可能会影响你副台长在人前的光辉形象,嗯,我还是换一种方式打你吧。”

  秦朗自言自语着,人轻松越过了办公桌,拿起桌上一份文件夹,贴在孙一阳肚子上,右拳发力,直接一拳砸在了文件夹上。

  孙一阳感觉肚子痉挛似的剧痛,胃里翻江倒海一般难受,忍不住痛苦地大叫了一声。

  他怎么也不敢相信,秦朗竟然胆大包天到了这程度。

  “还来!”

  看到秦朗又冲着自己肚子砸来一拳,孙一阳想死的心都有了。

  横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他总算明白了这句话的含义。

  秦朗就是一个横竖不怕死的,敢在他办公室袭击、暴打他,他不信秦朗不知道后果!

  可孙一阳无论怎么喊,房门反锁,外人并不知道,而秦朗也没有收手,好像有恃无恐,继续暴打个不停。

  秦朗用这种直接手段教训完,出了一口恶气,这才停手。

  孙一阳瘫软着,坐在了地上,跟一根煮烂了的面条一样,有气无力。

  除了鼻子上有流血外,孙一阳其他地方都看不出伤。

  只不过那本文件夹,却被秦朗的拳头砸得都弯曲了,可想而知孙一阳身上挨了多少下揍。

  “我不会放过你的!”

  孙一阳快要气疯了,咆哮着吼着。

  “不用嚷嚷,孙副台长。”

  秦朗将口袋里的数码相机拿出来,在孙一阳面前晃了晃。

  “什么个意思?”孙一阳脑子有些转不过弯来。

  但他却没有开口询问,只是盯着那数码相机。

  “我录了一段你很感兴趣的视频。”

  秦朗打开了视频播放的按钮。

  直接在机器上播放,屏幕非常小,孙一阳看不清楚,不过秦朗也不需要孙一阳看到画面,只需要听上几句就好。

  很快,孙一阳就听到了一个男人的声音,正是自己发出来的!

  半分钟后,孙一阳站着一动不动,脸色苍白,后背被汗水浸了个全湿!

  那份声音,简直就是致命的东西!正因为知道这一点,孙一阳手足无措。

  直到秦朗将数码相机收好,重新放回了口袋中,孙一阳才像是回过神来一样,表情扭曲,整张脸都看不清楚原来的样子,好像五官全部糅杂到了一起,看着十分恐怖。

  “秦朗,你好卑鄙!”

  谁都知道,拥有那样的证据,对他而言是分外危险的事情,所以哪怕他故意假装不在意都不行。

  这时候,他就算城府再深,也控制不住情绪,直接冲着秦朗吼叫起来了。

  “呵呵,很好笑啊,你说我卑鄙?”

  秦朗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孙家父子,先后两次做了卑鄙无耻的事情,现在报应上门,孙一阳却还摆出一副愤怒的姿态,指责他卑鄙?

  真是人不要脸,连猪狗都不如了。

  “我不需要管卑鄙不卑鄙,你也没资格知道自己为什么会中招,重要的是这份证据,我相信纪检部门应该会很感兴趣。”

  秦朗不和对方纠结,语气轻松的说道。

  有这份大杀器在,其他威胁的话都不用多说一个字。

  果然。

  孙一阳本来还十分气愤的表情,立即泄气了,眨眼之间就变为了无奈,将愤怒藏了下去。

  “秦朗,你不要逼我逼太急了,我好歹也是燕京电视台的副台长,不是你想的那样不堪一击。”

  孙一阳尽可能地在秦朗面前显示自己的身份,打着让秦朗忌惮的目的。

  可惜,这一套不知道有多少人在秦朗面前试过了,而他们的结果无一例外,秦朗都不会鸟他们。

  他忌惮什么,忌惮个屁!

  帮着检举害群之马,他问心无愧不说,还是在为老百姓办事,这样有良知的好事,他用得着忌惮?

  “是么?那我们大可以试试啊,看看是你在调查风暴过后继续稳坐钓鱼台,还是锒铛入狱?”

  秦朗笑眯眯看着孙一阳,拉过一把椅子大大咧咧地坐了下来。

  孙一阳心中怒骂着秦朗,非常不甘。

  可他知道,秦朗说的是对的,他还真不敢去跟秦朗试试,做这个试验。

  那证据可是铁证如山的铁证,直接就能钉死他,他在其面前,就是不堪一击。

  没办法,让秦朗心生忌惮的方法眼看着行不通,孙一阳又十分担心自己的前途还有钱途,便又转换了一副模样,变得在秦朗面前可怜兮兮起来。

  “秦朗,大家都是成年人,有什么事大可以好好商量商量,你说是不是?”

  “你放心,我这就可以跟勒是的那位高级主管打电话,甚至可以让他优惠部分广告费用都行。”

  讨好地说着,孙一阳的目的,自然是想和秦朗利益交换。

  他付出一部分利益给秦朗,好从秦朗那儿拿回来那份视频证据。

  秦朗听了孙一阳的这话,对孙一阳更加鄙视了。

  人前人模狗样的,还老爱打官腔,现在快出事了,就跟一条没有骨头的可怜虫一样,看着都让人感觉恶心。

  至于孙一阳说的会让勒是那位高级主管同意和他的公司合作?

  秦朗根本不在乎。

  孙一阳被录下的这份视频、声音证据中,其中就有孙一阳和那位勒是高级主管合伙起来中饱私囊,各自私吞燕京电视台和勒是公司金钱的铁证。

  相信这份铁证公布出去,那位勒是的高级主管也会遭殃。

  既然是对方跟孙一阳合伙起来对付自己,那就别怪他以牙还牙,让对方倒霉了。

  反正京城又不只有勒是一家视频公司可以选择,他去选择跟其他视频公司合作就行了。

  孙一阳眼巴巴等着秦朗答复。

  他愿意退让,拿出真金白银来,交换秦朗手上的那份证据。

  正在孙一阳等着秦朗答复的时候,房门被人敲响了。

  砰砰砰,砰砰砰。

  “父亲,是我!”

  门外的人喊道。

  不但孙一阳,秦朗也听出了这人是谁了。

  秦朗用神识一扫,确定外面只有孙天际一个人,脸上带着笑,将房门打开了。

  孙天际一踏进办公室,就看到了秦朗,他立即走了进来,正要朝秦朗冷嘲热讽,却看到秦朗走到了门口那儿,随手将房门关上了。

  “父亲,你怎么了?”

  孙天际突然发现孙一阳鼻子在流血,人也很狼狈,问完后,立即手指着秦朗,一副盛气凌人的架势。

  “秦朗,你好大的胆子,连我父亲都敢打,我看你是不知死活!”

  “天际!”孙一阳吓得心肝都在震颤,赶紧跑上来堵住了孙天际的嘴巴,“不要说了!”

  开什么玩笑,眼下正是他向秦朗服软的时候,这时候儿子孙天际却跳出来,指着秦朗大肆威胁,他哪敢让孙天际这么做啊。

  可孙天际不知道之前发生了什么事,在他看来,刚刚自己和父亲孙一阳一起整了秦朗一把,现在他还为此洋洋得意呢,所以秦朗在他眼里就是个失败者,失败者还敢打他的父亲,反了天了!

  奋力挣开孙一阳,孙天际又扬起食指,在秦朗面前指指点点:“我看你是找死找到这儿……”

  可话还没说完,孙天际就感觉自己的食指被秦朗捏住,然后剧痛袭来!

  秦朗直接扭断了这货的食指,松手后不紧不慢说道:“嘴巴真臭。”

  孙天际嘴里喊着好痛好痛,双眼喷火,死死瞪着秦朗,一副又要发飙的样子。

  “天际!”

  孙一阳可不敢再让儿子犯浑,赶紧从后面拉孙天际。

  孙天际却以为孙一阳是因为之前被秦朗打了,所以不敢和秦朗正面起冲突,他也知道加上自己,父子俩也打不过秦朗,便退后了一步,打算从秦朗身边经过,去门外面。

  “秦朗,你等着,我去叫保安,到时候有你后悔的时候,就算到时候你跪着向我求饶都没用!”

  边朝门口走,孙天际边大声喊道。

  他自认为打不过秦朗,但秦朗肯定只是仗着身手好,就会打人而已,等更会打人的保安控制住了秦朗,秦朗就惨了。

  可孙天际无疑又犯了错误,他身后的孙一阳,脸色大变,想死的心都有了,心想这下又得罪秦朗了。

  秦朗果然一脚将孙天际绊倒,让孙天际摔了个狗吃屎,然后淡淡地说道:“你嘴巴太臭了,欠抽。”

  孙天际差点没被气死!

  从地上爬起来,他不服气地顶道:“你别嚣张!敢打我,你必定后悔!”

  秦朗又伸出脚,再次将孙天际绊倒,看着孙天际又摔了个狗吃屎,乐呵乐呵了几声,这才朝孙一阳说道:“你儿子嘴巴太臭,欠抽,要掌嘴才好。你看是你打,还是让你儿子自己打?”

  既然孙天际说话这么跋扈,这么讨厌,那就给孙天际的嘴巴松骨松骨吧。

  当然,有孙一阳在,他可不会亲自动手,那样费力气。

  孙一阳脸色更加难看了。

  他岂会看不出来,秦朗这是仗着有那份铁证在,在肆意威逼戏耍自己呢。

  可就算知道,他也不敢再跟秦朗对着干。

  “我儿子的事处理完了后,是不是能跟我商谈,我们各自各取所需,我能够拿回那份证据?”

  孙一阳问道。

  孙天际差点自己摔倒。

  这什么节奏?父亲孙一阳竟然好像还真要听秦朗的,抽他耳光?

  “你觉得你有跟我讨价还价的资格么?”

  秦朗冷冷朝孙一阳说道。

  孙一阳听了这话,似曾相识。

  猛然他才想起来,以前自己不正是用这种口气,跟那些和他作对、被他压住的人,这样说话的么?

  孙一阳很恼火,可证据就在秦朗手上,眼下拿回证据才最重要,所以他只有走到了孙天际身边。

  “天际,我有把柄被他捏住了,你嘴巴把门把紧一些,别再给我捅娄子了。”

  孙一阳说道。

  孙天际不傻,结合前面的情景,很快明白了。

  能够让父亲孙一阳这么忌惮秦朗,那份证据估计能够结束父亲的副台长生涯,想到这儿,孙天际点了点头。

  可随后,他看到孙一阳扬起了手掌。

  孙天际:“……”真要打?

  是还真要打,孙一阳真的抽了孙天际一嘴巴子。

  “不行,力气不够。”秦朗说道。

  孙一阳只好再抽。

  “力气还是不够,这可没法让我满意啊。”秦朗继续说道。

  孙一阳只好继续抽。

  孙天际心中快要崩溃,他居然被老爹这么抽嘴巴子,尤其看到一旁秦朗云淡风轻一副看好戏的样子,他两眼发黑,真差点晕倒。

  “左边嘴巴没到位啊,再来再来。”秦朗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说道。

  孙一阳又只好继续。

  孙天际终于受不了这种憋屈了,直接晕了过去。

  秦朗也没让孙一阳继续了。

  用这种逼迫人的方式惩罚孙天际,看起来是他有些恶趣味,可是秦朗并不觉得自己这样做有什么不对,对付像孙家父子这种人,这点手段还是轻的,换成脾气火爆的,早就猛踩这两人了。

  孙一阳感觉手臂发酸,可顾不上这些,走到秦朗面前,急忙问道:“秦朗,现在我们可以商谈怎么交换你手上那份证据了吧?”

  秦朗好生疑惑:“我有答应你么?”

  孙一阳脸色发黑,双眼视线也变黑了起来,身体摇摇欲坠。

  居然被秦朗坑了!

  “走了啊,孙副台长,提前预祝你乔迁之喜,很快就可以搬到牢房里去住了。”

  秦朗哈哈笑着大步离开。

  孙一阳直接晕了,和儿子孙天际倒在了一起……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