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最强仙医 第849章 给我出去!

小说:都市最强仙医 作者:菜农种菜 更新时间:2019-02-22 05:34:13 源网站:2K小说fpzw
  秦朗来到中医科,并非就将自己当大爷了。

  对于华夏传统的中医术,秦朗其实并没有多么深的了解。

  更多的,还是依靠玄青子掌握的岐黄之术,才能让中医认为他医术奇高。

  现在能看到耿粤民在给一个被失眠困扰的患者诊治,秦朗专心瞧着。

  毕竟,耿粤民是中医科的主任,医术其实还是不错的,了解的东西也全面,他能通过观察,完善自己对于中医的理解。

  只不过,秦朗却不知道,自己搬张椅子坐在耿主任后面,还一副专心听讲的模样,让门外那两个女人,更加确信他就是一个实习的医生。

  “按照这药方去药方买齐药,煎服,一天服用两次,一副药可以连续煎服三天……”

  耿粤民给患者开了药方,患者拿上单子起身离开,耿粤民朝身后的秦朗点了点头,主动露出了笑容。

  秦老师来了,耿粤民兴致更加高涨,也顾不上休息,多喝一口茶了,直接朝门口喊道:“下一位。”

  今天会诊室外面来了有四位患者,都已经挂号好了,只等医生看完上一位病人,下一位病人就能进来。

  耿粤民的话音刚落,秦朗就注意到那两个女人抢在了同样站起来的中年男子前边,大大咧咧走进了会诊室。

  那个中年男子面露无奈,显然按照挂号的顺序,他才是应该进去的人,不过之前就领教过这两名女人的野蛮粗横,中年男子只好苦笑。

  “耿主任,现在你可以给我看病了吧?”

  穿着斑马纹裤子的虚胖女人,一屁股坐下来,直接朝耿粤民说道。

  耿粤民看了这个女人一眼,眉头微皱。

  之前这个女人跟边上那个戴墨镜的女人,连号都不挂,直接闯进了他的会诊室,蛮横地要求先给她们看病,还说她们是有关系的,扒拉扒拉说了一大堆。

  他虽然让两个女人老老实实去排队挂号,对方却是对他甩了臭脸后,才不情愿地去排队挂号了,所以哪怕现在两个女人排上号,坐到了他面前,他当然也还是有一些反感的。

  只不过,耿粤民不是一个将个人情绪发泄到工作上的医生。

  “病历本,还有挂号单给我。”

  耿粤民朝两个女人说道。

  纵使这两个女人仗着认识医院的副院长方一舟,之前对他态度很不友好,但看病就是看病。

  戴墨镜的妖艳女子见耿粤民拿她们没办法,不由暗为得意。

  朝中有人就是好,哪怕耿老顽固之前让她们排队去挂号,但根本就不敢呵斥她们,她们认识这儿的方副院长,想必耿老顽固待会儿还得用心给她姐妹看病呢。

  秦朗将一切看在眼里,对于这两个女人的低素质,秦朗有些窝火了。

  你说你们两个女人,自己素质低也就算了,偏偏还要摆出不可一世的姿态,抢电梯,开快车飙脏水溅人,现在又抢号,如果不是亲眼看到,他都不敢相信两个穿着名牌衣服的女人,素质会这么低。

  那个中年男子显然是排在两个女人前面的,但又一次被插队了。

  而秦朗知道,中年男子急着来找耿主任治病,凭什么人家规规矩矩排队,却看不到医生,而插队的人却提前享受到了本来是中年男子才该享受的?

  “耿主任,她们应该是下一位来就诊的,那位大叔才是。”

  秦朗指着门口说道。

  他知道耿粤民刚才没有注意到中年男子也站起来了,所以耿粤民并不清楚两个女人插队了。

  当然,如果耿粤民在他指出了这个事实后,不愿改变的话,那就是他看错耿粤民了。

  耿粤民马上望向了门口。

  果然,一个左胳膊打着绷带的中年男子,正尴尬地站着,朝这边看着。

  耿粤民老脸一红。

  不但是因为自己疏忽,让本应该就诊的人被人插了队,还因为自己需要让秦朗点醒。

  他称呼秦朗为“秦老师”,就是代表敬重秦朗的身份,虽然秦朗并不是他的师父,但中医之道,最注重的是传承,他叫秦朗一声“秦老师”,那就表示秦朗实际上是他的长辈。

  所以,现在秦朗指出来这两个女人插队,他如果不秉公处理,那就是在不尊重自己的长辈。

  耿粤民知道,那两个女人,跟副院长方一舟的关系匪浅,戴墨镜的那女人,叫方一舟为舅舅,所以如果他不想惹麻烦的话,那自然应该是要避免得罪领导。

  可耿粤民并没有多犹豫。

  在得罪领导,和冒犯长辈“秦老师”面前,耿粤民选择了前者。

  何况,本来这两个女人插队,首先就不对。

  “你们是排在他后面的?”

  耿粤民朝两个女人说道。

  戴墨镜的妖艳女人却并不直接回答这个问题,而是很不耐烦地说道:“耿主任,你问那么多干什么,我们是来看病的,不是来受你盘问的!”

  言语之间,盛气凌人,仿佛仗着有一个在医院当副院长的舅舅,她就可以完全藐视医院的规则了。

  “不敢承认吧?”秦朗冷冷说道:“那麻烦你们交出挂号单,看你们是不是插了队。”

  “关你什么事啊,你个小医生,有什么资格质问我们?少在这指手画脚!”

  虚胖女人也开腔了,一开口就是冲秦朗发飙,态度极其嚣张无理。

  中医科的医生都无语地看着这个女人。

  耿粤民脸色直接变黑了!

  这两个女人,仗着是方一舟的熟人,之前对他不礼貌,他忍忍也就算了,可是现在这两个女人,居然在对秦朗大吼大叫!

  反了她们了!

  “出去!”

  耿粤民气得胡子乱颤,手指着门外,朝两个女人大声喊道。

  戴墨镜的女人,以及虚胖女人,都愣住了,她们简直不敢相信,耿粤民是在命令她们出去。

  “耿主任,你是不是说错了?”

  戴墨镜的女人冷冷说道,表情极度不耐烦,“要不我打电话问问我舅舅?”

  她就不信,耿粤民一个中医科的主任,还敢跟身为医院副院长的她的舅舅叫板。

  耿粤民脸色更黑了。

  到这个时候,这两个女人不仅不知错,还继续搬出方一舟来压他,当真是无可救药了。

  砰。

  耿粤民直接一手掌拍在了桌子上,朝着两个女人大声吼道:“给我出去,马上!”

  眼见耿粤民是真发飙了,两个女人被耿粤民的臭脾气吓得都不自觉往后面缩了缩。

  穿斑马纹裤子的那虚胖女人,扭头朝同伴看了一眼,戴墨镜的妖艳女人脸色非常难看,指着耿粤民说道:“姓耿的,我这就去找我舅舅评理去,你等着!”

  两个女人怒气冲冲地出去了。

  耿粤民连伸长脑袋张望一眼都没有。

  既然将这两个女人赶出去了,那他就不会再反悔了。

  等中年男子进来后,耿粤民向对方表示了道歉。

  虽然他没有注意到两个女人插队了,但总归是他这个坐诊医生出了错。

  不过这反倒是让中年男子受宠若惊。

  随后,耿粤民邀请秦朗一起来坐诊,老脸还红了一下。

  就算他赶走了那两个女人,可心中终归有些忐忑,担心秦朗会生气。

  不过耿粤民的担心有些多余了,秦朗在两个女人离开后,说道:“她们太没有素质了,耿主任您做的太对了。”

  耿粤民心说就算我不出面,凭着秦老师你,也足够让那两个女人吃到教训了。

  “医生,你不是实习医生啊?”

  中年男子惊讶地望向秦朗说道。

  他就算是再没有见识,见到胸前挂着中医科主任牌牌的耿主任,竟然都对那个年轻人这么客气,那肯定地,这个年轻人不可能是实习医生。

  实习医生小陈听了这话不禁笑了。只有他才是实习医生好不好?

  “秦老师可不是实习医生,他是中医大专家。”

  小陈笑着说道。

  “大叔,你不要听他的,还是向耿主任介绍病情要紧。”秦朗说道。

  耿粤民很佩服秦朗的另外一个地方,就在于秦朗十分平和谦虚,根本没有大神医那样的臭架子,哪怕是现在,都以他为坐诊的负责人。

  当然,耿粤民自己,是不会自大认为自己是坐诊市负责人的。

  能够跟着秦朗学习,弥补自己中医方面的一些不足,才是他最在意的。

  几分钟后,耿粤民给中年男子诊断清楚了。

  对方是在老家被一只毒蝎子咬伤了,毒素导致左胳膊内的血液流通受阻,因为救治不及时,部分骨头出现了要坏死的迹象,来到大医院后,专家给出的治疗方案,是不能够再拖延了,再拖延胳膊内部分骨头就真坏死了,到时候整条胳膊只怕都会大受影响,今后提不了重物,需要立即进行针对性的治疗。

  其中要打的什么名字的进口针,中年男子忘了,但从医生那儿却知道那针非常的贵。

  由于抱着看看中医兴许能看好、那样就可以省下不少钱的心思,中年男子来到了中医科。

  碰到这种情况,这一次,就算是耿粤民,也没有什么好办法了。

  服用中药充其量也只是解毒消肿,可患者被蝎子咬伤已经好几天了,现在是部分骨头出现了坏死的迹象,就算用针灸治疗,也顶多只能够控制住伤势,而无法完全让坏死的骨头恢复生机。

  所以,耿粤民自己是认为自己没办法了,只能采用西医的建议。

  当然,耿粤民在说出这条建议前,自然是要征询秦朗意见的。

  他不行,不代表秦朗不行,这是他上次秦朗来坐诊时学到的东西。

  “让我来看看。”

  秦朗倒也没有客气,上前仔细检查了一下患者的伤口,然后问坐诊室这儿有没有银针。

  实习医生小陈立即为秦朗找来了一盒银针。

  耿粤民等人都期待起来。

  因为秦老师这是要施展银针治病的本领了。

  秦老师对中药药性非常熟悉,能正骨,没想到还能用银针治病。

  不过他们没有觉得这有什么好奇怪的,秦老师会的东西多,本身就很正常,因为秦老师可是神医。

  十分钟后,秦朗用天医针法搞定了中年男子骨头坏死的毛病,这还是他特意控制了时间,不想引起耿粤民等人太多的惊讶,否则治疗这毛病,区区两三分钟就足够了。

  但这也足够让耿粤民他们吃惊万分了。

  自然而然,他们也从中学到了一些有用的东西,尤其几个会针灸的医生,更是受益匪浅。

  中年男子千恩万谢地道谢,然后离开了。

  他可真没想到年纪轻轻的秦朗,才是会诊室的真正神医,庆幸自己能够遇到,否则没有秦神医帮忙,他胳膊的伤不可能一下子就变好。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