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醒,秦朗感觉的,只有失落。

  尽管和父亲、母亲围坐一起吃饭,情景温馨,但那并没有真实发生。

  对于其他人来说,跟父母一起吃个饭,很简单的事情,但在秦朗这儿,这却是一件无比奢望的事情。

  甚至于,他都不知道这种奢望,会不会永远存在下去。

  下了床,秦朗从床底拖出了一个小箱子,他珍藏的东西,都放在这小箱子里面。

  打开箱子,秦朗拿出了一块玛瑙,玛瑙被雕刻成了玉狮子的样子,正中间刻着一个龙飞凤舞的“秦”字。

  这代表他身世的信物,他却找不到方法能够通过这信物,找到那个秦家。

  来了京城后,他其实不下十次地,自己打探或者从别人那儿了解有关秦家的事,但一无所获。

  接连灭掉了赵家,以及东河家族,按理来将,东河家族作为京城的精英势力之一,底蕴深厚,可他那一次在杀死东河昌之前,曾经逼问过东河昌,想要从对方口中知道有关秦家的事。

  但很可惜,就连东河昌,也对秦家毫不知情。

  而纳兰家族纳兰布衣那儿,秦朗不止一次询问过,纳兰布衣甚至也派了人在京城打探,但京城数得上号的势力,没一家姓秦。

  而按照玛瑙玉狮子这件信物的价值来看,这显然不是凡物。

  玛瑙玉狮子肯定代表着一种身份,表示秦家并非普通家庭。

  但好像,秦家在这短短的二十几年中,就发生了剧变,导致从世人眼里消失了一样。

  又或者,秦朗猜测,是不是秦家是一个隐居家族,不为世人熟知,所以连番的打探,他也没有任何关于秦家下落的消息?

  受这事的影响,秦朗的情绪有些低落,将玛瑙玉狮子放回小箱子中后,秦朗打开电脑找了一部喜剧电影看了起来,当做调节一下心情。

  一会儿后,白豹打来了电话。

  “秦老大,你什么时候回云海市啊?”

  白豹开口,就是“秦老大”,作为秦朗的小弟,白豹并没有跟着秦朗来京城,而是继续留在云海市,一方面负责看护蓝润公司,另一方面也要照应秦朗的亲朋好友。

  有白豹在,秦朗不需要担心云海市那边。

  “快了,等公司在京城站稳了脚跟,我就会回云海市了。”

  秦朗说道。

  “对了白豹,你找的女朋友,这阵子没欺负你吧?”

  秦朗想到这茬,忍不住笑道。

  大概半个月前,白豹告诉他,说找到了一个女朋友。

  白豹的女朋友长得挺漂亮的,是个川姑娘,性格火辣辣的,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反正白豹这一次是没打算玩玩,对这段感情很认真,对女朋友也很认真。

  “老大,瞧您说的,我白豹好歹也是一纯爷们,怎么还怕家里婆娘欺负。”

  白豹说着,但明显心口不一。

  秦朗就打击白豹道:“得了吧,谁不知道你被你家里那位,给收拾得服服帖帖的。”

  “我……我那是让着那娘们。”

  白豹扯长脖子,死硬道。

  “哈哈,我看你那娘们两个字如果被她听到,小心今晚你就得跪搓衣板。”秦朗打趣道。

  白豹脸讪讪的。

  秦老大身边好几个极品美女环绕,都不见秦老大生活苦憋,秦老大的生活反而悠闲自得,怎么作为秦老大小弟的自己,就弱鸡成这样了。

  白豹迅速转换了话题。

  再谈这事,他非得被秦老大取笑死不可。

  “秦老大,下个月我就要参加全国散打锦标赛的省级入选赛了,等我进了全国决赛,就来京城跟秦老大您汇合了。”

  白豹兴奋说道。

  秦朗却提出了疑惑。

  “你上次不是说,这个月要参加省内的一场散打邀请赛么,我记得这邀请赛还没有开始吧?”

  “那啥,老大,这事就不提了哈。”白豹又是讪讪地说道。

  “说说,我爱听。”

  秦朗直觉觉得,白豹这货,又遇到什么糗事了。

  禁不住老大“逼问”,白豹只好含糊其辞地说道:“是啊,本来是有一场邀请赛的,就在明天举行,不过昨天我开车去郊区游玩,鼻梁骨被方向盘撞伤了,所以就退出这场邀请赛了,其实这邀请赛打着也没意思,参加全国锦标赛才够劲……”

  白豹扒拉扒拉一大通,秦朗算是听出来了,这货就是想将话题往散打锦标赛上转。

  糗事的关键,恐怕就在这货开车去郊区游玩,鼻梁骨却被方向盘撞伤这事上。

  只是,当秦朗问起时,白豹死活都不说了。

  秦朗接完这个电话,将那部喜剧电影看完,心情好了很多。

  晚上的时候,秦朗没事将电视台节目调到了云海都市频道,没想到正好听到了一桩让他忍俊不禁的奇葩事。

  这则新闻的标题是:男子为哄女友,以奇葩扇耳光方式自罚,不料惨被扇晕。

  画面是高速路上,一辆马自达小车,以及一男一女。

  主持人介绍着奇葩事情的发生经过。

  当时交警开车巡逻至云海市出城的这段高速下行线,看到前方有一辆马自达轿车,打着双闪,左右摇晃,一会上行车道,一会上应急车道,严重影响道路安全,于是喊话示意停车。

  随后该车突然停住,一名年轻女子冲出来奔向交警。交警上前发现,驾驶员是一名男子,鼻子中出了血,表情痛苦,已经失去意识。

  然后就是将男子送医院啊,交警盘问啊之类的。

  最后事情终于搞懂了。

  车上的一男一女是情侣关系,准备从云海市走高速出城,自驾去郊区游玩,不料途中,车主因为有些不遵守交通规则,被女朋友多说了几句,两人因这件事发生口角,男子为了取得女友的原谅,自扇嘴巴,不料因用力过猛导致晕厥,鼻梁骨砸到了方向盘上,导致鼻梁骨受伤,鼻子还出了不少的血。

  秦朗看到这则消息,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主持人对于这则新闻的评价,他都没心思去听了,就一个劲的笑。

  白豹那二货!

  还瞒着他,打死都不说鼻梁骨撞方向盘的事,原来就是因为做了这一件奇葩事!

  看来那位川妹子,驭夫手段确实了得,白豹为了取得她的谅解,居然“没骨气”地用扇耳光的方法来讨好女朋友,他都不知道白豹这二货是怎么想出这一招奇妙方法的。

  白豹的女朋友虽然性格火辣了点,但绝不是胡搅蛮缠的主,所以秦朗敢肯定,用扇耳光的奇葩方式博取女友的原谅,这事不是川妹子逼白豹做的,而是白豹自己奇思妙想出来的。

  就是不知道白豹这货,是不是急于求成了点,扇自己耳光都能将自己扇晕。

  该啊!

  再要你脑袋短路,想出这样奇葩方式哄女友!

  秦朗于是打电话了过去,好好糗了白豹这货一顿。

  白豹电话中狠狠发誓,今晚一定要在床上有仇报仇,不料下一刻秦朗就从电话中听到了白豹哎哟哎哟喊痛的声音,估计是白豹这货,又被川妹子揪了耳朵了。

  ……

  第二天秦朗去小区外面买早餐,赫然发现保安亭那儿,已经换了人了,是他以前熟悉的一个保安。

  这意味着,原来那家被大阔物业挤走的物业公司,正式回归。

  看到业主们不再聚集了,显然对老物业公司很满意,秦朗跟保安打过招呼,就去买早餐了。

  业主们都不知道,让大阔物业完蛋的八号公寓楼的神秘业主,就是这个年轻人。

  下午,秦朗打车去了燕京第一人民医院。

  今天是月初第二天,秦朗闲着没事,考虑中医科那边应该比较忙,自己正好过去帮帮忙。

  说是帮忙,但中医科的其他人如果知道,一定不敢这么说。

  见到秦老师来了,连耿粤民古板的脸上,也绽放出了菊花一般的笑容。

  秦老师来了就好,又可以跟着秦老师学习,提升中医医术了。

  这是中医科每一个医生的真实想法,因而,他们不怕秦朗每天来,就怕秦朗哪天不来了。

  因为前面两次会诊,将中医科的名气打响了,秦朗今天去会诊室时,光是坐在外面等着叫号的就诊者,就超过了二十个!

  而且,大部分人,也是因为觉得患的是顽疾,看过西医不起作用,听人说医院的中医科很不错,就过来了。

  有耿粤民在,还有几个医术其实也很不错的副主任医生,除非是特别棘手的病症,否则秦朗也不会插手,顶多就是在其他医生说出的解决方法后面,补充几个小要点。

  但就是这样,也让中医科的医生感觉受益匪浅。

  下午大概三点半,新进来了一位患有老寒腿、想要医生帮忙治疗风湿病的老者。

  这名老者,右腿残疾了,只能拄着拐杖。

  老寒腿大概也是因为残疾的腿的原因,患有比较重的风湿。

  耿粤民先给老者诊治起来。

  一般而言,老寒腿首先就不好治疗,尤其是上了年纪的老人家,老寒腿几乎很难得到控制,每到阴雨天气,腿就疼得厉害。

  秦朗观察到,这名老者光是穿的衣服就很考究,看病除了一个晚辈陪同外,还有两个保镖模样的人守在两旁,显然这老者的身份不凡。

  但身份不一般,在医生面前都一样,都是病人。

  老者也没有像上次秦朗遇到的那两个低素质的女人,趾高气扬,而是很低调,说话很客气。

  耿粤民提出服用中药,然后外加推拿按摩的方式,帮助减轻老者老寒腿的严重病情,秦朗在一旁听到,觉得这方法中规中矩,因为是耿粤民开出的药方,所以效果还是会有一些。

  但整体效果,不会太大。

  老者似乎有些失望,腿残疾本来就不幸了,到老还有面临严重的风湿症状,真是折磨死人啊。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