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最强仙医 第873章 筑基期!

小说:都市最强仙医 作者:菜农种菜 更新时间:2018-12-06 01:02:12 源网站:笔趣阁biquyun
  秦朗搭乘的飞机是从京城直通辽沈省城的,中午时,秦朗就到达了省城国际机场。

  没作什么停留,秦朗直接在机场找了家汽车租赁公司,以一天一千五百块的价格,租赁了一辆广本越野,自己开车直奔少虎山。

  地火之所,就位于少虎山中。

  秦朗对路线已经相当熟悉了,毕竟之前来过好几次。

  将车子停在了少虎山下一家农家乐,那儿的老板还认识秦朗,见到秦朗,笑着问秦朗是不是又要去少虎山中搞山野穿行,秦朗笑笑,就算默认了。

  秦朗背上背包,一路加快了速度,别人要三个小时才能到达的目的地,他四十分钟就到了。

  地火之所,依旧是他离开时候的那般样子,以前曾经霸占地火之所的唐门,早就因为大半精锐折损在辽沈省,现在只能在川蜀一带龟缩。

  没人打扰,正合秦朗的意。

  秦朗取出了筑基草等炼制定识丹必备的材料,又将紫云丹炉拿了出来,心念一动,紫云丹炉滴溜溜在空中旋转着,那些炼丹材料也是飞着进入了丹炉内。

  定识丹,为下品丹药,以秦朗目前的炼丹实力,还是可以炼制出来的。

  只不过为了保险,秦朗还是将所@,..有材料一分为二,免得一次炼丹失败,所有材料会耗费一光。

  半个小时后,第一次炼丹结束了,结果不是很好,丹药虽然成型,但在关键一步上出现了差池,导致炼制出来的定识丹,品级达不到下品丹药的级别,药效也大打折扣。

  好在还有一次机会。

  稍作休息,秦朗记住了之前那次炼丹过程出现的失误,重新开始。

  这一次,秦朗将失误控制在了可以接受的范围之内,半个小时后,一颗绿色的、散发着阵阵清香的丹药炼制成功了。

  定识丹大概只有鸽子蛋的五分之一大,秦朗小心将它连同之前炼制的那一颗,放进了瓷瓶中,便起身离开。

  片刻不停的跋涉,对于普通人而言,可谓疲累的很,但对秦朗来説,超强的体质让他现在都感觉不到疲惫。

  返回,取车,回到机场,上飞机,在飞机上吃晚饭,晚上七diǎn半,秦朗又回到了京城。

  几乎只用了十个小时,就在京城和辽沈省城打了个来回,一路上秦朗确实没有浪费什么时间。

  回到家,秦朗并没有马上休息,而是拿出了那块被消耗了差不多的极品灵石,以及沉香木之心,继续打坐练气。

  半个小时后,秦朗感觉体内真元有那么一刹那的凝固,就好像被施展了时间停止大法一样,但紧接着,那些真元就疯狂涌动起来,几乎不受控制,整个房间都笼罩在真元的波动中。

  咔嚓,咔嚓。

  真元带动的强劲气流,吹得客厅内轻一diǎn的物品都摔到了地上,几个沙发还发出了咔嚓的声音,被劲风吹着,沙发里面的木头有着响动。

  秦朗却是激动起来。

  突破,终于要突破了!

  原本估计也是这两天内,自己就应该能突破到筑基期了,可现在突破发生,还是很激动。

  不过秦朗也没有被喜悦冲昏头脑,现在最重要的,自然还是控制心神,全神贯注完成突破过程。

  秦朗并没有什么担心。

  反正定识丹就放在他口袋里,假如突破过程有意外发生,定识丹会助他化解危险。

  练气期突破到筑基期,标志着修真之路,又上了一个台阶,筑基修士面对的世界,毫无疑问是练气修士看不到的,筑基修士随便一个法术,都可以让练气修士灰飞烟灭。

  而突破过程,自然也声势浩大。

  挂在墙上的东西,都被真元波动引发的劲风给弄了下来,客厅中一片狼藉,秦朗端坐正中,任凭真元狂涌,始终把持着心神的冷静。

  体内真元在疯狂冲击着全身穴窍,体内所有的经脉都在承受着真元的洗礼。

  秦朗清晰感受着这一切,表情十分平静。

  因为,打通经脉,伐毛洗髓,正是练气期进入筑基期时,会发生的最重要变化。

  筑基的本意,就是打牢基础,具体diǎn説,就是打牢修真的基础。

  别看练气修士就会一些小法术了,好像练气修士也走上了修真之路,但实际上,真正的修真,要到筑基期才算。

  筑基期了,修真的真正大门才算打开。

  刚进入筑基期时,会有真元打通全身经脉,帮助伐毛洗髓的过程,以后经脉通了,吸收天地灵气的速度会倍增,而经脉打通,真元也能更多的储存其中,这也是为什么筑基修士运用真元的能力,会远超练气修士的最主要原因。

  秦朗感觉自己的经脉,就正在经受着一次洗礼。

  这是彻底性的,跟自己以前配置中药进行药浴那种伐毛洗髓,是完全不同的。

  不过也因为真元在体内体外都十分不稳,秦朗需要靠神识保持清醒,控制这些真元,神识损耗真的非常大。

  大概十分钟后,秦朗就感觉脑袋出现了眩晕症状了。

  这是神识损耗到了一个危险阶段的迹象。

  对于其他修士而言,这其实也没什么,咬咬牙就能扛过去了,可秦朗却因为神识中有外来元神存在的隐患,一旦自己神识虚弱到一定的程度,外来元神必定会不顾一切展开反噬!

  果不其然。

  秦朗仅仅坚持了半分钟,就感觉识海中轰的一下,属于玄青子的那小团外来元神,在他识海中疯狂冲击起来。

  痛!

  这是秦朗的唯一感觉。

  脑袋像是被人强行将手给塞了进去,然后这只手还拼命在他脑袋内肆意搅动。

  那种痛苦,如果可以,秦朗都不想禁受第二次。

  不过秦朗还是保持着清醒。

  异变果然发生,秦朗不慌不忙将小瓷瓶从口袋中拿出,打开瓶塞,将两颗定识丹,一股脑全吞进了口中。

  顿时,一股沁人的香甜味道,伴随着定识丹的快速消融,在他的舌头和喉咙中化开,同时他的虚弱神识就像突然被加上了一层牢固的盔甲,一下子就从风雨飘摇中稳定了下来。

  这种感觉,就好像一个人呆在八级大风中,被大风吹得东倒西歪,可突然从天而降了一座密闭的房子,人呆在了房子里面,虽然外面仍然挂着八级大风,但人再不用被风吹到。

  “定识丹,果然名不虚传。”

  秦朗露出笑意,自言自语道。

  现在他的神识,稳固无比,识海中那小团外来元神,一下就被驱逐到了一角,乖乖沉寂了下去。

  秦朗庆幸昨天帮林欣如治疗了萝莉症,换来了一株筑基草,这才有了定识丹。

  倘若定识丹不在,秦朗也不敢保证这一次突破筑基期时,会不会发生意外。

  接下来的突破过程变得安稳了许多。

  真元在打通经脉的同时,也在淬炼着经脉,使得经脉的宽度和韧度都在显著提升之中,不同于经脉被强行撑开时那种撕心裂肺的痛感,秦朗感觉浑身暖洋洋的,每一个毛孔都透着舒服。

  足足又过去了半个小时后,所有真元归位,客厅恢复了平静,而秦朗睁开眼睛时,眼睛中的深邃更添了一分。

  而秦朗感觉自己对真气的操控和调动,比之练气期时,不知道强大了多少!

  “试试真气在经脉中的运行速度。”

  秦朗心念一动,照做一遍后,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进入了筑基期就是好,体内真元浑厚了许多,他的实力比之练气期时提高了至少三倍,以前同样的火球术,现在发出来,威力要恐怖许多。

  而伴随着成为了筑基期修士,筑基期才能使用的法术,自然也多了起来。

  不过秦朗没工夫去检验了,因为随着伐毛洗髓,他皮肤上都沾上了一层黑黑的脏东西,那是体内的杂质排出来后粘在皮肤上的。

  伐毛洗髓后,他的精神也比练气期好了数倍。

  秦朗到了浴室里面,舒舒服服洗澡起来。

  成为了筑基修士,倘若动用修真手段的话,一个火球术过去,武尊后期强者都会被秒杀!

  这就是筑基期的可怕实力,练气期时的实力跟其相比,完全不能同日而语!

  秦朗洗完澡,没感觉到任何疲累,反而神清气爽,带着兴奋的心情,秦朗寻找着玄青子记忆中关于跟筑基法术有关的记忆。

  到了筑基期,以前用的火球术,雷轰术,金刺术等法术,威力自然是倍增,除此之外,还多了一些新的法术。

  例如火属性法术“火蔓百里”,金属性法术“洞金术”等等。

  虽然没有法宝在身,一些法术施展不开,不过就算法术种类不增多,对秦朗而言,也没有关系。

  毕竟,如今连武尊后期强者,他都只需要用上一个火球术,就可以让对方玩完,法术用在地球武者的身上,他还担心威力太大。

  此外,玄青子的记忆中,居然有一个筑基修士可以修炼的小法术,名字叫做“透视术”!

  顾名思义,拥有透视术后,筑基修士可以看透很多东西。

  像运用透视术,女人的衣服在他眼里就会自动剥落。

  当然,之所以想到这个,也是秦朗自然而然的,毕竟谁青春时期不想拥有像透视、隐身之类的异能?

  秦朗看了一下关于“透视术”的描述,好像要等到筑基中期才可以学习,虽然现在不能够练,不过达到筑基中期也就一年半载甚至更短,他也不急。

  让秦朗高兴的是,和透视术齐名的隐身术,他却可以马上拥有!

  成为筑基修士后,按照玄青子的记忆记载,他可以炼制一种名为隐身符的符纸,做到在这符纸耗用完之前,将身体都给隐身起来,不被人看到。

  秦朗毕竟是地球上的原住民,看问题有时候也喜欢追求科学的解答。

  然而对于隐身符,他却真没办法找到合理的科学依旧。

  根据科学原理,人要实现隐身,无非只有一种方法,那就是将投射到人身上的反射光,全部给弄没。

  要知道,别人看到你,看到景物,就是因为看到的物体经过光线反射,反射到了看的人的眼睛里。

  例如黑夜里,从物体上反射回来的光,不能够引起人的视觉细胞做出反应,那人自然就在黑漆漆的夜里,无法看清楚物体了。

  而之所以説像狗、狼之类的动物,夜间视力比人要好很多,夜晚也能看清楚东西,就是因为这些动物的视觉细胞,灵敏程度要远超人类。

  不是夜晚没有可见光,事实上夜晚也有光照射到物体上,区别只是人的视觉细胞区分度有限,无法识别而已。

  而像做到隐身,不被人看到,就是造改变正常的光反射。

  説白了,就是反射原理的一种运用。

  利用反射原理,造成视觉上得盲diǎn。

  就跟街头卖艺那些没身子的人,只有个头的人,都是利用镜子反射过来反射过去的,然后造成的一种视觉上的假象:这个人只有个头,或者“隐身”。

  像电影中出现的隐身衣,隐身斗篷,理论上就是用的这种原理。

  当然,现在的科学研究,还没研究到可以制作出隐身衣,来让人实现隐身。

  而隐身符,却是直接让人凭空消失的一门法术,跟光的反射原理毫无关系,秦朗想从科学上找到依据,也没有办法。

  只能説,修真法术是独特的存在。

  透视术要到筑基中期才可以学习,但隐身符却只要炼制出来,消耗一张,就将获得这张隐身符提供的隐身效果。

  想想,秦朗都觉得有意思。

  小的时候,对隐身的热捧,还要胜过透视。

  小时后想着人可以隐身,那就可以将欺负自己的胖子同学神不知鬼不觉打倒,可以去店子里偷偷拿diǎn自己喜欢的零食吃。

  青春期的时候,想着人假如能隐身的话,那一定要跟着心仪的女生回家,去女生的房间看看。

  哪怕是步入社会,都会想着利用隐身,可以化身大英雄,进出秘密场所,锄奸扶弱等等。

  总之,如果人可以选一项超能力,选隐身的绝对会是最多的。

  秦朗想着自己炼制出了隐身符后,嗯,以后吓唬吓唬唐雪、叶小蕊、柳真真她们,应该会是一件很好玩的事情。

  更多的妙用,猥琐的,正义的,其实还有很多。

  “明天就去买齐炼符材料,然后炼制隐身符。”

  秦朗自言自语道。

  隐身符的炼制比较难,要消耗很多的真气,这也是为什么在练气期他不能够炼制的主要原因。

  秦朗收拾了一下,便开始睡觉。

  第二天上午,秦朗就打车前往京城的有些专门卖香火、符纸的地方,在那儿淘了足足一个小时,总算将所需的材料买齐整了。

  回来的时候,因为车况不好,出租车司机改走的另外一条路,正好需要经过纳兰家族的势力范围,秦朗刚好就看到几部豪车停下,厉冷锋带着人,朝纳兰家族深处走去。

  秦朗让司机停了车,就在这下了。

  既然看到这事了,他肯定要管。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