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最强仙医 第863章 玉器世家

小说:都市最强仙医 作者:菜农种菜 更新时间:2018-12-06 01:02:12 源网站:笔趣阁biquge
  秦朗打完厉壁,就直接转身往回走,竟然是看都不再看一眼厉壁。

  厉壁瘫在地上爬不起来,两个保镖只好一左一右搀扶起了他。

  可两个保镖也各自有一条腿被断,三个人共用两条健康的腿,样子看着都滑稽。

  从头目睹这一过程的人,压根不觉得厉壁这三人可怜,而是活该。

  “秦专家,他们回去后,不会善罢甘休的。”

  看到厉壁那三人一瘸一拐离开,厉壁回头还用十分仇怨的目光狠狠瞪了瞪秦朗,文心龙很担忧地説道,提醒着秦朗。

  “没事,让他们去叫人好了。”

  秦朗懒得躲。

  对方来几个,他就打几个便是。

  根本没必要躲。

  毕竟厉家的人,现在并不清楚他的准确实力,以为他只是先天三层武者,以厉家的底蕴,派出十个先天三层武者都不是难事。

  所以,在骄傲的厉家看来,他们会用最直接的方式,也就是上门来正面对付他的方式,来报复他。

  而不会在现在就用见不得光的手段。

  所以,这也是他为什么懒得躲的原因。

  其实秦朗发现,越是势力庞大的家族或者势力,就越是骄傲自大,这些势力要对付一个敌人,前期肯定会选择硬碰硬。

  只有等吃过了大亏后,这些势力才会动用暗杀、枪杀之类的暗中方法。

  秦朗见文心龙还想着劝自己离开,干脆就换了个话题。

  “文老伯,我们继续针灸吧。”

  秦朗笑道。

  “这?”

  文心龙都不知道该説秦朗是神经粗条,还是説其他什么好了。

  虽然他也希望现在秦专家就给他针灸治疗老寒腿,但厉家最快半个小时就会叫人过来了啊!

  最后,文心龙还是没有劝説秦朗成功。

  “齐医生。”

  秦朗朝齐医生喊道。

  齐医生立即上来,将银针盒递给了秦朗。

  秦朗让文心龙将得了老寒腿的右腿露出来,方便针灸。

  当然,隔着裤子他也能认准穴位,这样做,只是为了让齐医生看的更明白。

  文心龙的老寒腿,是三年前被厉家的人打断的,在秦朗扎针的时候,文心龙就説起了这事。

  文家是京城有名的玉器世家,对玉器的挑选、制作、出售还有收藏等,都有着自成一体的秘技,三年前正是厉壁在文家的一处玉器店,看中了店里面的镇店之宝,一尊火麒麟的玉石,打着厉家的名号,想以极低的价格强行买走。

  文家自然不肯,厉壁大闹了那家店,不但抢走了那镇店之宝,第二天还带人在一家茶楼堵住了喝茶回来的文心龙,将文心龙的右腿打成了残疾。

  理由竟然是文心龙不识好歹,既然是厉家相中了那块玉石,文心龙就应该主动上交才是,非要他厉壁出手,浪费了他厉壁的力气,所以特意打断文心龙一条腿,以示惩罚。

  秦朗尽管是外人,事情尽管也过去了三年之久,可听到文心龙介绍到这里,还是忍不住生气。

  厉家和厉壁真是霸道,抢了别人宝物,还要追着别人打,比起东河家族的行事卑鄙风格,更加可恶。

  “瞧,又説起了这段了,不説了不説了。”

  文心龙摇了摇头,不打算説起这件他一提就生气的事。

  “秦专家,你有时间就去我文家的店子挑几块玉吧,现成的玉器,有适合你佩戴的,也有适合你女朋友的,我文某人也就只有这个拿得出手了。”

  文心龙换话题説道。

  “好,有时间一定去看看,看中了我一定买下。”秦朗笑道。

  文心龙却着急起来,连忙説道:“怎么还用买啊,秦朗你看中了哪些,都拿走就是!”

  虽然老寒腿有没有治好,现在还不清楚,但光是之前秦朗仗义站出来,帮了他那么大的忙,无偿赠送给秦朗几件玉器,文心龙觉得这很正常,如果秦朗要用钱买,那就是打他文心龙的脸了。

  不等秦朗説话,文心龙又説道:“那这样好了,小枫,打电话给掌柜的,让他马上送几件精品玉器过来,要一件观音的,一件如来佛的,还有一件心型吊坠的……”

  秦朗只好拦住了文心龙的那位晚辈。

  他出手帮忙,可不是为了从文心龙这儿拿到什么玉器。

  不过听文心龙的意思,似乎在京城,文家才是对玉器最为了解的人,秦朗想到了一件事。

  “文老伯,如果你真想感谢我,那就帮我鉴定一件东西吧?”

  秦朗説道。

  反正看样子不从文心龙这儿接受diǎn什么,这老人是不会心安,索性秦朗主动提出了这个请求。

  “当然没问题了,鉴定方面,我文心龙自问还是有些水准的。”文心龙呵呵笑道。

  秦朗知道,文心龙这么説,自然表示文心龙对玉器的了解、见闻,应该都很多。

  也许,前面找了好一些人都看不出来历的那块玛瑙玉狮子,到了文心龙手上,没准能够被看出diǎn端倪。

  “那就麻烦文老伯了……”

  秦朗跟对方约定了明天见面的时间和地diǎn,就算将这事定了下来。

  文心龙并没有问秦朗需要他鉴定的玉器是什么,这种事他不会多一句嘴。

  而秦朗也相信文心龙,就等着明天拿玛瑙玉狮子给文心龙过目了。

  秦朗用天医针法,结束了对文心龙老寒腿的治疗。

  “齐医生,我扎针的顺序,还需要再説一遍吗?”

  结束后,秦朗朝齐医生问道。

  齐医生笑着摇摇头:“不用了秦老师,我都记住了。”

  他认真地将穴位顺序记录在了本子上,认真程度,比大学读书时做笔记都要超过多多。

  文心龙再次惊叹不已。

  齐医生都快五十岁的人了,可仍然称呼秦朗为秦老师,足见秦朗医术之高了。

  虽然他现在还感觉不到自己的右腿,有什么明显的不同,但秦朗显然不会做无用功。

  “秦朗,太谢谢你了。”

  文心龙都不知道説什么好了。

  秦朗打趣道:“文老伯,您都没看到我针灸治疗的效果呢,就这么感谢我,万一没效果,那您老还不得説死我?”

  “呵呵,老朽当然相信秦朗你的医术了,这个没得跑的。”

  文心龙笑呵呵道。

  “这次我针灸完后,以后再碰到阴湿天气,文老伯你的老寒腿不会再感觉酸痛酸胀了,不过后面的一个星期,你还是要每隔一天来中医科找齐医生针灸,另外耿主任开的药方也坚持服用,相信一个月内,老寒腿的毛病就会完全消失了。”

  秦朗説道。

  一旁的耿粤民有些不好意思。

  他知道自己开的药方,对治疗文心龙的老寒腿,效果反倒可以忽略不计了。

  可秦朗没有diǎn破,在文心龙面前保住了他的面子,他愈发佩服起秦朗了。

  最高兴的,自然莫过于文心龙本人。

  老寒腿太严重了,他来这儿都不抱什么希望,没想到有幸碰到了秦朗。

  “秦朗,耿主任,各位专家,谢谢你们了,改天我一定邀请大伙吃饭,还请大家到时候赏脸啊。”

  文心龙朝中医科的医生拱手道谢道。

  因为还有不少人前来就诊,所以文心龙没去占用医生的时间,毕竟他不像某些人,认为地球就得绕着自己转才行。

  随后,文心龙单独跟秦朗説道:“秦朗,我会在外面拖住厉家的人,如果你这边可以的话,还是烦请你早diǎn离开这儿,厉家的人不会跟人讲道理的。”

  文心龙没想过自己要一走了之。

  只是对于秦朗来説,待会儿有文心龙在场,反而会让他束手束脚。

  但显然直接这样跟文心龙説,也不合适。

  于是秦朗便説道:“有劳文老伯了,不过我待会儿就会离开了,文老伯你也赶快离开吧,不是説厉家的人不讲道理么?”

  文心龙身后那名文家晚辈,颇觉得秦朗説的有道理,眼睛望着文心龙,显然想文心龙听从秦朗的意见。

  因为,他并不想家里的长辈出事。

  “秦朗,你説的都是真的?可不要意气用事,真跟厉家的人硬碰硬。至于我,厉家再嚣张,也不会明目张胆加害我。”

  文心龙有些不相信秦朗,害怕秦朗鲁莽。

  厉家的残暴,他可是亲自感受过的,因为他怕秦朗出事。

  秦朗是他的恩人,如果秦朗因为这件事出事,那他甚至都会觉得自己是帮凶。

  “当然是真的,您老也説了,和厉家不能硬碰硬嘛。”

  秦朗笑道。

  见秦朗是真将自己的话听进去了,文心龙这才放下心来。

  厉壁就算打电话叫人来,没有半个小时,厉家的高手也赶不到医院来,所以秦朗倒是有大量时间可以从容离开。

  既然这样,那他也不打算再呆在这儿,因为没这个必要了。

  “秦朗,记得明天你我约定的时间,我很想鉴定一下你那件玉器。”

  文心龙最后走的时候,不忘説道。

  秦朗diǎn了diǎn头。

  玛瑙玉狮子的来历,或许文心龙能够看出一二。

  如果真是那样,那就是今天管这事的最大收获了。

  等文心龙带着晚辈以及两个保镖离开,秦朗继续坐诊。

  但耿粤民却説道:“秦老师,要不您先回去吧,这儿有我还有齐医生他们也能够应付下来了。”

  “怎么,你们也怕我被厉家的人报复?”

  秦朗笑着问道。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